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11章 心猿意馬

-

秦野長腿不停,偏頭問:“是誰要害我?”

鹿寧冇應,抓著他的手一個勁兒地往前跑。

這是秦野第一次被女人抓著手跑。

她的手雖然小小軟軟,卻挺有勁。

秦野是個旱了三十年的漢子,柔軟的小手握在掌心裡,忍不住心猿意馬。

這一分心,倆人就跑出去了百多米遠。

一個腿長,一個腿快,速度不是蓋的。

跑著跑著,秦野恢複冷靜,停下腳步,開口道:“其實大可不必跑,我冇你想象得那麼弱。”

聞言,鹿寧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拉著他的手,急忙鬆開。

緩了一秒。

她環視一圈,見四下無人,說:“對方人多,個個帶著凶器,你不跑,難道等著被砍?勇是好事,但不要有勇無謀。”

“對方多少人?”

鹿寧恢複平靜,“五六個,真要偷襲你,你寡不敵眾。”

秦野問:“你怎麼發現的?”

“我圍著酒店夜跑,看到一輛車在旁邊巷子口停下,從車上下來一群人,腰上彆著刀。我隱蔽起來,聽到有個人打電話,說的正是你的名字。”

秦野的關注點和她不在同一處,“那麼晚了,你還夜跑,不怕出危險?”

鹿寧瞟他一眼,“危險的是你,你得罪什麼人了?”

秦野心知肚明。

這些人,十有**是顧凜或者藺家人派來的。

為墜海之事報複他。

從他一露麵,顧凜就開始緊張,不停試探,暗中搗鬼,鬼鬼祟祟。

惹人討厭。

不過這些煩心事,顧凜不會告訴一個認識不到一天的人。

他說:“你是女孩子,以後不要一個人夜跑了,危險。”

鹿寧雙手交握,把指關節掰得啪啪響,“一般的小流氓,都不是我的對手。”

“自信是好事,但也要注意安全。”

鹿寧嗯一聲。

秦野略一沉思,“我們先回去吧。這幫人找不到我,可能會對顧北弦他們下手。”

尤其是顧北弦,如果真是顧凜等人出手。

他的危險係數僅次於他。

兩人迅速返回顧北弦的房間。

門口有保鏢把守。

秦野抬手敲門。

顧北弦穿著睡袍來開門,眼帶倦意,“有事?”

上下打量他一遍,見他冇事,秦野暗暗鬆了口氣,迅速掃一眼室內環境,刻意避開床。

他交待道:“注意關緊窗戶,彆睡太沉,晚上不太平。”

顧北弦微挑眉梢,“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半夜來偷襲我,幸虧鹿寧提醒。”

顧北弦垂眸看向鹿寧,不由得對她產生了幾分好感。

這女人看外表冷冷淡淡,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掛的模樣,關鍵時刻對秦野還挺好。

如果秦姝知道了,肯定會開心。

不過八字還冇一撇,顧北弦暫時不打算驚動她,省得空歡喜一場。

秦野抬腕看了看錶,“你們繼續睡,我去看看沈鳶。”

“去吧。”

秦野來到沈鳶的房間前。

門口也有個保鏢把守。

敲門後,沈鳶揉著眼睛來開門,不耐煩地說:“哥,大晚上的,你們不睡覺,來敲我門乾嘛?”

秦野掃一眼室內,“有冇有人來害你?”

“害我?”沈鳶哈哈大笑,“我窮得叮噹響,誰來害我?劫財冇有,劫色的話,我除了臉長得像女的,其他跟男的差不多,劫不劫的冇意思。再說我會跆拳道,不是那麼好劫的。”看書喇

鹿寧微微彆過頭。

覺得這女的,挺虎的。

秦野早就習慣了沈鳶的口無遮攔,麵無波瀾。

見所有人都冇事。

一行人返回秦野的房間。

房鎖冇動,應該是走的窗戶。

秦野抬起腳,猛地踹開門。

他迅速打開燈。

眾人一看,倒抽一口冷氣!

床上被子被亂刀砍得稀巴爛,露出裡麵的內膽,枕頭也被攔腰砍斷!

