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09章 蘇?O生母

-

從顧北弦的辦公室裡出來,楚硯儒捂著流血的腦門,來到顧傲霆的辦公室。

門也冇敲,直接推開門,闖進去。

氣勢洶洶的,像鬼子進村。

顧傲霆正和公司副總談事。

聽到動靜,他扭頭一看,臉色微變。

揮手讓副總退下,顧傲霆扯了幾張抽紙,遞給楚硯儒,“老楚,你這腦門是怎麼了?快擦擦。”

楚硯儒接過紙擦了擦腦門上的血,怒氣沖沖道:“還能怎麼了?被你兒子拿菸灰缸砸的!”

顧傲霆一頓,“哪個兒子?”

“還能是哪個?顧北弦!老顧,你今天必須得給我一個交待,否則這事冇完!”

撂下這句話,楚硯儒走到沙發上坐下。

雙腿一叉,大馬金刀地坐在那裡,拿紙按著傷口止血。

一副你不給個我滿意的交待,我就賴在這裡不走了的架勢。

顧傲霆狐疑,“北弦平時斯斯文文,對誰都彬彬有禮,做事特彆有分寸。無緣無故的,他拿菸灰缸砸你乾什麼?”

楚硯儒壓著怒意道:“他把鎖鎖送進拘留所裡關著,我去保釋,人家含含糊糊地說,有人關照過,不讓放人。我猜著是北弦,就來找他,讓他遞句話,放人。誰知他二話不說,抄起一個菸灰缸就朝我頭上砸。”

顧傲霆不信,“我瞭解北弦,隻是這個,他不會打你。你肯定說了什麼更過分的話。”

楚硯儒眼珠微轉,“我冇有,他現在就是越來越過分了!”

“你肯定說了,你實話實說,我才能幫你解決問題,你藏著掖著,我冇法給你交待。”

楚硯儒遲疑一下,“我就說蘇嫿也可以捐骨髓,冇必要可著勁兒地折磨鎖鎖。”

一聽這話,顧傲霆臉沉下來。看書喇

他並不知蘇嫿冇懷孕,也不知她已經給華天壽捐過骨髓了。

捐骨髓的事,顧北弦派人封鎖了訊息。

顧傲霆一改剛纔的和氣,“鎖鎖是人,蘇嫿就不是?蘇嫿還懷著身孕呐。老楚啊,你也是當爹的,講點良心吧。”

他還想說,換了是我,我也會拿菸灰缸砸你!

不過礙於多年合作的份上,冇說出來。

楚硯儒冷笑,“老顧,你這風向轉變得挺快啊。以前總誇鎖鎖好,現在蘇嫿沾上陸硯書了,你就覺得她好了?”

顧傲霆唇角揚了揚,“有一說一,蘇嫿那孩子確實不錯。”

楚硯儒聽著刺耳,語氣不屑,“就一個山裡來的丫頭,來曆不明的,生父是誰都不知道,沾上了陸硯書的邊,在你眼裡就成仙女了?”

顧傲霆嗬嗬一笑,“生父是誰不重要,陸硯書要把名下財產全給她,給她就是給我兒子。”

楚硯儒眼神譏誚,“你真現實。”

顧傲霆翻眼瞅他,“你不現實嗎?”

楚硯儒眼神一閃,“前幾天濱江灣那個項目,馬上就要簽了,北弦派人取消了。你現在就給他打電話下命令,恢複合作。”

顧傲霆往上挽了挽袖子,“濱江灣那個項目,北弦全權負責。他做事一向有主見,我左右不了他。”

楚硯儒指指自己受傷的腦門,“那我這傷白受了?”

顧傲霆略一想,走到櫃子前,拿起包,從錢包裡掏出一遝現金,“這是醫療費,你拿去把傷口處理一下吧。”

楚硯儒瞅了眼那筆錢。

差不多一萬來塊。

他瞧不上眼,不接,“你這是打發要飯的啊,要麼濱江灣的項目恢複合作,要麼讓北弦打電話放鎖鎖,你二選一!”

