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62章 心驚肉跳

-

次日,清早。

傭人提前準備了豐盛的早餐。

蘇嫿和顧北弦已經坐在飯桌前等著了。

陸硯書和華琴婉因為昨晚睡得太晚,起得晚了一些。

落座後,陸硯書端起麵前一份海蔘粥,遞給蘇嫿,“你之前給你外公捐過骨髓,多吃點有營養的補補。”

蘇嫿推給他,“都過去快一年了,早就補得差不多了,你喝吧。”

言外之意,該補的是你。

華琴婉聽出了來自女兒的關心,輕輕瞥了她一眼。

蘇嫿彆過頭,笑,這一刻,人生彷彿圓滿了。

華琴婉清清嗓子對她說:“小嫿,你哪天有空,帶我去看看你養母。多虧了她,要不是她,你還不知什麼情況。她是我們的大恩人。”

“好,那就這週末?”

“行。”

母女二人說著話。

陸硯書手裡端著牛奶杯,卻遲遲不喝,目光黏在蘇嫿臉上,臉上的笑洋溢著,收都收不住。

這就是他的親生女兒。

多神奇的緣分。

原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有孩子了,冇想到熱心堂哥陸大仁,早就幫他安排得明明白白了。

直到現在,陸硯書還覺得像做夢一樣,不敢相信,美夢居然成真了。

他盯著蘇嫿的五官仔細打量。

她的眉眼、鼻子和嘴唇、臉型都像琴婉的,耳朵和髮際線卻像他的,指甲也像他的,橢圓型的,修長好看。

他努力地從她身上尋找遺傳自他的那一部分。

雖然都不顯眼,但是隻要用心找,還是有相似之處的。

顧北弦輕咳一聲。

陸硯書這才意識到自己失態了。

他支開傭人,對二人說:“有件事,昨晚就想告訴你們,看你們睡了,就冇說。陸大仁醉酒後,告訴我,蘇嫿的生物學父親就是我。”

蘇嫿震驚!

顧北弦也是頗覺意外。

陸硯書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詳細地對兩人說了一遍。

蘇嫿喜極而泣!

這驚喜太讓人震驚了!

她激動得想去抱抱父親,可是母親在,顧北弦也在。

於是她轉過身,緊緊抱住顧北弦,一連串道:“太好了!太好了!我終於找到親生父親了!我就說吧,我當時就堅定地認為,他就是我爸爸,可你老是懷疑。那次顧傲霆要讓我們做親子鑒定,我一口答應下來,可是爸爸卻不肯。要是那次做了,就不用兜兜轉轉,繞這麼大一個彎子了。”

她激動得渾身輕顫,兩眼濕潤。

顧北弦摸摸她的頭,“現在知道也不晚,好事多磨。”

幾人開始吃飯。

蘇嫿覺得這頓飯是有史以來最香的一頓。

人心情一好,飯量都大了一倍。

蘇嫿比平時多吃了倆包子,多喝了一碗海蔘粥。

華琴婉眉眼溫柔地看著她,“你和北弦再生倆孩子,就圓滿了。”

顧北弦手從桌下伸過來,握住蘇嫿的手,“生一個證明能生就好了,不生那麼多,太疼。”

見他這麼心疼蘇嫿,華琴婉滿意地笑笑,“當年我懷孕時,秦姝指著我的肚子說,如果生下來是女孩,就讓她嫁給你,冇想到你們倆真結婚了。”

顧北弦淡淡道:“命中註定她是我的,誰也搶不去。”

蘇嫿聽出來了,這個“大度”的男人在內涵顧謹堯呢。

吃罷飯後,蘇嫿和顧北弦起身離開。

到了庭院裡。

蘇嫿忽然又抱住顧北弦,頭埋到他懷裡,久久不出聲。

顧北弦猜出她那點小心思了。

他略帶嫌棄的口吻嗔道:“想抱你爸就抱去,彆老黏著我,我這麼大度的人,不會計較那點小事。”

蘇嫿眼睛亮晶晶的,“那我真去抱了?”

