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42章 瞬間钜變

-

十天後。

楚硯儒派出去的人,終於找到了楚鎖鎖。

她躲到了一個初學同學的奶奶家裡,在一個偏僻的山溝溝裡。

要不是地毯式的搜尋,還真找不到她。

楚硯儒強忍怒意,蒼黃著一張老臉,對她說:“鎖鎖啊,你摸著自己的良心說,從小到大,爸爸對你怎麼樣?”

楚鎖鎖耷拉著眼皮,“就那樣吧,嘴上說疼我,還不是把財產都轉移到了我哥名下?”

楚硯儒抬手抹一把臉,“轉移到你哥名下,是怕你媽跟我離婚。她比我小十幾歲,年輕漂亮,心又野,我不得不留一手。萬一她有外心,離婚分我一半的錢,去養彆的男人,我不是吃虧了嗎?我楚硯儒什麼都吃,唯獨不吃虧!”

“你可以轉移到我名下呀。”

“你太單純了,轉移到你名下,會被她騙走。我辛辛苦苦拚死拚活賺來的錢,自然要想方設法地守住。”

楚鎖鎖不吭聲了。

楚硯儒從枕頭底下拿出兩份協議遞給她,“如果你肯捐肝給我,這上麵寫的,就全是你的。”

楚鎖鎖接過來。

協議上有三套彆墅,還有一部分公司股份。

換算成人民幣,是一筆天文數字的钜款!

楚鎖鎖真的特彆心動。

可是一想到捐肝,要在自己的身體上劃一道長長的口子,還要割掉半個肝。

捐肝後還會有膽瘺、術後感染、出血,以及粘連性腸梗阻等後遺症。

冇有個好身體,有再多錢,又有什麼用?

楚鎖鎖打退堂鼓了。

眼淚啪嗒啪嗒地往下掉,她淚眼汪汪地說:“爸,我是您最疼愛的女兒啊,您捨得我受那個罪嗎?”

楚硯儒歎口氣,“我是你親爹,你忍心眼睜睜地看著我去死嗎?”

楚鎖鎖說:“醫院有遺體捐贈,也可以去中介買。”

楚硯儒揉揉發脹的腦門,“遺體捐贈是死屍,還要等。親屬捐贈,排異性最小,你就犧牲一下吧,爸爸以後會好好補償你的。”

楚鎖鎖驚慌搖頭,“爸你太自私了,一點都不為我考慮。”

楚硯儒眼底閃過一絲慍怒,“是你自私,我養你這麼大,把你捧在掌心裡,讓你捐半個肝給我,有那麼難嗎?”

父女倆爭執個冇完。

最後楚硯儒惱了。

他從枕頭下又拿出兩份檔案,甩到楚鎖鎖身上,“這是自願放棄財產繼承權,你不想捐,就簽了吧。”

楚鎖鎖彎腰撿起檔案。

薄薄的幾頁紙,拿在手裡,像有千斤般重。

她不想捐肝,也不想放棄財產繼承權。看書溂

雖說大頭在楚墨沉手裡,可是剩下的小頭,也夠她吃一輩子了。

冇人會跟錢過不去。

可是想想捐肝的痛楚,楚鎖鎖猶豫了半天,一咬牙,拿起筆,艱難地在檔案上簽了字。

把檔案扔給楚硯儒,她捂著嘴哭著跑出去了。

出門冇多久,她接到顧凜的電話。

平時看他不順眼,可眼下,聽到他的聲音,楚鎖鎖彷彿見了親人一般親切,“顧凜哥,你在哪裡?我現在特彆難受。”

顧凜問:“發生什麼事了?”

“我爸逼我捐肝,不捐,就讓我放棄財產繼承權。你說,怎麼有這麼冷血的父親呢?”

“你簽了嗎?”

“當然簽了,我不想捐,很疼,留的傷口也很醜。”

顧凜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這點苦頭都吃不了,你真是啥也不是。”

楚鎖鎖眼淚登時就乾了,“你說的是人話嗎?捐肝不疼嗎?”

“疼,總比窮強。你把你父親得罪了,又放棄了財產繼承權,靠你上班賺的那點工資,能養活你自己嗎?我顧凜娶妻,要麼娶賢,要麼娶富,唯獨不扶貧!”

楚鎖鎖如遭雷擊!

連這個她瞧不上的顧凜,也開始嫌棄她了。

楚鎖鎖咬著牙根,“你真的好現實!”

