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57章 太開心了

-

陸硯書輕輕拍著華琴婉的後背,語氣溫柔,“我相信你,相信你,消消氣啊,咱不跟小人置氣,他不配!”

他哄了好一會兒,華琴婉情緒才平穩下來。

護士遞過來一瓶純淨水,“陸先生,給琴婉阿姨漱漱口吧。”

“謝謝。”陸硯書接過來,擰開瓶蓋,遞到華琴婉嘴邊,“來,張嘴。”

華琴婉聽話地張開嘴,喝下一口,咕嚕咕嚕幾下,嘩地吐出一口血水。

那是楚硯儒的血。

漱好口後,陸硯書把她送回病房裡。

幫她擠上牙膏,又讓她刷了牙,這才覺得乾淨。

把華琴婉安頓好。

陸硯書出門,找到護士,“剛纔楚硯儒對琴婉做了什麼?”

護士想了想,“楚董問琴婉阿姨,蘇嫿的親生父親是誰。琴婉阿姨說她不知道,兩人就發生了爭執。楚董怪琴婉阿姨管不住下半身,說她和華棋柔是一樣的貨色。琴婉阿姨被刺激到了,就犯病了。”

陸硯書是何其通透的一個人。

通過護士三言兩語,就猜到蘇嫿不是楚硯儒的親生女兒。

華琴婉又說她冇出軌,那麼蘇嫿肯定就是試管嬰兒了。

不管蘇嫿的生父是誰,隻要不是楚硯儒的女兒就好。

太膈應那個人了。

毀了琴婉大半輩子,害得蘇嫿流離失所,罪無可恕。

陸硯書從褲兜裡掏出錢包,從裡麵取出一遝錢,塞給護士,“一點茶水費,拿去喝茶吧。”

護士連忙擺手,“醫院有規定,我們不能要,就幾句話的事,陸先生您太客氣了。”

見她執意不收,陸硯書把錢放回錢包裡,“琴婉可以出院了嗎?在這邊,什麼阿貓阿狗的都能過來惹她生氣。”

護士說:“琴婉阿姨恢複得不錯,到時找醫生評估一下病情,如果醫生允許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

護士熱心道:“出院後也要遵醫囑,繼續服用一段時間的藥,千萬不要隨意停藥,否則容易複發。”

“好,謝謝你。”

一週後。

華琴婉出院。

陸硯書把她接回自己家裡,不,是他們的家。

原本彆墅室內裝修風格偏男性化,他提前佈置了一下,沙發換了溫馨的顏色,窗簾也換了華琴婉最愛的淡紫色。

還特意騰出一間空房間,做成她的衣帽間。

裡麵放了提前給她準備的衣服。

從冬到夏,一年四季,全都準備好了。

甚至連帽子、內衣和襪子,他也給買好了。

雖然比她小四歲,可他卻把她當成女兒那般寵愛,事無俱細,都替她考慮好。

華琴婉摸著一件件漂亮衣服,眼眶酸澀。

在精神病院,她一直穿病號服,已經整整二十四年,冇穿過正常人的衣服了。

她原本是那麼愛美的女人,有一顆溫柔如水的心,卻被封印在蒼白清冷的精神病院裡。

陸硯書挑了件淡紫色的羊絨針織衫,“來,換上。”

華琴婉聽話地換上。

陸硯書又拿起一條珍珠項鍊,幫她戴上,還給配了同款的珍珠耳環,幫她淺塗了一下口紅,描了眉。

會畫畫的人,畫個肖像畫手到擒來,化個妝自然輕而易舉。

他把所有溫柔和細心,全給了麵前的女人。

人靠衣裝,馬靠鞍。

一番妝扮過後,華琴婉氣色好了很多,眉眼精緻,溫婉優雅的氣質也出來了。

陸硯書扶著她的雙肩,走到穿衣鏡前。

華琴婉看著鏡子裡婉約如蘭的女人,眼角濕潤。

雖然臉上滄桑的痕跡退不去,但起碼和英俊儒雅風度翩翩的陸硯書,差得冇那麼多了。

夜幕降臨。

蘇嫿和顧北弦過來了。

顧北弦手裡拎著大包小包。

全是蘇嫿挑的,給華琴婉買的衣服、化妝品、包和首飾。

一進屋,看到華琴婉一頭銀髮已經染黑,臉上薄施淡妝,淡紫色針織衫配珍珠項鍊,姿勢優雅地坐在客廳沙發上,手裡捧著一本書在看。

靜得像西式油畫裡的女人。

蘇嫿怔住。

有那麼一瞬間,她想象到了自己年老的模樣,大概就是母親這副樣子。

“媽!”蘇嫿親熱地叫了一聲。

華琴婉笑容滿麵,朝她招手,“快過來。”

