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0章 觸電一般

-

離得近,蘇嫿聽到了顧謹堯的話,心裡百感交集。

顧北弦掐了電話,語氣傲嬌帶點委屈,“這小子,現在都會明著揶揄人了。你本來就是我指腹為婚的媳婦兒,他是半路殺出來的程咬金。”

蘇嫿撲哧笑出聲,“我覺得阿堯哥現在這樣挺好的,有話就說出來,比憋在心裡強。希望他快點遇到他喜歡的。”

顧北弦眸色微沉,“夠嗆,他那麼軸的人。”

“難說,你看咱哥遇到鹿寧,老房子都著火了。”

“我哥以前冇談過戀愛,顧謹堯從十幾歲就癡戀你,性質不一樣。”

“會有的,阿堯哥會遇到他的她。”

說話間,兩人來到收藏室。

蘇嫿仔細察看追回來的古董。看書喇

有瓷器、青銅器和金銀玉器,還有她經手過的阿育王塔,以及修複過的青銅鳥尊。

這些古董,每件都有很高的藝術價值。

當然價值也不菲。

顧北弦找到秦野的號碼撥過去,“你經手的古董,大部分都追回來了,存放在鳳起潮鳴,你過來一趟吧。”

秦野出乎意料,慢半拍纔回道:“好,我馬上過去!”

他當即開車來到鳳起潮鳴。

上樓,看到房間貨架上,擺得滿滿噹噹的古董。

全是這些年經他的手,賣出去的。

他忍不住感動,“這麼多,你們一樣樣地贖回來,肯定花了很大功夫,付出了很多錢吧?”

顧北弦手搭到他的肩膀上,“冇你想象得那麼難,有蘇嫿和關老兩個貴人相助,十分順利,四天就追回來了。”

他特意咬重“蘇嫿”二字。

逮著機會就秀老婆。

秦野朝蘇嫿投去感激的一瞥,問顧北弦:“總共花了多少錢,回頭我想辦法賺了還給你。”

顧北弦聽著心裡發澀。

這個哥,小心翼翼地想融入這個家庭,又始終遊離在外,總覺得自己像個外人。

顧北弦忍不住心疼他,“你是顧家的一份子,花多少錢都是應該的,以後不要再分這麼清了,我聽著不舒服。”

秦野沉默不語。

顧北弦問:“這些古董,你想怎麼處理?如果交給警方,對你減刑有利。”

秦野微微抿唇,“養父對我有救命和養育之恩,我不能恩將仇報。這些古董,先暫時放在這裡吧。”

有時候,顧北弦寧願他是個冷血無情的人,自私一點。

自私的人,隻顧自己,反而活得更自在。

顧北弦拍拍他的肩膀,“我們都希望你能儘快洗白,恢複顧北秦的身份,光明正大地回顧家。爺爺奶奶還不知道你活著,就等你把這些糟心事處理完,好認祖歸宗。還有鹿寧,你要想和她交往,必須得把這檔子事,處理好,否則你們倆不會有結果。你為秦漠耕當牛做馬這麼多年,被他吸乾了血,救命養育之恩,早就還清了。盜墓本身就是犯法的,他自己比誰都清楚。”

秦野微垂眼睫,“他進去就是無期,畢竟叫了那麼多年的父親,我不忍心。”

顧北弦壓下情緒,“你回去再好好考慮考慮吧,路我們已經幫你鋪好了,就看你怎麼走了。”

秦野嗯一聲,離開了。

蘇嫿看著他漸漸消失的高大背影,微微搖了搖頭。

明明看外表野性難馴,一副不好惹的模樣,卻比誰都重情義。

同樣重情義的她,最能理解他的苦衷。

一邊是養父,一邊是自己的幸福和家人。

左右為難。

鳳起潮鳴也有床,可顧北弦和蘇嫿二人卻冇在這裡留宿。

畢竟這些古董,都是墓裡出來的。

陰氣太重。

兩人離開鳳起潮鳴,返回日月灣。

隔日,夜晚。

顧北弦接到顧謹堯的電話,“我的人在緬甸那邊的地下賭場,看到秦漠耕秦老在豪賭,一夜輸了好幾百萬。”

顧北弦眼底閃過一絲淡嘲,還真是本性難改。

三千萬明明可以讓他好好安享晚年,非得拿去賭。

十賭九輸,三千萬夠他輸幾天的?

敗家老兒。

顧北弦掛了電話,對蘇嫿說:“你給鹿寧打個電話,讓她好好勸勸秦野,仁至義儘後,要替自己考慮。”

蘇嫿把手機遞給他,“你打吧,你口才比我好,我和鹿寧話都少,交流起來有點費勁。”

顧北弦卻不接手機,“我是有老婆的人,得避嫌。”

蘇嫿輕輕白了他一眼,“那你還隔三差五地給沈鳶發紅包,也冇見你避嫌啊。”

顧北弦微微一笑,“沈老鷹是女人嗎?不是,她比周占更像個漢子。”

蘇嫿噎住。

撥出鹿寧的號碼,她簡單寒暄幾句,說:“我們已經把野哥經手的文物,追回來了,想讓他去自首,爭取緩期執行。會留案底,但這是目前最好的處理方法了。”

鹿寧沉思一瞬,“是,這的確是目前最好的處理方法。”

“可是野哥顧及他父親,怕自首會牽扯到他,你能幫忙勸勸他嗎?”

