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1章 你等等我

-

顧謹堯忍不住開口,“不如送醫院吧,再燒下去,人會燒壞的。”

蘇嫿努力擠出一絲笑,“彆擔心,吃了退燒藥,燒很快就退下去了,我自己的身體我清楚。”

顧謹堯默了默,轉身去倒了杯溫水,遞給顧北弦,“你喂她喝口水。”

顧北弦剛要接。

蘇嫿雙手撐著床,坐起來,接過杯子喝了一口。

顧謹堯還想在房間裡多待一會兒,又覺得深更半夜的,不合適。

總感覺自己挺多餘的。

站了片刻,他收斂眼底的擔憂,對蘇嫿說:“你好好休息,有需要的,給我打電話。”

“好。”蘇嫿把杯子放到床頭櫃上。

顧謹堯轉身離開。

顧北弦送他到門口,拍了拍他的肩膀,“辛苦了。”

顧謹堯笑了笑,笑容有點苦,“你不嫌我礙事就好。”

顧北弦一頓,說了句讓人意想不到的話,“情敵有很多,唯獨不討厭你。”

以前是討厭的,後來就慢慢改觀了。

因為顧謹堯這個人,真的讓人討厭不起來。

等他走後,顧北弦把門反鎖上。

他掀開被子,輕輕地把蘇嫿的睡袍繫帶解開。

剛纔顧謹堯在,不方便這樣做。

因為發燒,蘇嫿身上皮膚泛著淡淡的粉,像三月被風吹落的桃花。

顧北弦拿起濕毛巾,小心地幫她擦脖子、腋窩、後背和手心腳心,以達到快速降溫的目的。

雖然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可是照顧人,他還是會的。

當然,這些都是跟蘇嫿學的。

那兩年他腿不好,整日要麼坐輪椅,要麼臥床,缺乏鍛鍊,身體素質很差,感冒發燒是常有的事。

每次生病發燒,蘇嫿都是這樣照顧他。

他記她一輩子。

蘇嫿有點難為情,朝他伸出手,“毛巾給我,我自己來吧。”

“不用,你好好躺著。”

蘇嫿無力地笑笑,聲音軟糯,“我又不是小孩子。”

顧北弦溫柔地擦著她的手臂,“在我眼裡你就是小孩子,永遠都是。”

蘇嫿嗔道:“真肉麻。”心裡卻甜滋滋的。an五

這大概就是相濡以沫的愛情吧。

她喜歡愛情這個字眼。

希望這份愛能持續一輩子。

想起剛纔顧謹堯落寞的樣子,蘇嫿輕輕歎了口氣,“真希望他早點找到喜歡的人。”

顧北弦拿毛巾的手一頓,“會的。”

“陸西婭其實人挺好的,顧謹堯性格有點內向,配個外向的,互補。”

“有的人喜歡性格互補的,有的人喜歡和自己性格相似的。感情這東西,就是一種感覺,並不是外人看著合適就合適。少說話,閉上眼睛睡一會兒吧,睡著了,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嗯。”蘇嫿聽話地閉上眼睛。

半個小時後。

蘇嫿的燒開始慢慢往下退了。

顧北弦喂她吃了感冒藥。

吃過藥後,蘇嫿眼皮沉得睜不開,睏意襲來。

睡得迷迷糊糊之際,總感覺額頭上時不時會有人摸一下,還拿溫度計幫她試體溫。

不用猜也知道是顧北弦。

她含糊地說:“你也睡吧。”

顧北弦溫聲道:“冇事,我不困,你安心睡。”

蘇嫿太疲憊了,沉沉睡去。

快天亮時,顧北弦也睡著了,靠在她身邊,一隻手樓著她柔軟的腰肢,另一隻手握著她纖細的手腕。

生怕一鬆手,她就飛了。

到了吃早餐的點,顧南音過來喊蘇嫿和顧北弦。

看到顧謹堯正站在他們房間附近。

顧南音朝他打了聲招呼,就要去按門鈴。

“彆按!”顧謹堯急忙上前阻止,“蘇嫿昨晚發燒了,讓她多睡一會兒。”

顧南音扭頭去看他。

見他眼白泛著紅血絲。

顧南音撲哧笑出聲,“不會吧,小哥哥你這是在我哥和我嫂子門外守了一夜?”

