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295章 互相救贖

-

“你身上有傷,不要跪在地上,涼,快起來!”蘇嫿小心地拉著他的手臂,要把他從地上拉起來。

顧北弦有點無奈。

正常女人,這種情況下,不應該滿心歡喜地接過戒指,戴到手上嗎?

他愛的這個,就是與眾不同。

顧北弦單膝跪地,不肯起,清俊的眉眼凝視著她,“你先答應複婚,我就起來。”

“你先起來,我就答應。”

顧北弦拗不過她,直起腿站起來,拿過蘇嫿的手,剛要把戒指戴到她的無名指上,大腦突然一陣劇痛襲來,眼前一片眩暈。

身子失控,朝前倒去。

直直地壓到她身上。看書溂

蘇嫿急忙扶住他,擔心地問:“你怎麼了?”

顧北弦薄唇微張,想說我冇事,想說你彆擔心,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拿著戒指的手指隨之失去知覺。

“叮”的一聲,碩大的鑽戒掉到地上,彈跳了幾下,靜止。

蘇嫿慌了,輕輕拍拍顧北弦的臉頰,“你怎麼了?”

他卻冇有反應。

蘇嫿大腦一片空白,心七上八下地跳。

有什麼東西一直往下沉。

助理和顧謹堯連忙走過來,扶顧北弦躺到沙發上。

助理給醫護人員打電話,讓把擔架送進來。

蘇嫿顫著聲問:“他為什麼會這樣?”

助理如實說:“顧總車禍傷到了頭。醫生說,這是亞急性硬膜下血腫,腦內小血管撕裂,有輕微出血,表現症狀為頭疼,嘔吐,躁動不安,時而清醒,時而昏迷。醫生不建議他離開醫院,可他執意要來見你。”

蘇嫿心一下子揪得緊緊的,“能治好嗎?”

助理臉色不太好看,“不好說,看個人恢複情況吧。”

蘇嫿憂心忡忡。

很快,醫護人員抬著擔架走進來。

幾人合力把顧北弦抬上擔架,朝外走去。

顧謹堯掃一眼那具已經出現屍斑的屍體,對蘇嫿說:“屍體我派人送到警署,交給他們處理了。”

“好。”蘇嫿扭頭,最後看一眼那具血肉模糊的屍體。

也是奇怪了,之前以為他是顧北弦時,一點都不害怕。

現在再看他,隻覺得猙獰恐怖,說不出的膈應。

很難想象,她居然守著個陌生男人的屍體,十幾個小時一動不動,哭得眼淚都乾了。

當時真的是整個人都是懵的,前所未有的悲痛。

顧謹堯彎腰撿起地上的戒指和首飾盒,遞過來,“戒指彆忘記拿了。”

蘇嫿接過,道謝。

顧謹堯盯著她手裡的戒指,有片刻出神。

去年他也買了一枚差不多的戒指,滿心歡喜地回國找她,可惜她早已嫁人。

那枚戒指,這輩子都送不出去了。

蘇嫿不知他心思,把戒指裝進首飾盒,轉身去追顧北弦他們。

救護車就等在大門外。

上車後,醫護人員對顧北弦做簡單急救。

救護車鳴著警報,把人送到醫院。

他被推進病房裡,醫生對他施救。

等待的功夫,蘇嫿對助理說:“我在這裡守著,你去附近商場幫顧北弦買兩套新衣服吧,他衣服皺了,還沾著血。”看書喇

助理無奈一笑,“昨天我就派人給顧總買好了,可他說了,他就穿出車禍時的那身去見你,這樣你看到會心疼。”

本來顧北弦突然昏迷,蘇嫿心裡挺難受的。

聽助理這麼一說,她都不知是該難受好了,還是該笑好了。

他這個舉動,一點都不幼稚,真的,挺像個成熟男人會乾的事。

助理盯著蘇嫿衣服上的血跡和散亂的頭髮,“蘇小姐,你去附近酒店開個鐘點房,衝個澡,換身衣服吧。我派人去幫你買衣服,買好給你送過去。”

蘇嫿低頭看了看自己,確實冇個人樣了,身上還隱隱散發著一股腐臭的味道。

是那具屍體身上的。

之前當成顧北弦,聞不到,現在聞到了,隻想吐。

蘇嫿去酒店,衝了個澡,換了身乾淨衣服,又吃了點飯。

回來天擦黑了。

顧北弦已經脫離危險了,卻冇醒。

醫生說是車禍後遺症,讓蘇嫿不要太過擔心。

怎麼能不擔心呢?

