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6章 蘇?O大婚

-

顧北弦抱著蘇嫿,在伴郎伴娘和接親團隊的簇擁下,上了車。

排成一長排的豪華車隊,浩浩蕩蕩地開往海邊。

抵達碼頭。

巨型郵輪開過來。

眾人上船。

很快來到舉辦婚禮的島上。

小島風光秀麗,風景如畫,氣候濕潤。

六月十八天氣已經開始熱了,但因為島在海中間,濕潤,氣候涼爽許多。

哪怕蘇嫿穿著繡得密密實實的中式喜服,也不會出汗。

這是顧北弦的細心之處。

顧北弦打橫抱著蘇嫿,走進尖尖頂的藍色城堡。

城堡裡裝扮得美崙美奐,富麗堂皇,處處都是擁擁簇簇的進口鮮花,氣球,水晶燈,佈置得熱熱鬨鬨,喜氣盈盈。

伴娘沈鳶羨慕哭了。

她幽怨地瞅著周占,拉拉他的袖子,“以後我們結婚,也要來這裡辦。”

周占一怔,隨即勾唇一笑,“這個容易。”

沈鳶不信,“真容易?你彆忽悠我。”

周占板起臉,一本正經地說:“隻要你長成蘇嫿那樣,我們就來這島上辦婚禮。”

沈鳶臉拉下來,拿手指去掐他的胳膊。

“疼疼疼!”周占疼得呲牙咧嘴,求饒,“饒了我吧,姑奶奶。我冇說假話,這島是弦哥家的,到時借來用一用就好了。”

沈鳶這才鬆開他,“你什麼時候娶我?”

周占斜眼瞟她,“你都不給我睡,怎麼娶?”

沈鳶臉一橫,“你都不娶我,怎麼睡?”

周占吊兒郎當,“睡了就娶。”

“娶了就給睡!”

兩人像說繞口令似的,爭執起來。

旁邊顧南音聽得直咂嘴。

她拉拉楚墨沉的袖子,“墨沉哥,你聽聽這一對,真庸俗。不像我們,都是柏拉圖式的,隻親不睡。”

楚墨沉強忍住笑,心說,人家是男想睡女。

你是女想睡男。

有區彆嗎?

不過這話,他不敢直說,隻溫和道:“你說什麼都對。”

當天邀請了很多賓客。

顧家的人脈和陸家的人脈都來了,楚家的人脈關係也挑著一些重要的邀請了。

除了親朋好友,還有商政兩界名流,以及陸硯書畫圈中的好友,華天壽也帶了一幫老朋友過來捧場。

蘇嫿也有一些人脈。

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整個大廳內泱泱的,全是西裝革履、錦衣華服的男男女女。

蘇嫿低調慣了,麵對這麼盛大隆重的婚禮,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吉時很快到了。

蘇嫿和顧北弦穿著中式婚服,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顧老爺子和顧老太太這一對還算正常,穿著喜慶的中式服飾,笑眯眯地望著蘇嫿和顧北弦。

等二人磕完頭,一人給塞了個超級厚的大紅包。

秦姝和顧傲霆這對,就有點反常。

兩人座位離得有點遠。

雖然秦姝臉上堆著笑,但能看出她對顧傲霆的反感。

蘇嫿小心地瞅了眼顧傲霆穿的褂袍上,見繡的是貔貅,暗暗鬆了口氣。

真怕秦姝給他改成蛤蟆。

蘇嫿和顧北弦朝兩人三鞠躬。

鞠完躬,蘇嫿衝秦姝甜甜地喊一聲,“媽!”

秦姝笑盈盈道:“哎!”

立馬把紅包遞過來。

那紅包,又大又厚。

蘇嫿接過紅包,又看向顧傲霆,憋了半天,很艱難地喊了一聲,“爸!”

顧傲霆臉色微微有點冷,悶悶應一聲,遞過來一個紅包。

因為蘇嫿不懷孕這事,他心裡窩著疙瘩。

實在強裝不了笑臉。

蘇嫿猜到他心思,接過紅包,轉身塞給了顧北弦。

秦姝斜眼瞥一眼顧傲霆,那意思,你注意點影響,彆拉著個臭臉。

顧傲霆見她不高興了,立馬堆起討好的笑。

秦姝懶得看他,多看一眼,都頭疼。

坐在遠處的陸硯書,也察覺到了顧傲霆的細微情緒。

簡訊直接發過去:顧董,你什麼意思?甩臉子給誰看呢?再甩一次,這婚不結了!

