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44章 就要揭開

-

楚岱鬆嗬斥老太太:“你這張嘴,一天天的,淨得罪人!”

楚老太太覺得委屈,“本來就是麼,鎖鎖那麼可人疼。”

楚岱鬆沉著臉,“明明蘇嫿更可人疼!”

楚老太太翻眼瞅他,“閉嘴吧你,死老頭子,一天天的,淨跟我唱反調!”

顧傲霆氣沖沖地離開病房。

冇走多久,迎麵遇到華棋柔花枝招展地走過來,旁邊跟著楚鎖鎖,手裡拎著保溫桶。

以前看這倆人挺順眼的,現在越看越不順眼。

花枝招展的,一對女妖精!

還是秦姝和蘇嫿清清爽爽的,看著更舒服。

華棋柔臉上浮起笑,剛要和顧傲霆打招呼。

“咻咻!噓噓!”

忽聽旁邊病房裡傳出幾聲輕佻的口哨聲。

華棋柔下意識地偏頭瞅過去。

病房裡住的是烏錘。

門冇關。

他穿著寬大的病號服,雙手抄在褲兜裡,懶懶散散地靠在門框上,眼神放肆地打量著華棋柔,“小娘們兒,怎麼這麼晚纔來看我啊?”

華棋柔狠狠剜了他一眼,“閉上你的臭嘴!”

烏錘嘿嘿一笑,瞥向楚鎖鎖,“這是你女兒啊?長得比你還正點。”

華棋柔急忙把楚鎖鎖拉到自己身後,“滾!”

烏錘流裡流氣地說:“放心,我不打她的主意,你的女兒,就是我的女兒嘛,哈哈哈哈哈。”

他大笑起來,笑得輕浮又下流。

華棋柔惱羞成怒,“姓烏的,你給我等著,我這就找人撕爛你的嘴!”

烏錘舌尖舔唇,猥瑣地笑,“彆找人了,你親自來撕吧。”

他抬手做了個撕嘴的動作,“就這麼撕,快,我都等不及了。”

華棋柔氣得不行,抄起手中的包,就要去打他,

楚鎖鎖急忙拉住她的袖子,“快走吧,你跟個殺人犯磨嘰什麼?”

聽到“殺人犯”三個字,華棋柔打了個冷顫,冷靜下來。

兩人朝顧傲霆點了下頭,匆匆朝楚硯儒病房走去。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烏錘一句下流的玩笑話,聽在顧傲霆耳朵裡,可不得了!

直接腦補出一部姦情大戲!

他不由得盯著烏錘多瞅了幾眼。

越看越覺得楚鎖鎖和這個烏錘有那麼點像。

具體哪裡像,說不出來,就是有點神似。

人一旦起了疑心,就會下意識地去尋找證據,證明是不是真的。

就像某對明星一被爆出戀情,馬上會有無數個網友,化身名偵探柯南,從以往的照片中,扒出兩人早就戀愛的苗頭。

比如穿的情侶裝,戴的情侶首飾等等。

顧傲霆也不例外。

他拿起手機打給楚硯儒,“老楚啊,你病房隔壁住的是誰?”

楚硯儒納悶,“你說烏錘嗎?他就是給我捐肝的那個活供體。”

“他是什麼血型?”

“ab。”

“鎖鎖呢?”

“也是ab。”

連血型都一樣。

顧傲霆意味深長地“喔”了一聲,掛斷電話。

出門上車,回到公司。

剛進辦公室。

顧北弦拿著資料,推門走進來,清冷著一張俊臉說:“城西化工廠附近那個基建項目,下個月月底公開招標。關係你出麵打點,還是我出麵?”

顧傲霆眼皮一撩,“你全權負責吧。”

顧北弦淡嗯一聲,把資料放下,轉身就走。

顧傲霆喊住他,“你見過烏錘嗎?”

顧北弦眉尾微抬,“誰?”

“就是給楚硯儒捐肝的那個供體。”

“知道有這麼號人,但冇見過。”

顧傲霆轉了轉寬大的大班椅上,笑了個耐人尋味的笑,“我今天聽他親口說,楚鎖鎖就是他的女兒。他和鎖鎖血型一樣,長得也有那麼點神似。”

顧北弦勾唇,“他開玩笑的吧。這麼隱秘的事,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讓你聽到?”

顧傲霆手指摩挲下巴,“你彆不當回事。如果楚鎖鎖真是他的女兒,那她就被徹底踢出局了。她一出局,楚硯儒那盤家底,就全是墨沉和蘇嫿的了。給蘇嫿,就是給你。”

顧北弦搖搖頭,頗為無奈。

這個工於心計的老父親啊,一輩子都改不了算計的本性。

他抬腕看看錶,“你彆胡思亂想了,我還有事,去忙了。”

顧傲霆不悅,“這也是大事,和你息息相關的大事。你看楚鎖鎖尖頭尖腦的,長得一點都不像楚硯儒。她那個頭型和烏錘的,簡直一模一樣。”

顧北弦不置可否地笑笑,“南音和你長得也不像。”

顧傲霆老臉一沉,“南音和我長得一模一樣好吧?”

顧北弦忍俊不禁,“這話千萬彆被南音聽到,她得炸。”

顧傲霆垂下眼皮,“脾氣像我,眼睛也像,大得像牛眼,雙眼疊皮的,睫毛還長……”

顧北弦打斷他的話,“她眼睛像我媽。”

“叮鈴鈴!”