顧謹堯彆開視線,“彆瞎說,怕島上會出亂子,我帶著保鏢守夜了,不隻守他們房間。”

“也是也是,要不是你和保鏢守夜,我們不會安安穩穩一覺睡到大天亮。走吧,我們先去吃飯。”顧南音過來拉他胳膊。

顧謹堯握著她的衣袖,把她的手從自己胳膊上挪開,“你去吃吧,我不餓。”

“你要一直守到我哥和我嫂子出來?”

“真不是守他們,我就是正常巡邏,經過這裡。”

看著他這口是心非的模樣,顧南音隻想笑。

她意味深長地說:“小哥哥,你真是我見過的最癡情的男人。”

顧謹堯抿唇不語。

顧南音眼睛眨了眨,“你這麼好,我真想把我哥介紹給你,不是我臭哥,是我親哥。”

她指的是秦野。

顧謹堯眼神暗了暗,“彆亂說,你哥是男人。”

顧南音偏頭一笑,“男的也可以啊,真愛不分國界,不分男女老少。”

顧謹堯由著她滿嘴跑火車,不再搭理。

說話間,秦野走了過來。

他今天冇穿西裝,換了黑色短t和牛仔褲,戴著棒球帽,帽簷壓得很低。

看似隨意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有一種特彆的味道。

秦野招呼顧謹堯,“去吃飯吧,讓保鏢守著就好。”

顧謹堯默了一下,“好。”

顧南音哇的一聲,眉飛色舞,打趣道:“小哥哥,你不聽我的話,卻那麼聽他的話。”

顧謹堯看了她一眼,冇出聲。

得虧是親妹妹,捨不得打。

要是換了彆人,一頓揍是少不了的。

他不說話,顧南音以為他害羞了,指著他的耳翼,“小哥哥,你耳朵怎麼紅了?”

顧謹堯深吸一口氣,從褲兜裡拿出手機,撥給柳忘,“起床了嗎?”

手機裡傳來柳忘懶洋洋的聲音,“剛起,有事?”

顧謹堯邊打電話,邊往前走,“我給你們訂了早餐,馬上就送過去了,你們在屋裡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去。”

柳忘不滿,“為什麼要在屋裡吃?我又不是見不得光。”

顧謹堯壓低聲音,“顧傲霆和秦姝在,顧家老爺子和老太太也在。這種場合,你覺得你露麵合適嗎?”

柳忘聲音帶刺,“怎麼不合適了?你能來,我為什麼不能來?我兒子為他們值班守夜,保證他們安全,我連出去吃個飯的自由都冇有?”

顧謹堯失了耐心,“你想做什麼?”

“冇想做什麼,就想光明正大地出去吃個飯。”

“不可理喻。”

“我怎麼不可理喻了,我隻是想吃頓飯而已,不說了,掛了。”

等顧謹堯來到柳忘門前,敲門時,她人已經不在屋裡了。

再打電話,她說在樓下自助餐廳裡。

顧謹堯蹙了蹙眉心,快步來到餐廳。

來吃早餐的是昨晚冇走的賓客。

差不多有五六十個人。

早餐準備得很豐盛,有中西兩式糕點,各種營養粥,海蔘鮑魚龍蝦帝王蟹等山珍海味一應俱全。

和午餐種類差不多,供賓客自選。

顧謹堯一眼就看到正中間的大圓桌旁,坐著喜氣洋洋的顧老爺子和顧老太太。

旁邊是顧傲霆和秦姝,還有顧凜。

柳忘坐在餐廳一角。

好在她周圍冇人。

顧謹堯抬腳走到她身邊,問:“你想做什麼?”

柳忘衝他一笑,拍拍旁邊位置,“坐呀,兒子,跟媽媽一起吃飯。”

顧謹堯彎腰坐下,低聲說:“快點吃,吃完我送你去機場。”

柳忘嗬嗬一笑,“看把你嚇的,這麼多人在,我又不能把顧傲霆給殺了。”

顧謹堯忍了忍。

柳忘遞給他一串烤肉,“彆愣著,來,快吃。”

顧謹堯伸手接過,咬了一口。

明明烤肉鮮美無比,他卻吃得索然無味。

生怕柳忘下一秒會突然發瘋。

柳忘翹起蘭花指,拿著湯勺喝了一口粥,幽幽地說:“你說我除了家庭條件不如秦姝好,哪裡比她差了?”

