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4章 教訓顧凜

-

從蘇嫿那裡離開。

顧南音又來到秦野的房間。

她是那種心裡藏不住事的人,有點喜事,就恨不得和最親的人一起分享。

一進屋,顧南音就抬起左手,在秦野麵前晃了晃,“親哥,你看我戒指漂亮嗎?”

秦野看一眼那粉色鑽戒,微微一笑,“很漂亮。”

顧南音喜氣洋洋,“墨沉哥向我求婚了!”

秦野很替她開心。

他拿起手機,打開微信,給她轉了99999塊的紅包。

顧南音聽到微信提示音,打開一看,馬上給他原路退回去,“我不要你的錢,我來,隻是跟你分享喜悅的。你賺錢不容易,自己留著花吧。”

秦野又給她轉過去,“這是當哥的一點心意,祝你和墨沉,長長久久。”

顧南音拗不過他,就收下了。

她上前抱住他,“謝謝親哥。”

秦野任由她抱著,也不推開,還溫柔地摸摸她的頭,“好好和墨沉處著,他品性不錯。”

“放心。”顧南音像隻小貓一樣,任由他摸著頭,“還是你好,不像我臭哥,不讓我抱,也不給我封禮,小氣鬼。”

話音剛落,她手機又來資訊提示音了。

顧南音鬆開秦野,低頭一看手機。

到賬:1000000000。

顧南音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這是她活了二十四年,有史以來收到的最大的一筆錢。

平時顧傲霆給她零花錢,都嚴格控製著,買東西也隻能刷信用卡,每個月定額,還不能超了。

超了,他就會嘮叨,給她立各種規矩。

顧南音盯著那一長串的零,眼花了,“這,這是多少?我數數,一、二、三、四…八個零!一千萬!”

她抬頭看著秦野,“親哥,你說,我臭哥是不是手滑,多輸了幾個零?他那麼小氣的人。”

秦野笑,“你打電話問問,他應該不會犯這麼低級的錯誤。”

顧南音馬上撥給顧北弦,“哥,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你今天怎麼這麼大方?”

顧北弦沉聲道:“省得你到處去說我小氣,這錢用來堵你的嘴。”

“冇有,我就說了一次。”

“說實話,到底幾次?”

顧南音有點難為情,“也就,也就那麼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次吧。”

顧北弦眉頭一蹙,“數完幾個零了嗎?數完就給我退回來。”

“不退,我屬貔貅的,隻進不出,到我手裡的錢休想再要回去!”

顧北弦掛斷電話。

顧南音收起手機。

怕秦野心裡不舒服,她說:“親哥,我還是最愛你,不會被他收買的。我臭哥他就是個萬惡的資本家,比不上你一根小手指。“

秦野笑容加深。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可愛的人。

天天和她生活在一起,做夢也得笑醒吧。

從秦野房間裡出來。

顧南音冇走幾步,迎麵碰到柳忘和顧謹堯。an五

顧南音腳步停下,臉上的笑容收住。

一時竟不知該以何種麵目,麵對他了。

顧謹堯察覺到了,讓柳忘先回屋。

等她走後,顧謹堯說:“我們聊聊。”

顧南音應了一聲。

顧謹堯提出聊聊,卻不知該從哪裡開口,說對不起嗎?

他又冇有錯。

怪顧南音嗎?

她更冇有錯。

顧謹堯雙拳微微握緊,沉默起來。

顧南音默了默,垂下眼簾盯著地麵,“小哥哥,我知道你是無辜的,你無法決定自己的出身。整件事你也是受害者,小時候肯定冇少遭人白眼,惹人非議吧?明明你什麼都冇做錯,卻要承擔那麼多痛苦,說實話,我挺心疼你的。可是,我現在真的接受不了你是我親哥這件事。你給我一段時間緩緩,等我緩過來,再說好嗎?看書溂

顧謹堯抿唇不語,心裡卻很感動。

她看著嬌嬌縱縱的,冇想到心卻這麼細,能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

是。

他小時候是受儘街坊鄰居和同學的白眼,唯一不嫌棄他的是蘇嫿。

蘇嫿成了他童年時期唯一的光。

麵前這個女孩,居然也能說出這樣的話,明明嘴巴那麼厲害,心地卻如此善良。

顧謹堯心裡堅硬的地方柔軟了一下。

他垂眸,目光柔和地望著她,“行,不管你拿我當什麼,我都會一直拿你當親妹妹。”

短短一句話,把顧南音說得鼻子酸溜溜的。

好像前兩年顧謹堯就對她特彆包容,特彆溫柔了。

顧南音硬著嗓子說:“我爸臭毛病雖然很多,可他不是大奸大惡之人,糟蹋你媽那種事,他做不出來。”

一提顧傲霆,顧謹堯柔和的目光瞬間變得薄涼,“男人有很多麵,他是好父親,卻未必是好人。”

“我爸不是好人,卻不會乾那種下作事。二十幾年錢,我們家就不窮,錢比一般人都多。我爸年輕時長得也帥氣,個子高大威猛。他要是想要女人,靠財力靠魅力,都能輕而易舉地得到,冇必要做犯法的事。他生意做了大半輩子,一直穩如泰山,就是因為他遵紀守法,從來不觸碰法律底線。”

“我媽說,她眼睛和你媽長得很像,輪廓也有點像,你爸當時喝醉了,認錯人了。”

顧南音語氣變硬,“我媽獨一無二,冇人像她!”

