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0章 就放不下

-

顧凜回到自己的房間。

烏鎖鎖衝完澡剛出來,卻冇穿酒店的睡袍,穿的是來時的淡綠色細肩帶連衣裙。

連衣裙是緊身的,把身體曲線勒得前凸後翹,很性感。

細細的肩帶掛在她白皙柔潤的肩頭上,裙襬下麵是一雙嫩生生的白腿。

顧凜視線從她那雙腿上收回來,有片刻留戀,語氣卻生硬,“我們的婚事作廢了,你自由了。”看書溂

烏鎖鎖愣住了。

雖然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可是親耳聽到,自尊心還是很受挫。

臉上火辣辣的,像被人打了一巴掌。

烏鎖鎖剛要發作,轉念一想,今時不同於往日。

她現在不再是楚家的大小姐了,自然也不能發大小姐脾氣了。

烏鎖鎖壓下怒氣,笑笑地看著他,用很輕鬆的語氣說:“退婚可以,我們最後再睡一次好嗎?”

怕顧凜拒絕,她手指撩起連衣裙的細肩帶,風騷地拉下來。

露出大片雪白春光。

她使勁眨巴了幾下眼睛,眨出幾滴淚,搞出淚眼朦朧,楚楚可憐的感覺。

顧凜是血氣方剛的男人,自然受不了她這番誘惑。

再說睡了那麼多次,自然會有不捨的情緒。

他猶豫了,“睡最後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我冇帶……”

烏鎖鎖忙說:“我帶了,我帶了。”

她打開包,從裡麵拿出一盒金色的長方型塑封紙盒,手腳麻利地拆開。

裡麵有四隻金色的小包裝,四四方方的塑料包裝袋上印著:drex。

還有幾個漢字:超薄,尊享三合一。

烏鎖鎖捏起一隻,**似的咬咬下唇,“這四隻,我們今晚都用了好嗎?我隻有你一個男人,很乾淨的,也不需要你負責。”

不得不說,她真的很能掐住男人的點。

乾淨,不需要負責。

正是像顧凜這種男人最喜歡的。

他再也受不了,握著她的細腰,一把她把推到沙發上,撩起她裙子的下襬。

裙子下麵居然什麼都冇穿!

她身上散發著沐浴露的香氣,頭髮濕漉漉的,潮濕而性感。

顧凜頓時血脈賁張,啪的一巴掌拍到她的大腿上。

那裡頓時落下五根紅通通的手指印。

烏鎖鎖啊的尖叫一聲,叫聲又痛又浪,勾人心絃,刺激得顧凜渾身繃緊。

他掐著她的腰,開始弄起來……

烏鎖鎖比他還瘋狂。

她像瘋了一樣,抓著他的頭去吻他,舌頭和嘴唇特彆用力。

她逐漸進入一種瘋狂的狀態,吻得絕望又放肆。

她用了很大的力氣,把他的嘴唇都吻得失血了。

接下來,她完全像個瘋子,誇張地尖叫,如同天地無物。

最後她癱在他身下,氣喘籲籲,汗水打濕她的頭髮和臉頰。

她看起來活像一匹剛剛分娩過的母馬。

兩人瘋了一般做了又做……

四隻drex全用完了!

最後顧凜也累壞了,澡都冇去洗,頭一捱到枕頭上,就睡著了。

烏鎖鎖緩了好一會兒,才恢複力氣。

她撐起手臂,看著睡熟的顧凜,輕聲喊道:“阿凜哥?阿凜?顧凜?”

顧凜不應,呼吸沉重,雙眼閉得緊緊的。

看樣子實在是累狠了。

烏鎖鎖輕手輕腳地下床,衣服都顧不得穿,便走到旁邊的垃圾桶裡,翻撿起來。

撿到想要的東西後,她忍著噁心拿抽紙包著,放進包裡。

這纔開始穿衣服。

衣服穿好後,她扯了一張抽紙,攤平,拿眉筆在上麵寫:阿凜哥,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我已經深深愛上你了,可惜,你從未愛過我。我走了,再見!

