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1章 自作自受

-

楚鎖鎖開著車,一路隔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尾隨著顧北弦的車。

來到一家高檔的私立醫院。

停好車。

她拿出提前從醫療器械店購買的護士帽和口罩戴上,再換上護士服。

又搞了個假工牌,彆在護士服領口下方。

雖然不是太完美,但是混在人群中,不會引人注目,最起碼不會引起顧北弦等人的懷疑。

跟隨顧北弦他們來到醫院體檢大樓。

楚鎖鎖站在牆角拐彎處,遠遠看著顧北弦陪蘇嫿抽血。

抽血的時候,顧北弦好像比蘇嫿還緊張,不停地交待醫生輕點,輕點。

等抽完,他拿棉棒幫她輕輕按著抽血的針眼,還用手摸摸她的頭,溫聲安慰道:“不疼啊,不疼。”

語氣溫柔得像安慰小孩子。

接著,他單手剝了塊巧克力,塞進她嘴裡,“吃塊巧克力補充一下體力。”

蘇嫿嚥下巧克力,莞爾一笑,“我冇那麼嬌氣。”看書溂

“不,你就嬌氣。”顧北弦單手攏著她,走到座椅上坐下,“休息會兒,再去做下一個項目。”

蘇嫿不想跟他犟,說不過他,便應道:“好。”

顧北弦抬手把她的頭按到自己肩膀上,“剛抽完血,頭肯定很暈,在我肩膀上靠會兒。”

蘇嫿無奈一笑,“你這樣會把人寵廢的。”

顧北弦英俊眉眼溫柔如水,語氣卻傲嬌,“我樂意,廢了,我養著,又不是養不起。”

蘇嫿唇角揚起,笑得很甜。

心裡湧起一股暖暖的熱潮。

明明看外表是一高冷不苟言笑的男人,溫柔起來,讓人難以招架。

蘇嫿感覺以後要是生個女兒,他肯定是個寵女狂魔。

站在遠處的楚鎖鎖,看著二人卿卿我我,溫柔繾綣的模樣,又生氣,又想哭。

本來這份溫柔是屬於她的。

就因為四年前那場車禍,把她和他分開了。

如果冇和顧北弦分手,即使她是烏錘的親生女兒又怎樣?

顧北弦纔不會像顧凜那麼冷血無情。

他會是她最溫暖最堅定的港灣。

楚鎖鎖腸子都悔青了,後悔錯失了這麼好的男人。

可是當時,誰都猜不到顧北弦雙腿能站起來啊。

接下來,蘇嫿做了很多項目,抽血,量身高體重,查甲狀腺和心電圖等。

接下來有個項目是尿檢,檢查泌尿係統炎症、結石、腫瘤、糖尿病等。

蘇嫿去衛生間處理好,端著透明的尿檢杯,放到門口的架子上。

上麵已經放了好幾個人的。

洗完手後,她和顧北弦離開,去做下一個項目。

保鏢緊跟著他們。

等他們走遠後,一直喬裝成護士的楚鎖鎖,從口袋裡取出一支一次針管,一步一回頭,鬼鬼祟祟地走過來,拿起針管,在蘇嫿的尿檢杯裡,迅速抽了半針管。

提前打電話向dna親子鑒定中心的工作人員谘詢過,半針管就夠了。

抽完,楚鎖鎖把針管放進衣兜裡。

佯裝平靜地走出去。

拔蘇嫿的頭髮太難了,取血更難,暗中跟了她一路,思來想去,楚鎖鎖還是覺得取尿更方便一些。

就是有點膈應。

出了體檢大樓,楚鎖鎖拔腿就跑,跑得比兔子還快。

來到地下停車場,她直奔停車的地方而去。

接下來,她要去取楚硯儒的檢材。

隻要再想辦法取到楚硯儒的頭髮、牙刷或者血什麼的,就能判斷兩人是不是親生父女了。

她多希望兩人不是,這樣就能把蘇嫿也拉進泥潭裡了。

要死大家一起死!

地下停車場,光線有點晦暗。

楚鎖鎖還未走到車前,呼啦啦從彆的車後走過來兩個保鏢。

攔在楚鎖鎖麵前。

保鏢臉上架著墨鏡,板著臉,手伸過來,“東西拿出來!”

楚鎖鎖心裡很慌,麵上卻鎮定,故意裝傻,“你們是誰啊?問我要什麼?錢嗎?我現在窮人一個,冇啥錢的,你們找錯人了。”

保鏢冷笑,“彆裝傻!”

楚鎖鎖緊緊捏著衣兜裡裝著尿的針管,“我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身後忽然傳來一道冷傲的聲音,“烏小姐怪癖可真多,偷什麼不好,非得偷尿,偷了喝嗎?”

楚鎖鎖頭皮一麻。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烏小姐三個字,像一把尖刀一樣,插到她心上。

可是男人聲音低沉磁性,很好聽,是顧北弦的。

要是換了彆人的,她肯定破口大罵了。

楚鎖鎖猛地回頭,摘掉臉上的口罩,衝他甜甜一笑,“原來是北弦哥啊,我當是誰呢。”

臉昨晚被楚老太太撓得,落下一道道血印子。

雖然已經結痂了,一笑,還是扯得生疼。

楚鎖鎖這纔想起臉上有傷,醜,急忙戴上口罩。

顧北弦邁著一雙長腿,眨眼間,走到她麵前,居高臨下地望著她,“鬼鬼祟祟地跟了我們一路,是想做什麼?”

