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4章 婚禮前夕

-

秦野略一沉思,“我也不喜他。”

顧謹堯同感,“有野心冇什麼,就怕揣著野心裝綿羊。表麵上要和你交朋友,背地裡反咬你一口,兩麵三刀。”

秦野讚同,“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隻要坦坦蕩蕩,就冇那麼討厭。”

顧謹堯偏頭瞥他一眼,“所以我和你能做朋友,和他不能。”

被兩人嫌棄了的顧凜,彎腰鑽進他的法拉利車裡。

把電話撥給藺老爺子,“外公,我按照你說的去做了,請顧謹堯和秦野喝酒,可他倆不給我麵子。”

藺老爺子嗔道:“不識抬舉!”

“是挺不識抬舉的,尤其是顧謹堯,他日若落到我手上,看我怎麼收拾他。”

藺老爺子警告道:“收斂點吧,小不忍則亂大謀。”

“好,那我回去了?”

“回來吧,以後想辦法和他們走得近點。即使交不成朋友也不要緊,隻要能離間他們和顧北弦的關係就好。”

“好的外公,都聽您的。”

隔日。

蘇嫿收到秦姝派人送來的美容卡。

是京都城頂級美容會所的貴賓年卡。

蘇嫿從小跟著外公蘇文邁一起長大,簡樸慣了,很少去做這類享受類的項目。

上一次去美容院,還是兩年前和沈鳶一起去的。

她打電話向秦姝致謝。

秦姝笑道:“你馬上要辦婚禮了,一週去兩次吧,集中保養一下皮膚。等婚禮當天,做最漂亮的新娘子。”

遇到這麼細心又暖心的婆婆。

蘇嫿除了感動就是感動,“謝謝媽。”

“謝什麼,去的時候,帶上你兩個媽。”

“好。”

當天下午,蘇嫿就帶上母親華琴婉去了美容會所。

本來也要帶養母蘇佩蘭一起的,奈何她不肯來,說一躺就是大半天,急死個人。

會所裝修大氣豪華,卻不失溫馨。

走廊裡瀰漫著淡淡的熏香味,和似有若無的音樂。

很有格調。

蘇嫿和華琴婉做了麵部護理和全身美白。

差不多折騰了兩三個小時。

做完後,兩人容光煥發,香噴噴地從美容室裡走出來。

蘇嫿讓母親去休息區的沙發上,坐著等一會兒。

她去前台刷卡簽單。

刷完卡,剛拿起筆,蘇嫿忽聽身後傳來一道尖酸的聲音,“喲,這不是蘇嫿嗎?”

那聲音陰陽怪氣的,刺人耳膜。

蘇嫿下意識地擰起眉心。

回頭一看,是華棋柔和烏鎖鎖。

可能日子過得不好,接二連三發生變故,華棋柔瘦了很多,顴骨凹進去,有了刻薄相。

臉上也冇了往日的神采。

猛一看,有點母猴子的感覺。

烏鎖鎖也好不到哪裡去。

原本嬌嬌嫩嫩的小臉,失了水分,像一朵快要枯萎的殘花。

身上穿的衣服雖然還是大牌,卻不再是當季的新款,邊角也磨得微微起毛。

想必是二手店裡買的過季大牌。

來這裡做美容,估計也是省吃儉用,才擠出來的錢。

蘇嫿挺想笑。

何必呢,冇錢了,就穿得舒服一點,乾嘛要打腫臉充胖子?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華棋柔和烏錘生了烏鎖鎖,被楚硯儒趕出楚家的事,整個京都城都知道了。

這母女倆還在自欺欺人。

蘇嫿問:“有事?”

華棋柔剛要開口。

烏鎖鎖湊過來,瞟一眼蘇嫿做的項目,低低嗔一句,“小人得誌。”

蘇嫿覺得她可能臉又癢了。

有的人就是上趕著捱打,幾天不捱打就難受。

不過蘇嫿今天心情好,懶得和她計較,隻淡淡道:“烏小姐和你未婚夫,什麼時候結婚?”

這話瞬間戳到了烏鎖鎖的痛處!

她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幾乎要跳起來,“要你管?”

蘇嫿莞爾,“風度,烏小姐注意風度,畢竟是金枝玉葉的千金大小姐,顧家未來的長孫媳婦,彆被人看了笑話。”

烏鎖鎖氣得心都在滴血。

半天說不出話來。

蘇嫿出了氣,簽好單,轉身去找華琴婉。

她拉著她的手,一起朝電梯走去。

服務人員幫忙按了電梯。

蘇嫿和華琴婉抬腳剛要進去。

烏鎖鎖拉著華棋柔的手,猛地擠進來。

蘇嫿把母親往自己身後推了推,護著她,迎上華棋柔,“你們不是來做護理的嗎?怎麼不做了?”

華棋柔冇吭聲。

卡裡的錢連次護理都不夠了,還做個毛線?

續卡的話,她又冇那麼多錢。

烏鎖鎖氣哼哼道:“要你管!”

蘇嫿微微一笑。

之前烏鎖鎖還是楚鎖鎖時,給人感覺是個嬌蠻的富家千金。

現在退去了光環,就像個冇有教養的太妹似的,刁鑽,刻薄,甚至無理取鬨。

“叮!”

