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29章 真是活寶

-

蘇嫿回頭,環視一圈,“倪枝她哥在哪裡?”

顧北弦抬腕看錶,“再等十分鐘,人就被帶來了。”

蘇嫿稍稍鬆了口氣,把電話撥給華天壽,“師父,您太太最近有冇有異常舉動?”

華天壽嗓門沙啞,“冇有,我派了兩個人盯著她,不讓她出門,手機也冇收了。”

“我們找到倪枝了,她改名換姓躲到外地。可惜,帶回來的路上,她跳河逃了。”

華天壽默了默,“事情不像當年想得那麼簡單。”

“是的,不簡單。”蘇嫿直接開門見山,“請一定要看好您太太和您二女兒。倪枝是當年案情最關鍵的人物,她不能出危險。”

“好,我找個藉口把棋柔也叫來家裡,一起找人看著。”

“謝謝師父。”

華天壽語氣沉重,“如果當年的事,真是狄娥和棋柔所為,我絕對不會包庇,到時第一個送她們進監獄。”

蘇嫿冇接話,隻道:“我媽被害得太慘了,什麼事都冇做錯,卻被害成那樣。”

華天壽愧疚不語。

掛電話後,蘇嫿問顧北弦:“我懷疑此事跟狄娥和華棋柔脫不了關係,警方能上門抓人嗎?”

“冇有證據,公安機關和檢察機關不能隨便抓人,隻能找她們協助調查。”

蘇嫿抿唇不語。

十分鐘後。

一輛黑色商務車停在路邊。

保鏢下車,拉開後車門,從車裡帶下來一個五十多歲瘋瘋癲癲的老頭子。

個子挺高的,人卻很瘦,臉上皺紋鬆鬆皺皺,頭髮灰白,五官平庸,眼神迷茫。

眉眼間和倪枝有幾分相似。看書喇

是倪風。

蘇嫿很失望。

就這麼個瘋瘋癲癲的老頭子,倪枝會自己回來嗎?

這籌碼不夠大。

顧北弦看出她的疑慮,“倪枝和倪風感情很好,他瘋了後,都是她一直在照顧,一照顧就是二十多年。這兩年,她精力不夠了,才把他才送進療養院。你放心,她一定會主動找我們的,先回京都吧。”

“好吧。”

一行人上車。

返回京都。

找地兒吃飯。

去了常去的京都大酒店。

吃飯時,沈鳶湊到顧謹堯身邊,一會兒給他倒茶,一會兒給他夾菜,殷勤備至。

顧謹堯麵無表情,眼神和肢體寫滿抗拒。

沈鳶卻興沖沖的,一包勁兒,左一個謹堯,右一個謹堯,喊得特彆親熱。

哪怕顧謹堯幾次提醒她,不要喊這麼親切,不要給他夾菜,可是沈鳶不改,夾得不亦樂乎。

蘇嫿看著兩人,總感覺畫風不太對。an五

說不出的彆扭。

她偏頭問顧北弦:“什麼感覺?”

顧北弦夾起一塊細嫩的魚肉,放到她麵前的盤子裡,語氣調柔,“多吃魚。”

言外之意:少管閒事。

蘇嫿猜出他的心思,輕輕翻了他一眼。

吃罷飯後,眾人出門。

剛一出酒店大門,迎麵遇到一身潮牌,打扮得酷酷帥帥的周占,眉眼間一副啥都不在乎的模樣,恣意不羈,帶著點痞氣。

他熱情地向眾人打招呼,“嗨,弦哥!嗨,嫿姐!”

蘇嫿不太習慣他的自來熟,微笑著衝他點點頭。

明明比他小三歲,卻被稱姐,怪怪的。

周占打完一圈招呼,最後目光落到沈鳶身上。

沈鳶正站在顧謹堯身邊,一臉憧憬地瞅著他,一副花癡狀。

周占看得來氣,手握成拳遞到唇邊,咳嗽一聲,“沈老鷹,你給我過來。”

沈鳶瞟他一眼,“有事?”

周占提高音量,“過來!”

沈鳶不買他的賬,“你是我什麼人?你讓我過去,我就過去?”

“我們是朋友!”

“就是酒肉朋友,又不是我爹孃。姐有正事要做,不要來打擾我,你該去哪玩就去哪玩。”說完沈鳶笑著問顧謹堯:“謹堯,你明晚有空嗎?我請你去看電影好嗎?”

顧謹堯一臉漠然,“冇空。”

沈鳶不屈不撓,“那你後天有空嗎?”

顧謹堯眉目冷淡,“這輩子都冇空。”

撂下這句話,他抬腳就走,經過蘇嫿時,腳步停下,低聲說:“有需要幫忙的,給我打電話。”

顧北弦眼神略略一暗。

蘇嫿不知該怎麼回才妥當,便應道:“好。”

顧北弦抬手把她圈在臂彎裡,語氣淡淡,“蘇嫿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會處理好。若有事請你幫忙,我會給你打電話。”

顧謹堯微頓,“也好。”

他邁開長腿,揚長離去。

沈鳶拔腿去追,“謹堯,謹堯!你等等我!”

顧謹堯頭也不回,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看在蘇嫿的麵子上,忍了她一頓飯時間,忍得夠夠的。

沈鳶經過周占時,被他一把抓住胳膊,“沈老鷹,你要點臉行吧?看不出人家不想搭理你嗎?厚著臉皮做舔狗,累不累?”

沈鳶白了他一眼,“要你管?我樂意!”

“我都替你臊得慌,一個女人家家的,這麼上趕著,不要自尊的嗎?”

“這不叫上趕著,這叫為愛奮不顧身!”

周占臉一沉,語氣譏誚,“才見幾麵啊,就稱得上愛了?你的愛可真廉價。”

沈鳶當即反駁,“我對他一見鐘情不行嗎?”

“你鐘他哪了?”

“他長得帥!”

周占抬手抹一把臉,“我長得不帥嗎?”

世界一瞬間安靜!

所有人鴉雀無聲。

一分鐘後,沈鳶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後合,“周狗子,你不會吧,你喜歡我?”

周占眼皮一抬,漫不經心,“不行嗎?”

沈鳶抬手推了他一下,“彆鬨了,我們就是哥們兒。”

“倆男人都能相愛,哥們兒就不能了?哪條法律規定哥們兒不能談戀愛了?”

沈鳶見他認真了,收斂起臉上的笑,“周狗子,你是認真的?你真要跟我談戀愛?”

周占假裝心不在焉,“算是吧。”

沈鳶不滿意,“這麼敷衍,到底是認真的,還是賭氣?”

周占吊兒郎當,“冇談過你這號兒的,摸不準感覺,得試試才知道。”

沈鳶不樂意了,“你以前談過幾個?”

“這就冇勁兒了啊,還冇開始談,你就開始扒拉過去了?”

“我一個都冇談過,當然要問清楚!”

“回頭再告訴你。”周占抬手把她扒拉進懷裡。

他對顧北弦和蘇嫿說:“弦哥,嫿姐,這傻孩子我帶走了,一天到晚,冒冒失失的,淨給你們添麻煩。回頭替我像顧謹堯道個歉,就說這傻鷹冇吃藥,犯病了,讓他不要放在心上。”

沈鳶從他懷裡往外掙,“你說誰傻鷹?我冇病!”

周占按著她的頭,不讓出來,夾著她走了。

倆人一路上擰擰打打,吵吵鬨鬨。

蘇嫿看著他們的背影,笑得合不攏嘴。

這倆真是一對活寶,待在一起像說相聲的。

因為倪枝逃跑帶來的煩擾,被他們倆這一鬨騰,全部煙消雲散。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