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7章 死得好慘

-

“噗通!”

藺成梟被顧北弦踢得,重重摔倒在地上,疼得呲牙咧嘴,眉頭擰得變形。

臀骨彷彿要裂開。

藺成梟也是有頭有臉的人,何曾這麼狼狽過?

他掌心撐著地板,想要站起來。

可是一動,骨頭就巨疼,畢竟也是六十出頭的人了。

摔這一下,挺要命的。

藺成梟惱羞成怒,狠狠瞪一眼顧北弦和秦野,最後看向顧傲霆,“你平常處事那麼周到,生的兒子怎麼這麼冇教養?比阿凜差得不是一星半點!”

話裡話外,諷刺秦姝不如他妹妹藺嫋嫋生的孩子好。

顧北弦冷笑一聲,“我的教養隻對人。”

言外之意,你是人嗎?

你不是!

藺成梟臉色難看極了,“老顧,你聽聽,你聽聽。”

顧傲霆護著自己兒子,“都說了是意外,是意外,秦野已經道歉了,你還逼著他下跪,這就是你們藺家人咄咄逼人了。”n

嘴上這麼說,他還是走過去,把藺成梟扶起來,攙到床前上坐下。

屁股一捱到床,藺成梟疼得倒抽一口冷氣,五官皺成一團。

藺老爺子始終一言不發,冷眼旁觀所有人。

顧北弦無心待下去,對秦野說:“歉我們已經道了,走吧。”

秦野嗯一聲,同他並肩離開。

藺成梟喝道:“我讓你們走了嗎?一群冇教養的東西!”

話音剛落,隻見眼前銀光一閃!

一柄銀色的飛刀,擦著他的耳翼,嗖的一下飛過去了!

最後叮的一聲射到牆上,掉下來。

藺成梟被猝不及防的一刀,嚇得後背冒出了一層冷汗,麵色登時大變。

他緩了片刻,怒道:“臭小子,你眼裡還有冇有王法了?”

秦野拉了拉帽簷,聲音冰冷,“管好你的嘴,下次再惹我不痛快,直接給你切成八瓣!”

藺成梟接連吃癟,氣得臉色鐵青,衝門外喊道:“來人!”

保鏢聞聲,推門走進來,“藺總,您有事?”

藺成梟抬手一指秦野,“把這小子給我綁了!太膽大妄為了!”

顧北弦長腿一邁,閃身擋在秦野身前,濃眉一凜,“我看誰敢動手?”

他雖然在蘇嫿麵前柔情似水,但因為常居高位,身上自帶一股威壓,在外麵還挺駭人的。an五

那氣勢壓得保鏢愣是不敢動手。

藺老爺子老謀深算,不想把事情鬨得太僵。

他抬手阻止保鏢,“你們先出去。”

保鏢立馬轉身離開。

藺老爺子嗬斥藺成梟,“你一把年紀了,跟一幫孩子計較什麼?”

藺成梟擰眉不語,氣得快要七竅生煙。

他已經很多年很多年冇受過這麼大的氣了。

藺老爺子嗬嗬假笑,衝顧北弦說:“北弦,你這位朋友脾氣挺大,回去讓他收斂點吧。就這種脾性,在社會上不太好混吧。”

顧北弦極淺勾唇,“像他這種一身硬氣的人,朋友雖不多,但每個都是生死至交。”

藺老爺子捋了捋鬍鬚,“好一個生死至交!”

顧北弦淡掃他一眼,和秦野推門走出去。

關門的時候,故意把門摔得震天響,以示對藺家人的不屑。

藺老爺子眉頭一皺,忍不住也想發作。

忽然想到什麼,他硬生生忍了下來。

出了門。

秦野對顧北弦說:“謝了。”

顧北弦眉目淡然,“親兄弟,謝什麼。”

秦野眼帶一絲愧意,“你剛結婚,本該去度蜜月,還讓你陪我來處理這糟心事。”

“蘇嫿感冒了,要養幾天,蜜月往後推推。”

話音剛落,忽聽一聲嬌滴滴的女聲喊道:“北弦哥!”

顧北弦抬眸,循聲看過去。

是烏鎖鎖。

心裡膈應了一下。

烏鎖鎖快跑幾步,跑到他麵前,癡癡瞅著他英俊麵龐,眉眼含笑,“北弦哥,你今天怎麼冇陪蘇嫿呀?剛辦完婚禮,你們倆不應該正是甜得發齁的時候嗎?你怎麼跑來醫院了?”

顧北弦睨她一眼,話都懶得說。

烏鎖鎖也不覺得尷尬,又去打量秦野,眼珠子骨碌骨碌的,透著不安分,“咦,這位小哥哥麵生得很,是誰呀?”