這次鹿寧沉默了許久纔開口,“我試試看吧。”

當天,鹿寧打電話約秦野吃飯。

秦野自然求之不得,欣然應約。

鹿寧雖然根紅苗正,卻不是钜富巨貴之家。

秦野雖然經手的古董價值不菲,平時卻極節儉,吃喝用度,都是最樸素的。

兩人選了一家星級酒店,吃自助餐。

像顧北絃動輒出入的那種高檔會所,於他倆來說,吃得不自在。

在門口買票的時候,兩人爭著買。

最終還是秦野贏了。

進去選好座位。

兩人分頭去取了烤鴨、烤肉、小龍蝦、牡蠣、蛋糕和一些肉菜、水果等。

秦野戴上一次性手套,開始剝小龍蝦。

冇多久,就剝好了一小盤。

他推到鹿寧麵前,“吃吧。”

鹿寧則手腳麻利地撬牡蠣,撬了一小盤,推到秦野麵前,“我明天又要出任務,一週後才能回來。”

“我後天也要動身去西北古城。”

然後兩人就冇話了,一個默默地吃龍蝦。

一個默默地吃牡蠣。

秦野瞥一眼鹿寧的臉,見她唇角沾了蝦汁,遞過去一張抽紙,“擦擦嘴。”

鹿寧接過紙擦擦嘴角,把一份海鮮蘸料推到他麵前,“牡蠣蘸著料更好吃。”

二人相視一笑,明明心裡是關心對方的,奈何都是話少的性子。

隔壁桌一對情侶,兩人正在吃冰淇淋。

女的咬一口自己的,又湊過去咬了男朋友的,舔舔嘴角,嬌滴滴地說:“你的好甜。”

“哪有你甜?你最甜了。”

兩人湊到一起竊竊私笑,動手動腳,很膩歪的樣子。

鹿寧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她想了想,站起來,去自助冰淇淋機麵前,擠了兩個甜筒回來。

給秦野一個,自己一個。

她咬了自己的一口,想學那個女的,去咬秦野的一口,脖子往前伸了半天,始終下不去嘴。

那種矯矯情情可可愛愛的動作,她做不出來。

還不如揍人來得痛快。

秦野直接把甜筒遞給她,“想吃嗎?都給你。”

鹿寧一手拿一個甜筒,看看這個,看看那個,心想,兩個都不膩歪的人,約個會好難,像開會似的。

兩人一本正經地吃完飯。

鹿寧說:“上次你請我看電影,這次我請你。”

秦野想起上次,兩人在電影院裡,像看新聞聯播似的,熬了兩個小時。

實在不想再去受那個罪。

也是巧了,想瞌睡的時候,就有人來送枕頭。

正當秦野發愁時,顧南音發來資訊:哥,聽我嫂子說,你和寧姐去吃飯了?

秦野回了個嗯。

顧南音馬上支招:吃完飯,你們去鬼屋玩,相信我,去鬼屋感情真的能升溫。上次我和墨沉哥去,那鬼一出來,好傢夥,我直接嚇得跳到他懷裡了。寧姐肯定也能跳進你懷裡,你們趁機拉手,接吻,水到渠成。n

秦野信了。

他邀請鹿寧,“我們去鬼屋玩吧,聽南音說很有意思,比看恐怖電影有意思。”

“好吧。”

兩人上車,來到最近的一家鬼屋。

交錢買票。

進去後,裡麵黑黢黢的,伸手不見五指。

鹿寧對秦野說:“你跟緊我,我眼睛能夜視。”

“好。”

兩人一前一後,七繞八繞。

突然,眼前燈光一亮。

冷不丁地從角落裡冒出來一個白麪獠牙,披頭散髮的男鬼,衝他倆啊的一聲尖叫。

結果兩人一個比一個冷靜,一臉漠然地瞅著那隻鬼,像看小醜一樣。

鬼不服氣,衝他倆呲牙咧嘴。

兩人依舊淡定自若。

最後那隻鬼氣得捂著臉跑了,太不尊重他的職業了。

秦野覺得,下次不能聽南音的話了。

每次都不好使。

兩人神色平靜地在鬼屋裡穿行,如入無人之地。

快要出去時,鹿寧忽然停下腳步,背對著秦野,“你喜歡我嗎?”

猝不及防聽到這個問題,秦野怔住。

耳翼又紅了。

慢半拍,他回答:“喜,喜歡。你呢,對我什麼感覺?”

鹿寧壓抑住怦怦的心跳,語氣平靜,酷酷地說:“見第二麵,就想保護你,這算是喜歡嗎?”

秦野情緒頓時變得複雜起來,“我是個男人,身手不錯,不需要你保護,以後由我來保護你。”

鹿寧彆有深意地說:“想保護我,你得有資格啊,該怎麼做,大家都幫你鋪好路了。”

秦野沉默了。

鹿寧倏地轉過身,一手抓住他手指,踮起腳尖,捏起他的下巴,嘴唇湊到他的嘴唇上。

感受到她柔軟芬芳的唇瓣,秦野頓時心跳得劇烈,猶如萬馬奔騰,渾身觸電一般。

他整張臉都紅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