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12章 加入我們

-

次日一早。

秦野接到古教授的電話,“秦同誌,我用你說的法子洗了臉,也泡了澡,可臉還是癢,有的地方還長了黑色斑點,大的有黃豆粒那麼大。連夜找醫生看了,給開了脫敏和清熱解毒的藥,吃了也不管用。你還有冇有更好的法子?”

秦野沉思一瞬,“你們找的童子尿是不是不純?”

“我讓助理去找的,純不純的不清楚,還有法子能補救嗎?”

“我給你發個藥單過去,你吃幾服看看。童子尿要保證純度,否則冇效果。”

“好的,謝謝你,秦野同誌。”

秦野找到藥方,發過去。

用甘草、忍冬、黃芩、牛膝、黃連、夜交藤、黃芩、牛膝、黃連、白芷各1克,龍膽和皂針各10克、紫草和牛蒡子12克,天花粉30克,五碗水煎為一碗溫服。

外用明礬、白礬、硼砂各60克煎煮後,清洗黑斑處。

發完資訊,簡單洗漱後。

眾人一起去餐廳吃飯。

鎮上酒店,條件簡陋。

吃得普通,也不夠精緻。

顧北弦不停地給蘇嫿夾菜。

他看不得她受苦,問:“還有幾天結束工作?”

蘇嫿笑,“彆急,快了。昨天下墓時,看到一些陪葬品有破損,回去應該會讓我參與文物修複工作。”

顧北弦抬手把她耳邊散落的頭髮撩到耳後,“你們書香門第出來的孩子,思想覺悟就是比我們這些商人之家出來的高。我們是冇有利益的事不做,你們格局大得多。”

這話說得,水平真高。

把在座各位,都捧了。

蘇嫿莞爾,“我是為名,你是為利,大家其實都一樣。”

她很少有這麼會說話的時候。

要不是眾人都在,顧北弦就去親她的嘴了。

本來他坐在她對麵的,這會兒起身,繞到她身邊坐下,手在桌下握著她的手,久久不捨得分開。

沈鳶不小心把筷子弄掉了。

彎腰撿筷子時,看到兩人交握的手。

沈鳶嘖嘖幾聲,“在京都天天吃你們的狗糧就夠了,好不容易出個差,還要被你們倆追著塞狗糧。請考慮一下我們這些人的感受好嗎?”

蘇嫿臉微微一紅,急忙要把手從顧北弦手心抽出來。

卻抽不動。

顧北弦緊緊握著她的手,瞥一眼沈鳶,“你和周占怎麼樣了?”

沈鳶歎口氣,“彆提了,周占要和我扯證,他爸死活不同意,先晾著吧。”

顧北弦並不覺得意外。

周占的父親周百川,表麵上看著一團和氣,實則是個笑麵虎,比顧傲霆還勢利。

顧北弦難得一次出言安慰沈鳶,“好事多磨,決定權在周占手裡,你倆絕配,誰也拆不開,彆擔心。”

沈鳶轉憂為喜,“弦哥,就衝你這句話,我也要誓死孝忠我嫿姐。以後不要給我發紅包了,我沈老鷹,不是眼裡隻有錢的世俗小人,我也是個有情有義之人。”

顧北弦抬手扶額。

所謂的豬隊友,大概指的就是沈鳶這種。

自己把自己給出賣了。

好在蘇嫿是個大度的,並冇多加計較。

吃完飯後,蘇嫿送顧北弦上車,去坐飛機。

送完他,他們一行人上了考古隊的車,去大墓。

古教授出事了,今天換了個新的考古專家帶隊。

查證件的時候,鹿寧提醒大家:“新來的考古專家,你們對他說話客氣點。”an五

明是提醒大家,實則是提醒秦野。

這幫人唯獨他是個野性難馴的性子。

蘇嫿聽出來了,“鹿警官,新來的考古專家,你認識?”

鹿寧應一聲,“認識,以後就叫我鹿寧吧。”

“好的。”

眾人轉身朝裡走。

秦野明明腿最長,走得卻最慢。

昨晚好不容易睡著後,他做了個夢。

夢見鹿寧拉著他的手,一直跑一直跑,跑了整整一夜。

醒來,他腦子昏昏沉沉的,滿腦子都是她的影子。

如今再看到鹿寧,總覺得心情和昨天初見時,不一樣了。

他忍不住想靠近她,又有所顧忌,那段陰暗的過去讓他自卑。

安檢過後,眾人進了墓室。

穿過長長的墓道,來到主墓室。

新來的考古專家已經到了。

七十歲左右的年紀,穿著灰色中山裝,國字臉,兩道長長的濃眉特彆打眼,頭髮染得漆黑,形態威嚴,身材魁梧,腰桿刻意挺得筆直。

姓關,叫關山月。

蘇嫿早就聽聞他的大名。

是考古界的權威,泰鬥一般的人物。

蘇嫿恭恭敬敬地向他打招呼,“關老,您好。”

關山月看到她,眼睛一亮,收斂起臉上的威嚴,和藹地笑道:“你好,小蘇。”

打過招呼後。

蘇嫿向他介紹身後的人,指著秦野說:“這位是秦野,擅長破解墓室機關,處理各種突髮狀況。昨天幸虧有他,否則我們這些人全得出事。”

關山月視線在秦野臉上停留片刻,隨即意味深長一笑,“我認識他。”

秦野被他笑得有點不舒服。

他抬腳走到棺材麵前,瞅一眼裡麵的屍骸,已經全部變黑了,連骨頭都是黑的。

這是屍毒惡化的反應!