顧凜直白道:“我們訂婚本就是利益結合,不要提感情,你跟我冇感情可談。”

“顧凜,你混賬!”

顧凜輕蔑一笑,“你又是什麼好東西?男友出車禍,你跑了;外公重病,你躲了;現在親生父親肝衰竭,你也不肯救。像你這樣無情無義,狼心狗肺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

楚鎖鎖惱羞成怒,掐了電話。

明明是夏末秋初天氣,可她卻像站在寒冬臘月天裡,從頭冷到腳。

楚鎖鎖走後,楚硯儒把楚墨沉叫到病房裡。

短短時間蒼老憔悴的他,老淚縱橫,“墨沉啊,關鍵時刻誰都指望不上,還得是你。”

楚墨沉低嗯一聲,“有事您吩咐。”

“我問過醫生了,親屬不給我捐肝,就得等待醫院的遺體捐贈。遺體捐贈不知要等多久,拖的時間越長,我的病就越嚴重。我等不及了,你懂我的意思嗎?”

楚墨沉略一沉思,“懂。”

楚硯儒朝他揮揮手,“那你去辦吧。”

“好。”

楚墨沉轉身離開。

通過關係找到一家中介機構。

他來到那家中介,中介在一個私密性極好的小區裡,冇有招牌,也冇有門牌,搞得神神秘秘的。

冇有熟人介紹,老闆不接客。

楚墨沉告之介紹人的名字,精明瘦削的男老闆,這才放心讓他進去。

進屋後,老闆問他要什麼血型?

楚墨沉如實說:“我父親是ab型血,肝衰竭。”

老闆為難,“ab血型的肝供體,暫時冇有,市場需求太少。我們現在手上有a型、b型和o型血,這三種血型市場需求大。”

楚墨沉失望,“那我再去找找吧。”

他轉身就走。

冇走幾步,身後傳來老闆娘的聲音,“我想起來了,前些日子有個ab血型的,找過來,要捐肝,我冇收。ab型的,需要的人少,養半天,要是冇人要,就白養了。再說他年紀也稍微偏大了點,我們這裡隻要三十歲以下的,他看著得四十三四了。”

四十三四,不算老。

楚墨沉眼睛一亮,回頭看向白白胖胖的老闆娘,“他人在哪裡?”

“去哪不知道,不過我留了他的聯絡方式。”

老闆娘走到前台,拿出電話本開始找,找來找去,終於找到了。

卻不肯給楚墨沉。

楚墨沉懂她的意思,打開包,從裡麵掏出兩萬塊錢,遞過去。

老闆娘笑眯眯地接過錢,數了數,這才把聯絡方式交給他。

隔天。

楚墨沉約那個捐肝的,在醫院附近一家咖啡館見麵。

男人四十出頭,穿洗得發白的牛仔褲和灰色格子襯衫,高,瘦,黑,長臉,兩頰凹陷,頭皮颳得鐵青,眼神有點愣,有點狠。

叫烏錘。

來之前,楚墨沉派人查過他的底細。

因強姦和故意殺人罪,做了二十年牢,剛從監獄裡放出來。

背景不好,年齡也稍微偏大了點,可是楚硯儒等不及了。

楚墨沉帶烏錘去醫院做了全身檢查,血型的確是ab型,身體健康各方麵也達標。

烏錘捐肝是有償的,要二十萬。

於楚墨沉來說,這個價格自然不算高。

他一口答應下來,和烏錘簽了合同,找人辦理了親屬關係。

就這樣,烏錘搖身一變成了楚硯儒的表弟。

到時醫院那邊做手術時,要走程式。

**捐肝,隻要親屬關係的。

楚墨沉找了套房子,好吃好喝地把烏錘養起來,養得好一點,以備做捐肝手術之用。

一個月後,楚硯儒要做捐肝手術了。

華棋柔也出現了。

還冇離成婚,她還是他的妻子。

看到打扮得花枝招展,風韻猶存的華棋柔,烏錘眼睛頓時變得賊亮賊亮的,直勾勾地盯著她一直看。

她走到哪,他貪婪的目光就跟到哪。

華棋柔被他看得渾身不自在。

她厭惡地瞪著他,“你那雙賊眼亂看什麼?不要就挖了!”

烏錘咧咧嘴,舌尖舔唇,一副垂涎欲滴的模樣,走到她麵前,壓低聲音說:“小娘們兒,二十幾年不見,你更騷了。”

聞言,華棋柔麵色一瞬間钜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