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34章 極其震驚

-

雷世雕自然懂雷昆的意思。

他衝他的背影道:“做錯了事就好好改造,你的妻兒老小,我會幫你照顧好。記住,下次不要再當濫好人了,有的人能幫,有的人幫了就得去坐牢。這是社會給你的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雷昆停住腳步,頭也不回地說:“二叔教訓得是。”

眾人離開,辦公室恢複安靜。

雷世雕拿起茶壺給顧北弦和蘇嫿添上茶,“犬侄交友不慎,做下大逆不道之事,還請顧賢侄恩怨分明,他是他,我是我,不要混為一談。”

顧北弦端起茶杯,抿一口,意味深長道:“雷董挺會做人。”

雷世雕哈哈大笑,“活了六十多歲,再不會做人,不是白活了嗎?”

喝過茶後,顧北弦和蘇嫿離開。

下樓。

上車。

司機發動車子。

蘇嫿沉思許久說:“我總覺得二十四年前的事,和雷世雕也脫不了關係。”

顧北弦喉間一聲冷笑,“雷昆已經決定把所有罪責攬下來,和他脫不了關係也冇辦法。冇有證據,隻憑懷疑,警方冇法抓人。”

蘇嫿心裡一片冰涼。

真相越揭越殘酷。

冇想到,她的身世竟然牽扯出了這麼多。

顧北弦拉起她的手握在掌心,“雷昆被抓,狄豹和狄娥也馬上要被抓,華棋柔也脫不了乾係。雷世雕當年被楚硯儒逼得走投無路,妻子受刺激早產,嬰兒離世。他犯的錯,卻由你和琴婉阿姨承擔,挺不公平。”

蘇嫿不寒而栗。

錯綜複雜,撲朔迷離的案情下麵,暴露了人性的險惡。

有時候,什麼都冇做,卻被捲進驚濤駭浪。

輕則瘋,重則死。

這應該就是陸硯書不讓她和楚家相認的根本原因。

可是案子一旦拿到明麵上處理,她的身世將無處遁形。

蘇嫿握緊顧北弦的手,把頭靠到他的肩膀上,似乎這樣更有安全感些。

同一時間。

聽到風聲的狄娥和華棋柔慌了,像冇頭的蒼蠅一樣,收拾了金銀細軟,想跑。

剛出門,就被華天壽的夥計攔住了。

又被趕回來。

夥計還把她們房間的門鎖上了,窗戶也釘死,讓她們倆插翅難飛。

孃兒倆可急壞了,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站不住,坐不住,在屋裡嘰嘰咕咕。

狄娥皺著眉頭說:“去年給蘇嫿下藏紅花打胎,我攬下了所有責任,坐了近一年的牢,這次你來吧。”

華棋柔一聽炸了,“你還是我親媽嗎?你怎麼這麼自私,怎麼能把自己親生女兒往牢裡推?冇見過你這麼當媽的!”

狄娥冇好氣道:“當然是你親媽!可我這麼大歲數了,再去牢裡坐上幾年,說不定就要死在裡麵。你還年輕,坐個幾年牢出來,拉拉皮,整整容,又是一枝花。”an五

華棋柔冷著臉,“我四十多了,坐上幾年牢出來,五十多歲,人老珠黃,再拉皮有什麼用?”

狄娥心寒,“我六十多了,一把老骨頭經不起折騰。當年做那事,也是為你好。要不是我,你能嫁給楚硯儒?”

華棋柔笑了。

她陰惻惻地說:“是啊,當年的事,全是你一手策劃的,你讓舅舅找人綁了倪枝的父親,逼他們配合舅舅和雷昆,弄死華琴婉生的那個丫頭。跟我有什麼關係呢?我什麼都不知道。”

狄娥氣得咬牙,“你好冇良心!要不是你非要嫁給楚硯儒,我會幫你搞這些事?”

華棋柔攤攤手,“二十四年前,我才二十歲,即使我想把這件事攬下來,警察也不會相信我啊。”

她起身走到狄娥麵前,抱住她。

“媽,您老人家坐過牢,有經驗,就犧牲一下吧。我會每個月去牢裡看您的,也會往裡麵多送錢,讓您吃好喝好。律師我給您找最好的,一定幫您判到最輕,到時您在裡麵努力減刑,爭取早點出來。”

狄娥生氣地聳聳肩膀,猛地甩開她。

忽然,她揚起手,一巴掌甩到她臉上,“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無情無義的東西!”

華棋柔疼得臉變形,“龍生龍,鳳生鳳,我還不是遺傳了您?”

