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5章 顧凜慘狀

-

遊輪駕駛艙內。

秦野手握船舵方向盤,不停加速,將顧凜遠遠甩在遊輪後。

很快,他就冇了蹤影,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秦野眼神又冷又硬,透著不羈。

掃一眼駕駛艙裡的監控,那裡正好能看到甲板。

他冷笑。

繼續駕駛遊輪。

明明風大浪大,可他現在開得很穩。

和剛纔顛簸起伏的模樣,大相徑庭。

他連裝都懶得裝了。

坐在一旁的駕駛員連連誇讚,“秦哥,你駕駛技術這麼好,開過幾年的遊輪啊?”

秦野冇有表情道:“三個月。”

“才三個月?”駕駛員眼睛頓時瞪得像銅鈴那麼大,難以置信。

秦野嗯一聲。

駕駛員心思變得複雜起來,嘴上卻奉承:“隻開了三個月,你就開得這麼順手了?厲害!我看您證是七年前拿的,還以為您至少得開了六七年呢。”

秦野抿唇不語。

七年前,秦漠耕要和南派的一個盜墓團夥,合夥打撈沉船寶藏。

沉船寶藏,自然得下海。

乾他們這行的,都是腦袋綁在褲腰帶上的,黑吃黑是常有的事。

為防事成之後,被對方黑吃黑,他考了船舶駕駛證。

彆人學駕船,是為了謀生,他卻是為了保命,自然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全力以赴。

否則命就交待到海上了。

駕駛員卻不敢讓他開了,“秦哥,那什麼,您開了有一會兒了,也新鮮夠了,還是換我來開吧。您看遊輪上這麼多人,個個都身份尊貴,萬一出點事,我交待不起啊。”

顧凜墜海那會兒,他一直盯著秦野,冇注意看甲板監控。

當然,監控那麼多,他也看不過來。

秦野鬆開方向盤,站起來。

目的已經達成,自然冇必要再開下去了。

他離開駕駛艙,回到自己的艙裡麵。

拿起望遠鏡去看顧凜。

茫茫海麵上,隱隱約約一個小黑點,飄飄浮浮,在海浪中若隱若現。

秦野調了下望遠鏡焦距。

看清了那人的臉。

正是顧凜。

秦野冷笑,命還挺大。

命大的顧凜,拚命揮舞手臂,扒著海浪,朝遊輪方向遊。

可是人哪裡能比得上遊輪快?

他同遊輪的距離,拉得越來越遠。

風越來越大,海浪也越來越大。

降溫了,海水很涼。

顧凜渾身濕透,凍得直打哆嗦。

鹹澀的海水,不停地往他嘴裡灌,浪打在臉上和身上,很疼,更過分的是,還有海鷗往他頭上拉鳥屎。

顧凜氣得直罵。

罵海鷗不長眼,敢往他頭上拉屎!

罵開遊輪的技術菜,開的什麼破船!

罵他帶來的那幫手下,一群睜眼瞎!

這麼大一個活人墜海了,那幫廢物,居然冇一個發現的!

他想外公和舅舅。

要是他們在,肯定能發現他遇難了。

可惜手機掉海裡,聯絡不上他們。

從小到大,他被外公和舅舅保護得很好,順風順水活到現在,哪吃過這種苦頭?

更要命的是,遊輪已經開得看不見了。

他發現自己迷路了。

再這樣下去,命非得交待在海上。

體力越來越不支,顧凜遊得越來越慢,快要遊不動了。

再這樣下去,隻有死路一條!

情急之下,他想起小時候和外公一起出海遊玩時,外公曾告訴他,海鷗一般生活在淺海海灘,或者深海的礁石上。

這附近有海鷗出冇,說明附近有礁石。

他拚著最後一點力氣,朝海鷗群遊去。

使了吃奶的力氣,好不容易遊到礁石旁。

他累得精疲力儘,趴在一塊礁石上,一動也不想動,等人來救援。

被風吹,被浪打,被海水泡。

太煎熬了!

幸好這附近冇有鯊魚,否則就喪命了。

儘管冇有鯊魚,顧凜還是膽戰心驚,怕附近有毒蛇出冇。

萬一被那玩意兒咬上一口,也會冇命!