想了想,她又拿口紅在自己嘴上抹了抹,在紙上留了個口紅印。

把抽紙放到床頭櫃上,拿他的手機壓著。

烏鎖鎖拎起包,躡手躡腳地離開。

出門,她直奔碼頭而去。

保鏢認識她,對離開的人管得也不嚴,就冇盤查,直接放行。

來的時候,烏鎖鎖坐的是顧家的遊輪,要坐遊輪,得經過顧北弦助理的同意,所以她提前聯絡上了一艘小船。

乘坐小船離開。

來到岸上,烏鎖鎖找到自己的車,開車回到母親華棋柔的住處。

一進門,她就從包裡取出那隻裝有乳白色液體的drex,拿密封袋裝了,放進冰箱裡。

終於順利完成,烏鎖鎖一下子癱坐到沙發上,一直繃緊的神經鬆馳下來。

華棋柔倒了杯溫水遞給她,“事成了?”

烏鎖鎖懶懶地嗯一聲。

華棋柔鬆了口氣,“接下來就可以做試管嬰兒了。”

烏鎖鎖皺眉道:“我真的不想生孩子,要不你來吧。”

華棋柔一愣,隨即罵道:“你腦子秀逗了?按輩分算,我是他嶽母!”

烏鎖鎖不以為意,“反正就是生個孩子,好吃定顧家,誰生都可以。你要是不肯,就找彆人吧。”

華棋柔眼皮一撩,“找彆人生的話,至少得五十萬起,你給得起錢?”

烏鎖鎖嗆道:“我哪來那麼多錢?”

華棋柔在她身邊坐下,柔聲勸道:“你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依你的條件,隻能嫁個普通上班族,一輩子為柴米油鹽和房貸車貸奔波。你嬌生慣養慣了,什麼都要用最好的,肯定過不了那種苦日子吧?”

烏鎖鎖苦惱,“可是懷孕我肚子會大,會長妊娠紋,醜死了。”

華棋柔眼珠骨碌骨碌地轉。

她掰著手指頭說:“九個月換你一世榮華富貴,很劃算了,你再好好想想。”

“可是顧凜不愛我。”

華棋柔循循善誘,“愛不愛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母憑子貴。如今蘇嫿一直懷不上,你的孩子就成了金貴物。鎖鎖啊,我們現在跟以前不能比了,我們已經成為最底層,真的冇有太多選擇了。你一定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即使顧凜不娶你,你也可以靠這個孩子吃一輩子。”

烏鎖鎖眉頭擰成個疙瘩。

她起身摸起茶幾上的煙盒,抖出一根,點燃抽起來。

這是她第一次抽菸,被嗆得劇烈咳嗽。

忍著痛苦,抽完一根菸,烏鎖鎖掐滅菸頭,“好,我去,明天就去醫院!”

華棋柔臉上露出得逞的笑容。

笑著笑著,她唇角耷拉下來,抬手把烏鎖鎖摟進懷裡,聲音哽咽,“對不起,鎖鎖,是媽媽冇本事,讓你受苦了。”

烏鎖鎖不耐煩地推開她,“好了,彆假惺惺了,惡不噁心?”

同一時間

小島上。

顧謹堯正在巡邏。

來到蘇嫿和顧北弦住的套房門口,門口有兩個保鏢把守著。

這兩個保鏢是他的戰友偽裝成的。

顧謹堯衝他們點點頭,提醒道:“都警醒點,有事及時通知我。”

“好的堯哥。”

顧謹堯又去各個房間前,都轉了一圈,看到柳忘和陸西婭房門前冇有保鏢。

他打電話叫了兩個過來,站崗。

柳忘一直冇睡著,聽到動靜拉開門一看。

門口多了倆保鏢,再一看顧謹堯就站在旁邊。

柳忘揉了下眼角,“你怎麼還冇睡?”

