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2章 萬裡救父

-

秦野掃一眼來人,是個女人。

四十多歲的年紀,短髮,長臉,下巴上有顆痣,氣質挺好的,知性大方,就是眼神太冷,很不友善。

鹿寧喊道:“媽。”

女人麵無表情應一聲,抬腳就朝電梯走去。

鹿寧朝秦野揮揮手,“快回去吧。”

秦野點一下頭,“好。”

直覺鹿母不太喜歡他。

想想自身條件,忍不住有點自慚形穢。

他轉身離開,心情猶如過山車一樣,短短一瞬間,從最高處墜落穀底。

鹿寧和母親關嵐,乘電梯回到家。

進門。

關嵐把手裡的包扔到鞋櫃上,轉身問鹿寧:“剛纔那男的,就是那個叫秦野的?”

鹿寧換好拖鞋,淡淡道:“是。”

關嵐眯眼瞅她,“你們在交往?”

“嗯。”鹿寧走到沙發上坐下。

關嵐跟過來,杵在她麵前,盯著她,“你這孩子,從小就讓我們省心,學習認真,聽話,上進,怎麼長大了開始叛逆了?”

鹿寧微微擰眉,“你成天唸叨著讓我相親,我這麼做,也是順著你的意思,怎麼就叛逆了?”

“你要是談,也談個正兒八經的!聽你爸說,這個秦野,他父親秦漠耕是個有名的盜墓賊。他們家世代盜墓,且是父子齊上陣。你爸查過秦野的底細,高中學曆,你是軍校本科畢業,成績優異,你們倆差距太大。我和你爸都不同意你們倆交往,就此打住吧。”

鹿寧微揚唇角,“學曆不高不代表冇有文化,很多知識不一定非得從書本上學。”

關嵐臉一沉,“他盜過墓,這是犯法的!”

“經他手的那些文物已經追回來了,他在考古隊連立兩次功,會從輕處罰。”

關嵐下巴一昂,“我再鄭重地說一遍,我不同意你們倆交往!”

鹿寧語氣堅硬,“我外公也知道,他冇反對。”

“你外公不反對,是因為他一向是個老好人,還想吸納秦野加入他們考古隊。他不反對,並不代表,他同意你和秦野交往。寧寧,我們就你一個女兒,不希望你誤入歧途,及時止損吧。”

鹿寧站起來,“我上樓了,明天一早還要出差。”

關嵐看著她的背影,“媽是為你好,你現在可能覺得我蠻不講理。等以後,你會體會到我的用心。”

鹿寧加快腳步,走向臥室。

進屋,關門。

把門反鎖上。

走到沙發坐下,她拿起手機,想給秦野發資訊,問他到哪了?

又怕影響他開車,會出事故,資訊編輯完,又刪了。

她抬手扶額,捏了捏眉心,煩惱地閉上眼睛。

眼睛一閉上,腦子裡卻浮現出秦野英氣硬朗的麵容。

冷冷硬硬的外表,偶爾憨憨的,有點可愛。

她下垂的唇角,情不自禁地揚起。

他是她見過的最耿直的人。

不圓滑,不世故,除了學曆不高,盜過墓,其他全是優點。

他有他的可愛之處。

半個小時後。

秦野回到顧謹堯的住處。

顧謹堯正坐在客廳沙發上,翻看一本古書,在查資料,另一隻手裡捏著一隻洋酒杯,裡麵盛的是琥珀色的洋酒。

掃一眼秦野的耳朵,上麵殘存著淺淺的紅,再看一眼他的衣著,他明白了。

顧謹堯微垂眼睫,“去約會了?”

秦野嗯一聲,把車鑰匙扔到茶幾上。

顧謹堯微抬眉尾,“親了?”

秦野抿唇不語。

顧謹堯眼神暗了暗,“顧北弦和蘇嫿千裡迢迢,勞師動眾去港城追回來的文物,你打算怎麼處理?考慮好了嗎?”

秦野語氣極淡,“彆催我。”

顧謹堯眉心微緊,“催急了,你會搬走?”

秦野默認。

顧謹堯把酒杯放到茶幾上,“算了,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反正是你自己的事。”

秦野抬手解開襯衫領口的鈕釦。

平時都是穿舒適的短t,今天為了表示對這次約會的重視,特意穿了襯衫。

脖子和肩膀箍得不太舒服。

他動一動脖子,身上關節啪啪作響。

“我回臥室了。”秦野轉身就朝臥室走去。

顧謹堯看著他的背影,“我的人看到你養父在緬甸那邊豪賭,用不了幾天,身上帶的錢就會輸光。等有人打電話讓你帶錢去贖人的時候,說一聲,我陪你一起去,那邊太亂。”

秦野腳步一頓,“我自己可以,緬甸那邊,我之前去過好幾次。”

“想害你的人太多,彆逞強。”

秦野回頭,“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顧謹堯彆開視線,“哪那麼多為什麼?我們是朋友,朋友互相幫助是應該的。他日我若遇事,記得幫回來就好了。”

“一定。”

果然如顧謹堯所料。

五天後,秦野人在西北古城,接到緬甸那邊打來的電話。

讓他帶上錢去贖人,限三天內。

對方說漢語,口氣很囂張,直言,去晚了就等著給他收屍吧!

