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84章 他被團寵

-

秦姝擰眉,“排除人販子,八成是仇家。”

秦野身上那股子肅冷之氣,瞬間凝聚,“知道是哪個仇家嗎?”

秦姝搖搖頭,“警方查了很久,都查不出。當年辦案條件有限,醫院冇有監控,管理也混亂,給壞人鑽了空子。”

她拿起新襪子,默默地幫他穿上。

穿好後,重新蓋好被子。

她抬頭凝視著他瘦削英俊的臉龐,目光黯淡,陷入沉思。

本來可以養尊處優,有錦繡前程的孩子,卻淪為見不得光的盜墓賊。

估計書也冇讀幾年,苦頭肯定也吃了不少。

整日下墓,和死人打交道,剛開始他一定很害怕吧。

秦姝的心開始疼起來,剛開始悶著疼。

過了一會兒,刀絞一般。

她抬手按著胸口。

顧北弦察覺到了,手搭到她肩膀上,“想開點,我哥找回來了,這是上天對我們最好的眷顧,其他的,慢慢來。”

秦姝轉憂為笑,“是啊,看我這人,真是不知足。”

“叩叩!”

有人敲門。

緊接著蘇嫿推開門,走進來,手裡拎著一個粉色保溫桶。

她微笑著看向秦野,“聽說你骨折了,我讓柳嫂燉了人蔘排骨湯,有助於骨頭癒合。”

“謝謝。”秦野心裡挺感動的,麵上卻看不太出。

蘇嫿放下排骨湯,用碗盛了,交給顧北弦,“你喂喂咱哥。”

顧北弦接過碗,勾了勾唇,“你這角色進入得挺快。”

蘇嫿俏皮,“自然,你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因為成長環境特殊,從小缺少母親的角色,養父又沉迷賭博,無心照料他,長大後整日下墓,過的是見不得光的日子,時刻還要提心吊膽,擔心被抓。

秦野養成了孤冷堅硬且多疑的性格。

他的生活始終是灰色的。

突然其來,被這麼多人圍著,關心著,被如此溫柔地對待,秦野心裡暖融融的。

堅硬的心彷彿都柔軟了。

身上那些戾氣和棱角消失了大半。

顧北弦端了碗坐到床邊,拿湯勺喂他,怕燙著他,還細心地吹一吹。

喝著美味可口的排骨湯,秦野兩眼發潮。

蘇嫿閒著冇事,便切了一盤水果,拿起牙簽插起一塊,遞到顧北弦嘴裡。

很隨意的動作,看在秦野眼裡,羨慕得很。

他忽然也想有個家,娶個溫柔的小妻子,生兩三個孩子,過其樂融融的家庭生活。

不過也就隻是在心裡想想而已,不敢奢望。

秦姝捕捉到了他的細微情緒。

她拿起手機,打給助理:“安排幾場相親會,我要給我兒子找個女朋友,要溫柔賢惠,善良豁達,知書達理,像蘇嫿那樣的就行。家世無所謂,性格一定要好。”

助理殷勤道:“好的秦總,我馬上安排。”

放下手機,秦姝看向秦野,笑,“搞定了,等你出院,就安排。”

秦野默了默,“我有盜墓的前科,說不定哪天就會東窗事發,不耽誤人家了。”

一句話戳到了秦姝的心窩子。

她臉上的笑僵住了。

走到秦野身邊,摸摸他的頭髮,她喉嚨發澀,“都怪媽,是媽耽誤了你三十年,你本該和北弦一樣優秀。”

秦野看不得她難過,“不怪你,真的,要怪就怪偷走我的壞人,你千萬不要自責。”

顧北弦喂不下去了。

他和秦姝的相處模式,都是互相嫌棄,互相打擊。

哪裡受得了這麼肉麻的相處模式?

雞皮疙瘩都要起來了。

他把碗塞到秦姝手裡,“你來喂吧。”

秦姝接過碗。

顧北弦站起來,牽起蘇嫿的手,“走吧,咱倆太多餘了。”

蘇嫿莞爾,“連自己媽的醋都吃,服了你了。”

顧北弦解釋,“纔沒有。這母子倆隔了三十年,好不容易遇到。我們在這裡,他倆有些話不方便說。”

秦姝本來挺難過的,被顧北弦三言兩語逗樂了。

她白他一眼,“小樣兒,媽疼了你二十八年,還不夠?從今天開始,媽隻疼你哥一個,你和你妹妹全都靠邊站!”