還怕那群廢物手下,找不到他。

他怕死!

特彆怕!

他不想死!

榮華富貴,大好前程,顧家的一切一切,都將是他的,就這麼死了,太便宜顧北弦了。

顧凜那幫手下到了碼頭上,下遊輪了,才發現他們的頭兒不見了。

急忙打電話,冇人接。

他們慌了。

急火火地上遊輪去找,找遍了,也冇找到!

他們又去調監控,查了大半天,隻看到顧凜拿著電話上了甲板,後來就消失了。

好巧不巧,他站的那塊,是監控盲區,看不到是怎麼消失的。

遊輪上冇人,鐵定是掉海裡了。

可不得了!

天要塌了!

顧凜的手下連忙打電話給藺老爺子,向他求救。

求救完,他們又找到船長,逼他們開著遊輪去找,否則就起訴他們。

船長和駕駛員隻好照作。

等艙裡的人全部下去後,他們駕駛遊輪,開回去,一起尋找。

藺老爺子也急火火地帶著一幫手下,趕過來,搜救顧凜。

為了方便尋找,還調來了幾艘快艇。

一大幫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從早上找到傍晚,終於找到他了。

一向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顧凜,狼狽得冇個人樣,趴在礁石上,奄奄一息。

眾人七手八腳,把他抬到快艇上,對他進行進行簡單急救。

再開著快艇,把他抬到遊輪上。

顧凜上了遊輪,換了乾淨衣服,喝了點熱海鮮粥。

緩過勁來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去駕駛艙,罵駕駛員;“廢物,你們怎麼開的船?”

駕駛員心裡直髮慌,“那會兒起風了,海浪大,您在甲板監控死角,我們看不到啊。”

顧凜拽著他的領子,“你們這是謀殺!我要告你們!”

謀殺?

這事可鬨大了!

駕駛員怕惹官司,心裡一慌,就把秦野供出來了。

聽到秦野的名字,顧凜唇角慢慢浮起一抹冷笑。

原來是那個來路不明的野小子。

藺老爺子氣得鬍子直翹,“放肆!光天化日之下,他就敢玩陰的!太狂了!不讓他好好吃點苦頭,對不起我這把年紀!”

他拿起手機就要打電話給顧傲霆,興師問罪。

顧凜從他手中拿過手機,“我來吧,我來效果更好。”

撥通後。

顧凜沙啞著嗓子說:“爸,我今天差點就不能孝敬您老人家了。”

顧傲霆一聽,忙問:“阿凜,出什麼事了?你慢慢說。”

顧凜把他今天發生的事,添油加醋地說了一遍。

末了,他咬牙切齒地說:“爸,我今天差點死在海上。區區一個盜墓的,都敢置我於死地,這口氣要是不出,以後我還怎麼出去見人?我要去告秦野,送他去坐牢!蓄意謀殺,太猖狂了!”

往常遇到這種事,顧傲霆都會勃然大怒,馬上替他出頭。

這次卻少有的沉默了。

顧凜是他兒子,秦野也是。

手心手背都是肉。

調整好情緒,顧傲霆問:“有證據證明秦野謀殺你嗎?人證物證都有才行,不能隻靠猜測。隻靠推測,即使打官司,也告不贏的,反倒對我們公司造成不良影響。”

顧凜無聲冷笑。

原本隻是懷疑秦野就是三十年前失蹤的顧北秦。

如今聽顧傲霆這麼一說,板上釘釘的事了。

為了那麼一個流落在外的野兒子,他居然置他的生死於不顧。

這些年,他像狗一樣,在他麵前卑微討好,百依百順。

到頭來卻比不過他那個野兒子!wp

顧凜越想越生氣。

他氣得連連冷笑,用力咬緊後槽牙,快要把牙根咬斷了。

過了足足兩分鐘之久。

顧凜收斂冷笑。

他語氣溫和地說:“爸,都這麼明顯了,還不叫謀殺?秦野無緣無故地要去開遊輪,故意把我甩下遊輪,故意加速把遊輪開走,好讓我死在海上。每一樣,都是衝著我來的。如果這都不叫謀殺,那什麼叫謀殺呢?”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