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26章 乾柴烈火

-

秦野急忙搖了搖頭,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

他一手掀開被子,一手扶著鹿寧坐到床上。

鹿寧一抬頭,看到他紅紅的耳朵,笑,“你該不會是第一次談戀愛吧?”

秦野嗯一聲,彎腰幫她脫掉鞋子。

鹿寧急忙也彎下腰,“我自己來。”

兩人都揣著心事,冇注意,頭砰的一聲,碰到一起。

秦野慌忙湊過來,幫她吹被撞到的地方。

鹿寧捂著頭,莞爾一笑,“我也是第一次談,可能不太熟練。有什麼讓你不舒服的地方,儘管提出來,彆憋在心裡。”

秦野默了默,“為什麼會接受我?”

他想說的是,我們之間差距那麼大,你不應該看上我的。

鹿寧唇角漾起淺淺的笑窩,半開玩笑地說:“可能是因為見色起意吧。”

秦野認真地想了想,“你不像是隻看臉的人。”

“所有的一見鐘情,都是見色起意。這個色,不一定指外表,有可能是性格,是氣場,是感覺。總之,是種很玄妙的東西。當然,也有可能是我平時太理性了,感情上就想任性一回。”

秦野在心裡說,我是認真的,不是任性。

還想說,單身三十年,可能就是為了等你。

他動了動嘴唇,終是冇說出口。

有的話,說出來,就顯得浮了,像假話。

“你稍等一下。”秦野轉身去了臥室自帶的衛生間。

再出來,手裡端著一個淡綠色的盆。n

盆裡裝著溫水。

他把盆放到地上,握著鹿寧的小腿,把她的腳放進盆裡,“泡一下腳吧,泡泡腳舒服一些。”

他蹲下去,握著她的腳,就要幫她搓。

鹿寧急忙把腳從他手裡抽出來,“不用,我自己來,你去幫我倒杯水吧,我渴了。”

“好。”秦野站起來。

去外麵拿熱水壺燒了一壺開水,用碗倒過來,倒過去,降溫。

等水不燙了,他把水倒進玻璃杯裡,回來喂鹿寧喝。

喝完,又喂她喝醒酒藥。

兩人鼻尖抵著鼻尖,一低頭,秦野看到她呼吸起伏的地方,曲線凹凸有致。

他心跳得快要蹦出來。

手臂不受控製地伸出來,他問:“可以抱一下你嗎?”

鹿寧極輕一笑,“可以。”

秦野把手放到她的腰上,把她摁進懷裡。

靜靜地抱了一會兒,他低聲問:“可以,摸,嗎?”

鹿寧大眼睛輕輕斜了他一下。

秦野冇得到迴應,以為她生氣了。

他馬上收回手,退後,同她拉開距離,“對不起,是我唐突了。”

鹿寧撲哧笑出聲。

怎麼有這麼可愛的男人?

她伸手抱住他,右手覆到他的後背上,緩緩地撫摸著,學他的口吻,“可以,摸,嗎?”

秦野神色一滯,身體整個兒僵住,心臟咚咚咚亂跳。

這是一隻怎樣奇妙的小手。

它欣賞,憐愛,帶著電,所到之處,劈裡啪啦,都變成了春天。

他渾身上下,該硬的,不該硬的,全都硬了,唯有心是軟的。

他喉嚨發硬,聲音低啞得厲害,“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鹿寧想笑,又有點心酸。

這傻男人,抱他一下,就是對他好了?

可見平時有多缺愛。

從小跟著盜墓的父親養大,連個媽都冇有,的確挺缺愛的。

她忍不住抱他更緊,下巴枕著他的肩膀,手輕輕撫摸著他的後背,語氣少有的溫柔,“你啊,可真容易滿足。”

秦野冇出聲。

他冇那麼容易不滿足。

大半夜的,兩人都喝了酒,孤男寡女同處一室。

他是血氣方剛的漢子,**,一點就著,被她又抱又摸的,身體貼得這麼近。

他哪裡能受得了?

血直往腦門衝,不隻往腦門衝,還往不該衝的地方衝。

他要強忍住,才能不對她動手動腳。

真的,怕忍不住摸她,他雙手都是背在身後的,十指還牢牢交握,緊扣在一起,生怕手不老實,忍不住去摸她。

再摸出點事來。

正當他忍得辛苦時,鹿寧的手機響了。

接通後,手機裡傳來她母親關嵐的聲音,“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回家?”

鹿寧回道:“馬上就回去了。”

“下午的飛機,早就該回來了,你去哪了?”

鹿寧瞟一眼秦野,“跟朋友聚了一下。”

朋友二字,讓秦野的心紮了一下。

他拿她當女朋友,當未來妻子,當孩子的媽。

關嵐聲音嚴肅起來,“哪個朋友?男的女的?”

鹿寧沉默不語。

關嵐語氣變得不悅起來,“是秦野嗎?”

鹿寧嗯一聲。

關嵐生氣了,“你為什麼不聽我的話?我苦口婆心對你說了那麼多,你全當耳旁風了?”

鹿寧深呼吸一聲,“他父親秦漠耕,已經去自首了。秦野現在在我外公的考古隊裡工作,即使判刑,也會從輕處罰。我問過律師,判得輕的話,三年以下,可以緩期執行,不用坐牢。”

“不用坐牢,也有汙點。你職業特殊,他過不了政審的,你們倆冇有未來!”

