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4章 艱難選擇

-

顧北弦見蘇嫿整個人僵住不語。

他從她手中接過電話,聽到醫生說:“蘇小姐,事情太過緊急,我們也知道你懷孕了,可是華老他……”

顧北弦俊臉一沉,掐了電話。

對方又打過來。

顧北弦接通,語氣冰冷道:“騙子,再打電話,我就派律師起訴你們詐騙!”

說完,他把手機關了機。

顧北弦抬手揉揉蘇嫿僵硬的小臉,語氣溫和,“彆當真,剛纔那通電話,就是個詐騙電話,騙你上當,接下來說不定還會讓你彙款。”

蘇嫿極輕一笑。

笑容卻很苦。

那男醫生的聲音,她聽得清清楚楚,就是上次告訴她,懷孕了,不能捐贈骨髓血的那個醫生。

明知道懷孕不能捐,還給她電話。

顯然事情已經到了十分危急的地步。

蘇嫿失聲說:“楚鎖鎖怎麼這麼不靠譜?這種時候悔捐,躲起來,就是殺人,那可是她親外公!”

顧北弦抓起她冰冷的手,握在掌心裡,“我是她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她不也說扔就扔?後來還撒謊,說是她媽把她弄到國外。這次又故技重施,對自己親外公下手。事實證明,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蘇嫿已經聽不進去了。

滿腦子都是華天壽奄奄一息的病容。

她想起去年,他帶著她到這家店那家店去炫耀她。

誇她聰明,誇她學得快。

他把畢生所學,毫無保留地教給她。

為了她,他甚至不惜和華棋柔、楚鎖鎖鬨翻。

他總是一副笑嗬嗬又慈祥的模樣,事無钜細地對她好,每每總是讓她想起外公蘇文邁。

顧北弦見她半天不語,知道她在權衡,取捨。

他握著她的手,遞到唇邊吻了吻,“你彆著急,把你送回家,我去醫院看看什麼情況。不到萬不得已,你不要出麵。”

蘇嫿點點頭。

手挪到小腹上,輕輕按著。

她實在是捨不得這個孩子。

好乖好乖的。

這都快兩個月了,她就偶爾乾噦過幾次,從來冇吐過。

不像去年懷那胎時,經常吐得厲害,人也難受得要命。

失去那胎對她產生了嚴重的心理創傷,到現在還時常做噩夢。

把蘇嫿送回家,顧北弦驅車去了醫院。

找到華天壽的主治醫生,他神情冷峻,“楚鎖鎖是怎麼回事?”

醫生苦著一張臉,又怒又惱,“誰知道她會做出這種事。打動員劑的時候,她含著淚對我們說,她冇事,雖然難受,但她能忍,還對我們說辛苦了,讓一定要治好她外公。我們當時都覺得她堅強又善良,誰知道,她當天晚上就趁天黑偷偷溜了。華老現在已經清髓,如果不植入新的骨髓,就隻能活七八天了。這人做事太不靠譜了,那可是她親外公!”

顧北弦眉宇間一片凝重之色,“骨髓庫裡冇有能配上型的?”

醫生頭疼,“之前冇有,現在再找來不及了,華老也等不及。”

顧北弦問:“華棋柔是華老的親閨女,也配不上型?”

“華棋柔是半相合,就是有一半符合,但她早年間得過乙肝,雖然治癒了,也不適合捐贈。”

顧北弦略一沉思,“楚墨沉呢?”

“楚墨沉小時候得過白血病,本身造血功能就有問題,雖然治癒,也不適合捐贈。他母親精神病,一直長期服用大量治療精神的藥物,更不適合捐贈。”

顧北弦眸底漸漸染了層寒霜。

許久,他深呼吸一聲,“我們已經失去過一個孩子,若再失去這個,蘇嫿以後不一定能懷了。”

醫生愁眉苦臉,“我也知道,這很殘忍,對你們很不公平,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蘇嫿重情義,若打電話過來問,你們就說已經找到捐贈者了。這邊我馬上派人去找楚鎖鎖,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回來。”

醫生叮囑道:“楚墨沉也派人去找了,你們儘快,華老耽擱不起。”

顧北弦淡嗯一聲,拿起手機給助理打電話,把事情安排下去。

離開醫生辦公室。

出門冇多久,迎麵碰到蘇嫿帶著保鏢來了。

顧北弦眸色微冷,“你懷孕了,不在家好好待著,跑來醫院做什麼?這邊細菌多,對孩子不好。”

蘇嫿開門見山地說:“時間緊迫,我先查體,提前做好準備。”

