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72章 劍拔弩張

-

顧傲霆活了大半輩子,還是第一次被人稱為老鬼。

他這暴脾氣和高傲的自尊,哪裡受得了?

平時受秦姝、顧北弦和顧南音的氣就罷了,那是他親老婆、親兒子和親女兒。

可這玩意兒是啥?

顧傲霆一把推開保鏢,衝秦野喊道:“你到底是誰?報上名來!”

秦野輕蔑地瞥他一眼,理都不理,抬手按門鈴。

顧傲霆被他這桀驁不馴的勁兒,徹底激怒了。

他吩咐另一個保鏢:“還愣著乾嘛,快去把他拉開!”

保鏢上前,馬步一弓,揮出拳頭,擺出一副要作戰的架式,“起開,否則我就動手了!”

秦野懶洋洋地掃他一眼,手摸到腰上。

忽然眼前寒光一閃。

一柄飛刀擦著顧傲霆的頭皮過去了,叮地一聲插進五十米開外的景觀樹上。

顧傲霆頭皮一陣發麻。

抬手一抹頭,一手的碎頭髮渣子。

顧傲霆怒道:“你,你是哪來的野小子?這麼猖狂!”

秦野掩在口罩後的臉一冷,眼底閃過一絲譏誚,“彆惹我,刀子可不長眼。”

言外之意,再惹,下次刀子就不是擦著你的頭皮過去了,直接插你的腦子!

司機急忙擋在顧傲霆麵前,將兩人隔開。

保鏢上前猛地抱住秦野的腰,一個過肩摔,想要把他摔倒在地上。

秦野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推開。

兩人扭打在一起。

十多個回合下來,隻聽“噗通”一聲,保鏢被秦野摔了出去。

保鏢疼得呲牙咧嘴,撐著站起來,揮拳做出一副進攻的架式,卻不敢再輕易靠近秦野。

顧傲霆一張老臉黑沉沉的。

一幫吃乾飯的,太丟他的麵子了!

“吱嘎!”n

黑色雕花大門打開。

蘇嫿迎出來。

每次見秦野都是這副神神秘秘的模樣,她早就習慣了。

倒是顧傲霆,一副劍拔弩張的模樣。

兩個保鏢,一個揮拳擺著架式,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另一個捂著脫臼的手腕,疼得嘴歪眼斜。

司機則護在顧傲霆麵前,一副忠仆護主的模樣。

蘇嫿看向秦野,一臉納悶,“秦先生,你們這是怎麼了?”

秦野拍了拍袖子,“冇事,一幫不開眼的,非要擋我的路。”

蘇嫿掃一眼臉色青黑的顧傲霆,對秦野說:“請進來吧。”

“好。”秦野抬腳走進去。

蘇嫿衝顧傲霆點了下頭,轉身進門。

身後傳來顧傲霆陰陽怪氣的聲音,“我們顧家的兒媳婦,要守規矩,知分寸!”

蘇嫿回頭,淡淡一笑,“放心,顧家人人人都比您老守規矩。”

被內涵了的顧傲霆,一口老血憋在心口。

過了半秒,他才說出話來,“這人是誰?大晚上的,鬼鬼祟祟地來找你,還捂得這麼嚴實,臉都不敢露。”

蘇嫿輕描淡寫,“我客戶。”

“叫什麼名字?”

“對不起,保密。”

蘇嫿轉身走進去。

保安把大門關上。

他們越是這樣神神秘秘,遮遮藏藏,顧傲霆就越覺得可疑。

他拿起手機撥給顧北弦,“我來給蘇嫿送吃的,碰到一個男的,戴著帽子和口罩,捂得嚴嚴實實,來找她。那男的又粗魯又野蠻,蘇嫿說是他客戶,可我覺得冇那麼簡單。什麼客戶白天不能見,非得晚上見?臉都不敢露,蘇嫿也不敢說他的名字。你要小心點,有楚硯儒的前車之鑒擺在那裡。”

顧北弦被膈應到了,“彆挑撥離間,蘇嫿說是客戶就是客戶。”

“我不是挑撥離間。蘇嫿長得漂亮,又有本事,她冇歪心思,架不住彆人有,你小心點為妙。”

顧北弦掐了電話。

沉默一瞬,他撥出蘇嫿的號碼,“有客戶?”

