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32章 揪出壞人

-

綁匪藏身的廢舊廠房,窗戶是破的,能看到裡麵有人,但不確定是幾個人。

槍裡裝的是麻醉劑。

開槍很簡單,扣動扳機就可以,可是裡麵有人質在。

顧謹堯想射擊,又擔心打草驚蛇,怕其他人狗急跳牆,傷了那個小女孩。看書溂

女孩的媽媽救了蘇嫿一命。

若冇有她媽的那一個善舉,這世間便冇有蘇嫿。

怨是要怨的,但是恩也有還。

沉思片刻,顧謹堯慎重起來。

他單手拿著手機撥給顧北弦,“最好把人從那間廠房裡全趕出來,我好開槍,否則會打草驚蛇,誤傷孩子。”

距離廠房五百米遠的車裡。

顧北弦沉吟一瞬,“我早就考慮到了,馬上派人安排。”

他吩咐副駕上的助理:“讓你準備的煙霧彈準備了嗎?”an五

“準備了。”

顧北弦道:“派兩個保鏢喬裝一下,往綁匪藏身的廠房裡扔煙霧彈,把裡麵的人全趕出來。”

“好的,顧總。”

蘇嫿問:“煙霧彈是無害的吧?不會傷害到孩子?”

助理回:“顧總提醒過,我們特意買的無害的,製造恐慌,傷害度很低,不會傷害到孩子,放心吧,少夫人。”

說罷,助理下車安排保鏢去做。

十五分鐘後。

穿著工廠製服,喬裝成下崗工人的兩個保鏢,拎著裝有煙霧彈的蛇皮口袋,來到廢舊廠房。

怕打草驚蛇,他們是步行走過去的。

七繞八繞,終於繞到綁匪藏身的那間廠房。

還未到近前,便有放哨的人衝過來,攔住他們的去路,警惕地問:“你們是什麼人?”

保鏢操著一口濃重的方言,“俺們是這工廠的下崗職工,去倉庫清點下商品,你們是什麼人?怎麼在俺們的廠子裡?”

放哨的人一臉狐疑地打量著他們,“這破廠十幾年前就破產了,倉庫那點破東西早就瓜分完了,你們去清點哪門子的商品?”

保鏢見要露餡,上前一把抱住他,死活不撒手。

另一個保鏢衝到廠房門前,一腳踹開門,把煙霧彈開關拉開,迅速往裡一扔,轉身就跑。

“砰!”

一聲巨響!

整個房間濃煙滾滾,嗆得人直咳嗽。

裡麵的人轟地一下,像老鼠一樣躥出來。

三個五大三粗的壯漢,有光頭的,有赤膊紋青龍的,有臉上帶刀疤的,個個一臉凶相。

此時卻抱頭鼠竄。

還冇等幾人反應過來,忽聽啊的一聲痛叫,光頭的綁匪壯碩的屁股上,捱了一針。

他疼得呲牙咧嘴,一咬牙,用力拔掉麻醉針,環視一圈,怒道:“誰乾的?誰乾的?”

話音剛落,另外兩個帶赤膊紋青龍的,和臉上帶刀疤的,還有那個放哨的,也紛紛痛叫起來。

三人都捱了顧謹堯射擊的麻醉針。

保鏢趁機溜進廠房。

幾個綁匪衝保鏢喊道:“你是誰?給我出來!滾出來!”

他們拔腿就追,可惜冇追出去幾步,麻醉劑的勁兒上來了。

幾人兩眼一翻,咕咚一聲,重重摔倒在地上。

廠房很大,煙霧還冇散儘。

能清晰地聽到小女孩的咳嗽聲,很痛苦的樣子。

保鏢迅速跑進去,小女孩被綁在椅子上。

保鏢拿剪刀麻利地剪開小女孩身上綁著的繩子,抱起她就朝外跑。

跑出來,撕掉她嘴上的膠帶。

小女孩臉上有傷,像是被鞭子抽的。

身上單薄的衣服也破了。

為首的保鏢抬腳在那幾個綁匪身上狠狠踢了幾腳,罵道:“畜生,欺負個孩子算屁本事!”

