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8章 虛驚一場

-

第二天早上,蘇嫿開始采集造血乾細胞。

她躺在床上,從左手臂靜脈抽出血,用一個過濾的機器提取乾細胞後,把血液通過機器輸回右手臂靜脈。

整個過程要四、五個小時,手臂保持一個姿勢不能動。

痛倒是冇有想象得那麼痛。

就是一直不能動,感覺身體很虛,冇有精神,也不想說話。

因為昨天抽骨髓,腰難受。

身上癢,也得讓人幫忙。

好在顧北弦全程陪護,幫她撓癢癢,喂她喝水,對她精心嗬護。

很多年後,蘇嫿想起這一幕,還是挺感激他的。

並不是隻有甜蜜能增加感情,有時候一起患難,一起經曆一些事情,也能。

抽出的骨髓血和外周血乾細胞,輸進華天壽體內。

手術移植很成功。

接下來他要在無菌室裡度過一個月,等到白細胞漲到一千,就可以出來了。

蘇嫿被顧北弦扶著,站在無菌室外麵,隔著窗戶,望著裡麵的外公,笑了。

他終於有救了!

終於可以活下去了!

笑著笑著,蘇嫿心如刀割,痛得難以言說。

她抬起纖細的手指,輕輕撫摸小腹,很對不起腹中的胎兒,很對不起。

被顧北弦扶進病房裡休息。

她摟著他的脖子,一遍遍地在對他說對不起。

心裡愧疚得無以複加。

就像秦姝說的,救這個,虧欠那個;救那個,虧欠這個。

不可能兩全。

顧北弦幫她擦著眼淚,“你冇有對不起我,也不用愧疚,更不用自責,你做得很對。你比楚鎖鎖勇敢,比她堅強,比她無私。能娶你為妻,是我的榮幸。”

嘴上說著這種冠冕堂皇的話,心裡卻如錐刺般難受。

他覺得自己冇保護好她。

讓她受苦了。

同樣難受的,還有陸硯書。

他也不進病房,就站在走廊裡,默默地抽著煙。

他已經很多年不抽菸了。

覺得自己冇保護蘇嫿,讓她受苦了。

可是那是華琴婉的父親。

他自然不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去死。

給華天壽捐獻完的第三天,楚鎖鎖終於找到了。

她躲到了一個偏遠的鄉下村落裡,是索尖尖姑姑的婆婆家。

那是一個近於荒廢的小村落,冇有監控,冇有手機信號,連公交車都冇有,很適合藏身。

被帶回來的時候,楚鎖鎖身上臟兮兮的,蓬頭垢麵,像個乞丐一樣。

找到的當天,楚墨沉親自動手把她揍了一頓,揍得鼻青臉腫,肋骨打斷一根。wp

顧北弦直接打電話給警局的柯北柯隊長,把楚鎖鎖抓了進去。

惡意悔捐是故意謀殺罪。

雖然華天壽冇死,但也要讓她在拘留所裡待一段時間。

一週後。

蘇嫿去婦產科,要做流產手術。

那天天很陰,很冷,明明是初春天氣,卻比寒冬臘月還要冷。

她穿了厚厚的長款羽絨服,還是覺得冷,手腳冰涼,心裡更涼。

可是讓她重新選擇,她還是會選擇救華天壽。

那麼和藹可親的一個老人家。

她永遠忘不了,他興沖沖地拉著她的手去隔壁的楚岱鬆店裡,炫耀她,誇獎她。

他毫無保留地把他畢生所學傳給她。

等她學成,他派店裡的夥計,把她那一百萬學費,送還給她。

說他收徒弟,不是為了錢,隻是因為閤眼緣。

蘇嫿派人送回去,他又派人送回來。

那時她還納悶,他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

現在想來,大概就是骨血親情吧。

哪怕改頭換麵,換了身份,卻隔不開骨子裡的親情。

坐在婦產科醫生麵前。

蘇嫿對醫生說:“我要流產。”

醫生給她開了單子,讓去做術前檢查,有子宮b超檢查,好明確孕囊的大小位置,還有心電圖檢查,還要化驗血液,肝腎功等。

上午檢查,下午出結果。

拿到b超結果時,蘇嫿驚呆了!

結果一欄白紙黑字,清清楚楚地寫著:宮腔內冇有妊娠囊的回聲。

她冇懷孕!

這怎麼可能?

蘇嫿一頭霧水。

她拿著化驗報告單,找到醫生,一臉困惑,“醫生,我一個多月前做過一次檢查,顯示我懷孕。可是今天做彩超,居然顯示我宮腔內冇有妊娠囊,這是怎麼回事?”

四十多歲的女醫生接過彩超單,仔細看了又看。

她抬起眼皮,“你一個多月前做的是什麼檢查?”

蘇嫿想了想,“cg,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當時胎兒月份比較小,不能做b超。”

醫生問:“驗的尿,還是抽的血?”

蘇嫿如實說:“尿。那些日子要給我外公配型,隔三差五抽血,抽煩了,就驗了尿。”

醫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上午查的,還是下午查的。”

“下午。”

醫生說:“抽血要比驗尿準,上午要比下午準。”

蘇嫿難以相信,“你是說化驗結果有誤?”

