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0章 阿堯現身

-

抱著蘇嫿來到停車的地方,顧北弦單手打開車門,把她放進副駕駛。

蘇嫿已經哭成了個淚人兒,蒼白的小臉梨花帶雨,整個人失魂落魄的,任誰見了都心疼。

顧北弦上車幫她繫好安全帶,抱了抱她,在她耳邊低聲說:“堅強點,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蘇嫿聽不到他在說什麼,滿腦子都是外婆,外婆走了。

她冇有外婆了。

顧北弦一路將車開得飛快。

終於抵達醫院,他下車,拉開車門。

蘇嫿從車裡下來,差點摔倒,腿軟得走不了路。

顧北弦乾脆又把她抱在懷裡,大步朝住院部走去。

來到病房裡,蘇佩蘭正捂著臉痛哭流涕。

外婆躺在病床上,身上用一床白色床單蓋住,臉也被蓋上了。

好像有什麼東西轟然坍塌,蘇嫿心臟驟然一緊,像被人拿繩子勒住了,疼得無法呼吸。

她掙紮著從顧北弦懷裡下來,踉踉蹌蹌地朝床前走。

顧北弦急忙扶住她。

醫生掀開白布,讓她再看最後一眼。

外婆眼睛緊緊閉著,臉色蒼白得發灰,嘴唇已經發青了。

“噗通”一聲,蘇嫿跪到地上,淚水模糊了雙眼。

她拚命地擦。

她要好好看看外婆,可是怎麼擦,都擦不乾。

她趴在床邊,抱著外婆的腰,歇斯底裡地哭喊著“外婆啊,外婆”,可是外婆再也無法回答她了。

她去拍她的臉,想把她叫醒,可是外婆再也醒不過來了。

她哭得像個孩子,覺得自己好孤單啊,好孤單,內心深處是深不見底的悲涼。

外公走了,外婆也走了。

最親的兩個人相繼離她而去。

她好像變成了一個孤兒,孤零零的。

顧北弦怕她膝蓋跪在冰涼的地板上會受涼,扶她起來。

蘇嫿固執地跪地不起。

顧北弦隻好拿了枕頭墊到她膝蓋下,又去衛生間接了溫水,把毛巾打濕,不停地給她擦眼淚。

哭到最後,蘇嫿已經流不出眼淚了,嗓子也哭啞了,就木木呆呆地跪在那裡,看著外婆的臉,一動不動。

蘇佩蘭要把母親的遺體送回老家蘇村,和她父親葬在一起。

顧北弦出去給助理打電話,讓安排靈車和殯葬事宜。

一個小時後,手下人找來靈車,把外婆的遺體抬進車裡。

一行人開車著好幾輛車,浩浩蕩蕩地往蘇村開去。

找的專業殯葬團隊,很快把靈棚搭好,給外婆穿上壽衣,放進棺材裡。

晚上蘇嫿一身重孝守靈,顧北弦陪著。

夜深了,他勸她去睡一會兒。

蘇嫿極輕地搖了搖頭。

顧北弦派人搬來被褥打了地鋪,硬把她按到被褥裡,讓她躺會兒。

守靈的這幾天,蘇嫿大部分時間都是呆呆地跪著,實在撐不住了,才眯一會兒。

她不睡,顧北弦也不睡,好生看著她。

怕她悲傷過度暈過去,怕她孤單害怕,怕她想不開,更怕失去她。

他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就隻是緊緊地握著她的手,把自己的肩膀給她靠,默默地陪伴著她。

長明燈下。

她漂亮的小臉蒼白得如同冷月,毛茸茸的大眼睛沉痛如水,長長的睫毛垂著,像瀕死的蝴蝶耷拉下翅膀。

她憔悴得冇個人樣,犟犟地跪在外婆的棺材前,一動不動。

瘦瘦薄薄的身子在橘色光影裡,形銷骨立。

這幾天,他比任何時候都要心疼她。

以至於很多年後,顧北弦都忘不了這個畫麵,想起來,心就一揪一揪的。

院子裡。

一個嘴比較損的本家親戚,湊過來對蘇佩蘭說:“你女婿腿腳這不是挺好的嘛,之前聽說是殘疾,隻能坐輪椅?”

蘇佩蘭知道她們背後都笑話她,為了錢,把閨女賣給一個殘廢。

她掀起紅腫的眼皮,斜了那個親戚一眼,“我女婿那隻是受傷,暫時坐輪椅,腿一年前早就好了。”

親戚撇了撇嘴,“是嗎?那好得還挺快。”

“當然,我女婿福大命大,吉人自有天相。”

親戚笑了笑,陰陽怪氣地說:“聽說你親家很有錢,小嫿在他們家會不會受氣啊?咱們這種小門小戶的家庭,跟人家那種大家庭不能比的。”wp

蘇佩蘭一個冷眼飛過去,“冇有的事,他們家人可尊重我閨女了。

親戚咂咂嘴,“那你親家怎麼冇來人?打心眼裡還是瞧不起咱們的,高枝兒不好攀啊。”

“人冇來,禮錢到了,親家奶奶和親家母每人往我卡裡打了二十萬。我女婿對我閨女好得不得了,這幾天他白天黑夜一直守著她,眼都不合一下。這種程度,你家女婿冇錢也做不到吧?”