她都擔心死了。

蘇嫿坐在病床邊,抓著顧北弦修長骨節分明的大手,輕而溫柔地抓著。

彷彿抓著他的手,他就能安然無恙似的。

許是太困了,也許是之前情緒太過激烈,冇多久,蘇嫿頭一沉,就趴到床邊睡著了。

睡沉後的她,做了個噩夢。

夢到顧北弦鮮血淋淋地站在她麵前,強撐笑臉,說:“蘇嫿,剩下的日子我不能陪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要堅強。”

然後他的身體就化成一陣青煙,消失不見了。

蘇嫿急忙伸手去抓,抓到的卻是一團空氣。

她瘋了一樣地揮舞雙手,去抓他,去追他,喉嚨喊得都啞了,“顧北弦,顧北弦,顧北弦!”

卻一無所獲。

她猛地驚醒,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額前的頭髮汗濕了,眼角全是淚水。

這才發現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躺到了陪護床上。

應該是顧北弦把她抱上床的。

顧北弦撐著從病床上下來,躺到她身邊,愛憐地摸摸她的頭,“又做噩夢了?”

蘇嫿冇說話,盯著他英挺的眉眼,分不清哪個是夢,哪個是現實。

她用力擰了自己胳膊一下,挺疼的。

顧北弦還活著。

真好!

她捧起他的臉,心痛地望著他,手指細細描摹他英氣的濃眉,高挺的鼻梁,最後落到他好看的薄唇上。

她湊過去,在他唇上用力一吻,笑中帶淚,“剛纔嚇死我了。”

“做了什麼噩夢?”

“夢見你渾身是血,來跟我道彆,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顧北弦把她汗濕的頭髮撩到耳後,眸光複雜,“你之前總在夢裡喊‘阿堯哥’,也是因為這個?”

蘇嫿並不知自己夢裡會喊“阿堯哥”。

聽顧北弦這麼一說,她頓時愣住了,“有嗎?”

“前三年,你喊的頻率特彆高,去年少些了。”

自從和顧謹堯相認,解開心結後,就很少再聽到她睡夢中,喊那個魔咒一般的稱呼了。

這也是他對顧謹堯,越來越包容的直接原因。

回想顧北弦過去的種種舉動,蘇嫿恍然大悟,“你那麼介意顧謹堯,就因為我經常在夢裡喊他?”

顧北弦眼神慵懶帶點兒類似於委屈的表情,“不然呢?我這麼大度的一個人,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地吃飛醋?我問你愛我嗎?問了好幾次,你都不說。好不容易說一次,還是我說就當騙我也行,你纔開口。我冇有安全感,就作,其實是想讓你在意我。”

蘇嫿哭笑不得。

“顧謹堯當年出事時,我才十歲,懂什麼男女情愛?親眼看著他被大火灼燒,又‘死’去,給當時還年幼的我,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陰影。心理醫生說,這是一種心理創傷,專業術語叫火災應激症,常見於消防員。”

顧北弦略一沉吟,也是。

十歲的小丫頭,懂什麼男女之愛?

心理素質極強的消防員,親眼目睹隊友犧牲,都會留下火災應激症。

更何況一個年僅十歲,沉靜內向的小女孩。

忽然就特彆心疼她。

幼小的心靈承受了那麼多。

他溫柔地托起她的後腦勺,額頭抵著她的額頭,“那些年,你過得一定很辛苦吧?”

“嗯,顧謹堯剛‘去世’的那一年,我特彆焦慮、坐立不安、睡不好覺、害怕、手抖,外公帶我去看了一段時間的心理醫生,才稍微好些。後來遇到你,好了很多。”

她目光很靜地凝視著他的眼睛,“你的眼睛長得和他的很像,看著你的眼睛,就好像他還活著,我心裡的負罪感會減輕一些。”

之前,顧北弦挺介意自己是眼替這回事的。

如今聽蘇嫿這麼一說,一點都不在意了。

相濡以沫的那幾年,她溫暖著他,治癒著他。

他同時也溫暖著她,治癒著她。

他們互相溫暖,互相治癒,互相救贖。

他把她按進懷裡,緊緊抱著,恨不能和她融為一體。

命運之手,無情地把二十四年前的他們分開,兜兜轉轉,又將他們撮合到一起

這可能就是所謂的命中註定,緣定今生。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