顧北弦呼吸一窒,心臟像被針紮了一下。

他什麼也冇說,隻是拿一雙黑沉沉的眸子,盯著她的小腹。

孩子是他們的骨肉,可是華天壽是她親外公。

她的身世遲早要揭開,如果因為這一層原因,華天壽離世。

依著蘇嫿的性子,肯定得愧疚一輩子。

重情義是好事,太過重情義的人活得累,有時候自私一點的人,反而活得灑脫。

可是如果她不重情義,當年也不會嫁給他。

蘇嫿見他臉色不太好看,安慰道:“彆擔心,我隻是提前做好準備,希望楚鎖鎖快點被找回來,這樣就用不著我捐了。”

顧北弦想說什麼,終是忍住了。

他極輕地搖了搖頭,陪著蘇嫿去做體檢。

樓上樓下,做了心電圖、彩超,抽血查術前八項、血型、iv和乙肝之類。

因為時間緊迫,全部做了加急。

查完體後,蘇嫿返回住處,等。

等著楚墨沉和顧北弦的人,把楚鎖鎖找回來。

如果她回不來,蘇嫿就得上。

夜裡。

蘇嫿做了整整一晚上的噩夢。

一會兒夢見華天壽渾身冰涼,被醫生蓋上白布,推去太平間。

一會兒夢見一個小小的孩子,大眼睛小圓臉,長得白白嫩嫩的,衝她喊:“媽媽,媽媽,彆不要我!”

蘇嫿猛地驚醒。

顧北弦打開檯燈,把她摟入懷中,替她擦掉眼角的淚,“又做噩夢了?”

蘇嫿點點頭,輕聲問:“我是不是又說夢話了?”

“嗯,一會兒喊師父,一會兒喊孩子。”

蘇嫿把頭抵到他懷裡,眼底漸漸溢位一層霧氣,“我想救師父,也想要孩子,你告訴我,怎樣才能做到?”

自古忠孝很難兩全。

這種事,誰都無法回答。

顧北弦心揪著,溫柔地親吻她髮絲,“我派了很多人去找楚鎖鎖,也報警了,楚墨沉也在找,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蘇嫿冇出聲。

除非楚鎖鎖化成空氣消失了,否則遲早能找到她。

可是華天壽的時間不多了,清過髓後,如果短時間內找不到楚鎖鎖。

等待他的隻有死路一條!

接下來,眾人度日如年般的,熬過了最漫長的一天。

楚鎖鎖依舊冇找到。

華棋柔被帶到警局,都用上測謊儀了,也冇問出楚鎖鎖的下落。

監控也排查了,她會去的所有地方都找遍了。

也冇見到她的蹤影。

她就像個鬼一樣,憑空消失了。

蘇嫿在家中坐立不安,飯都吃不下。

焦慮得胃都開始疼了。

她直接讓保鏢護送著,去了醫院。

還冇到華天壽所待的無菌室前,就見那處吵吵嚷嚷,圍了一群人。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以為華天壽出事了。

她快走幾步,跑過去。

保鏢急忙追上去,不停地喊著:“您慢點,慢點跑,小心路滑。”

蘇嫿聽不進去。

跑到前麵,隔著玻璃,看到醫生正在對華天壽做急救。

蘇嫿逮著身邊一個護士問:“我師父他怎麼了?”

護士神色倉皇,“華老聽說你懷孕了,還要給他捐骨髓,拔了針管自殺了。幸好我們發現得及時,否則人就冇命了。”

蘇嫿心臟忽地下沉,陣陣鈍痛感自心底傳來,漸漸蔓延全身。

她難過得喘不過氣來。

師父真的,宅心仁厚,怕連累她,居然要自殺。

她忍不住想起逝去的外婆。

外婆知道她心裡愛顧北弦,為了成全他們,她偷偷關了儀器,自殺了。

她和師父認識的時間雖然不長,接觸的時間也不算久,可不知怎麼的,她總感覺他很親切,是長輩一般的存在,特彆親,就像她的外公外婆一樣親。

等華天壽搶救過來後。

蘇嫿找到他的主治醫生,“捐贈骨髓前,是不是還要打動員劑?”

醫生打量她幾眼,“對。”

“打幾天?”

“七天。”

“我師父他還有幾天可活?”

“已經過去一天了,最長也就剩七天了。”

蘇嫿心裡猶如落滿了雪,冰涼迅速散遍全身。

她對醫生說:“派人安排吧,我要打動員劑。”

醫生遲疑了一下,“你跟你愛人商量好。”

蘇嫿拿起手機,撥出顧北弦的號碼,“對不起……”n

話未說完,她已經哽咽得說不下去了。

顧北弦沉默不語,過了很久才艱難地開口:“我尊重你的選擇。”

蘇嫿啞著嗓子說:“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師父去死,我也捨不得我們的孩子,我……”

顧北絃聲音調柔哄她:“彆哭,孩子以後我們還會有。”

隻有他自己清楚,說出這句話時,他有多紮心。

一個小時後,蘇嫿躺到醫院的病床上。

護士拿著藥棉幫她手背消毒,針頭剛要往上紮時。an五

病房門猛地被推開。

一道低沉的男聲傳進來,“住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