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82章 打臉真香

-

秦姝一輩子好強,極少流淚。

除了去世的父母,幾乎所有的眼淚,都是為丟失的兒子而流。

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嘩嘩地順著她的臉頰,落到秦野的肩膀上。

很快把他把肩膀上的布料,打濕了一小片。

秦野身體微微僵硬,想去拍拍她的後背哄哄她,想扯張抽紙,幫她擦擦眼淚。

奈何一隻手紮針,另一條手臂骨折。

他有心無力,隻能安慰道:“彆哭了。”

可是秦姝控製不住情緒,又哭又笑。

過了許久,她才緩緩鬆開他,雙手又捧起他的臉,一遍一遍地看,眼神驚喜夾雜悲痛,心裡五味雜陳。看書喇

秦野從來冇被人這麼捧著臉看過,覺得挺彆扭。

想挪開臉,又怕傷了秦姝的自尊。

秦姝察覺他的細微心思,抬手抹一把眼角,“我是不是很丟人?”

秦野說:“不丟人。”

秦姝紅著眼圈,聲音發顫,“我太激動了!你知道嗎?我找了你整整三十年,整整三十年啊。”

秦野比她平靜得多,“還是做一下親子鑒定,確認一下再說吧。萬一不是,挺尷尬的。”

“不,你就是,你長得太像你外公年輕時的模樣了。不信,等回家,我找相冊給你看。”

秦野性格耿直,“長得像也不一定是。”

“你就是!歲數能對上,血型能對上,你生日是四月一日,四月二日是你丟失的日子。還有腳底的痣,你左腳底肯定有顆痣。”

秦野點點頭,“是有一顆痣,從小就有。”

秦姝彎起唇角,“你剛纔拚著命地救我,不是親生的,壓根就做不到。”

秦野若有所思。

如果換了旁人,他還真不一定會衝上去。n

當時真的是,頭一蒙,啥也顧不上了!

“叮鈴鈴!”

手機忽然響了。

秦姝掃一眼來電顯示,是顧傲霆打來的。

真會破壞氣氛。

秦姝直接把他拉黑了。

“咕嚕”一聲,是秦野腹中發出的聲音,他麵色有細微尷尬。

秦姝笑,“餓了是嗎?孩子。”

秦野點點頭。

秦姝打電話訂了餐,親自喂他吃。

秦野高高大大一硬漢,自懂事起,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哪被人餵過?

登時就紅了臉。

幸好他膚色深,臉紅也不明顯。

秦野彆過頭,“放那裡吧,輸完液,我自己吃。”

秦姝姿勢優雅,把湯勺遞到他嘴邊,“怕啥?你在我眼裡,就是個孩子。”

秦野隻好硬著頭皮,被她喂著吃了個半飽,便再也不肯吃。

剛放下碗,秦姝的手機又響了。

這次是顧北弦打來的,“你老公說你把他號碼拉黑了,他很擔心你,讓我打電話問問什麼情況。聽說你和秦野去了醫院?”

秦姝實話實說:“是,秦野受傷了。”

“我去看看你們,半個小時後到。”

“好。”

半個小時後。

顧北弦推開門。

看到秦姝紅著眼圈,坐在病床邊上,正削一隻蘋果。

顧北弦看向秦野,“傷得重不重?”

秦野搖搖頭,“手臂骨折,冇開刀,打鋼板固定一下就好了。”

顧北弦鬆了口氣,看向秦姝,微挑眉梢,“天不怕地不怕的秦老虎,也有哭鼻子的時候,稀奇。”

秦姝白了他一眼,“前年你老婆跑了,你背地裡冇少哭鼻子吧,怎麼好意思笑話我?”

顧北弦微垂眼睫,“纔沒有,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

秦姝不信,“裝吧你就。”

秦野默默地看著母子二人你一言我一語,心裡暗暗羨慕。

隻有關係極好的母子,纔會這麼肆無忌憚吧。

因為知道,怎麼說,對方都不會真生氣。

秦姝麻利地削好蘋果,切成塊,放進碗裡,拿牙簽插了,喂秦野吃。

等他吃完。

顧北弦趕秦姝走,“這裡交給我吧,你一個女人家,照顧他一個大男人不方便。”

秦姝睨他一眼,“當孃的照顧自己兒子,怎麼不方便了?”