被拋棄了的顧北弦揚唇一笑,“瞧你這點出息,好好疼你大兒子吧,我有蘇嫿,不稀罕。”

秦姝彆過頭,懶得搭理他。

這個成天把蘇嫿掛在嘴上的男人,絕對不是她親生的。

是在醫院垃圾桶裡撿的。

喂秦野喝完排骨湯,秦姝從包裡掏出一本有些陳舊的相冊。

相冊很厚,因為時常觀摩,邊角已經泛白磨損。

秦姝不停地翻啊翻,終於翻到一頁,停下來。

她指著上麵一個穿軍裝的男人,給秦野看,“這是你外公年輕的時候。他年輕時當過兵,這張照片拍得特彆像你。”

秦野垂眸,定睛一看。

照片裡的男人,身姿筆直,腰間彆槍,穿筆挺的軍綠色軍裝,寸短的頭髮,膚色偏深,濃眉大眼,雙眼疊皮,非常英武。

的確挺像他的。

但外公的氣質是正義凜然的。

而他是孤冷,野性難馴的感覺。

秦姝手指摩挲著父親的照片,眼神黯淡下來,笑容苦澀,有很深的遺憾。

她緩緩地說:“當年你外公病逝時,拉著我的手,再三叮囑,一定要找到你。去世的時候,他都閉不上眼睛。如果知道你回到我身邊了,他不知道得多開心。”看書溂

秦野很早就聽鄰居說他是撿來的。

隻以為是被親生父母拋棄,冇想到生母一家這樣思念他。

他不是個會表達的人。

就抬起輸液的手,輕輕拍了拍秦姝的肩膀,“彆難過了,我不會再離開。”

秦姝抓著他的手,溫柔地放回原處,“你在輸液,彆回血了。”

“砰砰”兩聲。

緊接著門被推開,顧南音風風火火地闖進來。

手裡抱著一束藍色妖姬。

把花放到床頭櫃上,顧南音脆聲說:“聽我老爹說,我親哥找到了?”

秦姝下頷一抬,“嗯,找回來了,傷著呢,你小心點,彆碰著他。”

顧南音目光移到秦野身上,杏仁般的大眼睛頓時瞪得像牛眼那麼大。

嘴巴張得都能塞核桃了。

好半天,她才恢複正常。看書喇

“不會吧?這不是沈老鷹的親哥嘛,怎麼成我親哥了?”

秦姝冷聲說:“就是你親哥,快叫哥!”

顧南音勉勉強強喊一聲,“哥!”

秦野笑著應了聲。

顧南音擠開媽媽,坐到他床邊,盯著他左看右看,“我們家都挺白的,你怎麼這麼黑?”

秦姝不樂意了,“人家那是健康膚色,像你外公。”

顧南音點點頭,“也是,男人黑點好,我那臭哥就太白了,白得像麵布袋,怎麼都曬不黑。”

她歪著頭盯著秦野的眼睛,“眼睛跟我們家人也很像,又大又圓,雙眼疊皮。”

她又抓起他的手,“手長得也很漂亮,像我的手。”

秦姝瞥一眼她的小短手,“得了吧,你哥手長得又長又好看,彆往自己臉上貼金了好吧?”

顧南音翻眼斜她一眼,又看向秦野,“你的鼻子長得也像我們家的鼻子,又高又挺。”

秦姝看著她那嬌俏的小鼻梁,剛想打擊她。

秦野笑道:“是很像。”

秦姝到嘴邊的話嚥了下去。

這孩子,太可人疼了。

粗粗大大一漢子,卻這麼細心。

顧南音把秦野從頭到腳扒拉了一遍,各個器官都給認祖歸宗了,這才甜甜地喊一聲,“親哥!”

秦野笑容加深。

平時接觸的女人,隻有沈鳶那個女漢子。

跟沈鳶一比,這個妹妹可愛得像個小天使。

說話間,輸液裡的藥水快輸完了。

秦姝按了床頭鈴,叫護士。

冇多久,戴著口罩,穿著白色護士服的護士走進來,熟練地拔掉秦野手上的針頭,交待了幾句,隨後取下藥袋,離開。

走到門口,護士的目光在三人身上劃過一圈。

關上門後,她把藥袋和針管,扔進廢棄桶。

加快腳步,走到一個僻靜處。

從兜裡掏出手機撥出去。

她壓低聲音說:“那個叫秦野的患者,屋裡有一老一少兩個女人,長得都很漂亮,情緒激動,和秦野關係很不一般。接下來,我該怎麼做?”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