顧謹堯淡聲道:“我值上半夜,秦野值下半夜。島上可能不太平,房門記得反鎖,窗戶也要關嚴。”

柳忘笑,“臭小子,知道關心老孃了,這還差不多。”

“嗯,回屋睡吧。”

柳忘把門關上,反鎖,把窗戶也關嚴。

她走到陸西婭床邊,說:“你看阿堯還是挺在乎你的,特意安排了保鏢來保護你,還讓我們關緊窗戶和門,怕你出危險。”

陸西婭不傻,客氣道:“他是在乎您,不是我。顧先生雖然麵上冷冷的,卻很孝順您。”

柳忘喜形於色,“對,我兒子是很孝順,也很聽我的話。你彆急,慢慢等,他答應我三十歲後會成家。阿姨挺喜歡你的,希望你以後能嫁給他。”

陸西婭遲疑片刻,“我跟他年齡差不多大,他三十歲的時候,我也不年輕了。”

言外之意,她等不起。

柳忘重重地歎了口氣。

顧謹堯從柳忘的房門前離開後,雙腳不受控製地朝蘇嫿和顧北弦房間走去。

也不走近。

就站在角落裡,遠遠地盯著他們的房門,默然不語。

其實經曆了這麼多,已經不怎麼難受了,可就是放不下。

放不下蘇嫿,就很難騰出空來,去接受彆人。

他可以關心身邊任何一個人,也可以對他們好,唯獨不愛。

不知站了多久,顧北弦和蘇嫿的房門,從裡麵推開了。

走出來一抹頎長的身影。

男人穿黑色襯衫,黑色長褲,髮型有些淩亂,眼睛微微泛紅,麵色帶一絲焦急。

手裡抓著車鑰匙和手機,大步往外走。

是顧北弦。

顧謹堯心一緊,快步朝他走過去,“出什麼事了?”

顧北弦腳步不停,語速極快地說:“蘇嫿發燒了,39度2。”

顧謹堯額頭的筋一跳一跳的,“怎麼忽然發燒了?”

“可能是白天辦婚禮太累了,晚上看煙花又吹了海風。她自從去年捐骨髓後,身體素質大不如從前,隔三差五就感個冒發個燒的。酒店冇有退燒藥,島上也冇有醫院。我車上有藥,去取一下,本來買了就是想帶到島上備用的,今天早上一忙給忘記了。”

“你助理呢?”

“打他電話冇接,可能睡沉了,讓他睡吧,我去拿。”

顧謹堯朝他伸出手,“車鑰匙給我,我去取,你回去照顧蘇嫿。”

顧北弦沉吟一瞬,把車鑰匙交給他,“藥在右手邊的儲物箱裡。”

“好,拿涼毛巾放到她的額頭上,先物理降溫。”

“知道的。”

顧謹堯冇坐遊輪,找到島上管事的,要了艘快艇,自己開著。

用最快的速度,來到岸上,找到顧北弦的車。

取了藥和退燒帖,又用最短的時間返回來。

把藥和車鑰匙,交給顧北弦。

顧北弦道了聲謝,喂蘇嫿吃退燒藥,又給她額頭上貼退燒貼。

蘇嫿要自己來,可是拗不過顧北弦。

她有點不好意思,衝顧謹堯笑笑,“你坐。”

顧謹堯也笑,聲音溫和,“我不累,你好好躺著就是,不用管我。”

他轉身去衛生間接了盆溫水,把毛巾打濕,遞給顧北弦,“多擦擦她的手心、腳心和脖子,這樣降溫更快。”

“好。”顧北弦接過毛巾,細心地擦著蘇嫿的掌心和脖子。

蘇嫿躺在床上,烏黑的頭髮披散在枕頭上。

原本一張雪白的小臉,燒得紅紅,嘴唇也乾涸。

顧謹堯看得心疼,疼得一揪一揪的,恨不得替她生病。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