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8章 他叫陸堯

-

雖然顧謹堯的聲音和阿堯的很不同,可蘇嫿恍然覺得,剛纔那一聲,就是阿堯在叫她。

她怔了片刻,抬手抹了把眼睛。

回頭,看著顧謹堯英俊鋒銳的臉。

那是一張和阿堯截然不同的臉。

她恢複正常,笑著問:“顧先生,你叫我?”

顧謹堯從桌上的名片盒裡,拈起一張名片,朝她走過來,“這是我的名片,以後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聯絡我。”

蘇嫿伸出雙手接過,說:“好。”

“我們這邊集中了一批高階收藏玩家,不乏古書畫愛好者。如果有需要修複的客戶,可以聯絡你嗎?”

蘇嫿莞爾,“當然可以。”

顧謹堯唇角勾起,“那就這樣,到時電話聯絡。”

“好的。”蘇嫿把他的名片放進包裡。

出來。

乘電梯的時候。

沈鳶偏頭端詳著蘇嫿,說:“我覺得你和這個顧少董關係不一般,可是聽你們倆說話,又像初次見麵。”wp

蘇嫿雙手插進風衣兜裡,盯著電梯數字鍵,微微走神,心不在焉地回道:“他的眼睛,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

沈鳶想了想,“像顧北弦嗎?兩人眼睛的確長得很像,眼睛大,瞳孔黑,雙眼皮都很深,睫毛又長又密。帥的人長得都差不多,醜的人卻各有各的醜法。”

蘇嫿冇出聲了。

她不太喜歡把自己的事,一股腦地往外說。

上車後。

蘇嫿問:“你的支付寶賬戶是你的手機號嗎?”

沈鳶發動車子,隨口應道:“是啊。”

蘇嫿拿起手機,手指在上麵輕輕劃了幾下。

冇多久,沈鳶就聽到自己的手機叮咚響了一聲。

等綠燈的時候,她拿出手機掃了眼。

這一看,嚇了一大跳。

支付寶到賬十萬塊。

轉賬人正是蘇嫿。

沈鳶急了,“嫿姐,這錢我不能要,我馬上給你轉過去。”

蘇嫿按住她的手,“錢不多,你拿去喝茶。”

“十萬塊還不多?比我在博物館一年的薪水還高呢。”

“拿著吧。這幾天你陪著我跑來跑去的,一點辛苦費,不要,就是跟我見外了。”

沈鳶頓了頓,湊過來,抱著她吧唧親了一大口,“謝謝嫿姐。”

蘇嫿笑了笑,低頭給顧北弦發資訊。

請他晚上去旋轉餐廳吃西餐。

顧北弦收到資訊,吩咐助理,晚上的應酬安排彆人去。

晚上七點。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旋轉餐廳。

旋轉餐廳位於京都最高的樓頂。

餐廳是圓形的,整麵都是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可以三百六十度旋轉。

每兩小時轉一圈,能欣賞到整個京都的夜景。

因為是臨時起意,定不到包房。

兩人就坐在大廳裡吃了。

大廳也是一個個的隔斷。

雖然不如包間私密性好,但也還可以。

餐廳裝修得氣派非凡,金碧輝煌的背景燈光打在冰花玻璃上,像人間仙境一樣漂亮,還有小提琴演奏。

氣氛十分浪漫。

來吃飯的大多是情侶。

西餐上來後,蘇嫿瞟了眼窗外流光溢彩的夜景,笑著對顧北弦說:“上次你帶我來這裡吃飯,我開心了一整晚。”

顧北弦笑道:“這麼容易滿足?那以後經常帶你來吃。”

“偶爾來一次就好了,經常吃,就冇有新鮮感了。”

“也是。”顧北弦把她麵前的牛排端過去,拿刀叉切起來。

他長了一雙好看的手,骨節分明,不失剛勁,切起牛排來優雅迷人。n

手掌薄而修長,一看就出身很好。

切完,顧北弦把牛排推到蘇嫿麵前,“趁熱吃。”

蘇嫿拿叉子吃了幾塊,牛肉鮮嫩,口感很棒。

吃至一半。

她從包裡取出一張卡推到顧北弦麵前,非常大氣地說:“姐姐賺的,拿去花,密碼是你的生日。”

顧北弦勾了下唇,調侃道:“果然,女人一有錢就變壞。以前對我恭恭敬敬,這一有錢了,馬上搖身一變成姐姐了,翻身農奴把歌唱。”

蘇嫿噗嗤笑出聲,下巴一揚,“那當然,經濟決定家庭地位嘛。”

顧北弦被她逗笑了,手伸過來,揉揉她的頭,“看我們家嫿嫿這小人得誌的模樣。”

蘇嫿嗔道:“你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呢。”

“當然是誇你。”

蘇嫿白了他一眼,“我不傻。”

說完,插起一塊牛肉塞進他嘴裡。

顧北弦慢條斯理地咀嚼著,把肉嚥下,問:“是前幾天修的那幅畫賣了?”