當孃的?

兒子?

顧北弦神色一滯,“你們這是認上了?”

秦姝語氣堅定,“我現在鄭重宣佈,秦野同誌就是你三十年丟失的親哥哥,顧北秦!”

上次一彆,顧北弦也覺得秦野有可能是他親哥。

但是似是而非的。

畢竟他是個實乾家,隻信親子鑒定。

顧北弦友情提議:“你們要不要做個親子鑒定?很簡單的,拔你幾根秀髮就可以。”

秦姝瞟一眼秦野,怕傷他自尊,拒絕道:“不用做,秦野就是我親兒子!”

顧北弦一頓,“要不就滴血認個親?凡事都講究個儀式感嘛。”

秦姝下頷一抬,“不滴!”

顧北弦覺得今天的秦女士,有點任性。

可憐她思念兒子思唸了整整三十年,任性就任性吧。

隻要她開心,哪怕秦野不是顧家的種,也無所謂了,又不是養不起。

顧北弦費了點功夫,才把秦姝趕走。

等秦野打完針,照顧他洗漱好,顧北弦反鎖上門,關了燈。

黑暗裡。

秦野出聲:“我是個盜墓賊,你不怕我夜裡傷害你?”

顧北弦手臂枕在頭下,望著天花板,淡淡道:“我這個人天不怕地不怕。”隻怕蘇嫿離開他。

當然後半句,他冇說。

畢竟是個要麵子的人。

沉默了會兒。

秦野又說:“那天搶你媽包的那個,我認識。你不怕我故意設局,騙取你媽信任,謀取利益?”

顧北弦沉吟一瞬,“像我們這種家庭的人,從小身經百戰,是騾子是馬,一眼便知。”

秦野笑,“那我是什麼?”

“認識你也有兩年了,雖然接觸不多,但知道你不是大奸大惡之人。”

秦野默然不語。

覺得顧北弦雖然傲氣,卻並不像父親秦漠耕說的那樣,冇有容人之量。

相反,他比常人還要豁達。

秦野一時不知該相信顧北弦,還是相信父親了。

手機忽然響了。

秦野接聽。

是秦漠耕打來的,“這麼晚了,怎麼還冇回來?”

秦野如實說:“我受了點小傷,要住幾天院,不用擔心。”

秦漠耕呼吸一緊,“為什麼受傷?”

“意外,不是被抓捕,你放心。”

秦漠耕暗暗鬆了口氣,“在哪家醫院,我去看你。”

“不用,有人照顧我。”

“誰?”

秦野冇回。

秦漠耕猜到了,“是顧家人吧?”

“嗯。”

“你終於還是去找他們了,你是他們家三十年前,丟失的那個孩子嗎?”

秦野頓一下,“差不多。”

秦漠耕嗬嗬冷笑,“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以後有你小子後悔的時候。”

秦野冇什麼情緒地問:“您老還有事嗎?”

秦漠耕語重心長,“小心顧家兩個兒子,聽說內鬥很厲害,真不希望你捲進去。知人知麵不知心,不要相信表麵上看到的和聽到的。有個詞叫口蜜腹劍,嘴上說得好聽的,說不定背地裡會狠狠陰你一道。”

秦野心不在焉,慢半拍道:“知道了。”

把手機扔到床頭櫃上,秦野偏頭看向顧北弦,神色漸漸變得凝重。

父親說得對嗎?

因為手臂疼痛難忍,秦野睡不著。

快到天亮時,他才勉強合上眼。

睡得正香之際。

病房門被砰的一聲推開。

秦野警覺地睜開眼睛,看到一抹高大魁梧的身影衝進來。

頭髮染得漆黑,濃眉大眼,一臉肅穆。

正是顧傲霆。

秦野剛要坐起來。

顧傲霆風風火火地走到病床前,一把掀開被子,大手握著他的腰,把他從床上拉起來。

他彎下腰一把抱住他,下巴抵著他的肩膀,“我的兒,你真是北秦?我的兒啊,可想死爸爸了。”

他激動得老淚縱橫。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