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37章 要弄死他

-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你這樣做是犯法的!動手之前,為什麼不提前跟我商量一下?”

顧北弦挑眉,“擔心我?”

“還用說嗎?”

顧北弦眼尾微揚,眼底風流溢位,數不儘的風華,“彆擔心。”

蘇嫿急了,“怎麼不擔心?萬一被查出來,你是要去坐牢的!我寧願不報這個仇,也不想你去坐牢!真的,狄娥、狄豹和雷昆已經進去了,我就很知足了。”

她越是著急,顧北弦就越開心。

喜歡被她在意的感覺。

顧北弦收斂笑意,漫不經心道:“雷世雕這個人,有點怪癖。他喜歡自己開車,駕駛技術卻很菜,就買了輛自動駕駛的車,一百來萬那種,平時週末開著去釣魚。”

蘇嫿心懸在嗓子眼裡,“然後呢?”

顧北弦輕描淡寫,“自動駕駛的車,刹車啟動調頭打方向等全靠電腦控製。電腦不如人腦人性化,有時候會有bg。想送他去醫院,不需要做太多,隻要在他常走的路段,動點手腳就可以。”

蘇嫿好奇,“什麼bg?”

“自己上網搜。自動駕駛的車,就那一個牌子,近年來出事的不少。”

蘇嫿拿手機搜了搜那個牌子的車,出事的果然不少。

真要查的話,是車有問題,查不到顧北弦身上。

她懸著的心暫時落回胸腔裡。

顧北弦淡淡道:“雷世雕可以鑽法律漏洞,讓雷昆頂罪,我們也可以。琴婉阿姨這麼多年的罪不能白受,你和我平白分離這麼多年,也不能白分,總得向雷世雕討回來。如果不是倪枝把孩子調包,當年死的就是你。隻是讓他受點傷,算便宜他了。”n

蘇嫿把頭埋到他的懷裡。

心裡挺感激他的,嘴上卻不表達。

這麼做太冒險了。

要是一誇他,下次他再來更猛的,可不得了。

她抬起手,捏了捏他高挺的鼻骨,嗔怪的語氣警告道:“隻此一次,下不為例!”

“遵命,老婆大人。”顧北弦眉眼清冷,一身矜貴,說出來的話卻肉麻至極。

蘇嫿後背起了一層細細密密的小米粒。

一大清早,聽到兩件開心的事,楚硯儒和他的姦婦狗咬狗,綁架殺人的幕後凶手,也進了醫院。

積壓在心底的心結解開,蘇嫿心情無比歡欣。

她推著顧北弦,一把將他按倒在沙發上。

明明是想感激他替她報仇,嘴上卻說:“我家老公越來越帥氣了,看著你,就忍不住想吃。”

顧北弦忍俊不禁,直女**不容易,比鐵樹開花還難。

雖然調得很生硬,但也能湊合。

他乾脆躺平,“今天我是你的,隨便你怎麼吃,清蒸也可,紅燒也湊合,捧在掌心也行,含在嘴裡也o。”an五

越說越下道。

蘇嫿臉頰微微發燙。

她細長的腿一邁,利落地跨坐到他腿上,把他的襯衫下襬從西褲裡抽出來……

彆看她直,但是她學東西很快。

特彆上道。

真的,隻要她想讓人開心,肯定會讓人開心得不得了。

哪怕挑剔至極的顧北弦,也挑不出毛病來,一心隻想醉死在她的溫柔鄉裡。

秋日涼爽的晨風,拂起白色窗紗,飄飄悠悠,說不出的唯美,曼妙。

忽然,風大起來,把窗紗颳得呼呼作響。

隨即如山呼,如海嘯,如泉湧。

一個多小時後,一聲長歎,風停雨歇,窗簾靜止。

顧北弦躺在蘇嫿身下,目光潮濕地望著她。

她氣息微喘,兩頰粉若海棠花,額頭香汗淋漓,櫻桃般的唇水盈盈的,微微有點腫,身上散發著迷人的肉香,誘人至極。

顧北弦愛憐地握了握她的腰,恨不得再來一次。

可是時間不允許了。

等會兒還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

難怪古代的君王,不愛早朝,實在是英雄難過美人關,溫柔鄉裡醉死人。

顧北弦起身,整理好衣服,抱著蘇嫿親了又親,去浴室簡單清洗了一下,離開。

中午吃飯時間,顧傲霆來訪。

進門後,他也冇坐,直接開門見山道:“我隻有半個小時的空,說幾句話就走。”

蘇嫿眉目淡然看著他,“說。”

“你去醫院看看老楚吧,他受了重傷,最想見的就是你,畢竟是你的親生父親。”

蘇嫿清清淡淡一笑,“您老人家真是灶王爺掃院子。”

顧傲霆一頓,“什麼意思?”

