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49章 奶凶奶凶

-

顧北弦卻覺得蘇嫿在替顧謹堯打掩護。

外婆下葬那天,他親眼看到過顧謹堯兩次。

他就那麼大咧咧地站在斷橋邊,站在水塘對岸,遠遠地望著蘇嫿。

那眼裡的深情,隔山隔海都擋不住。

蘇嫿的手前腳受傷,後腳楚鎖鎖的手就被砸爛了,傷的同樣是左手,四根手指頭。

楚鎖鎖打了蘇嫿一巴掌,當晚她的臉就被打得腫成豬頭。

如果陸堯真死了,這些巧合怎麼解釋?

唯一合理的解釋就是:陸堯冇死,改頭換麵,變成了顧謹堯。

要麼,就是蘇嫿撒謊了。

兩個推測,顧北弦寧願相信第一個。

想到每次一提“阿堯”二字,蘇嫿就情緒大變,顧北弦不再同她爭辯,不動聲色地拿起餐刀切了一塊鵝肝,喂到她嘴裡,“多吃點,前幾天修畫辛苦了。”

蘇嫿以為他不生氣了,便也恢複正常,吃起來。

吃得差不多時,蘇嫿結了賬,去衛生間。

遠處一道身影悄悄尾隨著她,也來到衛生間。

蘇嫿從衛生間出來,洗手。

旁邊一個年輕女人,走到另一個洗手盆前,也打開水龍頭洗起手來,邊洗邊說:“蘇嫿姐,你也來這裡吃飯啊?”

蘇嫿偏頭一看,是楚鎖鎖。

真是煩透了她。

哪哪兒都有她,蒼蠅一樣,陰魂不散。

蘇嫿淡淡道:“你跟蹤我?”

楚鎖鎖嗤笑一聲,“我們天天來這裡吃飯,碰巧遇上罷了。”

蘇嫿懶得搭理她,繼續低頭洗手。

楚鎖鎖關上水龍頭,雙臂環胸看著她,用很輕蔑的口吻說:“蘇嫿姐這種小山溝溝裡出來的,大概是第一次來這麼浪漫的地方吃飯吧,有冇有劉姥姥進大觀園的感覺啊?”

蘇嫿覺得自己脾氣一直都挺好的。

可楚鎖鎖卻屢次挑戰她的忍耐性。

蘇嫿勾了勾唇角,“一個隻能依靠父母的寄生蟲,哪來的臉笑話我?”

楚鎖鎖的臉,唰地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索性懶得裝了,直接開門見山地說:“你真的比我想象得還要死纏爛打,都到民政局了,還賴著不離婚。”

逼她和顧北弦離婚,纔是她的本意。

蘇嫿冷笑,“離不離婚,是我和顧北弦夫妻倆的事,關你屁事?”

楚鎖鎖眼底一抹譏誚,湊到她耳邊,壓低聲音,陰陽怪氣地說:“要不是你外婆死得巧,你們早就離婚了。你外婆可真會挑時候死啊,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趕在你們要離婚那天死,就是為了阻止你們離婚吧。你們這些小門小戶的女人,就是有心機啊,好不容易攀上個高枝,千方百計,也要纏著北弦哥,死不鬆手。”

一股怒氣在蘇嫿每個毛孔裡橫衝直撞。

瞳孔逐漸變大,連她自己都能看到她即將要燃起的怒火。

她幾乎是想也冇想,一把抓起楚鎖鎖胸口的衣服,用力把她摔到牆上。

楚鎖鎖後背咚的一聲撞到堅硬的牆壁上,疼得呲牙咧嘴。

蘇嫿手起掌落。

“啪!”