楚鎖鎖急忙搖頭,“我冇跟著你們,純屬巧合。”

這種死鴨子嘴硬的人,真的挺招人煩的。

顧北弦垂眸睨著她,“烏小姐昨晚不是快要死了嗎?今天怎麼又生龍活虎了?”

楚鎖鎖一愣,這纔想起昨晚讓大爺給他打電話的事。

她磕磕巴巴地說:“我,我昨晚真的快要死了,掉進江裡了。當時特彆難過,心灰意冷,真的很想見你最後一麵。”

顧北弦懶得再聽她廢話,側眸吩咐保鏢:“搜身!”

兩個保鏢上前,一個抓住楚鎖鎖的手臂,不讓她動。

另一個去摸她的衣兜,從右邊兜裡,掏出個用密封袋裝著的一次性針管。

裡麵是透明的液體。

人贓俱獲!

楚鎖鎖見露餡了,忙說:“扔了!快扔了吧!”

顧北弦極淺勾唇,“你費儘心思好不容易偷的,就這麼扔了,不覺得可惜嗎?”

楚鎖鎖後背一冷,“那你要怎麼辦?”

顧北弦薄唇微啟,“喝了。”

楚鎖鎖額頭開始冒冷汗,陪著笑臉說:“北弦哥,你開玩笑的嗎?那可是尿啊,你怎麼能讓我喝尿呢?”

顧北弦勾起一邊唇角,“冇辦法,你這人總是不長記性,得幫你長長記性。”

他朝保鏢一抬手,“你們喂她!”

撂下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身後傳來楚鎖鎖的尖叫聲,“不要啊,不要!北弦哥,我不想喝!求你了!饒了我吧!”

可惜冇用。

保鏢一個抓著她的手臂,另外一個把針管裡的液體擠進她的嘴裡。

怕她吐出來,還儘職地按著她的嘴。

鹹澀的感覺在楚鎖鎖嘴裡、喉嚨裡、胃裡翻江倒海。

見她終於嚥下去了,保鏢鬆開手。

楚鎖鎖急忙把手伸到喉嚨裡,摳著嗓子眼,往外吐。

直吐得翻天覆地,眼淚橫流。

顧北弦回到體檢大樓。

正好蘇嫿做完彩超剛出來,問他:“去哪了?”

顧北弦抬手撣了撣衣袖上並不存在的灰塵,淡淡地說:“剛去地下停車場處理了一隻臭蟲。”

蘇嫿好奇,“什麼臭蟲,還要你親自去處理?”

“楚鎖鎖暗中跟了我們一路,喬裝成護士模樣,偷你尿檢的樣本,被我的人抓到了。”

蘇嫿若有所思,“她是不是想偷了拿去和楚硯儒做親子鑒定?”

顧北弦淡嗯一聲。

蘇嫿問:“你怎麼處理的?”

顧北弦輕描淡寫,“讓她喝了。”

蘇嫿一怔,“喝了?”

顧北弦單手插兜,英俊麵容神色冷淡,“她外婆串通外人劫走年幼的你,逼瘋琴婉阿姨。你的手,龍腰村事件,還有那場車禍,都跟她們脫不了關係。隻是讓她喝點尿,真的太便宜她了!”

喝鶴頂紅都不虧!

當然,後麵那句,顧北弦冇說。

不想讓蘇嫿覺得自己戾氣太重。

體檢結束後,有部分結果當天就能拿到,還有一部分要等一週後。

上車後,司機發動車子。

蘇嫿坐得離顧北弦很近,頭靠在他身上,輕聲說:“醫生說我恢複得還可以,明年開春就差不多滿一年了,我們開始備孕吧。”

“太早了,三年後再說。”

顧北弦拿起她纖細的手握在掌心。

那隻手依舊蒼白細瘦,不見紅潤。

他握著她的手放到唇邊輕輕一吻,“孩子是次要的,你纔是最重要的。”

蘇嫿笑了笑,“我問過給我抽骨髓的醫生,他說年輕恢複得快,隻要查體各方麵都合適,一年也可以。主要是我宮腔粘連,不易懷孕,明年就二十五了,萬一備孕備個年都懷不上,壓力會更大。”

顧老太太、顧老爺子,還有顧傲霆都盼著要孩子呢。

尤其是顧傲霆,天天把孫子掛在嘴上。

秦姝嘴上不明說,心裡肯定也盼著。

顧北弦把她朝自己懷裡攏了攏,“如果可以,真想替你生,聽說生孩子很疼。”

蘇嫿微微一笑,“你現在越來越幽默了,男人怎麼生孩子?”

“不是開玩笑,是認真的。下輩子我做女人,你做男人,我們還做夫妻,我來承受生育之痛。”

蘇嫿撲哧笑出聲,笑著笑著,眼尾有點濕。

她抬手撫摸他英俊的下頷,“不嫌我煩啊,這輩子冇做夠夫妻,下輩子還要做?”

顧北弦握住她的手,漆黑瞳孔注視著她濕漉漉的大眼睛,“怎麼會,不隻要下輩子跟你做夫妻,下下輩子還要,生生世世都要跟你做夫妻。”

蘇嫿心裡湧起一股灼燙的熱流,抬手勾住他的脖頸,深深吻住他的唇。

另一隻手按下車子按紐。

汽車擋板緩緩下降。

將後麵隔開一個密閉空間。

空間內,甜得齁人。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