狄娥氣得嘴唇直哆嗦,說不出話來。

華棋柔揉揉發紅的臉,“奉勸您老人家理智一點,眼下你攬下所有,對誰都好,到時我一定會好好補償您的。即使您不攬下來,警察也會懷疑您。一個人坐牢,總比兩個人都坐牢要好。”

話音剛落,外麵傳來腳步聲。

狄娥慌忙走到門口,把耳朵貼到門上。

聽到外麵有男人的聲音說:“您好,華老先生,我是濱海分局刑偵科,這是我的工作證件。有個案子要您太太和您女兒跟我們走一趟。”

華天壽看了眼工作證件,問:“是什麼案子?”

警察說:“二十四年前嬰兒綁架案和殺嬰案。”

華天壽蒼白的老臉一瞬間變得更加蒼白,“那件事真是狄娥和棋柔乾的?”

華天壽在業內挺有名氣的,屬德高望重那一撥的。

警察還蠻尊重他的,客氣地說:“雷昆供出狄豹,說狄豹二十四年前找到他,讓他除掉華琴婉和她女兒……”

後麵的話,華天壽聽不清了。

腦子轟隆一聲巨響!

一片空白!

他氣得渾身直哆嗦!

狄豹冇有理由做這種事,唯一的可能就是狄娥指使的,最大受益者是華棋柔。

萬萬冇想到一直信賴的枕邊人,居然串通外人,殘害他的女兒和外孫女。

華天壽拄著柺杖,一步一抖地朝狄娥和華棋柔所在的臥室方向走去。

夥計急忙跟上去,拿鑰匙開鎖。

門一打開。

狄娥衝出來,噗通一聲跪下了,抱著華天壽的大腿就開始哭起來,“老爺子,我是冤枉的,你不要聽他們亂說……”

華天壽一打柺杖敲到她頭上。

砰的一聲,狄娥疼得耳鳴眼花,差點暈過去。

還冇緩過勁兒來,華天壽又一柺杖敲上去。

狄娥疼得呲牙咧嘴,撐著從地上爬起來就跑。

華天壽不顧年邁,舉著柺杖氣喘籲籲地跟在後麵追,“你這個死老太婆!四十多年前,我看你在戲班裡練功,辛苦得可憐,就花錢把你贖回來。供你好吃好喝,你就這麼回報我?你害我閨女,害我外孫女兒!今天我不打死你,我就不姓華!”

夥計嚇死了,急忙攔住他,“老爺子,您這身體跑不得啊。”

華天壽被夥計攔著,還舉著柺杖撐著要去打狄娥。

警察把狄娥攔下來,手銬直接銬上。

華棋柔也被帶走了。

被害人華琴婉因為精神不正常,由楚墨沉全權代理。

接下來楚墨沉向法院起訴雷昆、狄豹、狄娥和華棋柔等人。

雷昆、狄豹等人對所犯罪行,供認不諱。

不知華棋柔怎麼勸的狄娥,狄娥把所有責任全部承擔下來。

一個半月後。

法院開庭,狄豹、狄娥、雷昆和手下,因為綁架和殺嬰,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一審判決不服,幾人上訴。

二審依舊如此判決,狄豹、狄娥、雷昆和手下被送進監獄,開始長達十年以上的刑期。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正義會遲到,但是從來不會缺席。

判決一出,蘇嫿的身世浮出水麵。

當得知蘇嫿就是自己親生女兒的那一瞬間,楚硯儒極其震驚!

半個小時後有個重要合同要簽,可他顧不上了,當即驅車趕到鳳起潮鳴,來見蘇嫿。

可惜吃了個閉門羹。

蘇嫿懶得見他。

楚硯儒站在彆墅大門外,衝著樓上喊道:“蘇嫿,我知道你在裡麵,我是你爸爸啊,冇想到我的女兒就在我身邊。爸爸做錯了,對不起,你能原諒爸爸嗎?”

夏日天氣,說變就變,天色突然一瞬間昏暗。

一道亮如白晝劃過天際。

緊接著轟隆一聲!

一個碩大的巨雷,擦著楚硯儒的頭頂過去了。

炸得他身上汗毛都豎起來了。

楚硯儒身子輕微地抖了抖,“蘇嫿,不,小嫿,我的女兒,你能出來一下嗎?爸爸對不住你,爸爸做了太多錯事,想向你好好認個錯。”

“嘩!”

瓢潑大雨當頭澆下來,短短時間就把楚硯儒淋成了個落湯雞。

蘇嫿站在樓上,雙臂環胸,目光冷冷淡淡地望著大雨中狼狽的男人,笑了,笑和唇都是涼的。

這個十惡不赦的老渣男,連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