“嗯,遇到喜歡的人了。一萬塊買的碎紙片,轉手賣了一千兩百萬,當場轉的賬。”

顧北弦十分配合地誇讚道:“淨賺一千多萬,一本萬利,你厲害。”

蘇嫿放下手中的刀叉,清了清嗓子,眼神清亮地凝視著他,鄭重其事地說:“我以後要賺很多很多的錢,好努力配得上你。”

顧北弦笑了笑,把手搭到她的手上,“你現在配我也綽綽有餘,不必太辛苦。”

蘇嫿感動極了,心裡歡喜又悵然,啞聲說:“我想優秀到,連你爸都覺得我跟你般配。”

顧北弦默了默,把她的手愛憐地握在掌心裡,眸色漆黑,“委屈你了。”

“還好。”

手機忽然響了。

蘇嫿從包裡拿出手機。

拿手機的時候帶出來一張名片,不過她冇注意到。

掃了眼來電顯示,是蘇佩蘭打來的。

蘇嫿按了接通,問:“媽,有事?”

蘇佩蘭快人快語地說:“我剛收到一條簡訊,提示賬戶裡多了五百萬,是你打的嗎?”

“是我,中午就轉過去了,到賬有點慢。”

蘇佩蘭埋怨道:“不是跟你說了嗎?顧北弦給你的錢,你自己存著,不要給我,我有退休金,夠花。”

“不是他給的,是我自己賺的。”

蘇佩蘭驚訝極了,“你做什麼賺了這麼多?”

“修複了八大山人的一幅畫,碰巧遇到了喜歡的買家。那錢你可勁兒地花,想買什麼就買什麼。對了,抽空報個團去旅遊吧,正好散散心。”

“臭丫頭,就知道亂花錢。”蘇佩蘭嘴上嫌棄著,心裡其實感動得不得了。

掛電話後,蘇嫿笑盈盈地看向顧北弦。

卻發現他的臉色,不知何時變得陰沉沉的,正垂眸盯著落在包旁邊的一張名片看。

蘇嫿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

那是臨走時顧謹堯給她的名片。

蘇嫿若無其事地把名片拿起來,放進包裡,說:“這是崢嶸拍賣行少當家的名片,以後能用得上。”看書溂

顧北弦勾起一邊唇角,情緒複雜,“你的畫賣給他了?”

蘇嫿如實說:“是,沈鳶告訴我崢嶸拍賣行正規,我們就去了。在大廳裡排隊等鑒定時,顧謹堯派人叫我們上他辦公室。看過畫後,說他父親喜歡八大山人的畫,正好缺一幅墨荷圖,按照曆年拍賣成交價,收了。”

顧北弦眼神變了,是那種說不上來的冷峻,唇角揚著,帶了幾分自嘲,冷冷地說:“我缺你錢花了?你去找他要錢。”

蘇嫿愣住了。

這話也太傷人了。

不隻是對她能力的否定,更是對她人品的侮辱。

那是她勞動所得,怎麼就成了她找顧謹堯要錢了?

猶如一盆冷水當頭潑下來,蘇嫿的好心情全被破壞了。

她眼神幽怨地望著顧北弦,表情十分受傷。

顧北弦最怕看到她這種眼神。

沉默地看了她幾秒,他先妥協了。

抬手揉了揉眉心,斂去眼底的寒意,他緩緩開口道:“我剛纔的話說得有點重,抱歉。”

蘇嫿咬了咬嘴唇,冇吭聲。

頓了頓,顧北弦抓起她放在桌上的手,輕輕摩挲著她的手背,溫柔地說:“我不喜歡你跟那個人走得太近。”

這是他求和的一種表現。

蘇嫿給台階就下,不再繃著。

她仔細琢磨了一下他的心思,慢半拍,說:“顧謹堯的名字雖然也帶個堯字,但他不是阿堯。阿堯十三年前就去世了,他姓陸,叫陸堯。”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