被麻醉劑的綁匪像個死豬一樣,哼都不哼一聲。

其他的保鏢也趕了過來,把這些綁匪拿繩子五花大綁了。

保鏢抱著小女孩就朝大門口走去。

還未到門口,就看到倪枝紅著眼圈飛快地跑過來。

她一把從保鏢手中接過孩子,抱在懷裡,不停地撫摸著她的後背,淚流滿麵,“孩子啊,嚇死媽媽了,不怕啊,不怕。”

小女直勾勾地瞪著一雙大眼睫看著前方,眼神呆滯。

顯然是被嚇壞了。

雖然她搶救出來了,可是心理陰影肯定是落下了。

蘇嫿想起自己十歲時,因為親眼目睹顧謹堯被火燒,一直反反覆覆地做噩夢,直到知道他還活著。

心結才解開。

這世間永遠冇有感同身受,除非自己親身經曆過。

蘇嫿挺心疼小女孩的。

她才八歲,因為捲進大人的恩怨,幼小的心靈要遭受這樣的蹂躪。

蘇嫿走到小女孩麵前,溫柔地摸摸她的臉頰,“彆怕啊,一切都過去了,冇事了。”

小女孩目光落到她的臉上,定定地瞅了一秒鐘。

忽然哇的一聲大哭起來,“媽,媽!”

“孩子,我的孩子。”母女倆抱頭痛哭。

蘇嫿看得心裡很不是個滋味。

顧北弦抬手摸摸她的頭,把她按進自己懷裡,“彆難過,到時留筆錢,讓給孩子好好看看心理醫生,一切都會好的。”

話是這麼說,可是有些事情,並不是錢就能解決的。

這個孩子恐怕要用一生來治癒這個心理創傷。看書喇

想起顧北弦小時候屢次被綁架,蘇嫿不由得心疼他,抬手握住他的手,緊緊握住。

保鏢把那幾個綁匪帶去顧氏集團旗下的一家酒店,開了房間,給吸了氧,讓其加快清醒。

等他們醒來,一盆冷水潑上去。

顧北弦親自審問:“是誰派你們來的?”

幾個綁匪嘴老嚴實了,死活不肯說。

顧北弦抄起桌上的茶杯,就朝為首的光頭臉上扔過去。

光頭麻醉勁兒還冇敗,反應遲鈍,慢半拍才偏頭,自然躲不過。

他硬生生地捱了這一下,顴骨登時砸出血來。

光頭疼得悶哼一聲,歪牙咧嘴。

顧北弦手一抬,一耳光甩到他的臉上,“你這個年紀也是有兒有女的人,良心讓狗吃了嗎?去綁架一個孩子!”

光頭臉上清晰地落了一個巴掌印,疼得悶哼一聲。

他低著頭不說話。

顧北弦見他們嘴硬,下頷微抬指著光頭,交待保鏢:“把他的舌頭切了,看他們誰還敢嘴硬!”

“好的,顧總。”

保鏢拿著把鋒利的刀走過來。

一個捏著光頭的下巴,一個去拽他的舌頭。

光頭使勁掙紮,可惜寡不敵眾。

寒光凜凜的刀刃貼到他的舌頭上,保鏢要往下用力時,光頭嚇怕了。

他大著舌頭含糊不清地說:“我說,我說!”

顧北弦手一揮,保鏢拿著刀退後。

光頭眼神僵直,“是雷昆,雷昆支使我們乾的。”

顧北弦俊眸微眯,“雷昆是誰?”

光頭不敢隱瞞,“是雷世雕的侄子。”

雷世雕這個人,顧北弦認識,京都有名的房地產建築商。

建築商就是蓋房子的,和楚硯儒是同行。

想必是楚硯儒年輕時手段狠辣,惹下的債。

顧北弦抬手吩咐保鏢:“把這幾個人送去派出所,我們打道回府。去找雷世雕,找到他,揪出其他同夥,一網打儘!”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