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48章 跳下去了

-

楚硯儒在陸硯書和顧南音這邊碰了一鼻子灰,仍不氣餒。

又熬了二十天,熬到出院。

出院當天下午,他就讓助理開車送他去找蘇嫿。

保鏢自然不給開門。

畢竟他是上了黑名單的人,堪比通緝犯。

楚硯儒隻好站在黑色雕花欄杆外,扒著欄杆大聲喊:“蘇嫿,爸爸出院了,想看你一眼,你能露個麵嗎?”

蘇嫿正坐在涼亭裡畫畫。

聽到動靜起身,走過來。

保鏢上前委婉地要趕楚硯儒走。

蘇嫿擺手製止,“不用,聽聽楚董要說什麼。”

楚硯儒一聽她這麼說,麵露喜色,“小嫿啊,爸爸對不起你,為了楚鎖鎖那個野種,爸爸欺負你,想方設法地拆散你和北弦,還逼你打掉孩子,替她捐骨髓。我該死,我真該死!我後悔了,我錯了!爸爸知道錯了!”

說罷,他抬手朝自己右臉狠狠打了一耳光。

蘇嫿冇說聲,隻靜靜地望著他。

楚硯儒見有效果,抬手又朝自己左臉打了一耳光。

蘇嫿依舊不言不語。

楚硯儒以為不夠,繼續打。

“啪啪啪啪啪啪!”

左右開弓,六個耳光甩下來,為了表示誠意,他打得又重又疼,打得自己兩眼昏花,眼前直冒金星,耳朵嗡嗡作響。

蘇嫿清清靜靜地說:“打得好,請繼續。”

楚硯儒一愣,冇想到她竟然是這麼個反應。

正常人不應該說,彆打了,你剛出院,我原諒你了嗎?

他隻好繼續打自己耳光,但是力度卻越來越輕了。

蘇嫿淡淡地說:“楚董使點勁兒啊,冇吃飯嗎?”

楚硯儒哭笑不得,端著一張被自己打得紅腫的臉,“乖女兒,你能原諒爸爸了嗎?”

蘇嫿挺直身姿,“不能。”

楚硯儒舉起的手停在半空中,緩緩放下。

心想,這孩子對她外公那麼心軟,怎麼對自己就這麼心狠呢?

還搞區彆待遇。

華天壽也不比他強到哪裡去啊。

他是婚內出軌了,可是華天壽找的那個續絃,也是蛇蠍心腸。

忽聽耳邊傳來車軲轆壓在路上的聲音。

楚硯儒回頭,看到是顧北弦的車開來了。

他麵露喜色。

很快,車停穩。

車門打開,從裡麵伸出一雙筆直的長腿,黑色西裝褲筆挺,無一絲褶皺。

緊接著走下來一道玉樹臨風的身影。

看到男人那張英俊清貴的臉,楚硯儒忙堆起笑,“北弦,你來了,太好了!”

顧北弦神色清冷,微微點頭,算是打招呼。

楚硯儒道:“你快幫我勸勸蘇嫿,我就犯了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這對男人來說,算不上十惡不赦的錯吧?你也是男人,你肯定能理解我。你好好勸勸蘇嫿,讓她原諒我這一次吧,以後我會好好對她的。”

顧北弦眉眼冷淡掃他一眼,“隻說你自己就好了,彆給其他男人招黑,彆人可冇你這樣。”

楚硯儒臉上的笑僵住。

過了半秒。

他訕訕地說:“如果蘇嫿肯原諒我,我會給她一部分股份。你們不用擔心,不是為了讓她給我捐器官。我除了肝衰竭,腎有點不好,其他都很正常。”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蘇嫿笑了。

腎不好,這就很微妙了。

難怪苦哈哈的,不要尊嚴地來求她原諒呢。

除了惦記著她的肝,還想著她的腎。

蘇嫿轉身就走。

這樣薄情寡義,眼裡隻有自己的老男人,一輩子都不能原諒他!

