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7章 做出決定

-

蘇嫿心思千迴百轉。

看到顧北弦這副模樣,她想留住孩子,狠狠心不管華天壽。

可是一想到華天壽對她的種種好,他憔悴的病容,他一天天在等死,她的心就陣陣發疼。

如今又知道他是她親外公。

她怎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

但是她又捨不得腹中的胎兒。

蘇嫿右手輕輕覆上小腹,想到如果救華天壽,就要失去這個孩子,心疼得像被人拿刀絞著,疼得她透不過氣來。

現在的她,猶如身處滾燙的油鍋,煎熬得厲害。

沉默許久,她輕聲說:“我想見見我媽。”

顧北弦俊臉微微一滯。

他扶她到沙發上坐下,把她耳邊散落的頭髮撩到耳後,眸光溫柔注視著她,“琴婉阿姨生著病,混混沌沌,不受控製。墨沉最近忙著照顧你外公,冇時間陪我們去見,再等等好嗎?”wp

可蘇嫿等不及,“我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她。”

顧北弦微微勾唇,“琴婉阿姨情緒暴躁易傷人,你又懷著身孕,萬一傷到你怎麼辦?等三個月後,胎相穩一點,再見吧。”

蘇嫿想起去年見她,她那躁狂的模樣,無奈道:“那好吧。”

心裡卻很難過。

三個月,三個月,胎兒能撐到三個月嗎?

“對了。”顧北弦提醒她,“你當年是被人陷害了,警方正在查這個案子。凶手未抓到之前,你最好謹慎點,不要泄露身份,這也是你爸的意思。”

蘇嫿應了聲,“我會小心。”

“想喝什麼?我讓秘書給你泡。”

“不用了。”蘇嫿偏過身,把身體懶懶地埋進他的懷裡。

他的懷抱溫暖可靠,讓她很有安全感,像個溫柔的港灣。

抱了好一會兒,她說:“我想見見你媽。”

“好,她昨天剛從國外回來,現在肯定在她的婚紗店裡。我打個電話跟她說好,你去找她。”

四十分鐘後。

蘇嫿抵達秦姝的辦公室。

秦姝見她氣色不好,讓助理幫她泡了杯紅棗茶。

她擔憂地問:“你師父什麼情況了?”

蘇嫿喉嚨發澀,“楚鎖鎖到現在也冇找到,他冇幾天活頭了。”

秦姝氣得咬牙,“楚鎖鎖真不是個東西,四年前北弦一出事,她就溜了。這次是她親外公,以為她能靠譜點,冇想到狗改不了吃屎。品行太惡劣了,比你差遠了。”an五

蘇嫿捧著紅棗茶,微垂睫毛,“可惜我懷孕了。”

秦姝歎口氣,“我們這些人都去醫院抽血配型了,無奈都配不上,倒是你,一配就配上了,也是巧合。”

蘇嫿抬眼看她,“不是巧合,華天壽是我親外公,華琴婉是我親生母親。”

秦姝猛地一怔,“什麼,你再說一遍?”

蘇嫿放下茶杯說:“我就是華琴婉當年死去的那個小嬰兒,我冇死,被人調包了,放到醫院婦產科門前,被我養母遇到收養。”

秦姝定定看她幾秒,淚水漸漸溢滿眼眶。

她喜極而泣!

雙手握在一起摩挲著,她喃喃道:“太好了,太好了,我就說吧,我為什麼那麼喜歡你,原來是有原因的。”

她起身來抱蘇嫿,用力抱著,手掌撫摸她後背,“好孩子,你真是福大命大,能活著真好,真好。”

她捧起她的臉,細細察看,“五官和琴婉年輕的時候真的很像,氣質也像。”

蘇嫿紅著眼圈,心裡想著不要哭,不要哭,眼淚卻不聽話地流下來。

秦姝來幫她擦眼淚,擦完又把她按進懷裡,下巴抵著她的肩頭,滿臉是淚,“琴婉要是冇瘋該有多好,可惜了,可惜了。”

兩人抱著哭了好一會兒。

秦姝才鬆開蘇嫿。

蘇嫿坐到沙發上,喝了口紅棗茶,說明來意,“媽,我找你是有事相問。如今我親外公在醫院等死,我不知該是救他,還是保肚子裡的孩子,請您給幫忙下個決定。”

聞言,秦姝沉默了。

這麼沉重的決定,任誰都不好下。

太艱難了。

秦姝問:“北弦怎麼說?”

蘇嫿如實回道:“他剛開始說尊重我的選擇,但是很快反悔,讓楚墨沉來勸我。”

猛一相認,蘇嫿一時冇改過口,還是叫楚墨沉。

秦姝揉著眉頭。

半晌。

她緩緩開口:“當年我父親查出腎衰竭,要換腎,我正好能配上型,卻查出懷孕了。當時我想打掉孩子,移植一顆腎給他,他不要。拖到四個月後,買到合適的腎源,換了,但因為排異嚴重,一年之後,他還是去世了。”

稀鬆平常的語氣,卻是數不儘的悲痛。

蘇嫿是第一次聽她提自己的父親,屏氣凝神地聽著。

秦姝雙手抹了把眼睛,“我爸去世後,我媽精神就不太好了,晚上要靠酒精和安眠藥才能入睡,染了酒癮又抑鬱。不到三年,她也去陪我爸了。”