顧北弦非常大氣地說:“抱去吧,那是你爸,又不是外人。”

蘇嫿一聽,轉身就往屋裡跑去,像個撒了歡的小鹿似的。

華琴婉見她又折回來,有點意外,“是不是落下什麼東西了?”

蘇嫿看向陸硯書,眼睛染著碎星星,“是,落下了一個擁抱,我要抱抱我爸!”

華琴婉笑,“這孩子。”

心裡卻酸酸澀澀的,覺得欠她太多了。

蘇嫿走到陸硯書麵前,一把抱住他,“爸!”

陸硯書也緊緊抱住她,喉嚨發硬,心中有千言萬語,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多想時光能倒回到二十四年前,從她嗷嗷待哺開始養起。

他要教她說話,教她走路,教她學畫畫,教她學習,教她做人,帶她看遍世間風景,吃儘天下美食。

把她寵成無拘無束的小公主。

可惜,時光冇法倒流。

不過不影響他繼續寵她。

陸硯書摸摸蘇嫿的頭,“晚上想吃什麼?爸爸帶你去吃。”

蘇嫿鬆開他,彎起大眼睛,“隻要是爸爸帶我去吃的,吃什麼都行。”

父親這個角色在她生命中缺失得太久了,如今終於找到,就特彆稀罕,特彆珍惜。

陸硯書儒雅地笑笑,寵溺的語氣說:“好,那晚上給你打電話。”

“行。”

華琴婉轉過身擦了擦眼角,丈夫、女兒和幸福,就擺在眼前,美好得不像真的。

蘇嫿和顧北弦走後冇多久,陸硯書接到陸大仁的電話。

他嗓音洪亮,“硯書啊,我閨女看上了一個小夥子,有勞你了,幫忙撮合一下。”

“誰?”

“顧勁腰,啊,不,顧謹堯。”an五

聞言,陸硯書語調慢了半拍,“他啊。”

陸大仁眉頭一跳,“怎麼,他有女朋友了?”

“冇有,不過他眼光有點高,隻喜歡我們家小嫿那樣的。”

陸大仁不高興了,“我們家婭婭也不差!”

陸硯書笑,“婭婭是很優秀。”但我們家小嫿更優秀。

當然,後麵的話,他冇說。

在每個老父親眼裡,自己的女兒都是最棒的,獨一無二的。

當天晚上。

眾人約到郊外一家做蛇羹做得特彆棒的飯莊,是粵菜。

因為陸大仁喜歡吃蛇羹。

特意找了個大包間。

當蘇嫿和顧北弦接到電話趕過來的時候,一推開門,就看到滿滿一屋子的人。

陸大仁坐在上首。

陸硯書和華琴婉,坐在他右手邊。

陸西婭和顧謹堯,坐在他左手邊。

蘇嫿瞬間就明白了,這是一場相親局。看書喇

特意為陸西婭和顧謹堯攢的相親局。看書溂

陸西婭特彆熱情,顧謹堯就冷淡得多。

很明顯,是女追男。

蘇嫿和顧北弦走到華琴婉身邊坐下。

飯菜是提前預定好的,很快上齊,菜肴豐盛,眾人舉杯喝酒。

蘇嫿和顧北弦因為要備孕,就以茶代酒。

陸西婭不時地給顧謹堯夾菜,“顧先生,聽我爸說這家的蛇羹,特彆正宗,你多吃點。”

顧謹堯眉眼淡然,“我自己來。”

說罷,不著痕跡地把她夾的菜,挪到一邊。

看得蘇嫿都替他著急。

這樣下去,會單身一輩子的!

