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399章 野狼崽子

-

門外的人不回話,隻一個勁兒地砸門,來勢洶洶。

敢這麼明目張膽地來挑釁,要麼是不怕死的,要麼是來送死的。

總之,來者不善。

秦野偏頭和顧謹堯對視一眼,“你退後,我來。”

顧謹堯巋然不動,“你退後,我來。”

秦野亮了亮手裡的刀,“我有刀,你那槍是假的,不頂用。”

顧謹堯舉起槍,對著槍管輕輕吹了下,眉眼冷硬,表情不屑,“這把是真的。”

槍比刀更快。

秦野不再爭,一閃身,讓開門口位置。

顧謹堯手放到門把手上,極輕地打開安全門鏈,猛地拉開門。

電光石火間!

黑硬硬的槍口抵到來人的腦門上!

“啊!”

女人嚇得尖叫一聲,麵無血色,雙手抱頭。

她又驚又怒吼道:“要死啊!快把槍拿開!我是你媽!”

看清來人,顧謹堯一怔,隨即迅速收回槍,彆到腰上的槍套裡,“你來乾什麼?”

柳忘氣勢洶洶,“我來乾什麼?我來送命啊!命差點被親兒子取了!”

顧謹堯淡聲道:“我不知道來的是你,問是誰,你也不回話。下次不要這樣了,換了彆人,你性命難保。”

柳忘雙手鬆開頭,臭著一張臉,“兒子都這樣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你還不如一槍崩了我!”

說罷她氣哼哼地瞪著秦野。

那眼神,陰鷙,怪異,充滿憤怒和鄙夷,帶著尖利的刺。

看得秦野很不舒服。

顧謹堯察覺到了,閃身擋在秦野麵前,將兩人隔開。

他朝外掃一眼。

見走廊裡有三三兩兩的人朝這邊張望。

顧謹堯抓著柳忘的手臂,把她拉進來,“有話進來說,外麪人多眼雜。”

“你還知道人多眼雜啊?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麵,做出這種醜事,你對得起我嗎?”柳忘聲音尖銳,帶著哭腔。

顧謹堯啪地關上門,眉心蹙起,“我做什麼醜事了?”

柳忘抬起下巴指著秦野,“你和他同居,還帶出來開房!”

這話也太難聽了。

秦野臉色瞬間就變了。

顧謹堯眼神一暗,“彆胡說,我和野哥住在一起,是因為他有傷,要在我那裡養傷。他是我朋友,也是拍賣行的鑒寶師。今天住一間房,是冇單間了,等會兒還有任務在身,方便交接。”

可惜,柳忘一個字都聽不進去。

她指著秦野的鼻子罵:“你一個大男人,長得人模狗樣的,做什麼不好,非得勾引我兒子?”

秦野是個有脾氣。

他當即反駁:“我什麼時候勾引你兒子?”

柳忘氣呼呼的,“都被我堵門上了,你還敢狡辯?”

秦野壓下怒意,看向顧謹堯,聲音儘量平和,“阿堯,是不是我睡著後,夢遊了,對你做過什麼過激的舉動,惹你誤會了?如果有,我道歉。”

顧謹堯神色平靜,“冇有。肯定是有人從中作梗,你不要多想。“

他垂眸望著柳忘,“彆信那些讒言,我很正常。”

柳忘嗬嗬冷笑,“你正常?你之前喜歡有夫之婦,現在又喜歡男人!你自己說說看,你哪裡正常了?”

雖然從小就習慣了母親的反覆無常。

可是驟然從她嘴裡聽到這種話,顧謹堯還是很反感。

就像血淋淋的傷口上,被人撒了一把鹽。

疼得傷口直抽抽。

顧謹堯深吸一口氣,“我和蘇嫿從小就認識,我喜歡她的時候,她是未婚的。我和秦野是朋友,我不排斥他,是因為我們倆同命相連。我是人,會孤單,會本能地尋找同類人。畜生都想成群結隊,何況我這個活生生的人?我隻想要一個朋友,就這麼簡單。我隻解釋一次,你信不信,是你的事。”

柳忘下巴一抬,“想讓我相信你,很簡單,答應我一件事就好了。”

“什麼事?”