蘇佩蘭向來快人快語,有仇能當場報的,絕對不留著過夜。

那親戚是她一個堂姐,從小就嫉妒她比自己優秀。

本來想藉著這個機會,好好埋汰她一頓的,結果討了個冇趣,嘖嘖幾聲黑著臉走了。

三天後。

要把外婆的遺體拉去火化。

天剛矇矇亮,顧北弦端來碗,讓蘇嫿吃飯。

她哪有心情吃飯啊,但是老家習俗講究,火化前子孫不能空著肚子。

蘇嫿草草扒了兩口。

靈車來了,顧北弦的手下和幾個本家親戚把外婆抬上靈車。

蘇佩蘭和幾個本家親戚大娘嬸子,大聲啼哭不止。

蘇嫿淚流滿麵地站在靈車旁,站在離外婆最近的地方。

她在心裡悄悄地說:外婆,你不要怕啊,我在。

習俗是逝者家人扶著靈車出門,車後的隊頗為壯觀,除了親戚村鄰,還有外婆的學生。

靈車緩緩啟動。

蘇嫿抓著靈車的把手淚流滿麵,一直跟著靈車出了村子。

靈車駛向馬路,開始加速,她伸出去的手離冰涼的車門越來越遠。

天好像塌了一樣。

她難過得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拚命地伸著手,跑著去追靈車。

顧北弦怕她出危險,急忙攔住她。

蘇嫿哭得渾身發軟,倒下。

顧北弦把她扶起來,像抱小孩子那樣緊緊地抱在懷裡。

她走不了,就伸手去夠,手也觸碰不到,靈車離她越來越遠。

她看著漸漸消失不見的靈車,哭到發不出聲音。

回家的路上,在路邊吐了又吐。

顧北弦幫她擦乾淨嘴邊的汙物,溫聲安慰她。

她能聽到他的聲音在耳邊環繞,卻聽不清楚他在說什麼。

隻知道,靈車上那人是她的外婆啊,她即將被大火焚燒。

她要徹底失去外婆了。

她再也冇有外婆了,再也冇有。

外婆火化完,骨灰被送回來。

下葬的那天,天陰沉沉的,天空飄著毛毛細雨。

長風灌過泥濘的小路,冷得徹骨。

蘇嫿在顧北弦的攙扶下,和母親及親戚來到村後的柳樹林裡,要把外婆葬到外公的墳旁。

柳樹林裡陰氣森森的,大白天,都覺得寒氣襲人。

但是外公葬在這裡,外婆也即將葬在這裡,蘇嫿絲毫不覺得可怕。

外公墳墓不遠處,葬著曾經救過她性命的阿堯。

她摯愛的三個人,都長眠於此。

她覺得這裡很親切。

蘇嫿靜靜地靠在顧北弦身上,看著黃土一鍁一鍁地灑在外婆的棺材上,漸漸把土坑填平,堆出了一個新墳,很快立上刻好的石碑。

紙紮的花轎和紙人被焚燒,火光熊熊燃起,在風的嗚咽聲中,燎紅了半個陰冷的柳樹林。

烏鴉嘎嘎叫著飛到遠處的樹上。

蘇嫿盯著石碑上外婆的照片,淚如雨下。

顧北弦不停地幫她擦眼淚。

哭著哭著,蘇嫿忽然笑了,紅著眼圈對他說:“我不該傷心的,我應該替外婆高興纔對。她去找外公了,外公纔是她最想陪伴的人。他們葬在一起,互相做伴,再也不會孤單了。”

顧北弦嗯了一聲,沉默地凝視著她紅腫的眼睛,很想說:百年之後,我們也葬在一起吧。

張了張嘴,終是冇說出口。

不合時宜,也怕世事無常,承諾了又做不到。

他什麼也冇說,隻是更加用力地握住她的手,把手裡的傘全部傾向她那邊。

喪事結束後,顧北弦扶著蘇嫿往回走。

接連幾日,茶飯不思,蘇嫿瘦到極致。

單薄的身影像細瘦的竹,細骨伶仃的,彷彿風一吹就要倒。

顧北弦看在眼裡,疼在心裡,緊緊地把她摟在懷裡,恨不得替她承擔所有的痛苦。

走著走著。

突然,他瞳孔一硬,瞥到村邊的斷橋旁,站著一抹高挑的身影,正遠遠地朝這邊看過來。

男人身姿鋒銳,穿黑色衝鋒衣,烏黑的短髮,臉上戴著口罩,腿很長,渾身散發一種普通人冇有的氣勢。

他如同一尊石像站在那裡,一動不動,黑漆漆的眼睛很深很靜地望著蘇嫿。

哪怕隔這麼遠,都能感覺到他眼裡沉痛的深情。

顧北弦心臟猛地一沉。

直覺那就是阿堯。

身形和楚墨沉給的照片裡那個人幾乎一模一樣。

眼底漸漸寒霜瀰漫,顧北弦把傘朝前傾了傾,擋住蘇嫿的視線,不讓她看到阿堯,也不讓阿堯再看到她。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