說時遲,那時快!

秦野迅速抓起蘇嫿和沈鳶的手臂,把她們拉得遠遠的!

他轉身,遙遙對著關山月說:“這具屍骸你們最好不要研究了,燒了吧,骨灰找個偏遠的地方深埋了,否則會死人。裡麵的陪葬品,你們要是想要,就徹底地殺菌消毒,用透明櫃密封起來。處理的時候,記得帶好手套和防毒麵罩。”

關山月重新看了眼屍骸,問秦野:“小同誌,你經曆過?”

秦野淡嗯一聲,“有次就遇到這種,凡是接觸的人,回去冇多久就死了。冇死的,也留下了嚴重的後遺症,終生不愈。”

關山月神色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秦野一進來,他就認出他是秦漠耕的兒子。

知道他不是危言聳聽。

關山月轉身對身後的專家說:“把棺材暫時密封,我們先開個會討論一下,怎麼處理這具屍骸。”

眾人去了臨時的辦公室,開始開會。

眾說紛紜。

有的說這具屍骸有很大的研究價值,不研究,就燒了,挺可惜。

如果能研究出他的真實身份,說不定曆史都要改寫。

有的說既然中了屍毒,還是儘快火化得好,省得病毒蔓延,危害人的健康。

考古工作人員的生命也是生命。

動不動就有生命危險,以後誰還敢從事這一職業?

眾人分成兩派,各持所見,僵持不下。

最後關山月拍板,把這具棺材密封起來,拉迴文保所,上報國家。

等上麵下通知,再做決定。

接下來,關山月派專人來處理這具棺材。

忙到中午,眾人從墓下上來。

剛出墓穴冇多久,天忽然陰沉下來。

緊接著一道閃電劃過天際。

“轟隆!”

一聲巨雷炸得眾人頭皮發麻。

要下大雨了,眾人加快腳步,朝搭建的簡單用餐室跑去。

沈鳶跑得最快,兔子一樣,眨眼間,就消失得冇影兒了。

秦野卻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蘇嫿回頭,“野哥,走啊。”

秦野指著地麵,神色凝重,“稍等,我等下一個雷。”

蘇嫿知道他有聽雷辨墓的本事,便同他一起等。

關山月年紀大了,走得慢,見兩人不走了,也跟過來。

“嘩!”大雨傾盆而下。

關山月的助理急忙撐開傘,罩在他頭頂上。

蘇嫿冇帶傘,關山月把她拉進來。

傘是挺大,遮了三個人,卻容不下秦野了。

秦野杵在原地,依舊一動不動,聚精會神地等下一個雷,生怕一不小心就錯過了。

蘇嫿急忙打電話給沈鳶,讓她幫忙送把傘過來。

這時一把黑色大傘,罩在秦野頭上。

秦野垂眸一看。

打傘的人,短髮漆黑,小臉精緻,眉眼英氣漂亮。

是鹿寧。

秦野心裡一暖,唇角上揚,抬手把傘往她那邊推了推。

鹿寧又悄悄推到他這邊。

關山月把一切捕捉在眼底,視線落在鹿寧身上,眼神暗了暗。

一道閃電又劃過天際。

秦野忽然俯身,整具身體都橫在地上,耳朵緊貼地麵,也不顧地上全是泥水。

“轟隆!”

巨雷再次劃過眾人的耳朵。

秦野凝神細聽。

瞬間過後,眉眼間露出驚喜的神色。

他站起來,對關山月說:“關老,這附近還有墓,就在西北方向,一百五十米處。”

關山月眼神閃過一絲亮光,“真的?”

秦野沉聲道:“百分之九十的把握,聽迴響,應該是個諸侯大墓。”

一向穩如泰山的關山月,激動得摩拳擦掌,“太好了,太好了!”

此處一連發現兩個大墓。

對他們來說,是天大的喜事!

是考古界的重大發現!

關鍵這個大墓是未被盜墓賊破壞過的,更具研究價值。

關山月推開傘,走到秦野麵前。

他一把握住他滿是泥水的雙手,握得緊緊的,“小夥子,既然你有這麼多本事,不如加入我們吧!”

秦野一頓,剛要開口。

鹿寧瞟一眼關山月,“外公,你說話可算話?”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