一巴掌狠狠甩到了楚鎖鎖的臉上。

因為憤怒,這一巴掌用儘了蘇嫿所有的力氣,打得又快又響又狠。

楚鎖鎖的臉登時就腫得老高。

白皙的半邊臉上,清晰地落了五道鮮紅的手指印。

楚鎖鎖眼淚奪眶而出,疼得半天冇緩過勁來。

忽然,她抬起頭,衝門口方向哽咽道:“北弦哥,你看清蘇嫿姐的真實麵目了嗎?你看她平時多會裝啊,在你麵前溫溫柔柔,脾氣好得不得了,其實就是個潑婦,打起人來凶神惡煞。”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緩緩回過頭。

看到顧北弦就站在衛生間外麵,長身玉立,波瀾不驚地看著她們倆。看書溂

蘇嫿這才意識到,剛纔楚鎖鎖為什麼要湊到她耳邊,低聲說那些話了,就是為了刺激她動手。

上次顧北弦向著她,是因為楚鎖鎖先動的手。

可這次,是她先動的手。

蘇嫿靜靜地看著顧北弦,等待他的反應。

見他一言不發,隻微抿薄唇,冷冷淡淡地望著她們倆。

她忽然意識到,他不出聲,其實就是在向著自己了。

畢竟這次是她先動的手。

顧氏集團和楚氏集團又是合作關係,有些事,他不好做得太明目張膽。

蘇嫿心裡有數了,清清冷冷地瞧著楚鎖鎖,說:“你這個人好奇怪,他是我老公,對我和我家人那麼好,我當然要對他溫柔了。你覬覦我老公,屢次挑釁我,汙衊我外婆,還想讓我對你溫柔?是你有病,還是我有病?”

楚鎖鎖一時語塞,淚眼婆娑地看著顧北弦,指著自己紅腫的半邊臉,委委屈屈道:“北弦哥,你看她把我的臉打的……”

顧北弦冇理她,漆黑瞳孔沉靜地鎖定蘇嫿,溫聲問:“你捱打了冇?”

蘇嫿搖搖頭。

這偏袒,也太明目張膽了。

楚鎖鎖快要氣不活了,“北弦哥,你答應顧叔叔要好好照顧我的,你都忘了嗎?”

顧北弦淡聲道:“我隻答應他,在工作上好好照顧你。”

楚鎖鎖悲悲慼慼,“北弦哥,我們青梅竹馬十幾年的感情,你就不能對我好一點點嘛……”

忽聽一道男聲喊道:“鎖鎖,彆說了,快出來。”

蘇嫿尋聲看過去,是楚鎖鎖的哥哥,楚墨沉。

蘇嫿一時不知該以何種態度麵對他。

楚墨沉卻衝她微微點了下頭,說:“抱歉。”

蘇嫿頗感意外。

畢竟她剛纔的確結結實實地打了楚鎖鎖一巴掌。

楚鎖鎖見討不著什麼便宜,衝蘇嫿冷哼一聲,轉身走了。

手指剛纔沾到了楚鎖鎖的臉,蘇嫿嫌臟,重新洗了把手。

出來,和顧北弦並肩朝出口方向走。

顧北弦語氣平淡道:“看不出來你還挺凶,剛纔那一巴掌,打得隔老遠就聽到了。”

聽到巴掌聲,他以為蘇嫿被人欺負了,就快步趕了過來。

蘇嫿一時猜不透他什麼意思,問:“你也覺得我裝?對我失望了?”

顧北弦俊臉微微繃著,“是有點。”

蘇嫿生氣了,酸溜溜地說:“我打你前女友,你心疼了?”

“為什麼打她?”

“她罵我外婆,我才動手的。罵我可以,就是不能罵我外婆,說都不能說!”蘇嫿氣鼓鼓的,眼圈卻紅了。

顧北弦見她認真了,不再逗她,抬手摸摸她的頭,語氣調柔說:“我冇心疼她。就是看慣了你溫柔的模樣,第一次見你奶凶奶凶的樣子,有點意外。以前我脾氣那麼差,你都冇對我凶過。”n

奶凶奶凶?

蘇嫿怔住。

本來還以為他要偏袒楚鎖鎖,心裡氣得不行。

誰知他話鋒一轉,她瞬間就破防了。

她一把挽住他的手臂,幾乎是脫口而出道:“你是我老公啊,是我最親的人,我疼你都來不及,怎麼捨得凶你?”

顧北弦眼尾情不自禁地浮起笑意。

捏起她的下巴,把她推到牆角,在她唇上飛快地啄了一口。

心情超好的樣子。

因為她去見顧謹堯,他憋了一肚子的氣,就這麼被她哄好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