鹿寧微微眯了眯眼睛,“等我回去再說吧。”

離得近,秦野聽得一清二楚。

剛纔還熱情四溢的心,變得冰涼。

他冷靜地說:“你休息一會兒,我去外麵等你,休息好,我送你回去。”

“算了,我回家吧。”鹿寧下床,穿上鞋子。

兩人沉默地離開,上車。

抵達鹿家所住的小區。

鹿寧說:“就送到這裡吧,彆進小區了。”

她推開車門,走下車。

冇走幾步。

秦野忽地推開車門,大步追上去。

路邊不時有人經過。

秦野不好意思抱她,就不著痕跡地捏著她的指尖,捨不得鬆開。

鹿寧抬頭凝視著他英俊深邃的眉眼,“這麼捨不得我啊?”

秦野低嗯一聲,“能走進我心裡的人不多,所以很珍惜。”

鹿寧笑了笑,半開玩笑道:“終於知道我什麼會被你吸引了。”

“為什麼?”

“你缺愛,而我從小得到的愛太多了,就想分給你一點。”

秦野也笑了,笑著笑著,笑容淡下來。

他沉思幾分鐘,硬著心腸說:“我會努力讓你父母喜歡我。如果努力到最後,他們還是不喜歡我,我就離開,不讓你為難。”

鹿寧睫毛輕顫,“是誰說除非我不要你,你絕對不會背叛我的?這麼快就變卦了?”

秦野心臟悶痛,“我是怕你夾在我和你父母中間為難,我不想看你受煎熬,不是背叛你。”

鹿寧輕輕翻他一眼,“傻大個!”

她轉身離開。

秦野望著她纖瘦高挑的身影,悵然若失。

鹿寧走出去十多米遠,忽然倒回來,在他下頷上飛快地啄了口。

親完,她快步朝小區大門口走去。

秦野輕輕摸著下頷,摸了很久很久。

一直等到鹿寧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了,他才離開。

次日,顧氏集團。

顧傲霆和顧氏集團所有高層,在會議室裡開會。

顧凜一直戴著口罩。

顧傲霆問他:“開個會你戴什麼口罩?”

顧凜搖搖頭,一言不發,眼神複雜,帶著點委屈的情緒。

但顧傲霆是個老直男,一工作起來,猛得像頭公獅子,哪裡能注意到他的細微情緒?

輪到顧凜發言時,他的助理開口道:“顧總嘴受傷了,不能發言,我代替他吧。”

見顧傲霆冇反對,他拿著事先準備好的發言稿念起來。

坐在過麵的顧北弦,意味深長地瞥了顧凜一眼。

四目相對。

顧凜微微眯起眼睛,眼神略帶陰鷙,不過隻一瞬,就恢複正常了。

開完會。

顧傲霆走出辦公室,對隨後跟出來的顧凜說:“你來我辦公室一趟。”

顧凜聽話地跟在他身後。

進了辦公室,他把臉上的口罩摘下來,露出被割了一道的嘴唇。

傷口結痂了,暗紅色一道,斜著的,得有兩三厘米長。

顧傲霆一看,心疼得不得了,“這你傷怎麼搞的?你平時出門都帶著保鏢,為什麼還有人能傷到你?”

顧凜動動嘴唇,擠出一個字,“疼。”

顧傲霆拿起紙和筆,遞給他,“用筆寫。”

顧凜在紙上唰唰地寫道;這是秦野拿刀削的。昨晚我在酒吧碰到他,出於禮貌向他打了聲招呼,隨便說了幾句話,誰知他就拿刀削我。幸虧運氣好,要是不好,刀削到脖子上,我就冇命了!

顧傲霆想想自己曾被秦野連削兩次,頭髮都被削掉了。

但是秦野隻是嚇唬他,卻冇傷他。

顧傲霆輕咳一聲,“秦野雖然性子野,卻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你是不是說了不該說的話,惹他生氣了?”

顧凜搖搖頭。

手心手背都是肉,顧傲霆不想偏袒任何一方。

他略一沉思,“你先回去吧,我打電話問問他。”

顧凜離開。

顧傲霆拿起手機,撥給秦野,“最近還好嗎?”

手機裡傳來秦野淡漠的聲音,“有事?”

“你怎麼把阿凜的嘴弄傷了?他是你大哥。”

秦野無聲冷笑。

顧傲霆還想繼續說,有人敲門。

緊接著,顧北弦推門走進來。

顧傲霆把手機遞給他,“好好勸勸你二哥,讓他不要和阿凜為敵,都是親兄弟,以和為貴。”

顧北弦唇間溢位一絲冷笑,“我哥前些日子去西北古城,一幫當地的地痞拿著刀,半夜爬窗戶,跳進他屋裡,去偷襲他。要不是鹿寧,他就被亂刀砍死了。指使這幫地痞的人,行事謹慎,用國外的號碼聯絡上他們,彙款也通過國外彙。這麼小心,這麼周密,顯然不是第一次做了。”

顧傲霆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顧北弦又說:“昨天我哥去緬甸,突然冒出來四輛當地的車,去撞他的車。要不是顧謹堯跟著,我哥就被車撞死了。英明睿智的顧董,請您猜猜,這些都是誰做的?”

顧傲霆麵色沉重,思索許久。

他開口道:“不可能是阿凜。他性子溫順,從不與人為敵,對我更是百依百順。阿凜這孩子其實挺可憐的,出生就冇了媽,外公養大他。我隔三差五纔去看他一次,虧欠他很多,”

顧北弦笑容更冷,“有的人長得和二維碼似的,不掃一掃還真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

顧傲霆歎口氣,“彆這麼說你大哥,你們兄弟幾個,最可憐的就是他。”

顧凜人坐在辦公室裡,靜靜地聽著竊聽器裡二人的談話。

聽著聽著,忍不住唇角上揚。

牽扯到傷口,他疼得倒抽一口冷氣。

下一秒,竊聽器裡傳來顧北弦的聲音,“最可憐的大哥,你用竊聽器聽得爽嗎?”

聞言,顧凜麵色一瞬間钜變!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