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3章 夜色溫柔

-

顧北弦和顧謹堯、秦野,三人詳細部署了一番,保證婚禮能順利進行。

蘇嫿就安靜地坐在一旁聽著,並不插話,隻時不時給三人添下茶。

這麼和諧的畫麵,是她最想看到的。

接下來隻盼顧謹堯,能早日找到讓他幸福的姑娘。

早點成婚,穩定下來。

她的心願便了結了。

還有秦野,希望他能早日迴歸顧家,娶妻生子。

幾杯茶喝完。

顧謹堯起身,看向顧北弦,“我和野哥該走了,不打擾你們休息了。”

其實主要是怕蘇嫿剛出院,會累。

顧北弦累不累的,倒無所謂。

顧北弦也站起來,“我送送你們。”

蘇嫿要送,被他攔住,“外麵風大,你剛出院,彆吹到風。”

蘇嫿哭笑不得。

這男人也太誇張了。

她隻是做了個小手術,又不是坐月子。

這初夏的風,暖暖的,吹著挺舒服,被他渲染得像寒冬臘月的風似的。

顧謹堯也說:“你不用動,彆跟我們客氣,都不是外人。”

蘇嫿隻好作罷。

顧北弦忽然想起來什麼,對二人說:“稍等我一下。”

他邁開長腿去了二樓書房,再下來時,手裡拎了個密碼箱。

三人出門,一起穿過庭院,朝大門口走去。

走著走著,顧北弦朝顧謹堯使了個眼色,刻意放慢腳步。

顧謹堯猜到他有話要說,也慢下來。

等同秦野拉開距離後。

顧北弦把手裡的密碼箱,遞過去,壓低聲音說:“給我哥的一點零花錢,供他吃喝拉撒用。”

顧謹堯不肯要,“野哥現在跟著我乾,我管他吃喝是應該的。白天他剛幫我鑒了個青銅器,替我們拍賣行挽回了名譽和損失。”

顧北弦執意道:“你拿著,我哥本該養尊處優,不想他有寄人籬下的感覺。”

顧謹堯拒不接,“我喜歡野哥,不會讓他有任何不舒服的心理,你彆多心。”

“喜歡”二字,太容易讓人想歪了。

顧北弦的目光頓時變得複雜起來。

充滿探究。

過了半秒,他意味深長道:“你口味挺重。”

顧謹堯蹙眉睨他一眼,“你想歪了,我的意思是,我和野哥很投緣,我拿他當好哥們兒。”

顧北弦“喔”了一聲,“原來是當好哥們兒啊。”

顧謹堯覺得秦姝的遺傳基因太強大了。

這兄弟倆陰陽人的方式,簡直如出一轍。

那口氣,那模式,都不帶換的。

但是秦野陰陽他,他隻覺得有趣,一點都不生氣。

顧北弦陰陽他,他就很想打他一頓。

顧謹堯決定給他來個下馬威。

他沉下臉威脅道:“我喜歡什麼樣的,你自己心裡清楚。一直以來,我從冇主動進攻過,惹急了,彆怪我不客氣。”

顧北弦聞言,話都不敢接了。

隻是冷冷地斜了他一眼,薄唇抿得緊緊的。

生怕再多說一句,惹惱顧謹堯,他會真對蘇嫿下手。

那可是他的命!

秦野已經走到大門口了,回頭,見二人落下將近五六十米遠。

他忍不住催促,“你們倆在聊什麼?”

顧謹堯微微一笑,加快腳步,語氣平和道:“冇什麼。”

顧北弦瞥了他後背一眼。

第一次發現,這傢夥居然有兩副麵孔。

他和秦野同是一個媽生的,在他這裡,就兩種待遇。

把二人送至大門口,顧北弦拉開他們的後車門,把保險箱放進車裡。

顧謹堯知道他脾氣,不再讓來讓去。

上車發動車子,載秦野離開。

兩人都是話少的,一路無話。

雖然不說話,卻也覺得自在。

過了三個路口後,顧謹堯把車開上濱江大道。

路很寬,風很暖,夜色溫柔,霓虹漫天。

顧謹堯空出一隻手,習慣性地打開音樂。

音響裡傳來纏綿悱惻的歌聲:

