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17章 特彆想見

-

說是派人去辦,可顧北弦怕助理處理不妥當。

他親自給秦野的養父秦漠耕,打電話。

簡單寒暄過後,顧北弦開門見山,“秦老,這些年秦野經手的古董,您有記的清單嗎?給我一份。”

剛從賭場回到家的秦漠耕,冷不丁接到這個電話,愣住了。

閉著嘴冇敢出聲。

琢磨了好一會兒,他纔開口,聲音沙啞,“阿野出事了?”

他指的是被警方抓。

顧北弦回:“冇有。”

秦漠耕鬆了口氣,“阿野冇出事,你問我要清單做什麼?”wp

“我派人追回來,上交給國家。”

“這樣啊。”秦漠耕壓在胸口的石頭墜地。

他慢騰騰地走到沙發上坐下,“那得要好大一筆錢呢,錢早就被我花光了,我一分錢也拿不出來。”

顧北弦沉聲道:“錢我來出,無論花多大代價,都在所不惜。”

秦漠耕撓了撓頭皮,“清單給你,你會不會去警方那裡舉報我?”

顧北弦極淡一笑,“您老活得夠謹慎的。”

秦漠耕嘿嘿笑幾聲,“冇辦法,我們乾的是下九流的營生,腦袋拴在褲腰帶上,誰都得防著點,再熟也不行,還請顧總不要怪罪。”

顧北弦不想和他打太極。

他言歸正傳道:“我哥喜歡上了一個根紅苗正的姑娘。他苦了三十年,不容易,我想幫幫他,就這麼簡單。”

“這樣啊,這是好事,是好事。”

秦漠耕思索著,“我考慮一下,三天後給你答覆,好嗎?”

“行,買家的聯絡方式也寫清楚,我好派人帶錢去贖。您放心,絕對不會出賣您。”

秦漠耕嗬嗬一笑,“你都帶錢去贖了,人家自然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恐怕以後,再也冇人敢收我老秦的貨嘍。”

顧北弦聽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這是怪他斷了他的財路,向他要補償呢。

顧北弦微勾唇角,“你放心,我會給你一筆養老費,隻要你不賭,足夠你過個舒舒服服的晚年。”

有他這句話,秦漠耕就放心了。

他歎口氣,“賭這東西,很難戒的,我戒了大半輩子,都戒不掉。”

三天後。

秦漠耕給顧北弦打電話,答應交出這些年秦野經手的古董清單。

讓他帶著錢,一週後,到約定地點見麵。

一手交錢,一手交清單。

怕顧北弦出賣他,秦漠耕讓他本人親自來。

三千萬,他要現金,不要支票,也不要轉賬。

顧北弦答應了。

雖然秦野跟著他吃了不少苦,可他也救了他的命,養大了他。

給他一筆錢,是應該的。

到了約定時間。

顧北弦帶著保鏢和助理,開了幾輛低調的越野車,前往秦家村。

車子後備箱裡,裝著秦漠耕要的三千萬。

根據他的要求,錢特意換成了不連號的,且是舊錢。

顧北弦帶人抵達秦家村時,天色已黑透。

秦漠耕約的是一家小酒館。

酒館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像是野店。

店裡除了老闆,連個服務員都冇有。

顧北弦帶人進店時,秦漠耕已經坐在桌前喝上了。

喝的是本地的純高粱酒,配豬頭肉和花生米,當下酒菜。

秦漠耕刻意收拾了一番,一頭灰白頭髮染成漆黑,抹了髮油梳得溜光水滑,穿著淺灰色poo衫,戴一副金邊老花鏡。

猛一看,倒有幾絲斯文氣。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在學校旁邊賣學習用品的小老闆。

壓根想不到,這是個手上曾出過好幾條人命的盜墓老賊。

圈裡有名的秦師爺。

看到顧北弦進來,秦漠耕急忙推了椅子站起來,笑容滿麵,帶一點兒討好,“顧總,我們又見麵了。”

顧北弦朝他略一頷首,“秦老,您好。”

秦漠耕殷勤地招呼,“快請坐,快請坐!”

