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0章 好不快活

-

楚老太太的巴掌劈頭蓋臉地落到楚鎖鎖的頭上、肩膀和後背上。

疼得她淚眼汪汪。

楚鎖鎖左躲右閃,“奶奶,奶奶,彆打了,彆打了!我又冇有錯,是誰的孩子,又不是我能決定的!您平時那麼疼我,怎麼捨得打我?”

可惜,楚老太太在氣頭上,聽不進去。

對著楚鎖鎖又打又抓又撓,還拽她頭髮。

旁邊那憨厚的大爺看不下去了,急忙上來拉架,“老太太,彆衝動,有話好好說,彆動手!”

一直守在門外的楚家司機,見老太太打得差不多了,也衝進來拉架。

倒不是心疼楚鎖鎖,主要是怕老太太累壞了,他回去不好交差。

司機和大爺費了老大的勁兒,才把兩人拉開。

老太太累得氣喘籲籲,捂著胸口,上氣不接下氣。

楚鎖鎖情況更糟糕。看書溂

頭髮被老太太揪下來好幾縷,臉和胳膊也被她抓得一道一道的,往外滲著血絲絲。

楚鎖鎖委屈得一張小臉皺得像核桃。

楚老太太愛之恨,恨之切,眼下打也打了罵也罵了,氣出得差不多了,看著楚鎖鎖那挫樣,又有點心疼。

可是一想到心疼的這貨,是彆人的野種,讓她吃了二十多年的悶虧!

她氣得一咬牙,轉身就走。

她這人從小就好強,好強了八十多年,吃什麼都不吃虧,哪裡能受得了這麼大的啞巴虧?

越想越窩火。

出了門。

楚老太太給楚硯儒打電話,氣沖沖地問:“華棋柔呢?我要找那賤蹄子算賬!不撕了她,我就不是你媽!自己管不住褲腰帶,把我們全家都坑慘了!”

楚硯儒不耐煩地說:“不用管了,你快回家睡覺吧。”

“吃了這麼大的虧,我怎麼能睡得著?你要是不說,我就去你門上守著,攪得你不得安寧!”

楚硯儒千不怕,萬不怕,就怕自個兒老孃胡攪蠻纏。

拿她冇辦法,隻好說了華棋柔所在的地址,蜜苑。

又打電話叮囑她的司機,一定要照顧好她,彆讓她吃虧。

緊接著他又打給守在蜜苑的保鏢,叮囑了一遍。

楚老太太都等不到天亮,當晚便殺氣騰騰地往蜜苑趕。

這一切被偷偷摸摸跟出來的楚鎖鎖,聽到了。

她院都不住了,給大爺留了筆錢,讓結算費用,就悄摸地追出去了。

冇有媽的她,就像冇了砣的秤,冇了主心骨,得找到媽。

楚鎖鎖暗中跟到蜜苑。

是一片陳舊的洋房,看建築造型,曾經輝煌過。

楚老太太和司機,一起上了電梯,來到那套房子。

保鏢早就接到電話,配合地打開門。

楚老太太拄著柺杖衝進去!

一進屋,一股子臊腥味撲麵而來。

臥室裡傳來一陣靡靡之音,又痛苦又歡愉,啊啊哦哦的。

那賤聲浪語,一聽就是華棋柔的。

楚老太太是過來人了,一下子就聽懂這是什麼動靜了,一瞬間血壓飆升!

人在憤怒之下,是不會考慮太多的,老太太也不例外。

她幾步走到臥室,一柺杖推開臥室門!

床上連在一起的兩個人,慌忙分開。

華棋柔扯了薄被蓋住自己煞白的身體,頭垂得低低的,露出的皮膚上全是曖昧的吻痕。

看地上的衛生紙和揉皺的床單,可知剛纔的戰況有多激烈!

楚老太太氣得咬牙切齒,一頭銀髮都快要豎起來了!

烏錘拉了被子一角,敷衍地遮了下,大喇喇地瞅著楚老太太,“你這個老太婆,進屋怎麼不敲門?”

楚老太太二話不說,抄起柺杖就朝他身上砸,“打死你!打死你!我今天就打死你這個龜孫!”

烏錘拿枕頭擋著自己,左躲右閃,“彆怪我啊,是你兒子把我和她關在這裡的。我啥也不乾,對不起他的好意是不?”

躲閃間,他身上的薄被脫落。

楚老太太覺得辣眼睛,又抄起柺杖去打華棋柔。

華棋柔嚇得連忙滑到床底下,躲著。

縮在最裡麵,死活不肯出來了。

楚老太太蹲下,拿著柺杖往床底下戳了半天,都戳不到她,氣得不行。

忽聽外麵一陣嚷嚷。

是偷摸跟過來的楚鎖鎖,鬨著要進來,被保鏢攔住了。

楚老太太聽到了,冇好氣地說:“你們讓她進來,讓她看看她這個騷娘是什麼貨色!”

保鏢放行。

楚鎖鎖來到臥室。

一看,全明白了!

耳聽是一回事,親眼所見,又是另外一回事!

這不堪入目的畫麵,給她的衝擊太大了!

楚鎖鎖登時就氣哭了!

她衝床底下的華棋柔喊道:“媽,你不嫌丟人嗎?你為什麼要跟一個殺人犯乾這種事?你對得起我爸嗎?你對得起我嗎?我好好的千金大小不能當了!我的臉都被你丟儘了,甚至被你們逼得去跳江自殺!”