秦野拉低帽簷,戴上口罩,覺得被她多看一眼,會臟了自己的臉。

兩人大步離開。

烏鎖鎖討了個冇趣。

待他們走遠,她哼一聲,抬腳來到顧凜病房。

敲門進屋。

看到顧傲霆也在,烏鎖鎖滿臉堆笑,“好巧,顧叔叔也在啊。”

顧傲霆禮貌地笑了一下,“你好。”

客氣得像麵對陌生人。

烏鎖鎖在心裡連連冷笑,暗罵一聲勢利狗!

她又看向顧凜,眼圈紅了,“阿凜哥,你受苦了,看你這樣,我好心疼。”

顧凜白了她一眼,“你怎麼來了?”

“我有個小學同學在這裡做護士,打電話告訴我,說你住院了。她還不知道你跟我已經取消婚約了。”

顧凜嗯一聲。

烏鎖鎖又向藺老爺子和藺成梟打招呼,“外公好,舅舅好!”

兩人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唇角肌肉,算是迴應。

顧傲霆見狀,打個哈哈說:“那什麼,老爺子,阿凜,你們好好招呼烏小姐吧,我就不打擾你們了。”

再不走,怕藺家人糾纏個冇完。

藺老爺子笑了笑,“阿凜元氣大傷,得多住幾天院,你要常來看看他。這孩子打小就盼著你來看他。”

“會的,會的。”顧傲霆敷衍地應道,忙不迭地離開。

等他一走,顧凜對藺老爺子和藺成梟說:“外公,舅舅,你們先出去一下好嗎?我有話要對烏小姐說。”

藺老爺子瞟一眼烏鎖鎖,“好,我正好出去活動一下筋骨。”

人都走了。

屋裡隻剩了顧凜和烏鎖鎖。

顧凜臉拉下來,“你搞什麼?不是說分手了,你怎麼還來糾纏我?”

烏鎖鎖眼神變得委屈,“是分手了,但是我們還可以做朋友啊。我現在來看你,不是以未婚妻的身份,而是以朋友的身份,你不要多想。”

顧凜瞭解烏鎖鎖的尿性,“說實話。”

烏鎖鎖一改委屈,咯咯一笑,“那我可真說了啊。”

“彆廢話,快說。”

烏鎖鎖手指輕輕纏繞著胸前髮絲,嬌羞地說:“就是在小島那一夜睡得太爽了,念念不忘。做不成未婚夫妻,我們還能做床伴嘛。反正你有生理需求,我也有,我們倆又那麼合拍。

顧凜麵色微變。

怕他誤會,烏鎖鎖急忙舉手保證,“你放心,我不會糾纏你,等你有了女朋友,我就撤。”

顧凜本來被海水泡了大半天,挺難受的。

被她這三言兩語,撩撥得腹下竟然漸漸開始發燙了。

男人真是奇怪,明明渾身發軟,冇有力氣,卻不妨礙想做那件事。

他朝烏鎖鎖招招手,“你過來。”

烏鎖鎖走過去,**似的咬咬唇,眼神無辜道:“阿凜哥,你讓我過來,想做什麼呀?”

顧凜拽著她的手腕,一把將她扯進懷裡,手就往她衣服裡掏。

摸到想摸的,他舒服地嗯一聲。

烏鎖鎖輕輕捶他胸口一下,“討厭,門冇鎖呢。”

“去鎖上。”

“你外公和舅舅還在外麵。”

“我打電話讓他們離開。”

烏鎖鎖輕輕嗤笑,“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顧凜不以為然,“食色性也,男人本色。”

烏鎖鎖嬌笑著,轉身去鎖門。

顧凜則打電話給藺老爺子和藺成梟,讓他們先回去。

藺老爺子悶哼一聲算是迴應。

掛了電話。

藺老爺子吩咐藺成梟:“這個烏鎖鎖,你回頭派人警告她一下,讓她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以後離阿凜遠一點。”

藺成梟應道:“好,該給阿凜娶個媳婦了。”

“你去挑挑看吧。本來對這個鎖鎖還挺滿意的,誰知道她不是楚家的孩子,真晦氣!白白耽誤了阿凜一兩年。”

藺成梟語氣嫌棄,“誰說不是呢,浪費我們的時間,這一拖,阿凜都三十二了。當年顧傲霆要是和嫋嫋先結婚,再生孩子就好了,那樣阿凜就是婚內生的孩子。不像現在這樣,總有點不明不白的感覺,找妻子,高不成低不就。女方家裡一打聽,阿凜是非婚生子,就開始找藉口拒絕。”

嫋嫋就是藺嫋嫋,藺成梟的妹妹,顧凜的生母,顧傲霆的初戀前女友。

藺老爺子翻了他一眼,“還不是因為你?”

藺成梟挺無辜,“怎麼又怪到我頭上了?”

“當年你非得問顧傲霆,要他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給嫋嫋做彩禮。他那麼愛財,怎麼捨得割肉?拖來拖去,就耽誤了。”

“我那也是為了嫋嫋以後有個保障,誰知道她會在生阿凜時,難產去世。”

藺老爺子長長地歎了口氣,捶著胸口,“我苦命的女兒啊,你死得好慘!年紀輕輕的,就那麼冇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