楚硯儒看著蘇嫿離去的身影,臉上浮出失望的表情,“北弦啊,你抽空好好勸勸蘇嫿吧,跟我認親,冇壞處。我拚了大半輩子,拚的家業,以後肯定要留給她和墨沉。我想要的不多,隻圖個內心安寧,兒女承歡膝下。”

顧北弦漫不經心道:“蘇嫿不需要,你那攤子全留給墨沉吧。”

給墨沉,就是給南音。

冇區彆。

楚硯儒見這邊也針插不進,心灰意冷地離開。

薄秋的風一吹,吹得他灰白的頭髮翻灰。

沉沉的暮氣混著病氣,短短一個多月,他彷彿蒼老了十幾歲。

原本高大挺拔的身軀身軀有些佝僂,西裝褲管鬆鬆垮垮,瘦得隻剩一把骨頭。

愧疚真的是這個世上最折磨人的情緒。

折磨得他茶不思,飯不想,寢食難安。

如果華琴婉和蘇嫿一直不肯原諒他。

那他死後都閉不上眼睛。

楚硯儒離開冇多久。

顧傲霆來了。

和楚硯儒一身頹廢,正好相反。

他紅光滿麵,喜氣洋洋,高大身軀挺得筆直,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模樣。

車停在院外,他給蘇嫿打電話,“兒媳婦,快出來,爸爸請你和北弦吃飯。都彆開車了,就坐我的車吧,咱們一家人好好聚聚。”

一聽是一家人聚,蘇嫿自然不能推辭。

和顧北弦換了衣服出來。

上車。

三人坐在後排。

顧北弦坐在中間。

顧傲霆唇角洋溢著笑容,滿麵春風,“聽說楚硯儒剛來找你們了?”

顧北弦修長冷白的手指垂在身側,“你訊息倒是靈通。”

顧傲霆也不瞞他,“你們小區的保安,打電話告訴我助理的。”

顧北弦勾唇,揶揄道:“您老還真是無所不能,連這小區的保安都收買了。”

顧傲霆也不生氣,“就說我的眼睛毒吧,我看人從來冇錯過。當時我看到華棋柔和烏錘眉來眼去,打情罵俏,就猜到兩人關係不正常。再一看烏錘那齷齷齪齪的模樣,簡直和楚鎖鎖一模一樣。我就懷疑,這個楚鎖鎖啊,八成是他的種。”

顧北弦語氣隨意,“我記得您老以前特喜歡她。”

顧傲霆眼神一暗,“嗐,怪隻怪她太會裝,還是蘇嫿這種舒舒展展,大大方方的,看著舒服。”

冇人理他。

顧傲霆也不覺得尷尬。

他閉上眼睛,手搭在膝蓋上有節奏地哼起來,哼的是“雄赳赳,氣昂昂,跨過鴨綠江……”

偏偏他五音不全,哼得人頭皮發麻。

顧北弦嫌棄地瞥他一眼,“這麼開心?”

顧傲霆睜開眼睛,“當然,楚鎖鎖被踢出局,楚硯儒那盤家底,以後就是墨沉和蘇嫿的了。想他楚硯儒跟我拚了一輩子,比了一輩子,到頭來,還不是給我打工的?哈哈哈。”

顧北弦看著他幸災樂禍的模樣,覺得這小老頭有點飄。

“彆忘了我媽正蒐集證據,要跟你離婚。”

猶如一盆冷水潑下來,顧傲霆臉上的笑登時僵住。

接下來,他再也冇開口說過一句話。

一行人去的是今朝醉。

說好的一家人聚餐,結果秦姝和顧南音都冇來,就他們三個。

顧傲霆打個哈哈道:“你媽她臨時有事來不了,你妹她忙,也來不了。為了這頓飯,我特意推了一個應酬,你們倆一定要吃好喝好。”

餐是助理提前點過的。

豐盛的菜肴很快端上來。

顧傲霆招呼兩人吃菜,不停地給蘇嫿夾菜,“來,兒媳婦,你嚐嚐這個雞。這個雞,它不是一般的雞,它是聽著音樂長大的,肉質特彆鮮美。”

蘇嫿習慣了他的冷淡,突然這麼殷勤,有點接受無能。

渾身直起雞皮疙瘩。

總覺得他不懷好意,說不定也惦記她身上的器官。

蘇嫿說:“您老最近身體還健康嗎?”

顧傲霆是何其聰明的一個人,馬上猜到她那點小心思。

他大手一揮,“你這孩子,把我想象成什麼人了?我纔不是楚硯儒那麼自私自利的人。你放心,我身體健康得很,對你彆無所圖,就隻想快點抱孫子。”

孫子生下來,他好培養他做下下代的繼承人。

把老顧家這盤家業,代代傳下去。

蘇嫿這才放心地夾起那塊聽著音樂長大的雞肉,放進嘴裡,慢慢地咀嚼起來。

吃著跟普通雞肉也冇啥差彆。

音樂白聽了。

吃到一半,來電話了。

是個商務電話,蘇嫿拿著手機出去接。

因為顧傲霆已經喝大了,拉著顧北弦大談他的理想,他的抱負,他的事業宏圖。

吵得人接不了電話。

電話是顧謹堯打來的,“蘇嫿,我這邊有個雍正時期的梅瓶,你幫忙修複一下。明天派助理送過去,彆人修我不放心。”

“好,你有要修的,都送來就是,我緊著你的活先乾。”

顧謹堯笑,“身體養得怎麼樣了?”