“多管閒事。”

顧傲霆老臉一黑,“你這人怎麼,怎麼這麼冷血呢?”

蘇嫿就笑啊,“我冷血?我六月十八出生,楚鎖鎖次年三月十三出生,比我小不到九個月。這說明什麼?說明他楚硯儒婚內出軌!當時我哥病得快要死了,我媽為救他,懷上我,急得整個人都要崩潰了。老婆孩子憂心如焚的時候,他楚硯儒在做什麼?他爬上了小姨子的床,和她風流快活!”

顧傲霆噎住,一時竟無言以對。

蘇嫿越說越生氣,“後來我媽看到那個死嬰瘋了,他楚硯儒又做了什麼?他趁著我媽瘋了,逼她離婚。前腳離婚,後腳他就娶了小姨子!這樣的人渣,多看他一眼,都臟了我的眼睛!”

一向能言善辯的顧傲霆,啞口無言。

蘇嫿抬手撫了撫氣得劇烈跳動的胸口,冷冷清清地看著他,“你讓他死心吧,我不會去看他的。”

顧傲霆蠕動嘴唇,“他是做得有點過分,可是血濃於水。”

蘇嫿黛眉一擰,“顧董遲遲不想走,是想讓我再送你一個瓶子嗎?”

一聽瓶子,顧傲霆就覺得手疼,腦門疼,渾身發麻。

他忙不迭地說:“我走,我走,你消消氣,好好養養身體,爭取明年和北弦生個大胖小子。”

蘇嫿轉身上樓。

顧傲霆以為她要去樓上拿瓶子,抬腳就走。

拉開門,啪地摔上門。

他抬手按胸。

這個兒媳婦,太可怕了,三言兩語,就上火。

除了秦姝,他就冇怕過彆人,眼下卻怕起了這個黃毛丫頭。

上車後。

顧傲霆給楚硯儒打電話:“老楚啊,我儘力了,蘇嫿不肯去醫院。”

楚硯儒歎口氣,“那孩子對我誤會太大了。”

顧傲霆道:“你年輕時做的事,是有點……”缺德。

當然,後麵兩個字,他冇說出來。

畢竟是多年老友,又是生意合作夥伴,基本的麵子還是要給的。

楚硯儒慢半拍纔開口,“彆提了,誰還冇年輕過。”

言外之意,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顧傲霆掛電話後,越想越不對勁,暗道:好你個老楚,我幫你,你還內涵我!臭不要臉!

楚硯儒把手機放到床頭櫃上,偏著頭,躺在病床上,繼續輸液。

後腦勺的傷口已經處理好了,可是疼痛還冇消失。

對華棋柔的心寒和厭惡也冇消失。

那種感覺,就像養了多年的狗,一直對他搖尾乞憐,忽然有一天,狗呲著牙逮著他,狂咬一頓。

很噁心!

冇多大會兒。

楚鎖鎖推開門走進來,眼睛紅紅的。

“爸,您冇死啊,可嚇死我了。”

楚硯儒本來最疼愛的就是楚鎖鎖,但一想到她是華棋柔生的,就冇那麼喜歡了。

他語氣冷淡道:“誰告訴你我在這間病房的?”

“我哥。”

楚硯儒耷拉下眼皮,“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楚鎖鎖眼淚嘩地一下流下來,“爸,您彆這樣,我媽是我媽,我是我。我媽後悔了,你們彆離婚好不好?你們一離婚,我就冇有家了。”

楚硯儒眼皮一抬,“不想離婚也可以,讓華棋柔去跪七天七夜,少一秒都不行。”

楚鎖鎖一愣,“七天七夜太長了吧?”

楚硯儒鼻子哼出一聲冷笑,“那就離婚!”

楚鎖鎖咬咬唇,“那我打電話跟我媽商量一下吧。”

她起身走出去,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撥給華棋柔,“媽,我爸說你跪七天七夜,他就原諒你。”

華棋柔登時就惱了,“那個死鬼有病吧,知道七天七夜有多長嗎?跪上七天七夜,我的膝蓋就碎了,還不如一刀殺了我來得痛快!你跟他說,離婚就離婚,分我一半家產,我立馬簽字!”

楚鎖鎖遲疑片刻,“顧凜派人查過我爸名下的資產,大部分都在楚墨沉名下,真要離婚,你分不到多少的。”

華棋柔一聽,暴跳如雷,“這老畜生原來一開始就防著我!他媽的,什麼狗東西!老狐狸,精得要死!”

楚鎖鎖勸道:“你還是跪吧,媽。”

“不跪!”

楚鎖鎖皺眉,“那你要怎麼辦?”

華棋柔咬牙切齒,“我要弄死他,我一定要弄死他!不弄死他,我就不姓華!”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