顧傲霆看完簡訊,把手機放進兜裡,再麵向蘇嫿時,臉上堆滿假笑。

眼角笑紋能夾死蚊子。

可惜蘇嫿不再看他。

她正忙著和顧北弦夫妻對拜呢。

中式儀式走完,蘇嫿回房間去換婚紗,改髮型和妝麵。

長拖尾修身婚紗,白色的絲質麵料,上麵綴有上萬顆碎鑽。

星光閃閃,漂亮非凡。

蘇嫿一換上,整個人如綴星海,美貌至極。

她收拾完畢,在伴孃的簇擁下,嫋嫋娜娜地走出來。

顧北弦換了一身黑色高定西裝,等在門口。

西裝、襯衫和領結,全是秦姝親自設計的。

白色襯衫是風琴褶那種,領結是王子領結。

比平時穿的商務西裝,少了幾分商業氣息。

多了幾分氣度風華。

帥得一塌糊塗。

蘇嫿被迷得呆住!

顧北弦看到一襲白色婚紗的蘇嫿,眼前一亮,眼裡像揉進了星辰大海。

他情不自禁讚歎道:“我們家嫿嫿真漂亮,美得像公主。”

蘇嫿心裡甜絲絲的,手臂上起了一層細密的小米粒,互捧道:“你也是,帥得像王子。”

顧北弦牽起她的手。

接下來要舉行西式婚禮儀式。

來到場地。

顧北弦把蘇嫿交給陸硯書。

陸硯書西裝筆挺,明明四十八歲,看著像四十歲左右的,英俊儒雅。

硬生生得把顧傲霆襯得老了一輩。

蘇嫿挽著陸硯書的手臂,在歡快優美的婚禮交響曲中,踩著紅毯,穿過鮮花紮成的幸福拱門,朝儀式台中心走去。

司儀請的是陸翰書。

這是他第一次給人做婚禮司儀。

本來因為秦姝的原因,要避嫌的,可是架不住陸硯書的盛情邀請。

上台前,陸翰書早就熟背台本。

雖然是第一次給人做婚禮司儀,卻落落大方,絲毫不見生疏。

簡短的開場白後,直接進入主題。

先是回顧新娘和新郎的相認相知和相愛史。

台下眾人和蘇嫿看向後麵的大螢幕。

畫麵是顧北弦親手做的。

先放了蘇嫿滿月的照片。

那時的她奶胖奶胖的,大眼睛,小圓臉,尖下巴,萌得出血。

顧北弦當年才三歲,奶白奶白的,雖然五官很萌,卻仍能看出帥氣模樣。

穿著定製的黑色小燕尾服,打著黑色小領結。

他雙手抱著還在繈褓裡的蘇嫿,垂下眼睛看她。

臉上的表情,很萌很暖,很可愛。

旁邊華琴婉和秦姝,在下麵用手拖著剛滿月的蘇嫿,生怕三歲的顧北弦一鬆手,再把蘇嫿摔到地上了。

這是蘇嫿第一次看到這張照片。

很震撼!

很感動!

心思萬千。

原來她和顧北弦早早就有了這麼溫柔有愛的一麵。

笑著笑著,蘇嫿眼裡就有了淚花。

緊接著,畫麵一換。

大螢幕上變成了兩年前,蘇嫿和顧北弦要離婚時拍的婚紗照。

那時兩人雖然笑著,眼神卻很悲傷。

這個顧北弦也是花了心思的,提醒自己,離婚很痛苦,以後不能再惹蘇嫿生氣,有事大家都說開,省得憋在心裡,傷害彼此。

接下來,新郎新娘互相交換戒指。

戒指是定製的,刻有彼此的名字。

顧北弦的是低調的白金戒圈。

蘇嫿的是碩大的藍鑽戒指,閃閃發光,美麗華貴。

交換完戒指,兩人異口同聲地發山盟海誓。

“我顧北弦,我蘇嫿,不管疾病還是貧窮與生死,都無法將我們分開。我們二人生生世世要在一起,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永永遠遠在一起。無論滄海還是桑田,都不能將我們分開。”

“嘩!”

台下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尤其是華琴婉和秦姝,熱淚盈眶,掌聲鼓得啪啪作響,手都鼓疼了。

熱烈的掌聲中,顧北弦拉起蘇嫿潔白的頭紗,捧著她白皙的小臉,吻上她的櫻唇。

吻得溫柔繾綣,繼而熱烈,飽含深情。

白色頭紗將二人身影罩在一起。

有風從視窗吹進來,撩起頭紗一角。看書喇

白色頭紗和蘇嫿的青色髮絲,隨風微微飄搖,說不出的浪漫唯美。

蘇嫿抬頭,透過朦朧的頭紗,看到天花板上繁花滿天,繁複碩大的花瓣,層層疊疊伸向無儘的遠方。

這個時刻,她以為真愛會永恒。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