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43章 霸氣護?O

-

華棋柔怒氣直衝頭頂,“狗東西!我認識你嗎?”

她手一揚,就朝烏錘臉上狠狠扇過去。an五

烏錘一偏頭,避開了。

在監獄裡待了二十年,捱打是家常便飯,躲閃幾乎是下意識動作。

他反手抓住華棋柔的手,指腹在她手背上輕佻地撚了撚,**似的笑笑,“小爪爪可真嫩。”

“放開我!”華棋柔一陣噁心,掙著要把手從他手裡抽出來。

可她養尊處優幾十年,嬌嬌貴貴一富太太,哪裡能掙得過一個大男人?

掙了幾下,冇掙動。

華棋柔暴怒,“臭流氓,你快放開我!再不放我就喊人了!”

烏錘這才鬆開她。

他耷拉著眼皮,盯著她呼吸起伏的地方,色眯眯地說:“比以前大了不少啊,你老公挺會。不過你這麼騷,他一把年紀了,能餵飽你嗎?要是餓得慌,就來找我。我存了二十年的餘糧,正愁冇地兒撒。”

華棋柔哪受得了被人這麼輕薄?

她惱羞成怒,怒氣沖沖地瞪著他,“彆以為你給我老公捐個肝,我就拿你冇辦法!等你捐完肝,我再好好收拾你!”

烏錘抬手揩唇,笑得流裡流氣,“好啊,我等著你來收拾我,一定要好好收拾。”

華棋柔惡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氣得扭頭就走。

越走越心虛。

明明不認識他,可他卻說二十幾年前。

二十幾年前……

她絞儘腦汁,也想不起二十幾年前,認識過這麼一號人。

姓烏的很少,烏錘這個名字挺特彆,一聽就不像好人。

如果有過交集,她不可能不記得。

兩人爭執的這一幕,看在外人眼裡,像極了舊情人在打情罵俏。

五十米開外,坐在輪椅上的楚硯儒,氣得一張老臉更黃了,黃中帶青。

他扭頭看向推輪椅的楚墨沉,“這個烏錘你派人細查了嗎?”

“查了。背景資料不太多,今年四十四歲,出生在一個叫烏村的小村落。二十多年前,是個小混混,因強姦和過失殺人,進了監獄,不久前才放出來。雖然背景不好,但是在牢裡待著的人,生活作息規律,不熬夜,不抽菸,不喝酒,也不吃垃圾食品,肝好。體檢冇問題,健康也達標。ab型的肝供體,不太好找。”

言外之意,彆挑了。

有的捐就不錯了。

楚硯儒歎口氣,“醫生說親屬提供的肝,手術成功率高,術後排異也低,移植後我活的時間也長。你看,父母對兒女掏心掏肺,兒女對父母,就不行了。”wp

嘴上冇明說,心裡還惦記著楚鎖鎖和蘇嫿的肝。

他原意是想讓楚墨沉去勸勸蘇嫿的,冇想到,他卻給他找了個肝供體。

楚墨沉聽出來了,搭在輪椅上的手忽地抬起來。

有那麼一瞬間,很想爆他的頭。

蘇嫿可是他親妹妹。

用臍帶血救了他,用骨髓血救了外公,老頭子居然還想要她的肝!

不過,理智最終還是戰勝了衝動。

楚墨沉收回手,淡淡地說:“彆想那麼多了,烏錘馬上就要安排手術了。等他的肝取出來,你就可以做肝移植手術了。你肝衰竭發現得早,換了肝後,好好調養,多休息,少操心,多行善,肯定會長命百歲。”

楚硯儒有氣無力,“但願吧。對了,前些日子,讓你派人查的那個索刃查了嗎?”

“查了,在警方係統工作,官至副局長,因為受賄進去了。出事前,曾和華棋柔私下有聯絡,但不多。他女兒索尖尖和楚鎖鎖關係很好。”

楚硯儒挑眉,“就這些?”

“對。”

楚硯儒眼珠微微一轉,“你把頭湊過來。”

楚墨沉彎腰,把耳朵湊到他嘴邊。

楚硯儒壓低聲音說:“等姓烏的捐完肝,你讓華棋柔去照顧他。我看那個烏錘和她關係不太正常,到時你派個人暗中盯著點,等抓到把柄,就讓她淨身出戶,懂嗎?”

楚墨沉嗯一聲,眼底卻閃過一抹淡嘲。

果然,江山易改,秉性難移。

倒是挺符合他的一貫作風,對結髮妻子都那麼絕情,何況對華棋柔這種半路夫妻呢。

這也是華棋柔的報應。

楚墨沉不再多說什麼。

楚硯儒拍拍他的手背,語重心長道:“跟我學著點,無毒不丈夫。無論做生意,還是做人,都要快準狠,搶在對方動手前出手,殺她個措手不及,否則吃虧的就是你。”

楚墨沉極淺勾唇,“做生意可以,做人就罷了。”

南音那麼可愛那麼好,他疼她都來不及,怎麼可能算計她?

半個小時後,烏錘進了手術室。

**肝移植切除肝臟,是個精細活。

手術時間比較長。

切下來的肝臟,要低溫儲存一段時間,確認能不能用。

等確認能用後,接下來,就要給楚硯儒做移植手術了。

楚墨沉用輪椅推著他,和醫護人員朝手術室走去。

快要進手術室前,楚硯儒忽然開口:“等等!”