愛上一個人,我們都冇有錯,隻是走了一個不同的分岔路口……

以前聽這首歌時,他心裡想的是蘇嫿。

如今因為顧北弦那意味深長的眼神,挺正常的一首情歌,變了味道。

顧謹堯往後快進了一首。

結果歌詞更過分:冇有誰能把你搶離我身旁,你是我的專屬天使,唯我能獨占,冇有誰能取代你在我心上。

顧謹堯急忙再換。

變成了:我的世界變得奇妙,更難以言喻,還以為是從天而降的夢境,直到確定手的溫度來自你心裡。這一刻,我終於勇敢說愛你。

顧謹堯乾脆直接關了。

都是些什麼奇奇怪怪的歌詞。

他側眸瞥了秦野一眼,見他神色倒還正常。

顧謹堯暗暗鬆了口氣,扯了扯唇角。

都怪顧北弦,無中生有。

車子往前平穩行駛。

一向警覺的秦野忽然降下車窗,朝後看,“後麵有輛車,好像一直在跟著我們,跟了幾個路口了,你想辦法甩開。”

顧謹堯從後視鏡掃了眼,“我也注意到了,是輛黑色法拉利。”

“對。”

顧謹堯一轟油門,加快車速。

後麵那輛法拉利緊跟著加速,緊咬著他的車尾不鬆。

顧謹堯的脾氣上來了,乾脆放慢車速,看看車裡的人,到底要做什麼。

他從來都不是個怕事的主。

行至車少時,法拉利倏地加快車速。

抄到他們車前,猛地打橫攔住,停車。

顧謹堯一踩油門,刹車!

法拉利車門打開。

走下來一道頎長的身影。

長臉,劍眉,單鳳眼,薄嘴唇,深藍色細條紋襯衫,紮進黑色西褲裡。

明明是一副傲慢的麵孔,卻堆滿冇出息的笑。

是顧凜。

顧凜走到顧謹堯車旁,屈起手指敲了敲車窗。

顧謹堯緩緩降下車窗,冷淡道:“有事?”

顧凜手搭在車窗上,抬起眼皮,瞟一眼秦野,笑容洋溢,“相請不如偶遇,既然遇到就是緣分,我請你們倆喝酒。”

顧謹堯語氣清冷,“跟你不熟。”

顧凜也不生氣。

他好脾氣地說:“哪有天生就熟的?一回生,二回熟嘛,喝過一次酒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

顧謹堯勾唇,“做你朋友,門檻可真低。”

顧凜假裝聽不懂他的揶揄,笑道:“並不,我交朋友門檻奇高,想和你們倆做朋友,是因為投緣。”

顧謹堯意味深長,“是挺投緣。”

都是一個爹生的,能不投緣嗎?

這話他當然不會直說,隻淡淡道:“我要開車,不能喝酒。我朋友有傷,也不能喝。你想喝酒,找彆人吧。”

顧凜視線移到秦野身上,自來熟的語氣說:“喝醉了,我派人送你們回去。你朋友不能喝白酒,就喝啤酒,紅酒都行。我跟了你們一路,就是為了請你們喝酒,這點麵子都不肯給,是不是太不把我當回事了?”n

後麵那話就有點強迫的意味了。

顧謹堯失了耐心,“圈子不同,何必強融?我這人最不喜被人強迫著做事了,哪怕喝酒吃飯也不行。”

顧凜勾起一邊唇角,笑容有點陰鷙,語氣卻溫和,“那就打擾了,改天我專程去你公司請你們。”

他站起來,往後退了幾步,讓出距離。

顧謹堯一臉冷漠,熟練地打方向盤,倒車。

車子擦著顧凜開過去。

尾氣噴了他一腿。

直到兩人走遠了,顧凜還杵在原地。

顧謹堯唇角溢位一抹冷笑,“都是一個爹生的,差距怎麼這麼大?”

秦野眉尾微抬,“差在哪裡?”

顧謹堯單手握著方向盤,隨意道:“你這麼討人喜,他就那麼討人厭。”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