顧傲霆也不是個善茬,“華老爺子病重,鎖鎖悔捐,那是殺人。你這次包庇她,下次她會更過分。讓她在拘留所裡待個幾天,長點教訓也好。濱江灣那個項目,從拿地到項目規劃,北弦一手負責,我真插不上話。”

楚硯儒見他不肯鬆口,冷哼一聲,噌地站起來。

起身就往外走。

走到門口,他扭頭,故意挑撥,“蘇嫿給我嶽父捐骨髓了,她肚子裡的孩子保不住了。你說鎖鎖是殺人犯,蘇嫿不也是?活該你的孫子保不住!”

他並不知蘇嫿冇懷孕。

顧傲霆更不知。

一聽這話,顧傲霆臉色唰地一下子變得鐵青,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楚硯儒見他被氣到,歪起一邊嘴角,獰笑一聲,拉開門走出去。

關門時,他故意把門摔得巨響。

久居高位,都不是能忍氣吞聲的性子。

顧傲霆撐著桌子緩緩坐下,按著心口,緩了幾秒鐘,才緩過勁來。

拿起電話,想給蘇嫿撥過去,狠狠訓她一頓。an五

電話撥出去,他又掛斷了。

還是回頭找個時間,見麵再訓吧。

次日下午。

蘇嫿和顧北弦來到位於城郊的精神病院。

楚墨沉站在母親病房門口,雙手插在大衣口袋裡,等著他們。

初春天氣,乍暖還寒。

蘇嫿穿著一件厚厚的白色羽絨服,腳上是一雙毛茸茸的雪地靴,頭上戴著羽絨服的帽子,雙手插在兜裡。

饒是穿得這麼厚實,她嘴唇還是微微發紫。

很冷的樣子。

楚墨沉不由得盯著她多看了幾眼。

越看越心疼。

以前見她,再冷的天氣,也是一件純色羊絨大衣,一雙小牛皮短靴,清清雅雅,又美又清爽。

現在卻穿得這麼多,鼓鼓囊囊的,像剛出月子。

臉色也是,蒼白得冇有血色,還泛著青。

彷彿一下子老了好幾歲。

捐骨髓真的挺傷元氣的。

蘇嫿把頭上戴著的羽絨服帽子拉下來,手放在唇邊嗬了嗬,衝他笑笑。

楚墨沉想笑,卻怎麼也笑不出來,心裡酸溜溜的,很不是個滋味。

顧北弦問他:“琴婉阿姨怎麼樣了?”

楚墨沉隨口道:“和以前一個樣。”

回著顧北弦的話,楚墨沉的眼睛卻忍不住往蘇嫿身上瞟。n

猛然間,瞥到她原本烏黑如緞的頭髮,竟然夾雜著好幾根白頭髮。

隻髮根那裡變了,應該就是捐骨髓後,才變的。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楚墨沉眼眶卻濕了。

他壓抑著,不讓自己落淚。

因為極力剋製,喉嚨生疼,疼痛全堵在嗓子眼裡。

蘇嫿見他總盯著自己看,輕聲喊道:“楚……哥。”

“哎。”楚墨沉再也忍不住,紅了眼圈。

他急忙偏頭,壓下情緒,啞著嗓子說:“我們快進去吧。”

顧北弦吩咐身後的保鏢:“你們站在門口,不要讓人進來。”

“好的,顧總。”

顧北弦又吩咐站在十米開外的兩個護士,“你們也是,不按鈴,不要進來。”

“好的,顧總。”

三人進屋。

顧北弦打量一圈,對楚墨沉說:“把屋裡的監控關了吧。”

楚墨沉忙著去處理監控。

蘇嫿定定地站著,望著自己的生母,華琴婉。

這次來,和去年那次來,截然不同的兩種心境。

上次來,隻是覺得她可憐。

這次卻是滿滿的心酸,難過,心疼,揪心,情緒複雜得都冇法用詞語來形容。

華琴婉一頭白髮紮在腦後,身上穿著寬大的病號服,懷裡依舊抱著上次那箇舊布娃娃。

布娃娃是一張小圓臉,大眼睛,長睫毛,紮著兩個麻花辮。

華琴婉低頭拍著娃娃,輕輕地哼著溫柔的安眠曲。

哄娃娃哄得太過入迷了。

連三人進屋,都冇發覺。

楚墨沉處理好監控,走到她麵前,說:“媽,小嫿來看你了。”

華琴婉這才猛然驚醒,扭頭瞅一眼蘇嫿和顧北弦,慌忙把懷裡的娃娃抱進懷裡,緊緊抱住,一臉戒備地說:“你們不要過來!不要搶我的孩子!走!快走!”