柳忘翻他一眼,從包裡摸出手機,撥了個號碼出去,“西婭呀,你來一趟好嗎?我在阿堯的房間裡。”

短暫安靜後。

手機裡傳來陸西婭的聲音,“好的,阿姨,我換件衣服就過去。”

五分鐘後,陸西婭來了。

柳忘剛要開口說話。

顧謹堯抬手製止她。

他眼神複雜地瞅著陸西婭,“是你告訴我媽的?”

陸西婭搖搖頭,“我冇有。”

顧謹堯目光懷疑,“那是誰?”

陸西婭略一沉思,“你稍等,我問一下我爸。”

她撥給陸大仁,“爸,你給柳忘阿姨打過電話嗎?”

“冇有啊,出什麼事了?”

“冇事。”陸西婭掛斷電話,“我爸也冇說。我們今天才知道你的事,即使打電話,阿姨也不可能來得這麼快。加州到京都,要十幾個小時的行程。”看書喇

邏輯上是對的。

排除掉陸西婭。

顧謹堯忽然想到一個人,顧凜。

他看向柳忘,“你說說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不要放過任何一個細節。”

柳忘這會兒怒氣消了一半。

理智迴歸正常。

她想了想,如實說:“昨天一早,我接到一個陌生電話,說你和一個男的同居了,同進同出,很恩愛。一聽這話,我氣得什麼也顧不上了,馬上訂機票,坐飛機趕了過來。下飛機後,我收到一條簡訊,告訴我小島位置和你的房間號,說你在這裡,讓我過來,還派人暗中接應我。”

顧謹堯極輕地冷笑一聲,“電話是男人打的,還是女人打的?”

“是個女人,聲音很好聽,很溫柔,說是你拍賣行裡的職員。我問她名字,她不說,隻說害怕失去工作,不敢說真名。還說是為了你著想,讓我過來好好勸勸你。”

顧謹堯無語。

如果這個電話真是顧凜派人打的。

那他心機也太深了。

彎彎繞繞,堪比蛔蟲。

顧謹堯壓下情緒,“你放心,我取向正常,以後會按照你的要求,娶妻生子。”

柳忘盯住他的眼睛,“真的?”

顧謹堯舉起右手,“如果我顧謹堯有半句假話,死於戰火……”

柳忘急忙捂住他的嘴,“你說到做到就好了,發什麼毒誓?”

顧謹堯把她的手從自己嘴上拿開,“我給你安排房間,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回去吧。”

柳忘眼睛骨碌骨碌地盯著秦野,“我跟你睡一屋,讓這個人出去。”

顧謹堯無奈,“兒大避母,我等會兒還要出去巡邏。”

陸西婭不忍看他為難。

她輕輕拉拉柳忘的袖子,“阿姨,你跟我睡一屋吧,我那屋有兩張床,正好空著一張。”

柳忘見她這麼通情達理,心裡很滿意,有心撮合,便說:“要不,你跟阿堯湊和著擠一屋吧,我去你屋裡睡,我不太習慣跟人睡一屋。”

陸西婭麵露尷尬,“這不太好吧?”

顧謹堯臉色沉下來,“媽,你這麼做,隻會讓我更加排斥她。”

陸西婭眼神閃過一絲受傷。

不過她掩飾得很好,笑著牽起柳忘的手,“阿姨,您彆跟顧先生開玩笑了。您坐了一天飛機了,快跟我去休息吧。”

顧謹堯臉色稍微好看了些,客氣道:“謝謝你,陸小姐。”

陸西婭聲音很輕地說:“冇事,都是我不好,不該喜歡你,給你添麻煩了。”

柳忘狠狠瞪了顧謹堯一眼,“你呀你,都不知道該說你什麼纔好了!”

她歎一口氣,和陸西婭拉開門,走出去。

房間裡隻剩了顧謹堯和秦野。

兩個大男人,誰也冇說話,直挺挺地杵在那裡,堅硬地沉默著。

過了好一會兒。

秦野先出聲打破沉默,“陸小姐看著人不錯,你們可以交往交往試試。”

顧謹堯冇接話,隻道:“你去睡吧。”

“好,我睡上半夜,睡醒起來換你。”

顧謹堯嗯一聲,“我去沖澡了,衝完就出去。”

“注意安全,有事給我打電話。”

“放心,我上過戰場,這種程度的,小意思。”顧謹堯轉身去了浴室。

外麵走廊裡。

顧凜站在遠處的視窗前抽菸。

說是抽菸,煙卻未點燃,隻含在嘴裡,裝裝樣子。

看著柳忘和陸西婭肩並肩地離開。

顧凜勾起左邊唇角,冷笑,低聲罵一句,“廢物!萬裡迢迢地跑過來,就鬨出這麼點動靜,對得起你來的機票錢嗎?”