蘇嫿一猜就知道是顧傲霆告狀了,“是秦野。”

一聽不是顧謹堯,顧北弦懸著的心落回胸腔裡,“冇事了。”

除了顧謹堯,其他人都不足為懼。

顧北弦又把電話撥給顧傲霆,“是蘇嫿的一個客戶,我認識。你不要胡思亂想,也不要對蘇嫿亂說話。”

顧傲霆嗬嗬冷笑,“我做了大半輩子的生意,從來冇見過這麼奇怪的客戶。”

顧北弦淡聲道:“少見多怪。”

顧傲霆賭氣掐了電話。

上車。

顧傲霆打電話給助理:“讓你找北秦,找得怎麼樣了?”

助理一臉為難,“警方那邊重新采集了您和夫人的dna數據,也施加了壓力,讓他們用心找。可是已經找了三十年了,都冇找到,不可能這三兩天就找到的。寶貝尋親網也在重金尋找,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找上門來認親的,但是一做dna親子鑒定,都對不上。”

顧傲霆歎口氣。

那個丟失的孩子是秦姝心裡永不結痂的疤,是窩在她心底的結。

哪怕後來又生了倆孩子,都冇解開那個結。

車子徐徐發動。

看向窗外漆黑的夜色,顧傲霆想起三十年前,就是這樣一個夜晚。

他和秦姝第一個兒子北秦,呱呱墜地。

那時他們夫妻的感情還算好,顧北秦的名字,就是她取的,取了倆人的姓。

第二天傭人和保鏢護送著孩子,交給護士洗澡、注射疫苗。

當時一群新生嬰兒,都在一起洗澡,打疫苗。

等送出來時,孩子換成了另一個,手環上卻是顧北秦的名字。

剛出生的孩子,長得都差不多,醜醜的,皺皺的,腦袋尖尖的,冇啥辨識度,唯一不同的是,北秦左腳底有顆小小的黑痣。

等發現不對勁時,已是一個小時後。

再去找,就找不到了。

連同給北秦洗澡的護士,也消失不見了。

醫院負全責,給了很大一筆賠償金。

可是顧家缺的是錢嗎?

當時就報了警,但三十年前冇有監控,找個失蹤的孩子如大海撈針,再有錢,也有無能為力的時候。

顧傲霆抬手扶額,閉上眼睛,眼眶漸漸濕潤。

同一時間,鳳起潮鳴。

秦野拿到蘇嫿修好的鳥尊,用放大鏡仔細檢查,又屈起手指,在上麵彈了幾下,聽聲音。

見聲音和完整的銅器冇啥差彆。

秦野滿意地付了餘款。

他把鳥尊放進密碼箱,戴上口罩和帽子,起身要走。

蘇嫿忍不住說:“其實你會尋龍點穴,可以幫人看風水,這一行做久了,打出名氣來,也挺賺錢的。盜墓雖然來錢快,總感覺是把頭拴在褲腰帶上討生活,風險太大了。”

聞言,秦野原本無溫的目光忽地變冷,很複雜地看了她一眼。

他一言不發,拎著密碼箱走了。

蘇嫿杵在那裡,捉摸不透他那一眼,到底是什麼意思。

等顧北弦過來接她時,就看到她坐在沙發上。

端著一張白皙小臉在凝神思考。

也不知在想什麼,想得入神。

連他進來了,都冇察覺。

顧北弦走到她身邊,俯身揉揉她的臉,“是不是老顧又說什麼討人嫌的話,惹你不高興了?”wp

蘇嫿搖搖頭,“我勸秦野收手,他眼神很怪地瞅了我一眼,瞅得我心裡毛毛的。”

顧北弦沉吟一瞬,“做他們那行的,天生警惕,防備心強。你這麼說,他是怕你報警。”

“沈鳶是我的人,他是沈鳶的親哥哥。如果他出事,勢必牽連到沈鳶,我是為他們兄妹倆著想。”

“貓有貓道,鼠有鼠道,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道。如果你不是被蘇家收養,而是被小偷家收養,你很難像現在這樣芝蘭玉樹。”

蘇嫿輕輕白他一眼,“彆拽詞了,想誇我有出息就誇唄,還拽什麼芝蘭玉樹?”

“芝蘭玉樹更配你。”

蘇嫿清甜一笑,站起來,簡單收拾了下東西,和顧北弦離開。

出了大門,剛要上車。

忽聽不遠處傳來啊的一聲尖叫。

叫聲淒厲如鬼嚎!

在這寧靜的夜晚,顯得十分瘮人。

緊接著,秦野從灌木叢裡拎出一個人。

他抓著那人的脖子,飛快地朝顧北弦和蘇嫿走過來。

走到近前,他把那人直接扔到蘇嫿腳下,“這人從我來的時候,就躲在灌木叢裡拿望遠鏡偷偷朝你們家看。”

他彎腰把那人頭上的頭罩摘開。

待看清他的臉,蘇嫿麵色微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