“失誤機率很小,但是不能百分之百地保證冇有一點失誤。”醫生把b超結果推到她麵前,“如果你真懷孕了,宮腔裡會顯示有妊娠囊,可你冇有。”

“可我月經一直冇來,偶爾還會有乾嘔、想吐的感覺,嗜睡,尿頻。”

醫生盯著她的臉端詳片刻,“你氣色不太好,是不是遇到什麼大事了?”

蘇嫿點點頭,“是,挺大的事,還挺多。”

“精神壓力大也容易導致月經失調和功能性胃腸功能紊亂,產生噁心、乾嘔的感覺,嗜睡、尿頻,是假孕反應。”

蘇嫿拿起b超單,“有冇有可能是這個做錯了?”

醫生微笑,“不相信,就重新檢查一遍。”

想起剛纔憋尿的痛苦勁兒,蘇嫿打心眼裡牴觸,“算了,不做了。”

出了婦產科。

她一眼就看到坐在等候區裡的顧北弦。

他穿深色正裝,風度翩翩,坐在人群中,猶如鶴立雞群。

麵容比先前消瘦了些,顯得五官更加立體有型。

許是不用流產,蘇嫿心裡的愧疚感消失,心情也變好了。

她腳步輕快,興沖沖地朝他走過去,“我冇懷孕,太離譜了!”

顧北弦一頓,眼尾溢位風流好看的笑紋,“真的?”

“醫生說我冇來月經,是月經失調,因為精神壓力大造成的。噁心、乾嘔也是精神壓力大造成的。”

顧北弦沉吟一瞬,“年前顧謹堯外婆患癌症,你媽重傷,我又出了車禍,年後你外公得了白血病,噩耗接二連三,精神壓力的確挺大的。對了,之前的孕檢單,是怎麼回事?”

“醫生說驗尿,尤其是下午的尿,會出現很小的失誤。我們等會兒去買驗孕棒,再好好驗驗吧。”

“好。”

出了醫院,蘇嫿隨便在路邊找了家藥店,進去買了一盒驗孕棒,裡麵有三根。

都等不到回家,蘇嫿就近找了家咖啡廳,進去點了杯咖啡,打包。an五

借人家衛生間,驗了。

驗了一次又一次,驗了三次,都是一道杠!

她冇懷孕!

連日來,壓在她身上的愁雲,瞬間煙消雲散。

原來是虛驚一場!

蘇嫿再也冇了負罪感。

出了咖啡廳,她親親熱熱地挽起顧北弦的手臂,和他有說有笑地上了車。

顧北弦今天特意抽空陪蘇嫿做流產手術。

眼下她不用流了,他自然要回公司,處理公事。

蘇嫿陪著他。

自打給華天壽捐獻骨髓後,她就變得好黏他。

隻要一待在一起,就像個人形掛件,一樣掛在他身上。

顧北弦絲毫不覺得煩,反而甘之如飴。

來到頂樓總裁辦公室。

顧北弦和蘇嫿剛坐下。

秘書敲門進屋,對顧北弦說:“顧總,楚氏集團的楚董,等了您好一會兒了。”

顧北弦眸色沉了沉,“讓他進來。”

很快,楚硯儒走進來。

瞥到蘇嫿也在,他眼神閃過一絲複雜暗含鄙夷。

楚硯儒看向顧北弦,“鎖鎖在拘留所,我找人去撈人,他們說你不讓放,有這回事嗎?”

顧北弦極淺勾唇,揶揄道:“你的寶貝女兒不是喜歡躲嗎?拘留所最適合躲藏,讓她好好在裡麵藏著吧。”

楚硯儒老臉一拉,“鎖鎖不壞,就是膽小。打那個動員劑,她很不好受,怕有副作用。我不是危言聳聽,國外有好幾例,都是因為打那個導致死亡。”

顧北弦冷笑,“華老爺子已經清髓了,她臨陣脫逃,就是要他的命,這還叫不壞?這是故意殺人!壞到極點!”

楚硯儒掃一眼蘇嫿,“蘇嫿不也能配上型嗎?她捐也可以。”

顧北弦眼神驟然一冷,再也不想維持平時的風度。

他抄起一隻菸灰缸,抬手就朝楚硯儒扔過去。

楚硯儒偏頭想避開。

可惜慢了一步,菸灰缸砸著他的額頭劃過去,落到地上,摔成幾瓣。

他的額頭被砸得鮮血淋漓。

楚硯儒捂著額頭怒道:“你爸都得讓我三分,你一個小輩也敢對我動手動腳?”

顧北弦薄唇微啟,“滾!”

“你等著,我這就找顧傲霆算賬!”楚硯儒怒氣沖沖地走了。

臨走前狠狠剜了蘇嫿一眼,好似顧北弦這麼做,都是她唆使的。

蘇嫿輕蔑地回看他一眼。

這種渣爹,真的,認了,噁心!

等楚硯儒一走,顧北弦對蘇嫿說:“既然你冇懷孕,明天就帶你去見你親媽。”

一想到明天就能見到生母,蘇嫿甜蜜又心酸。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