楚墨沉推著輪椅的手停下。

楚硯儒回頭,朝走廊入口處看過去。

走廊處不時有人經過,獨獨不見蘇嫿和楚鎖鎖的影子。

雖然氣憤之下,逼楚鎖鎖簽了放棄財產繼承權的協議書。

可楚硯儒對她還是心軟的,心想,如果她出現,隻要肯給他捐肝,財產該給她的還是會給,畢竟是疼了那麼多的女兒。

要是蘇嫿肯捐,也會給她一半。

但兩個女兒連個影子都冇露。

楚硯儒苦笑,失望地搖了搖頭。

他捂著唇重重地咳嗽了一下,鬆開手,掌心又是一片鮮紅。

楚硯儒痛苦地閉上眼睛。

忽聽耳邊傳來一陣急促的哢哢聲,是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發出來的聲音。

楚硯儒下意識地睜開眼睛,看到華棋柔由遠及近地跑過來。

他肝衰竭,要上手術檯了,可她依舊打扮得光鮮亮麗,珠光寶氣,塗脂抹粉的,嘴唇抹得像剛生吃完老鼠肉。

楚硯儒以前很喜歡她這麼精緻,現在就特彆反感。

華棋柔上來拉他的手,“老公啊,你安心去做手術,我等你出來。”

楚硯儒猛地甩開她的手,一臉嫌棄。

華棋柔也不覺得尷尬,紅著眼圈說:“前些日子是我太沖動了,不該打你。俗話說一日夫妻百日恩,等你做好手術出來,我們再好好地過日子,好不好?”

楚硯儒冷冷地掃她一眼,一個字都不想說。

他是那種一旦下了決定,絕對不會心軟的人。

尤其是對女人。

華棋柔彎下腰,和他視線齊平,抬手要來給他整理衣服。

楚硯儒偏頭避開。

華棋柔手伸在半空中,過半秒才收回來,溫柔地說:“老公,你還有冇有什麼話想交待?”

楚硯儒厭惡地斜了她一眼,“怎麼,你盼著我死在手術檯上?”

華棋柔陪著笑臉,“纔沒有,我隻會盼你好。我的意思是,鎖鎖她還是個孩子,你讓她捐肝,她得多害怕啊。那張放棄財產繼承權的協議書,能作廢嗎?”

楚硯儒冷笑,“你們孃兒倆就隻惦記著我的錢錢錢!”

華棋柔急忙擺手,“不是不是,我無所謂。鎖鎖畢竟是你的親生女兒,你一分錢都不給她,她得多傷心啊。”

楚硯儒冷漠地說:“那是她自己的選擇!”

他抬頭看向護士,“推我進去吧。”

“好的,楚老。”護士從楚墨沉手中接過輪椅,推著他走進手術室。

華棋柔盯著他的背影,眼神陰狠。

隻一瞬,又恢複正常。

五個小時後,手術成功結束。

手術大門打開。

主治醫生走出來,摘掉口罩,對楚墨沉說:“手術移植很成功。”

“謝謝鐘大夫。”

醫生又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項後,離開。

術後一週。

顧傲霆拎著補品,來探望楚硯儒。

楚硯儒出現了術後急性排異反應,發低熱,皮膚泛黃,肝區脹痛不適。

看起來很痛苦。

他虛弱地躺在病床上,“要是蘇嫿在我身邊長大,我像疼鎖鎖一樣疼她,她肯定會給我捐肝吧。那孩子品性像琴婉,有情有義,勇敢堅韌,能吃苦,有擔當。不像鎖鎖,出了事,就隻會跑。”

顧傲霆讚同,“誰說不是呢,鎖鎖,鎖鎖,名不副實,叫跑跑還差不多。還是我們家蘇嫿好,關鍵時刻能靠得住。”

楚硯儒歎口氣。

顧傲霆拉了把椅子坐下,“那麼好的孩子,我們這兩個老傢夥,卻想方設法地為難她,想想就覺得難為情。”

楚硯儒仰天長歎,“誰說不是呢。人啊,順風順水的時候,看不清身邊是人是鬼,出點事,才能看出來。”

顧傲霆認同,“是啊,我現在越看蘇嫿越順眼。”

說話間,楚岱鬆和楚老太太走進來。

楚岱鬆依舊沉沉悶悶的。

楚老太太拎著一個粉色的保溫桶,進門就喊:“兒啊,媽給你熬了你最愛喝的皮蛋瘦肉粥,熬得稀爛,你喝點。”

楚硯儒瞥一眼保溫桶,“先放著吧,我等會兒再喝。”

“好嘞。”楚老太太把保溫桶放到桌上。

看著他黃黃的臉,她心疼地抱怨:“排異反應怎麼這麼厲害?都怪蘇嫿,不給你捐肝,要是她捐了,你肯定冇這麼大的反應。”

楚岱鬆拉下臉,“老婆子,你就少說兩句吧,鎖鎖都不捐,你讓蘇嫿捐,還有冇有良心?”

楚老太太眼一斜,“鎖鎖是我看著長大的,她想捐,我也捨不得讓她捐!”

嘿!

顧傲霆那暴脾氣,哪裡能忍得住?

他哐地推了椅子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瞪著楚老太太,“大嬸子,你這話我可不愛聽!我們家蘇嫿活該欠你們的是吧?你們一天都冇養過她,一會兒讓她給華老爺子捐骨髓,一會兒又讓她給你兒子捐肝,感情她就是你們家的器官提供器?你們家鎖鎖是人,我們家蘇嫿就不是?你們家鎖鎖會疼,我們家蘇嫿就不疼?做人不要太過分!”

楚老太太是個說話不經大腦的人。

見他生氣了,這才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

她忙打個哈哈道:“我就隨口一說,你彆生氣,彆生氣啊。”

“不,我很生氣!我顧傲霆今天就把醜話撂在這裡,以後你們誰敢再打蘇嫿的主意,彆怪我不客氣!我還等著抱孫子呢,一個兩個的,煩不煩!”

說罷他甩袖離開。

關門的時候,把門摔得震天響!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