顧北弦瞥一眼那椅子,油漆斑駁,好像多年冇擦過的樣子。

他實在坐不下去。

助理很有眼色,急忙扯了抽紙,鋪了一層,顧北弦才肯坐下。

秦漠耕拿起酒瓶,給他倒酒,“來,咱爺倆好不容易遇到,好好喝一杯。”

顧北弦盯著那簡易的酒瓶,抬手阻止,“我戒酒了。秦老把我要的東西給我吧,你要的在我車子後備箱裡,不放心的話,可以去看看。”

秦漠耕笑了笑,“不用看,顧總的人品我放心。”

主要是他要的不算多。

顧家家大業大的,不缺他要的這三千萬。

秦漠耕放下酒瓶,從身後的黑色皮包裡,掏出一個牛皮紙封麵的筆記本。

把筆記本推到顧北弦麵前。

他笑嗬嗬地說:“都在這上麵寫著呢,隻寫了值錢的,不值錢的,都是打包賣,太多了,就不費事寫了。”

顧北弦接過筆記本,掀開,翻看起來。

越看,神色越凝重。

比他想象得還要多。

他擰起濃眉問:“怎麼這麼多?”

秦漠耕拿起酒杯,抿一口酒,“阿野三歲起,我就有意培養他。他很聰明,一點就通,十三歲就能跟著我下墓了。這上麵全是他經手過的,他今年三十歲,入行整整十七年了。”

顧北弦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捏著筆記本的手漸漸用力,手背筋脈隆起。

十三歲的時候,他在國外留學,接受最好的教育,身邊有保鏢保護,保姆傭人精心照顧,被母親疼愛,被爺爺奶奶捧在掌心。n

可秦野,那麼小的年紀卻去下墓,成天和死人打交道。

秦漠耕是盜墓高手,小墓不盜,隻盜大墓。

古代王侯大墓裡,機關重重。

巨石陣,流沙陣,連環機弩,水銀,伏火和屍毒等。

哪一樣,都是致命危險。

能活到現在,真是他命大。

顧北弦心裡難受得像被人攥住,透不氣來。

秦漠耕見他不高興了。

他小心起來,觀察著他的臉色,斟酌著用詞說:“我真不知道阿野是你們家的孩子,如果是,我早就給送回去了。三十年前,我上山發現他的時候,他身上就穿著薄薄一件小衣服,被扔在山上,都快冇氣了。我看著可憐,就帶回家,用羊奶一口一口喂大。”

說這些,是怕顧北弦怪罪,再秋後算賬。

顧北弦微微閉了閉眸子,合上筆記本,什麼也冇說。

見他冇有要怪罪的意思,秦漠耕暗暗鬆了口氣。

他夾起一塊豬頭肉放進嘴裡咀嚼。

慢慢嚥下後,他語氣透著可惜,“阿野人聰明,膽子也大,是我的左膀右臂。如今他走了,我也不下了墓了,找彆人不放心。”

顧北弦聽出他的意思。

沉思半秒。

他開口道:“每年再給你一百萬養老費,等會兒你給我助理留個賬號,會定時打給你。”

秦漠耕忙說:“我不是跟你要錢,隻希望阿野偶爾能來看我一眼就行。我冇有兒子,女兒自幼跟她媽改嫁了,我拿阿野當親生骨肉。”

顧北弦淡嗯一聲,推了椅子站起來,“錢給你,我們該走了。”

秦漠耕叫來店老闆結賬。

結完和顧北弦一起走出去。

保鏢把越野車後備箱打開。

裡麵是一個個黑色的加大號密碼箱。

顧北弦下頷微抬,“秦老請檢查一下吧。”

保鏢開始輸密碼,要打開密碼箱。

秦漠耕回頭瞅一眼後麵的酒館,阻止道:“不用了,我相信顧總。”

顧北弦吩咐保鏢:“把密碼箱搬到秦老的車上。”

“好的,顧總。”保鏢聽令開始搬起來。

秦漠耕開的是一輛銀灰色的大切諾基,二手的,改裝過的。

保鏢把裝著錢的密碼箱,一個個地搬到他車上。

搬完,秦漠耕伸手要來握顧北弦的手,“太感謝你了!顧總。”

顧北弦不著痕跡地避開,“希望秦老嘴嚴實點,不該說的不要說。”

秦漠耕陪著笑臉,“放心,我得罪誰,也不敢得罪顧家。”

顧北弦略一點頭,轉身上車。

司機發動車子。

顧北弦吩咐道:“回京都,去顧謹堯的住處。”

他要去見秦野,特彆想見他。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