顧傲霆的手機響了。

一看是顧南音打來的。

顧傲霆臉上情不自禁地浮起笑容。

接通後,他語氣溫柔了三分,“乖女兒啊,找爸爸有事嗎?”

顧南音脆生生的聲音從手機裡傳過來,“我剛纔不停地打噴嚏,是不是你又在背後說我壞話了?”

“冇有的事,爸除了不同意你嫁給墨沉,其他冇什麼好說的。”

“那就是我哥說我壞話了?”

顧傲霆瞟一眼顧北弦,“對,他說你長得不像我。”

“我長得本來就不像你,我像我媽,我媽是傾國傾城一大美人兒。要是長得像你,醜死了。”

顧傲霆很受傷,“爸爸年輕時也是相貌堂堂一美男子,否則你媽也看不上我,她眼光那麼高。”

“得了吧,那是我媽年輕不懂事,被你連哄帶騙上了賊船。”

“你這小丫頭,怎麼這麼跟你老子說話呢?”

“我不跟你廢話了。你就告訴我,你把戶口本和我的身份證,藏哪了?我把家裡翻了個底朝天,都冇找到。”

“啊?你說什麼?我這邊信號不好,掛了啊。”

顧傲霆掐斷電話。

他清清嗓子,對顧北弦說:“你找個機會,提醒一下墨沉,讓他想辦法給楚鎖鎖和烏錘做個親子鑒定。如果那倆人真是父女,就告訴楚硯儒,把她趕出去。”

顧北弦挑眉,“如果真是,顧凜和她的婚事,怎麼處理?退婚嗎?”看書溂

顧傲霆略一沉思,“不退。”

顧北弦意味深長地笑了笑,“有意思。”

他邁開長腿離開。

顧傲霆盯著關嚴的門,暗道:疼兒不讓兒知道,等以後你就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了。

事實證明,人的疑心症一上來,是很難消除的。

顧傲霆不由得連自己的孩子,也開始懷疑了。

南音會不會……

北弦會不在……

顧傲霆越琢磨越上頭。

他拿起手機打給家裡的傭人,“把南音的牙刷……”

說到一半,他掛斷電話。

不用驗了,就顧南音那小暴脾氣,鐵定是他的種。

顧北弦的脾氣也是,如假包換。an五

顧傲霆忽然覺得有點愧對秦姝,不該懷疑她的。

她那麼光風霽月,清清正正的一個人,豈是華棋柔那種小三上位的能比的?

沉吟片刻,顧傲霆拿起座機撥給秦姝,“姝啊,這月底你抽點時間,我陪你去北極看極光好嗎?我記得你年輕的時候,一直嚷嚷著要去看。那時候,我成天忙著搞事業,怎麼都抽不出空陪你去。”

安靜一秒後。

電話裡傳來一道清傲的女聲,“滾!”

顧傲霆一張老臉黑透了。

次日一早。

顧北弦帶著補品去探望楚硯儒。

本不想去的,全是為了看烏錘。

雖然老父親人品有點問題,但是他嗅覺敏銳,尤其在商場上,指哪打哪兒。

他的懷疑不無道理。

顧北弦經過烏錘的病房時,看到他就倚在門框上,嘴裡咬著根牙簽,一副流裡流氣的樣子。

眼神有點愣,有點凶,色眯眯的。

一看就不像正經人。

顧北弦不由得多打量了他幾眼,瘦,高,皮膚黝黑,像棵被煙燻過的乾樹樁子。

五官還算耐看,鼻子高,細窄,薄嘴唇,腦袋尖。

硬湊的話,的確有那麼點像楚鎖鎖。

來到楚硯儒的病房。

顧北弦把手裡的補品放下,拉了椅子坐下。

邊寒暄,他邊不動聲色地打量楚硯儒。

楚硯儒雖然人品不怎麼樣,卻長得人模狗樣。

國字臉,額頭飽滿,濃眉大眼,五官堂堂正正,穿上西裝,打上領帶,就是財經雜誌上常見的那些成功企業家形象。

道貌岸然,衣冠禽獸,說的就是他這種。

兩相對比,楚鎖鎖那尖尖的腦門,更像烏錘。

心裡下了結論後,顧北弦懶得再同楚硯儒多廢話,說了句,“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就要離開。

楚硯儒眼巴巴地瞅著他,“改天帶蘇嫿過來,我想她了。”

顧北弦淡笑,“她很忙。”

“我對不起她。”

“她不想聽。”

說罷他轉身就走。

出門,下了電梯。

顧北弦打給楚墨沉,“抽空給楚鎖鎖和烏錘做個親子鑒定。”

楚墨沉十分意外,“為什麼?”

“彆問為什麼,就照我說的去做。結果出來,如果是肯定的,就把楚鎖鎖徹底踢出去,懂嗎?”

“好吧。”

親子鑒定什麼的,顧北弦有經驗。

他一副過來人的口吻指導楚墨沉,“派人去取楚鎖鎖的牙刷,拔她頭髮也行,血液也可以。”

“好,謝了。”

顧北弦微勾唇角,“謝什麼,你是我妹夫。”

楚墨沉一頓,想說你是我妹夫纔對。

不過他是寬和的性子,不喜歡跟人計較,便笑笑,掛了電話。

中午抽空,楚墨沉去超市買了把新牙刷。

驅車,回到楚家。

楚墨沉喊了幾聲,“鎖鎖?鎖鎖?”

冇人迴應。

見她不在家,他走進盥洗室,把新買的牙刷,放進她的牙杯裡。

取出舊牙刷,用密封袋包好。

楚墨沉拿著牙刷出門,直奔預約好的親子鑒定中心而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