憑心而論,陸西婭軟件硬體都不差。

長相漂亮,氣質清清爽爽,落落大方,不矯揉不做作,還肯主動,也不傲氣,人又風趣。

她是個女人都喜歡。

陸西婭給顧謹堯夾了幾筷子菜,都被拒了,有點受挫。

她從身後拿起包,從裡麵抽出一張名片,推到顧謹堯麵前,“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想洗牙了,就來找我。”

顧謹堯淡掃一眼,接都不接,“我的牙很白。”

言外之意,不用洗。

陸西婭深吸一口氣。

哪裡是讓他來洗牙的,是給他留聯絡方式的。

不過她洗了那麼多人的牙,撬了那麼多人的嘴,就不信洗不上顧謹堯的牙,撬不開他的心。

陸西婭偏頭盯著顧謹堯英氣的側臉,“聽說你是搞文物拍賣的?”

“是。”

“我對文物挺感興趣的,哪天你教教我好嗎?”

顧謹堯抬眸瞥一眼蘇嫿,“你問她,她比我更懂。”

陸西婭一口老血憋在胸口,暗暗握緊拳頭。

都說女追男隔層紗。

怎麼到她這裡,隔著道城牆?還是萬裡長城那麼厚的城牆。

吃至一半,蘇嫿手機響了。

是楚墨沉打來的。

她走到視窗接聽。

手機裡傳來楚墨沉有點焦慮的聲音,“小嫿,你看到父親了嗎?”

“父親?”蘇嫿下意識地回頭瞅了眼陸硯書,“我爸正跟我一起吃飯呢。”

說完才意識到楚墨沉說的是楚硯儒。

她忙改口:“冇有啊,出什麼事了,哥?”

“爸知道媽再婚辦婚禮後,情緒一直很低落。今天一早,他讓司機開車帶他出去兜風,散散心,到現在也冇回來,打他和司機的手機,關機。我以為他去找你了。”

“冇有,你報警吧。”

楚墨沉語氣沉重,“不能報,一旦訊息走漏,楚氏集團董事長失蹤,會引起股市動盪,公司內部也會亂。我再派人找找吧。”

“好。”

掛電話後,蘇嫿返回桌前繼續吃飯。

吃完飯後,陸硯書讓顧謹堯送陸西婭回酒店。

顧謹堯看在他的麵子上,冇拒絕。

蘇嫿暗暗鬆了口氣,真心希望他早日脫單,過上幸福生活。

這些人,就剩他一個單身的了,孤孤單單的,看著都覺得挺可憐。

分開後,她和顧北弦上車。

同陸硯書和華琴婉的車,一前一後地往市裡開去。

開至一半時,保鏢電話打過來,“顧總,後麵有輛車,好像在跟著我們。”

顧北弦命令司機:“加速,甩開那輛車。”

“好的,顧總。”

顧北弦降下車窗,朝後看了看,跟著他們的,是一輛加長豪車,限量版的勞斯萊斯。

那是楚硯儒的。

他好闊氣,愛麵子,車喜歡最好的。

不過顧北弦冇告訴蘇嫿,省得惹她煩惱。

十多分鐘後,他們的車穿過一輛寬闊卻車輛稀少的馬路。

忽聽後麵傳來一陣刺耳的刹車聲,緊接著砰的一聲巨響!

震得人頭皮發麻!

出車禍了!

顧北弦喊道:“停車!”

司機急忙踩刹車。

眾人下車。

來到五十米開外處,看到楚硯儒的豪車和一輛中型貨車撞上了。

貨車司機已經暈了,額頭滿是鮮血,擋風玻璃碎成一片。

楚硯儒的車也好不到哪裡去。

司機趴在方向盤上,安全氣囊彈開。

顧北弦上前拉開車門。

楚硯儒身子歪出來,額頭滿是鮮血,眼睛緊閉,手臂軟綿綿地垂下,有血從他腹下流出,鮮紅凜冽的一片。

蘇嫿驚住,捂住嘴!

心驚肉跳!

顧北弦把她按進懷裡,不讓她看。

他拿起手機打給120,冷靜地說:“在濱江東路和工業路交彙處,發生一起車禍,三人重傷,請馬上派人過來。”

放下手機,顧北弦視線落到那輛被撞得變形的貨車。

腦子裡浮現出一個人。

雷世雕。

他又出手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