顧謹堯不跟她爭,語氣溫和,“我去送我媽坐飛機了,有事隨時給我打電話。”

“好。”

同一時間。

楚墨沉帶著助理和保鏢們,把蘇嫿和顧北弦辦婚禮用的東西,全都搬到了遊輪上。

有她的婚紗、禮服和嫁衣。

還有大大小小的行李箱,以及一個個密碼箱,裡麵裝的是昨天收到的禮金。

楚墨沉收拾完,給顧北弦打電話,讓他們上船。

蘇嫿穿上鞋子,剛要走。

顧北弦忽然彎腰打橫把她抱起來。

蘇嫿雙腳瞬間騰空,身體失重,下一秒,就到了他懷裡。

顧北弦騰出一隻手拉開門,抱著她走出去。

兩人男帥女美,又是新郎新娘,還以這麼高調的方式出行,就很惹人注目。

不時有服務人員,朝他們投來或羨慕或欣賞或好奇的目光。

蘇嫿被看得很不自在,“放我下去吧,我自己能走。”

“不,你不能。”

蘇嫿哭笑不得,簡直拿他冇辦法。

隻能任由他抱著上了遊輪。

遊輪分特等艙、貴賓艙和一等艙二等艙等。

前三個都是兩人艙,二等艙是四人艙,依次類推。

顧北弦和蘇嫿選了貴賓艙,在甲板最上層。

蘇嫿不舒服,有點暈船。

顧北弦把她攬在懷裡,手摸摸她額頭,試試有冇有發燒,又把她的頭扳到自己肩膀上,讓她靠。

蘇嫿暈暈乎乎地想睡覺。

冇過多大會兒,有人敲門。

進來的是顧凜。

他手裡拿了兩杯橙汁,說:“聽說蘇嫿生病了,喝點鮮榨橙汁補充一下vc。”

顧北弦自然不會讓蘇嫿喝他的東西,防著他呢,便淡淡道:“放茶幾上吧,謝謝。”

顧凜放下,冇話找話說:“怎麼冇看見顧謹堯顧先生?”

“他有事提前離開了。”

顧凜極輕一笑,“顧先生對你們夫妻倆可真是儘職儘責。昨晚,他在你們門前一動不動守了一整夜。半夜我出來抽菸,正好看到他,就冇見過這麼癡情的人。”

說到“癡情”二字時,他故意做出曖昧的表情。

顧北弦算是聽出來了。

顧凜這是拐著彎地挑撥離間呢。

如果放在從前,他會憤怒,會生氣,會討厭顧謹堯,可現在,他不會了。

顧北弦微抬下頷,“顧謹堯是我朋友。朋友不需要太多,像顧謹堯那樣的,有兩三個就好了。顧總人品這麼好,應該不缺少這種朋友吧?”

顧凜噎住。

他朋友是不少,但全是拿錢辦事的那種。

像顧謹堯這樣的,還真的一個都冇有。

過了半秒,顧凜訕訕地嗯了一聲,“是不缺,很多。”

手機忽然響了,顧凜掃一眼,是他外公藺老爺子打來的。

他掛斷電話,衝顧北弦歉意地笑笑,“先失陪一下,我去甲板上回個電話,這裡信號不太好。”

顧北弦微微點頭。

顧凜推開門走出去,來到甲板上。

回頭看看,附近冇人,他把號碼回撥過去,“外公,您有事?”

“你昨天冇輕舉妄動吧?”

“冇有,顧北弦早就有所防備,派了很多保鏢,來島上維持秩序。尤其是那個叫顧謹堯的,像狗一樣守在顧北弦的門口,守了一整夜,連隻蒼蠅都飛不進去。我們的人,根本就無法下手。”

藺老爺子歎了口氣,“還是從長計議吧。”

“好,我聽您的。”

話音剛落,遊輪忽然劇烈地晃動起來。

起風了。

海風呼嘯,捲起海浪,浪頭一個高過一個。

顧凜腳下站不穩,身體開始亂晃,手機掉到甲板上。

他伸手牢牢抓住欄杆。

奈何甲板劇烈傾斜,他被猛地甩出去老遠,因為慣性又被甩回來!

“撲通!”

一聲巨響!

他被甩進大海裡!

遊輪迅速往前開去,把他甩在後麵!

顧凜揮舞四肢,拚命地朝遊輪方向遊去!

突然,一個浪頭打過來,瞬間將他淹冇!

遊輪駕駛艙裡,握船舵方向盤的,正是秦野!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