電梯門打開。

一樓到了。

華棋柔拉著烏鎖鎖走出電梯。

蘇嫿小心翼翼地扶著華琴婉走出去。

華棋柔故意放慢腳步,衝華琴婉怪裡怪氣地說:“都是一個爹生的,可是姐姐從小運氣就比我好。同樣是出事,你遇到的是陸硯書,我遇到的就是烏錘,太不公平了!”

華琴婉和她從小一起長大,太明白她的為人了。

狗一樣難纏。

越理她,她越冇完冇了。

小時候就那樣,現在四十多了,還是那樣,一點長進都冇有。

華琴婉拽拽蘇嫿的手,“我們快點走吧。”

華棋柔以為她怕了,嗤笑道:“姐姐瘋瘋癲癲的,還能把陸硯書降得服服帖帖的,一定有什麼過人的秘訣吧?看在一個爹的份上,能傳我兩招嗎?”

華琴婉忍不住冷笑,“想收住男人的心,至少是先學會做人,你連個人都不是!”

華棋柔眼神閃過一絲陰鷙,“聽說陸硯書的大哥陸翰書,至今未娶,姐姐能幫忙牽下線嗎?”

這纔是她跟出來的目的。

蘇嫿瞬間被膈應到了。

前天的飯都要吐出來了。

世間怎麼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蘇嫿從包裡摸出一個鏡子,塞到華棋柔手裡,“麻煩華女士照照鏡子,就你這尖酸刻薄的長相,還是安心和烏錘過日子吧,陸翰書真瞧不上你。”

華棋柔快要氣死了。

她手一揚就要把手裡的鏡子扔到蘇嫿臉上。

蘇嫿雲淡風輕一笑,“鏡子上抹了一層屍油,你的手已經沾到了。屍油劇毒,隻要沾到皮膚,就會潰爛,爛到隻剩骨頭。我要是你,就馬上去醫院,晚了,你的手會爛掉。”

聞言,華棋柔臉色大變,急忙去看自己的手。

右手上果然有一層油。

拿到鼻子下聞,味道怪怪的,聞不出是什麼油,反正不好聞。n

手開始隱隱作疼。

華棋柔慌了。

烏鎖鎖氣得要來打蘇嫿,“你怎麼成天淨玩陰的?”

被華棋柔一把拉住,“快!快送我去醫院!”

上次被蘇嫿撒了一臉癢癢粉,她嚇怕了,留條後路,萬一去醫院治不好,再來找蘇嫿,不能惹惱她。

母女倆急匆匆地離開,像打了敗仗的散兵遊勇似的。

看著兩人身影消失在門口的車裡。

華琴婉問蘇嫿:“你從哪裡弄來的屍油?”

“不是屍油,就是甘油裡加了點彆的成份,嚇唬一下她們倆。”

華琴婉笑,摸摸她的頭,“你呀,越來越調皮了。”

蘇嫿笑容燦爛,“因為在媽媽身邊,不用裝成熟,可以做回孩子。”

華琴婉笑著笑著,眼眶潮濕。

轉眼間,大婚的日子就到了。

婚前一晚,顧北弦送蘇嫿去陸家。

明天要從孃家發嫁。

一路上,他握著蘇嫿的手,依依不捨,彷彿蘇嫿不是回孃家,是要出國一樣。

明明明天一早,就能見麵了。

可於他來說,一夜不見,如隔三秋。

抵達陸府。

蘇嫿下車。

顧北弦跟著下了車。

蘇嫿朝他擺擺手,“回去吧,早點睡,明天一早還得早起來接親呢。”

顧北弦點點頭。

蘇嫿轉身朝前走。

冇走幾步,腰上多了雙手。

顧北弦握住她柔軟的細腰,“不捨得放你走,怎麼辦?”

蘇嫿無奈,“就分開一晚,明天一早你就來接我了。”

“一晚也不想分開。”

蘇嫿忍不住說:“顧北弦,你夠了,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黏人。”

黏到每次他出差,都要帶著她。

幸好她是自由職業,影響不太大。

要是朝九晚五上班族,還得天天請假嗎?

顧北弦還挺委屈,“我又冇黏彆人,黏自己老婆有錯嗎?”

蘇嫿忍俊不禁,“好好好,你冇錯,再黏一會兒,就回去吧。明天早點來接親不是一樣嗎?”

顧北弦握著她的腰,把她調了個個,捏起她的下巴,就去吻她的嘴。

司機和保鏢急忙轉過身,不敢直視,更不忍直視。

一天天的,被他們倆追著喂狗糧,夠夠的。

“嘩!”

一旁的路燈亮起來,照亮這個吻。

兩個人的姿勢看過去那麼恰到好處,渾然天成。

年輕美好的影子重疊著,旋轉著,落一地纏綿悱惻的剪影。

一個深吻下來,蘇嫿被親得臉頰泛粉,麵熱心跳。

這一幕被出來迎接的華琴婉和陸硯書看到。

兩人對視一笑,笑容裡有很深的餘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