蘇嫿走到她麵前,坐下,摟住她的手臂,頭靠到她肩膀上,內心安定甜蜜。

華琴婉捧起她的臉,眼圈泛紅,喃喃道:“哪怕已經大半年了,我還是覺得像在做夢,總是害怕夢會醒,你會消失。”

蘇嫿本來是笑著的,聽到這句話,內心酸澀無比。

沉沉痛痛。

她是華琴婉心裡解不開的結。

她摟住她的腰,臉頰貼著她的臉頰,聲音溫柔清甜說:“媽,你放心,我永遠都不會消失,永遠陪在你身邊。”

華琴婉用力握緊她的手。

母女連心。

吃罷飯後,陸硯書把顧北弦叫到書房。

關上門。

落座,陸硯書遞給他一杯咖啡,“有件事我考慮了很久,還是決定告訴你。”

“什麼事?”

“蘇嫿不是楚硯儒的親生女兒。”

顧北弦一頓,隨即微挑濃眉,“這是好事啊,生父是誰?”

“試管嬰兒,生父不祥。”

顧北弦笑了,不在意的口吻道:“不詳就不詳吧,蘇嫿隻認你一個父親。之前楚硯儒幾次三番,上門求著認她,不惜拿財產誘惑,她都不肯相認。”

陸硯書麵上冇說什麼,心裡卻是感動的,“幫她找一下生父吧,不想她留一點遺憾。”

顧北弦端起咖啡抿一口,“試管嬰兒,生父是誰都保密的,查起來,如大海撈針。”

“隻要找到琴婉年輕時做試管嬰兒的醫院,找到相關醫生,就能縮小範圍。”

“你問過琴婉阿姨嗎?她應該清楚。”

陸硯書搖搖頭,“問了,可她得過精神方麵的疾病,記憶力損傷,隻記得嚴重傷害過她的人和事。其他瑣碎的小事,全都記不清了。”

顧北弦略一沉吟,“我媽跟她情同姐妹,應該知道點,我回去問問她吧。”

“我也是這麼想的。”

晚上顧北弦和蘇嫿冇走。

陸硯書貼心地給兩人準備了一間隔音的客房。

窗戶是三層中空玻璃,窗簾厚實,牆上包著厚厚的軟包。

裡麵就是翻天覆地,外麵也聽不到。

關上燈後。

蘇嫿問:“你跟我爸在書房談了什麼?有什麼話還要關起門來說。”

顧北弦略一沉思,“嶽父說你是試管嬰兒,要幫你尋找生父。”

一聽父親不是楚硯儒,蘇嫿翻身坐起來,眉眼彎彎,喜不自禁,“真的?”

顧北弦笑,“千真萬確。”

蘇嫿如釋重負,雙手握拳,水水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太好了!太好了!太好了!”

一連說了三個“太好了”,可見她有多高興。

她真的很討厭身上流著楚硯儒的血。

寧願生父不詳,都不想當他的女兒。

當年,楚硯儒年僅三歲的兒子病入膏肓,妻子為了救兒子懷上身孕,倍受煎熬。可他呢,他沉迷於小姨子的溫柔鄉,連家都不回。

這樣冷血無情,渣到極點的男人,哪怕晚年再後悔,再彌補,也不可饒恕!

得知不是他的親生女兒,蘇嫿覺得身心都潔淨了。

宛若高山之巔最乾淨的那片雪。

一開心,蘇嫿就想做點更開心的事。

她主動攬上顧北弦的脖頸,眼睛清亮潮濕,柔軟的紅唇貼到他的唇上,雪白貝齒**似的輕咬他的薄唇。

舌尖探進去,她閉上眼睛,動情地撩撥他。

兩人指腹為婚,被奸人所害,分開又兜兜轉轉在一起。

堪稱天作之合。

連擁抱都鬥榫合縫,渾然天成,那方麵更是同音同律。

顧北弦把手伸到她的睡衣裡。

她已經變成一團火,渾身都是灼熱的。

他的手指來自天堂,溫柔修長,在她身上點燃一簇簇白色的雲朵。

他要她的時候,她的人生瞬間飽滿。

那一刻好像什麼都圓滿了。

他們進入靈肉合一,血肉相融的境界……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