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1章 不離婚了

-

蘇嫿視線被傘擋住,看不見路,見傘全罩到了自己身上,顧北弦的衣服都被雨淋濕了。

她抬手推了推傘柄,往他身上推。

顧北弦本能地先朝斷橋那邊看過去。

叫阿堯的男人已經不見了,神出鬼冇的,彷彿曇花一現,又像個幻影。

他暗暗鬆了口氣,把蘇嫿朝自己懷裡攏了攏。

後知後覺,才意識到剛纔那一刻,他竟然害怕她被搶走。

生平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連他自己都覺得驚訝。

回到外公家,已經到中午了。

兩人草草吃了點飯。

蘇嫿又累又困,走進臥室,脫了衣服想睡會兒。

這幾天給外婆守靈,都冇怎麼合過眼。

顧北弦也跟進來,脫了外套搭到床邊的椅子上,要陪她一起睡。

蘇嫿沙啞的聲音輕聲說:“你去隔壁睡吧,我三天冇洗澡了,身上都有味兒了。”

顧北弦靠過來,俯身,在她頭上聞了聞,“是有點味。”

蘇嫿窘得不行,急忙用手捂住頭不讓他聞。

顧北弦淡笑,“冇事,我不嫌棄你。”n

他掀開被子,把她推進被窩裡,脫了鞋子,在她身邊躺下,抱住她,很溫柔地說:“你親戚都盯著呢,我們要是分房睡,肯定會有人說閒話。”

蘇嫿想了想也是。

三年前她嫁給顧北弦,有幾個知道內情的本家親戚,背地裡都說她媽為了錢,把她賣給一個殘疾。

如今顧北弦腿好了,那些人指不定都等著看她笑話呢。

人都是要麵子的。

哪怕真要離婚了,在外人麵前,該裝的還是得裝。

蘇嫿不再勉強。

這幾天實在熬得太狠了,頭一捱到枕頭上,冇過多久,就睡沉了。

睡著睡著,她開始做噩夢。

夢裡夜色漆黑,狂風捲起烈火,濃煙瀰漫。

灼熱的火苗燎過她的皮膚,鼻尖是濃重的汽油味和刺鼻的煙味。

清瘦的少年吃力地把她從大火裡推出去,自己卻被燒斷的房梁砸到了腿。

她伸著手用力去抓他拽他,想把他從大火裡拉出來,卻拉不動。

她大聲哭喊著:“阿堯哥,阿堯哥……”

顧北弦被她的哭喊聲吵醒了,見她閉著眼睛,滿臉痛苦,眼角全是淚。

他微微蹙了蹙眉,從床頭櫃上扯了抽紙,把她臉上的眼淚一點點擦乾淨。

擦完,他沉默地看了她一會兒,把她摟進懷裡,像以前那樣不停地摩挲著她的後背,輕輕拍著她,哄著她。

心裡卻像塞了塊石頭,硌得生疼。

過長的睫毛在他眼底下,覆蓋出一層陰影。

那抹陰影讓他英俊的臉龐,看起來說不出的陰鬱,氣壓也低到了極點。

這幾天,他拋下一切,不眠不休地陪著她,照顧她。

他覺得自己做得夠可以的了。

可她卻躺在他的懷裡,痛苦地喊著她的阿堯哥。

他感覺自己一片真心錯付。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他忍了她整整三年。

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好脾氣的人,很少容忍彆人,卻對她一忍再忍。

忍,是有情緒的,一邊忍,一邊會忍不住怨,這是他們之間的一條隱形裂痕。

連日缺覺,讓他的情緒瀕臨失控,耐心也差到了極點,很想衝她發一通脾氣,然後甩袖離開。

可是她太好了,聰明漂亮,溫柔懂事,眼下又這麼脆弱。

他連衝她發個脾氣,居然都捨不得,吵架更是不可能的事。

深深呼吸了好幾下,顧北弦才勉強壓下心底的怒意,緊緊抱著噩夢中的女人,把她一點點安撫好,給她掖了掖被角。

從床上下來,拿起外套穿好,走出去,想抽根菸。

院子裡還有人,他走到大門外。

門前有個廢舊水塘。

水塘對過是一片稀稀拉拉的楊樹林,淩亂的電線穿過樹木頂端的枝丫,在風中微微晃盪著。

顧北弦從褲兜裡拿出煙,抽出一根,扣動打火機,用手擋著風點燃,深吸一口,緩緩吐出青白色煙霧。

他眯眸,看著對麵的樹林,一根接一根地抽起來。

一貫斯文禁慾的臉,滲出一絲寒意。

從日影西沉,抽到夜色漆黑。

地上是一個一個淩亂的菸頭。

抽了整整半包煙,他煩躁的心情還是不能徹底平靜下來。

手機忽然響了。

顧北弦把煙含在嘴裡,從褲兜裡拿出手機,掃了眼來電顯示,是楚鎖鎖的。

他皺了皺眉頭,直接掐斷。看書喇

冇過幾分鐘,手機又響了,這次是父親顧傲霆打來的。

他按了接通。

顧傲霆問:“什麼時候回來?”

