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25章 當年真相

-

蘇嫿鬆開華琴婉,好奇地問:“媽,阿枝是誰?”

華琴婉搖搖頭,眼神由清明變得有點空茫,“阿枝,就是阿枝,找她,找到她。”

蘇嫿還想繼續問下去。

陸硯書抬手指了指自己的頭,提醒她,精神病患者,記憶力會受損,示意她不要再追問了。

問多了,萬一再刺激到她。

蘇嫿隻好作罷。

華琴婉捧起蘇嫿的小臉,細細打量著她,眼神熱切滾燙,喃喃道:“孩子,我的孩子,孩子啊。”

普普通通幾個字,下麵蘊藏了多少辛酸、思念與沉痛,還有解不開的心結。

這些是她瘋魔的癥結所在。

在她心裡痛了整整二十四年。

早就痛成了一塊結石。

蘇嫿本來乾涸的眼睛,又開始濕潤,“媽!”

“孩子,孩子。”華琴婉僵硬的雙手摸摸她的嘴唇,摸摸她的鼻子,又摸摸她的眼睛。

指腹在她五官上不停地摩挲,摸了又摸,像平時摸布娃娃那樣。

眼睛裡有一種近乎癲瘋的沉痛,和失而複得的驚喜。

摸了半天,華琴婉重新把蘇嫿按進懷裡,按得很緊,力氣大得驚人。

蘇嫿起先覺得挺幸福的,心裡暖融融的,又開心又悲痛,不知不覺,被母親勒得漸漸喘不過氣來。

忍不了了,她低聲道:“媽,您抱得有點緊,能稍微鬆鬆嗎?”

可華琴婉像冇聽到似的,依舊緊緊抱著她,兩條手臂像枯瘦的樹枝,硌得蘇嫿骨頭疼。

又抱了幾分鐘,蘇嫿越來越覺得不對勁。

華琴婉身體在微微發抖。

她這是又開始犯病了。

蘇嫿往外掙了一下,冇掙動。

她朝顧北弦看過去,示意他來幫忙。an五

顧北弦邁開一雙長腿走過來。

陸硯書抬手擋住他,“我來吧。”

他怕顧北弦冇輕冇重的,再傷著華琴婉。

走到華琴婉麵前,陸硯書溫柔地抱住她的肩頭,聲音溫和說:“琴婉,你放心,小嫿不會走,也不會消失。她一直都在這裡,再也不會離開你。我們都會好好保護她,不讓她再被壞人傷害。快鬆開她吧,聽話,你這樣抱得太緊,她會透不過氣來的,她難受。”

聞言,華琴婉忽地鬆開蘇嫿。

她慌裡慌張地抓起她的手臂,上上下檢查著她,空洞的眼神裡是做錯事的慌亂。

蘇嫿淚流滿麵。

母愛真的是最深沉、最刻骨銘心的感情。

哪怕華琴婉瘋了,不正常了,可是母愛的本能還潛存在她的意識和舉動裡,永不磨滅。

和顧北弦一起離開精神病院。

在車上,蘇嫿給楚墨沉去了個電話,“哥,阿枝是誰,你知道嗎?”

母親趁著清醒,告訴她這個名字。

一定是個頂重要的人。

事關二十四年前。

楚墨沉沉思片刻說:“是家裡的一個女傭人。”

蘇嫿聲音急切,“全名叫什麼?她現在在哪?剛纔咱媽清醒了,讓我去找她。”

“全名叫什麼,我也記不清了,隻知道家裡人都喚她阿枝。當年出事時,我才四歲,一直在住院,腦子渾渾噩噩的,記性也不大好。”

華棋柔和楚硯儒肯定知道,可是蘇嫿不能問他們。

一問就露餡。

思來想去,蘇嫿決定去問華天壽。

即使露餡,那是親外公,品性也擺在那裡,不會傷害她。

掛電話後,蘇嫿心事重重。

顧北弦把她圈在懷裡,薄唇溫柔地親吻她髮絲,“查清阿枝是誰,我派人幫你找,一旦找到她,絕對不會輕饒她。”

蘇嫿默了默,“我覺得她應該不是個壞人。”

顧北弦眉峰微挑,“何以見得?”

“如果她是壞人,我今天就不會坐在這裡和你說話。當年那個死嬰肯定是個替身,死嬰是誰?這裡麵到底是怎麼回事?究竟是誰要害死我?”

顧北弦道:“隻要找到那個阿枝,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是的,我明天去問外公。”

顧北弦沉吟一瞬,“問的時候,講究點技巧,彆被他察覺。他身邊奸佞小人太多,不得不防。”

“好。”

次日。

蘇嫿一大清早,就來到天壽閣。

華天壽捱到快中午時纔來,等得蘇嫿望眼欲穿。

推開他辦公室門。

華天壽躺在躺椅上,身上蓋著塊薄薄的毯子,正在閉目養神。

蘇嫿走到他身後,幫他輕輕捏著肩膀,隨意的口吻說:“師父,您認識一個叫阿枝的女傭嗎?”

華天壽猛地睜開眼睛,“你聽誰說這個人了?”

蘇嫿留了個心眼,“我爸告訴我的。”

“你爸?”

“陸硯書。”

華天壽重新閉上眼睛,緩緩說:“阿枝全名叫倪枝,她父親倪老根,是我家的園丁。阿枝比琴婉小幾歲,從小和她關係不錯。琴婉嫁人後,她就跟著過去了,幫忙照顧衣食起居。琴婉有了孩子,她就幫忙照顧孩子。阿枝有個兄弟,叫倪風,大家都喊阿風,跟過去當司機。都是知根知底的人,用起來比外人可靠。”

和蘇嫿猜得差不多。

她問:“能詳細說說當年的事嗎?很好奇。”

華天壽默了默,“出事當天,孩子生病,半夜發高燒,琴婉產後身體虛弱,去不了醫院,就讓阿枝和她哥開車送孩子去看醫生。誰知回來的路上,遇到歹徒,不搶錢,隻搶孩子。”

到了關鍵時刻,蘇嫿屏氣凝神地聽著。

生怕漏過一點蛛絲馬跡。

華天壽嗓音沉重,“阿風和阿枝都受了傷,孩子被搶走。全家出動,尋找孩子,顧家也幫忙尋找,警方也出動了。可能因為找得急,歹徒狗急跳牆,殺人滅口,把嬰兒屍體綁了石頭,扔進河裡。等我們找到的時候,孩子身上臉上血肉模糊,看不清五官。衣服和琴婉的孩子穿得一模一樣,手腕上戴的金手鐲,脖子裡戴的長命鎖,也一模一樣。長命鎖上,刻著‘楚嫿’二字,那孩子大名就叫楚嫿。”

蘇嫿聽得毛骨悚然。

華天壽抹了把老淚,“看到孩子的慘狀,琴婉當場就瘋了,抱著孩子死活不肯撒手,哭暈過去好幾次。後來孩子屍體都爛了,硬被人奪下來的,從此她就瘋瘋顛顛的。”

蘇嫿深有感觸。

顧謹堯假婚禮當天,蘇嫿誤以為出車禍的是顧北弦,抱著那具屍體,死活不肯撒手。

她一個正常心理的人,都受不了這麼巨大的刺激。

更何況華琴婉當時還是個身體虛弱的產婦呢。

對母親來說,孩子就是她們的命。

蘇嫿咬著牙根,“搶孩子的是誰?為什麼這麼狠毒?居然對一個嬰兒下毒手!”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