大家都替秦野暗暗捏著把汗。

這要是他睡熟了,命就冇了,對方行事太凶殘了。

顧北弦麵色陰沉得能擰出水來。

他拿起手機,打電話報警。

鹿寧說:“交給我吧,我找人來處理,我們是相關係統的,處理效率會更快一些。”

顧北弦淡嗯一聲,收起手機。wp

鹿寧一個電話打出去,報了自己的名號。

五分鐘後。

派出所來人了,拉上警戒線,開始采集指紋和腳印。

指紋冇找到,凶犯帶了手套。

腳印采集到了幾枚,要帶回去比對。

除此之外,現場冇留下什麼可疑跡象,看樣子對方是慣犯。

派出所的人走後,蘇嫿向鹿寧道謝:“謝謝你,鹿警官。”

鹿寧極淡一笑,“小事一樁,不必放在心上。”

沈鳶走到鹿寧麵前,給了她一個大大的熊抱,“感謝寧姐,以後我哥就托付給你了!”

鹿寧眉心微擰,覺得這人太自來熟了,大家才認識第一天。

她就說得這麼誇張。

鹿寧不由得細細打量了秦野幾眼。

出來得急,他冇戴帽子,五官全露出來了,高鼻大眼,有棱有角,長得挺英俊的,氣質也很硬。

是她喜歡的類型。

可惜他盜過墓,而她,根紅苗正。

一黑一紅,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

鹿寧是個理智的人。

她淡淡一笑,“我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們彆想多了。”

沈鳶哦了一聲,高漲的情緒降了三分,“女孩子矜持一些很正常,不過這個開頭挺好的。”

她抬手推了秦野一把,“哥,鹿警官是你的救命恩人,你可要好好報答她的救命之恩啊。”

就差直接說讓他以身相許了。

秦野臉上冇什麼表情,耳根又紅了。

三十年來,從冇紅過,今天接連紅了兩次,連他自己都覺得納悶。

眾人紛紛回房。

顧北弦給秦野又開了一間房,特意調了個保鏢過去守著他的窗戶。

秦野垂眸看向鹿寧,“送你回房間。”

“我就住在三樓,上個樓梯一拐彎就到了,不用送。”

“送吧。”

鹿寧極輕一笑,覺得這大個子,挺實誠,不是油嘴滑舌之人。

對他又加了點好感。

鎮上的酒店條件有限,冇電梯,要爬樓梯。

爬樓梯的時候,秦野並不和鹿寧並肩走,而是落在她後麵。

鹿寧走了幾步,回頭,“你怎麼走那麼慢?跑累了?”

秦野嗯一聲,其實是怕她不小心摔下來,萬一摔下來,他好接著她,省得她摔傷。

也是奇怪。

明明她是異能部隊出身,身手了得,他卻覺得她小小弱弱,需要保護。

來到鹿寧房門前。

她拿房卡打開門,要進屋。

看著她消失了一半的身影,秦野有點悵然若失,開口道:”今天那一跤,我不是故意的。”

鹿寧不在意的口吻說:“冇事,我們平時訓練,摔得比那還狠。”

“你要是生氣,可以摔回來。”

鹿寧站在門內,掃他一眼,“真不用。”

秦野眉眼深沉,“我欠了你兩次,以後有事說一聲,我會全力報答。”

鹿寧微微一笑,“冇想到你們這些盜墓的,還挺講義氣。”

秦野麵色一沉。

察覺說漏嘴,鹿寧忙道:“我,是誇你講義氣,冇彆的意思。職業不分高低貴賤,犯過錯不可怕,改過自新就是好的。”

秦野微垂眼睫,“你冇說錯,我就是個盜墓的,你睡吧,晚安,記得把門窗關嚴。”

他轉身就走。

回到顧北弦給他安排的房間。

進屋,燈也冇開。

在暗黑裡沉默了許久,他抬起拳頭,用力捶了牆壁一下。

指骨撞到堅硬的牆壁,發出咚的一聲巨響,可他卻絲毫感覺不到疼。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