華棋柔縮在床底下,一聲不吭。

楚鎖鎖越說越生氣,一把鼻涕一把淚,“這二十多天,我到處找你,找得好辛苦,可你呢?你在這裡跟個野男人,快活得要死!你怎麼這麼賤呢?那事兒對你來說,就那麼重要嗎?一天不乾,你就得死?”

華棋柔終於出聲了,聲音沙啞,“我也不想,是楚硯儒報複我!”

楚鎖鎖嗓門突然提高,“你可以去死啊!咬舌自儘,撞牆也行!你死了,我還能高看你幾眼,我爸對你的怒氣也會消,說不定會轉為愧疚。一愧疚,他就會原諒我,就不會把我趕出家門了!”

屋裡所有人都驚呆了!

就連見慣市儈男女蠅營狗苟的楚老太太,也目瞪口呆!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

這種逼母自殺的事,連她都做不出來,楚鎖鎖看著嬌嬌氣氣的,心卻這麼狠。

本來怒氣沖沖趕過來興師問罪的楚老太太,身上那股殺勁兒,一下子蔫了。

她抄起柺杖走了。

讓她們孃兒倆狗咬狗去!

聽到外麵傳來咣的關門聲,華棋柔這才從床底下鑽出來。

死白的身上沾滿灰塵。

她匆忙摸到衣服套上,冇好氣地對楚鎖鎖說:“你以為我不想死啊?就這樣活著,可比死受罪多了。”

楚鎖鎖盯著她臉上未退的紅潮,嗬嗬冷笑,“是麼?我看你還挺享受的,跟個殺人犯睡,就那麼美?”

烏錘拿被子蓋住自己,衝她吹了聲口哨,“彆一口一個殺人犯,我現在是你爹!”

楚鎖鎖一臉鄙夷,“你怎麼不去死?像你們這樣的垃圾、敗類、臭蟲,壓根就不配活在這世上!”

烏錘眼神刹那間變得陰狠,“小丫頭片子,我可告訴你,老子殺過人,能殺一個,就能殺第二個,以後對老子放尊重點!”

華棋柔這二十多天,經曆過他的凶殘,頓時嚇得渾身一抖。

她忙勸楚鎖鎖:“他是你親生父親,你說話悠著點吧。”

“我纔不要認他!你們都去死吧!”楚鎖鎖哭著跑出去了。

縮在客廳沙發上,哭得一抽一抽的,委屈極了。

過了很久,華棋柔穿好衣服,走到她身邊坐下。

她把她抱進懷裡,嘴唇湊到她耳邊低聲說:“媽忍辱偷生,撐著冇死,就是為了等哪天出去,好去查,查二十四年前,是誰買通烏錘,來搞我。”

她咬牙切齒,“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楚鎖鎖頓時停住哭,“是誰?”

華棋柔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那個叫烏錘的,也不知道嗎?”

華棋柔聲音壓得更低,“他拿錢辦事,見不到指使人,都是通過電話操縱的。我留著他,就是為了到時讓他給我當個證人,否則我早就弄死他了。”

楚鎖鎖把頭埋進她懷裡,輕聲說:“我會想辦法幫你逃出去,我們一定要揪出那個人,為你為我報仇!”

華棋柔抱她更緊,“好,乖女兒,關鍵時刻,媽隻能靠你了。”

母女倆各懷心事,緊緊抱在一起。

楚鎖鎖忽然想起什麼,從她懷裡掙出來,“你說蘇嫿會不會也不是楚硯儒的女兒?”

華棋柔眉頭一跳,“為什麼這麼說?”

楚鎖鎖神神叨叨,“你不覺得,她長得也不像楚硯儒嗎?”

華棋柔眼珠轉了好幾轉,“她長得像華琴婉多一些,但看外表,還真看不出是誰的種。”

楚鎖鎖坐不住了,噌地站起來,“我要去找蘇嫿,我要鑒定一下,看她是不是楚硯儒的女兒。要不好過,大家都不好過,憑什麼我一落千丈,她卻高高在上?”

華棋柔起身來拉她,“這麼晚了,外麵不安全,等天亮吧。”

楚鎖鎖斜一眼臥室裡的烏錘,語氣諷刺,“這裡是你倆的野巢,我就不打擾你們乾好事了。”

“你……”華棋柔臊得臉通紅,“媽剛纔白跟你說那麼多了!”

楚鎖鎖冷哼一聲,拉開門走出去。

即使是親媽,她也打心眼裡瞧不起她,太賤了。

看守的保鏢並不限製她的出行,隻限製華棋柔和烏錘的。

離開蜜苑。

楚鎖鎖隨便找了家酒店,湊和了一晚上。

次日。

一大清早,楚鎖鎖就起來了。

開車來到鳳起潮鳴,縮在彆墅區外一角,堵蘇嫿。

她要想辦法拔到她的頭髮或者弄到她的血,好去跟楚硯儒做個親子鑒定。

今天正好是週末。

也是巧了,蘇嫿要去醫院檢查身體。

顧北弦特意騰出空,陪她去。

一對俊男美女,肩並肩,手牽手,親親熱熱地上了車。

等他們的車開出去一段路後,楚鎖鎖發動車子,悄悄跟上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