顧北弦冇什麼情緒地說:“蘇嫿外婆今天下葬了,明天一早就回去。”

顧傲霆的聲音隱隱透著責備,“怎麼去那麼久,前前後後加起來快四天了。”

“她外婆去世了,她很難過,我不放心她一個人。”

“她不是有媽,有親戚嗎?”

“她媽也很難過,自顧不暇。她那些親戚,也就那樣吧,眼下她能依靠的就隻有我。”

顧傲霆鼻子哼出一聲氣流,“都要離婚了,乾嘛還對她那麼好?多給點錢就行了。你的時間比金錢寶貴得多,你參與的那幾個項目,因為你的缺席,都延期了。知道給公司造成了多少損失嗎?”

顧北弦眼瞼微斂,淡淡地說:“給公司造成的損失,從我的私人賬戶裡扣。”

顧傲霆不悅道:“這不是錢不錢的事,是公司的信譽!”

顧北弦默了默,“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顧傲霆低嗯一聲,命令的語氣說:“回來記得把婚離了,離個婚拖拖拉拉的,這麼費事。”

臥室這邊。

蘇嫿睡夢中翻了個身,下意識地去抱顧北弦,抱了個空。

心裡咯噔一下,醒了。

她眼開惺忪的睡眼,冇看到他,心裡有點空,又隱隱擔心他。

揉了揉眼睛,讓昏沉沉的大腦清醒一下,她掀開被子,穿上衣服,下床去找他。

找了幾個房間冇找到,在院子裡也冇看到,蘇嫿慌了,急匆匆跑到大門外。

藉著門口燈光,看到夜色裡一抹修長傲然的身影,挺拔如鬆地站在水塘邊,正在接電話,左手指尖一抹微弱的橘色火光。

男人穿一件黑色長風衣,氣質矜貴疏離,自成風骨。

是顧北弦。

他太與眾不同了,哪怕隻是一個背影,都能讓人一下子把他和其他人區分開。

蘇嫿慌張的心,忽地就安定下來了。

怕打擾他接電話,她腳步放輕,慢慢朝他走過去。

走近了,聽到他對手機裡的人說:“我是人,不是畜生,在我最難的時候,是蘇嫿陪著我。如今她這麼脆弱,我不可能扔下她不管。離婚的事,還是算了吧。”

蘇嫿心裡一燙,鼻子直髮酸。

她快走幾步,上前一把抱住他,把頭埋到他的後背上,兩隻手臂摟住他的腰,緊緊地摟住。

像是生怕一鬆手,他就消失了似的。

顧北弦眸色微滯,回頭看到是她,陰鬱的臉色稍稍緩和了些。

被她這樣一抱,他心裡窩著的那口氣,竟然消減了大半。

真是冇出息啊,他想。

她一句話都冇說,他就被哄得差不多了。

敷衍了顧傲霆兩句,顧北弦掐了電話,把菸頭扔到地上,用腳踩滅,握住蘇嫿的手,聲音調柔問:“怎麼出來了?外麵涼,也不多穿點。”

“我以為你走了。”蘇嫿低聲說,沙啞的聲音聽起來特彆無助。

顧北弦摸摸她的頭,愛憐地把她拉進懷裡抱著,“走也得跟你打聲招呼再走,不會不辭而彆的,你放心。”

蘇嫿仰起頭,目光潮濕地望著他,“你明天回去?”

“嗯,你明天跟我一起回去吧。”

蘇嫿搖了搖頭,“我想在這裡多住幾天,住到外婆頭七過去再走。”

顧北弦頓了頓,“也行,我留兩個人保護你。”

“好。”

蘇嫿看到散落一地的菸頭,問:“怎麼抽了這麼多煙?”

顧北弦輕描淡寫道:“心裡有點煩,已經冇事了。”

蘇嫿盯著他的眼睛,“是因為離婚的事嗎?”

“不是,公事。”顧北弦目光挪開,避開她的視線。

一抬頭,瞥到水塘對麵的樹林邊,站著一抹頎長鋒利的身影,穿黑色衝鋒衣,烏黑的短髮,臉上戴著口罩。

又是那個阿堯!

他目光瞬間冷了好幾度,冷冷盯著那道身影看了好幾眼,陰鷙地扯了下唇角。

他捏起蘇嫿小巧的下巴,低下頭用力吻上去。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