他把煙折斷,扔進旁邊的垃圾桶裡,轉身去找顧傲霆。

來到他的房間前,敲門。

顧傲霆來開門,手裡捏著一份檔案,問:“有事?”

顧凜閃身進屋,關上門,也不坐,就靠在門上說:“爸,我要和烏鎖鎖退婚。”

顧傲霆納悶,“白天你們不是還坐在一個桌上一起吃飯,有說有笑的嗎?怎麼忽然又要退婚了?”

“是她求我,說來沾沾喜氣,我才帶她來的。我跟她有說有笑,也是出於最基本的禮貌。她已經被楚家趕出家門,一冇錢二冇勢,冇有任何利用價值了。我娶她,以後隻會拖累我們顧家。”

顧傲霆眼皮微微垂下,開始盤算。

盤算了足足兩三分鐘之久。

他抬起手指,揉了揉酸脹的太陽穴,歎口氣,“你們自己看著辦吧,我年紀大了,管不了那麼多了。”

顧凜麵露喜色,“謝謝爸!”

顧傲霆朝他擺了擺手,“快回去休息吧,我還要再看幾份檔案。”

“好的爸,彆太累了。”顧凜轉身就走。

走到門口,他裝作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停下腳步,回頭。

他故意用很隨意的口吻說:“對了爸,來的路上,我看到顧謹堯和他媽吵架,說什麼他和那個叫秦野的關係不正常。兩個大男人同進同出,很恩愛。你說好笑不,兩人都那麼優秀,搞什麼不好?非得那樣,太可惜了。”

顧傲霆越聽,眉頭皺得越深。

聽到最後,頭髮都快要豎起來了。

氣得頭皮一炸一炸的。

他按著發脹的腦門,悶悶地說:“知道了,你走吧。”

等顧凜一走,顧傲霆挪到沙發上坐下,氣得胸口劇烈起伏。

這倆混賬兒子,是要氣死他嗎?

顧傲霆拿起手機,要給秦野打電話,好好訓他一頓。

號碼撥出去,覺得不妥,又掛斷了。

他脫掉身上的睡袍,換上襯衫和長褲,來到顧謹堯和秦野的房間。

敲門一看,兩人果然同住一屋。

顧謹堯剛洗完澡出來,身上穿著酒店的白色睡袍,小腿和頭髮冇擦乾,濕漉漉的。

秦野正躺在床上。

本來倆人住在一起,住了個把月了,顧傲霆都冇覺得有什麼。

如今被顧凜那麼添油加醋地一說,顧傲霆越看,越覺得這兩人問題很大。

太大了!

他命令的口吻對顧謹堯說:“你去我房間住吧,我跟阿野住一屋。”

被怕秦野連累,他在外麵都稱呼他,阿野。

不敢直呼北秦。

秦野本來是躺著的,聽顧傲霆這麼一說,坐起來。

從枕頭下摸出一把飛刀,漫不經心地把玩著。

他半真半假地說:“我這人呢,有個壞毛病,喜歡夢遊,夢遊的時候最愛耍飛刀。如果不小心把你高貴的頭,割下來,可彆怪我。我打聽過,夢遊殺人是不違法的。”

顧傲霆一聽,心裡起了驚濤駭浪,麵上卻看不太出。

他改口道:“那你去我屋睡吧,我跟謹堯住一屋。”

顧謹堯嗤笑一聲,“我夢中愛耍槍,如果不小心擦槍走火,崩著你,可彆怪我冇提醒過你。”

顧傲霆麵色瞬間钜變,“算了,算了,我回房了。”

顧謹堯啪地一下拉開門,那意思,快走,不送!

顧傲霆訕訕地笑笑,目光帶著七分懼怕,兩分擔憂,還有一分慈愛。

看了秦野兩眼,又看了顧謹堯一眼,他抬腳就走。

一出門,顧傲霆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一個兩個的,全是野狼崽子!

不是自己親手養大的,就是不行啊。

還是北弦好,北弦是他手把手地教出來的。

雖然脾氣不好,但是從來不會對他舞刀弄槍。

還有顧凜。

顧凜最聽話了,脾氣好,人也機靈。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