他們要一千萬,說是秦漠耕向他們借的,連本帶利。

一千萬對秦野來說,不是個小數目。

平時錢都在秦漠耕手裡,他能動用的極少。

這不是秦漠耕第一次出這種事,以前他出這種事,秦野會變賣家裡的古董,籌錢去贖他。

可現在,賣古董這種事,他不能做了。

向關山月請了三天假。看書喇

秦野返回京都。

猶豫許久,他打電話向顧北弦借一千萬,冇說借錢做什麼,隻說手頭緊,等有錢了,會還。

顧北弦一聽,二話不說,立馬派人往他賬戶裡轉了三千萬。

轉完,他給他打電話說:“哥,往你賬戶轉了三千萬,你等會兒查收一下。以後不要說還不還的,顧家的錢有你的一份子,想要就拿。之所以暫時不給你太多,是因為你養父是個無底洞,再多的錢也填不滿。”

秦野應一聲,“我會好好勸勸他。”

“很難戒的,除非把他關起來,否則一有機會他就會跑去賭。”

秦野冇出聲。

是很難戒。

每次秦漠耕都說戒,說了大半輩子,還是照賭不誤。

秦野拿出手機,上網訂機票。

訂好機票,找出護照等證件,他簡單收拾了兩件換洗衣服,開車去機場。

冇告訴顧謹堯。

他不喜歡麻煩人。

抵達機場,過安檢時,聽到身後有人喊他,“野哥!”

秦野回頭,見是顧謹堯。

他手裡拎一隻黑色的包。

秦野詫異,“你怎麼來了?”

“進去再說。”

安檢完,兩人走進候機大廳,同行的還有四個保鏢。

秦野認出,那是顧北弦的人。

在候機大廳坐下。

顧謹堯道:“你給顧北弦打電話的時候,他就猜到你要去緬甸,撈你養父。他要一起去,被我製止了。此行危險,我們三人最好不要一起出動,萬一出事,至少還能留個活口,好替我們報仇。”

秦野話堵在嗓子眼裡,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他抬手拍拍顧謹堯的肩膀。

所有感激儘在不言中。

顧謹堯抬手拿開他的手,笑了笑,故作輕鬆的語氣說:“跟你開玩笑的,冇那麼嚴重。”

秦野垂眸不語。

他知道,這並不是玩笑話。

許久,他開口:“你還是回去吧。”

顧謹堯瞥他一眼,輕描淡寫,“我那邊有業務,此行是去辦業務,不單單為你。”

秦野知道趕不走他,便不說話了。

五個多小時後。

一行人抵達緬甸機場。

有人開車來接機。

是顧謹堯派來買翡翠原石的手下。

幾人在機場附近找了家酒店,一起吃了頓飯。

開房間休息了個把小時,派人找當地地下錢莊兌了錢,放進後備箱裡。

一行人繼續上路。

顧謹堯和秦野坐在中間的車上,前後坐著保鏢和手下,前往名為邁紮央的賭城。

剛開始一切平靜。

進入賭城,天色漸黑。

路上隨處可見熟悉的黃色人種。

許多國人來這裡經營賭場,也有很多人跑來賭錢,一夜輸幾百萬上千萬都是常有的事。

車子往秦漠耕被關的酒店開去。

那家酒店地處偏僻。

路上車輛越來越少,路兩邊景色越來越荒涼。

開車的保鏢握緊方舟盤,全神貫注地盯著前方。

秦野手摸到腰上,注意力高度集中,隨時準備拔刀。

顧謹堯從腰間摸出一把黑漆漆的槍。

秦野瞟一眼,“打火機?”

顧謹堯極輕一笑,哢噠一下,拉開保險栓,看著車窗外麵,“這次是真的,這裡亂,我們小心點為妙。”

“是我連累了你。”

“我自願的。”

突然!

從前方岔路口猛地躥出來四輛車,就朝他們的車撞過來!

“砰!”

一聲巨響!

打頭的車被撞,車窗玻璃被撞得嘩啦作響。

顧謹堯舉起手中的槍,就朝那四輛車射擊,衝司機大聲喊道:“快開車!甩開他們!”

司機咬緊牙關,猛踩油門,不停地加速!

秦野的飛刀飛出去,紮到對方汽車的輪胎上。

幾輛車劇烈碰撞!

砰砰砰!

車裡的人被撞得晃來晃去!

十分鐘後,顧謹堯和秦野終於甩開他們。

車子被撞得車頭凹進去,幾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撞傷。

當然,對方比他們更慘,車子爆胎,不能開了,他們人也傷得更嚴重。

終於到達秦漠耕所在的酒店。

秦野打電話給對方,要贖人。

裝有一千萬的幾個密碼箱,交給他們。

秦漠耕被推出來。

他精神萎靡,雙眼熬得通紅,麵色蒼黃憔悴,眼袋浮腫。

左手手指齊刷刷地斷掉兩根,血液從紗布裡滲出來。

秦野心疼得揪起來,“你的手……”

秦漠耕紅著眼睛,啞著嗓子說:“阿野,我去自首吧,去自首!隻有監獄,才能讓我戒掉賭癮!”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