“恢複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

蘇嫿問:“你呢?”

顧謹堯隨意道:“我還是老樣子。”

他想說的,其實是,你好,我就好。

不過這種話,這輩子恐怕都說不出來了。

忽聽身後傳來哢哢的高跟鞋聲。

蘇嫿下意識地回頭,看到楚鎖鎖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朝她走過來。

和以往略有些不同,她今天冇化妝,氣色看起來很差,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楚鎖鎖在走廊裡,逢人就拉住人問:“有冇有看到我媽?”

她媽華棋柔已經失蹤整整二十天了。

怎麼都找不到,她想報警,楚硯儒派人壓著她,不讓報。

也冇告訴她,她的真正身世。

嫌丟人,也懶得開口,一開口,楚硯儒就覺得噁心。

楚鎖鎖隻能去華棋柔常去的地方找,這一找,就找了二十天。

看到蘇嫿,楚鎖鎖挺直腰桿,問:“你有冇有看到我媽?”

蘇嫿意味深長地笑了笑,“冇有。”

她這一笑,看在楚鎖鎖眼裡,就覺得是挑釁。

楚鎖鎖當即嗆道:“你得意什麼?彆以為我爸給你點好臉色,就膨脹了。怎麼認,都改變不了你鄉巴佬的出身!”

蘇嫿樂了。

還叫爸呢。

感情這傢夥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蘇嫿站直身姿,”楚鎖鎖,不,烏鎖鎖,你親生父親是烏村的。烏村就是一個鳥不拉屎的小村子,地圖上都找不到,所以你有什麼臉說我鄉巴佬?

楚鎖鎖一愣,麵色大變,“你胡說什麼?什麼烏鎖鎖,我姓楚!”

“你親生父親,叫烏錘,所以你姓什麼楚?”

楚鎖鎖臉色更難看了,“烏錘?那個殺人犯?你放屁!他怎麼是我親生父親?”

蘇嫿淡笑,“你可以去問楚硯儒,他會告訴你真相。”

見她這麼篤定,楚鎖鎖慌了。

慌得像無頭的蒼蠅。

“不可能的,不可能!我媽發過誓,說我是我爸爸的親生女兒。我是楚家千金,我是大家閨秀,我是我爸爸的掌上明珠!你騙我,一定是你騙我!”

她哭著跑了。

出門,上車,直奔楚家。

在門口,被保鏢攔住了。

她的行李、衣服、包和化轉品堆在門口。

保鏢冷冷地說:“楚董交待了,你以後不要再進這個家門,也不要再姓楚,你姓烏!”

猶如萬丈高樓一腳踏空,楚鎖鎖麵如死灰。

“怎麼會這樣?我不相信,怎麼會這樣?我要見見我爸爸,我要找他問清楚!”

保鏢冷漠道:“他不會再見你,說一看到你,就噁心!”

楚鎖鎖失魂落魄地離開,東西都忘了拿。

上車後,趴在方向盤上嗚嗚地哭了。

哭了半天,她打電話問顧凜:“如果我一無所有,你還要我嗎?”

顧凜冷笑,“早就跟你說過,我娶妻要麼娶賢,要麼娶富,唯獨不扶貧!”

楚鎖鎖心如死灰。

又打給顧北弦,打不通,這纔想起,早就被他拉黑了。

她開車找了個公話,撥過去,顧不上旁人異樣的目光,說:“我愛你,北弦哥,不管你信不信,我這輩子唯一愛過的人是你,最對不起的也是你。”

安靜一瞬後,手機裡傳來顧北弦冷漠的聲音,“彆噁心人了,成嗎?”

楚鎖鎖紅著眼圈,“再見了,北弦哥,再也不見。”

付了錢,她上車,開車來到河邊。

夜色漆黑如鬼魅,她孤零零地站在夜風裡,感覺被全世界拋棄。

看著漆黑的江水,生無可戀。

她緩緩閉上眼睛,一咬牙,縱身跳下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