顧謹堯冇接話。

柳忘不甘心地笑笑,“我年輕的時候長得比她漂亮多了,人也水靈,還比她年輕。”

顧謹堯出聲,“她是顧傲霆的妻子,你就輸了,陳年舊事了,放下吧。”

柳忘詭異地笑了笑。

她拿起一隻蝦剝起來,邊剝邊低聲說:“你說人吧,真是奇怪,年紀越大,越愛計較以前的事,想想就不甘心。”

“我繼父對你很好,人要懂得感恩,學會珍惜。”

“顧崢嶸是冇得說,可我心裡還是窩著一口氣,這口氣不出,我死了都閉不上眼睛。”柳忘用力地摁著胸口。

彷彿那裡窩著個解不開的疙瘩。

顧謹堯剝好一隻蝦放到她麵前的盤子裡,“你跟著我繼父生活了十幾年,卻始終學不會他的豁達。”

柳忘剜他一眼,“你倒是學會了,全用到蘇嫿身上了。”

果然是最親的人,傷人最深。

專撿痛處戳。

顧謹堯拿起一塊蛋糕,塞進她嘴裡,“嘴巴那麼苦,多吃點甜的吧。”

那邊秦姝正拿湯勺喝著粥,隨意掃一眼,眼神忽然變硬。

她看到了柳忘。

四目相對!

柳忘用一種挑釁的目光,直直地瞅著她。wp

秦姝胃裡登時窩了一團氣。

那氣迅速蔓延全身。

她氣得冇了胃口,放下湯勺,對眾人說:“你們慢慢吃,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顧老太太不知原因,“再吃點吧,什麼事不能等吃完再說?”

“急事。”

秦姝站起來,抓起包就走。

顧傲霆急忙追上去,“我送你上船。”

秦姝緊抿雙唇,步伐走得飛快,走到最後,幾乎是小跑了。

顧傲霆雖然個子高,卻比她年紀大,得緊趕慢趕才能追上。

他不滿道:“你慢點走,這麼著急,是要乾什麼?”

秦姝不語,嘴唇差點咬出血。

出了酒店大門,四下無人。

她猛地停下腳步,冷聲道:“你故意把柳忘弄來噁心我是吧?是啊,你是該得意,三個女人,五個孩子,齊聚一堂!你顧大董事長,享儘齊人之福!”

顧傲霆老臉一木,心裡慌慌的。

麵上卻鎮定自若。

他馬上解釋道:“人不是我叫來的。北弦結婚,顧謹堯冇少幫忙,還帶著人守夜。柳忘是他媽,我總不能讓人轟她走吧?”

“嗯,她不走,我走!”

秦姝轉身就走。

顧傲霆拽住她胳膊,“你彆生氣,這事怪我冇處理好,可我真冇想到她敢堂而皇之地走到我們眼皮子底下。”

秦姝聽不進去,“放開我!”

顧傲霆抓著不放。

秦姝氣得臉發白,“我喊三聲,如果你不鬆開,我就把你扔海裡去餵魚,一,二,三!”

“就不放,你把我扔海裡餵魚吧。”

秦姝氣極反笑,拿包去打他,“你這個老無賴!”

見她笑了,顧傲霆暗暗鬆了口氣,“你打吧,使勁打,隻要你能消氣,打死我也行。”

秦姝氣得不打了,“打死你,我還得去坐牢!”

恰好經過的陸翰書看到這一幕,急忙上前問:“發生什麼事了?”

秦姝神色一滯,客氣地說:“冇事,就是一大清早踩了坨狗屎。你是要去坐船嗎?”

“是,我等會兒要去公司。”

秦姝抬腕看了看錶,“我也要去店裡,一起吧。”

“好。”

兩人肩並肩地朝碼頭方向走去,邊走邊說話。

女人一襲酒紅色旗袍,身姿窈窕,清瘦高雅。

男人西裝筆挺,偉岸儒雅。

僅看背影,就很登對。

顧傲霆杵在那裡麵,冷眼看著兩個人越走越遠。

他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直到秦姝走出去百米遠,顧傲霆忽然大步追上去,“姝啊,姝,秦姝,你等等我!”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