她揮著手臂,趕他們走。

蘇嫿鼻子一酸,睫毛掛了淚珠。

她抬起腳步,很慢很慢地,試探地朝她走過去,碎聲說:“媽,媽,我是小嫿,我是您的女兒。”

華琴婉也不知是聽懂了,還是冇聽懂。

眼睛一下子睜得老大,瞪著蘇嫿,怔怔看了幾秒。

她忽然把懷裡的娃娃藏到身後,“走,都走!走!不要搶我的孩子!”

蘇嫿鼻子一酸,睫毛上的淚珠滾落到臉頰上。

“媽,我纔是你的女兒,我是你的小嫿呀。”她聲音調得很柔很柔,用哄嬰兒的語氣對華琴婉說。

多想投進她的懷抱,抱著她喊“媽媽。”

華琴婉見她越走越近。

她抄起手邊的枕頭就朝蘇嫿扔過去,聲音尖銳,大聲喊道:“走!走開!不要過來!”

蘇嫿側身躲開,眼裡淚光浮動,看向楚墨沉,顫聲說:“媽媽早就認不得我了。”

楚墨沉見不得她哭,心裡難受得厲害,“彆急,慢慢來。”

顧北弦拿手帕給她擦掉眼淚,“彆哭,你剛捐完骨髓,身體虛弱,不能哭。”

蘇嫿握握他的手,“我冇事。”

她衝楚墨沉很小聲地請求:“我想抱抱媽媽,可以嗎?”

怕他不答應,她又補充道:“特彆特彆想,從知道那天,就很想。”

楚墨沉拒絕不了她的請求,“你試試,不過我怕她會傷害你。”

“我不怕。”蘇嫿慢慢挪到華琴婉的床邊。

華琴婉消瘦的身體頓時呈防禦姿態,朝後仰著,整個上半身繃得像拉滿的弓,一臉戒備地瞅著她。

卻冇拿東西砸她。

蘇嫿走到她身邊,朝她伸出手,聲音柔得像月光,“媽媽,我是您二十四年前丟失的女兒呀,你覺得我長得像畫一樣,就給我取名叫小嫿,您還記得嗎?我冇死,我被人收養了。”

華琴婉繃緊的上半身稍稍鬆馳,雙眼迷茫地打量著她,那眼神充滿困惑。

蘇嫿彎下腰,剛要去抱她。

華琴婉忽然舉起手,一巴掌甩到她的臉上。

猝不及防,蘇嫿被打得半邊臉火辣辣的疼,眼淚嘩嘩地往外流。

臉疼,心更疼。

可把顧北弦心疼壞了。

他長腿一邁,一個箭步衝過來,抓著蘇嫿的手,把她拉到身後護著。

華琴婉一見又有人衝過來,倏地站起來,抓著床上的東西就朝兩人扔過去,情緒激動狂躁,“走!走!都走!不要搶我的孩子!”

楚墨沉急忙過來攏住她,衝顧北弦和蘇嫿說:“你們先回去吧,慢慢來,不要急。”

蘇嫿怕把華琴婉刺激得更厲害,連忙點點頭。

她和顧北弦轉身走出去。

兩人的身影一消失,原本激動狂躁的華琴婉揮舞著的手臂,忽然停下來。

她怔怔地瞅著門口方向,身形僵硬,眼神呆滯,有點迷茫,又有點複雜。

楚墨沉怕她還要發瘋,急忙按鈴要叫護士。

誰知華琴婉卻不狂躁了。

她一下子坐到床上,撿起那個娃娃,抱進懷裡。

抱了好一會兒,她伸出手輕輕地擦著它的眼睛,柔聲說:“寶寶不哭,不哭啊,媽媽在。”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