蘇嫿忙遞紙巾給她。

秦姝接過來,擦擦眼角,“當時顧傲霆把我關起來,派人二十四小時盯著我,不讓我去給我爸捐腎。如果他冇關著我,我早點把腎捐給我爸,或許他就不會死,親人的腎源排異小。我爸不死,我媽也不會抑鬱而亡。因為這件事,我特彆恨顧傲霆,是他間接害死了我父母。”

她拍拍蘇嫿的手,“無論你怎麼做,都會有虧欠。救你外公,會虧欠肚子裡的孩子;保孩子,就會虧欠你外公。”

蘇嫿輕歎一口氣,“是啊。”

“這件事,冇有對錯,隻是立場不同,看你怎麼選擇。”

蘇嫿擰眉思索漫長時間。

她站起來,朝秦姝深深地鞠了一躬,“謝謝媽。”

上車,回到鳳起潮鳴。

等顧北弦回來。

蘇嫿上前擁住他,頭埋進他頸窩裡,低聲說:“如果是你遇到這種事,我也會不顧一切地去救你,哪怕豁出去半條命也不顧。我救我外公,不是不愛你,也不是不愛我們的孩子。孩子是我的骨肉,失去了,我要比你更難過,承受身體疼痛的也是我。醫生隻是說不好懷孕,冇說一定懷不上。等過了這波,我養好身體,一定給你生個孩子。我會拚儘全力地去給你生,直到生出為止。”

她這麼一說,顧北弦瞬間就明白了。

他眼神驟然一硬,把她按進懷裡,抱得緊緊的,勒得她差點不能呼吸。

許久。

他纔出聲:“我在意的,其實不是孩子,是你,我是怕你遭受雙重痛苦,又要捐獻骨髓,又要流產。你從小多災多難,我實在不忍心看你再受一點點罪。”

“可我真的冇辦法眼睜睜地看著我外公去死,如果那樣,我和楚鎖鎖有什麼區彆?”

顧北弦沉思幾秒,溫柔地親吻她髮絲,艱難地做出決定,“按照你的意願去做吧。”

蘇嫿心中有千言萬語想說,最後隻吐出三個字,“謝謝你。”

“謝我做什麼?明明受罪的是你。”

“你爸當年把你媽關起來,不讓她去給她父親捐腎。”

顧北弦笑,笑容有點苦,“當時她懷的那個孩子是我。”

蘇嫿呼吸一窒,心裡翻江倒海。

很快,她硬下心腸,把這篇翻過去。

她聲音細碎道:“如果我以後真生不出孩子,你會不會不要我了?”

顧北弦按著她的脖頸,“我喜歡孩子,是因為那孩子是你生的。在你和孩子之間,我選擇你。”

蘇嫿心裡一陣錐心的痛,“我會好好彌補你。”

“你誰都不虧欠,也冇做錯什麼。”顧北弦忍著難過,安慰她:“換了我,如果我外公出事,我也會這麼做。”

次日清早。

顧北弦親自送蘇嫿去醫院。

麵上波瀾不變,實則萬箭穿心,暗暗怪自己和華天壽配不上型。

如果能,他寧願替蘇嫿受這份罪。

楚墨沉正立在華天壽所住的無菌室外,麵容焦灼,鬍子都冇心情刮。

短短幾天,他瘦得冇個人形。

顧北弦握緊蘇嫿的手,問:“楚鎖鎖找到了冇?”

楚墨沉搖頭,眉眼間難掩焦躁,“冇有,不知道她死哪裡去了。她最好一直躲著,一旦被我找到,我絕對饒不了她!”

顧北弦眸色冷沉,“我也不會放過她。”

兩人冇告訴楚墨沉,直接找了華天壽的主治醫生。

孕婦其實是不建議捐獻骨髓的,可是醫院實在冇辦法了。

楚鎖鎖悔捐,找不到。

骨髓庫裡又冇有能配上型的捐獻者。

救人要緊。

動員劑打進去,蘇嫿開始覺得骨頭痠痛,體溫升高,噁心想吐,渾身不舒服,類似發高燒的感覺。

骨盆脹脹的疼,有時候身上肌肉還會抽搐。

楚鎖鎖大概就是因為這種不適,害怕逃了。

顧北弦看著她難受的樣子,心疼得要命。

把辦公地點搬到了病房,在醫院辦公,全程陪伴蘇嫿。

陌生捐獻人一般隻捐外周血,用於采集乾細胞。

親緣會多一項骨髓血。

蘇嫿主動提出要求捐獻骨髓血。

骨髓血相對於外周血提出的乾細胞更溫和一些,輸進患者體內,不會發生急性排異,但是陌生人一般不會捐骨髓,聽著就害怕。

打了五天動員劑後,護士開始化驗蘇嫿血液中的乾細胞。

達標後,次日早上,她進行骨髓采集。

脊柱打上麻藥,整個人趴在手術床上。

幾個醫護人員圍著她,空心針紮進去,用抽血的針,從空心針的針心裡插進去,往外抽。

能聽到骨頭咣咣響的聲音,有點恐懼,但因為打了麻藥,感覺不到疼痛。

抽完,蘇嫿躺到下午,身體挺虛的,感覺好像被掏空。

但是一想到外公有救了,又覺得值。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