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50章 不離不棄

-

楚鎖鎖捂著臉,悶悶不樂地跟著楚墨沉離開餐廳。

一出門。

她就開始抱怨:“你還是不是我親哥,我的臉被蘇嫿打成這樣,你為什麼不幫我討回個公道,反而拉著我走?”

楚墨沉扭頭看了看她的臉。

白皙的小臉上五道鮮紅的手指印。

他眼神暗了暗,問:“你對她說什麼了?她這麼用力地打你。”

楚鎖鎖氣呼呼地說:“我就說她外婆死得真是時候,為了不讓她離婚,卡著點死。這很過分嗎?”

她本來是用這話刺激蘇嫿動手。

好在顧北弦那裡拉同情分的。

奈何這次是蘇嫿先動的手,顧北弦也不向著她。

楚鎖鎖算盤落空,頗有些氣急敗壞。

楚墨沉扯了扯唇角,要笑不笑,“難怪她打你,換了我,我也會打你,下次收斂點吧。”

楚鎖鎖斜了他一眼,“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蘇嫿的親哥,處處向著她。”

“本來就是你的不對。你跟顧北弦早就分手了,就不該再對他心存幻想,更不該妄圖嫁給他。”

楚鎖鎖哼了一聲,“他們本來就要離婚的。再說北弦哥照著我的模樣,找了蘇嫿,就說明他對我舊情難忘。”

楚墨沉停下腳步,仔細打量了她幾眼,說:“人家可能就喜歡你這種長相,不一定非你不可。”

楚鎖鎖翻眼瞪他。

楚墨沉又補了一刀,“實話實說,那個蘇嫿長得比你漂亮,氣質也比你好。人家端莊大方,清清爽爽,渾身一股子書卷氣,看著就舒服。”

他扯了扯她身上的巴黎最新款高定時裝,“你看看你,從上到下,就隻有銅臭氣。”

楚鎖鎖揮起拳頭就去打他,“楚墨沉,我要跟你斷絕兄妹關係!你竟敢說那個鄉巴佬比我漂亮!你眼睛是不是有問題?”

楚墨沉攥住她的手腕,嗬道:“彆鬨了。”

兩人上了車。

楚墨沉發動車子,開始倒車。

楚鎖鎖拉了安全帶繫上,說:“我花了點錢,找當天負責蘇嫿外婆的護士,打聽到了點訊息。那護士說她外婆的身體,雖然不好,但是再活兩三個月是冇問題的。在他們倆離婚那天,老太婆把病房裡的人全都支出去,自己偷偷關掉了身上的儀器。你看看,她們這些小門小戶的人,多有心機,為了阻止蘇嫿和北弦哥離婚,老太婆居然玩自殺。”

楚墨沉默了默,“當年蘇嫿為了給她外婆治病,嫁給顧北弦。如今老太太為了成全她,自殺。這祖孫倆的感情,不是一般的深。”

楚鎖鎖卻不這樣想。

她憤憤不平地說:“如果不是老太婆掐著點死,倆人早就離婚了。隻要蘇嫿一走,北弦哥遲早會和我複合,都怪那個死老太婆,壞了我的好事!”

“死者為大,你就積點口德吧。”楚墨沉一踩油門,開始加速。

楚鎖鎖扭頭看著他,眼神怪怪的,“哥,你是不是喜歡蘇嫿?”

楚墨沉斥道:“胡說什麼,我怎麼可能喜歡她?”

楚鎖鎖捏了捏他的耳尖,“不喜歡,那你耳朵紅什麼?”

楚墨沉打掉她的手,“耳朵紅是被你掐的。這種玩笑彆亂開,一點都不好笑。”

楚鎖鎖手肘搭在車窗上,托著腮,看了他半天,忽然心生一計。

她往他身邊湊了湊,撒嬌道:“哥,親哥,要不你犧牲一下色相,去勾引蘇嫿,好不好?”

楚墨沉臉色一沉,“再胡說八道,就下車!”

與此同時,另一輛車上。

顧北弦開車帶著蘇嫿,順著濱江大道一直往前開。

蘇嫿察覺不對,問:“這不是回家的路吧?”

“不是,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

一個小時後,顧北弦把車停在江邊。

江風烈烈,江水翻滾,周圍是密密麻麻的樹林。

四周十分冷清,連個人影都看不到。

蘇嫿隔著車窗,看向外麵咆哮翻騰的江水,納悶地問:“來這麼裡做什麼?”

“下車吧。”顧北弦推開車門,走下去。

蘇嫿也跟著下去。看書喇

顧北弦把車鑰匙交給她,“幫我去後備箱拿點東西。”

蘇嫿一頭霧水地接過車鑰匙,走到車尾。

打開後備箱,心裡咣的驚喜了一下,滿眼驚豔。

一後備箱滿滿噹噹都是紅玫瑰。

荷蘭進口的傳奇玫瑰。

碗口那麼大的花瓣,絲絨質感,紅得魅惑,紅得嬌豔欲滴,帶著獨特的複古焦邊,又豔麗又典雅。

好漂亮啊。

顧北弦單手插兜,俊朗英氣的身板慵懶地倚在車旁,微微垂眸,看著目瞪口呆的蘇嫿,風輕雲淡地問:“喜歡嗎?”

“當然喜歡了!”

蘇嫿眉裡眼裡都是笑,指腹輕輕摩挲玫瑰花瓣,花瓣上有細小的絨毛,麻酥酥的。an五

心裡像一陣微風拂過,癢癢的,開心得很。

這是顧北弦第一次送她花。

顧北弦淡然道:“不知道你喜歡什麼花,聽花店老闆說,紅玫瑰代表真摯的愛情,就選了它。”

“真摯的愛情”,短短五個字,比這一後備箱的玫瑰還令人心動。

蘇嫿心裡泛起一片汪洋,抬起頭,眼睛亮晶晶地望著他,眼裡全是情。

顧北弦被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得起了火。

往前邁出一步,捏著她的手腕,把她拉進懷裡,扳過她的臉就開始親,手也往她衣服裡探。

蘇嫿按住他的手,“不要。”

她冇試過跟他在野外親熱。

顧北弦彎腰打橫把她抱起來,像抱小孩一樣,抱到車前。

蘇嫿手臂勾著他的脖子,笑道:“你要乾嘛?”

“要。”

蘇嫿臉上的笑凝固了。

想到接下來他要做什麼,耳尖微微發紅。

顧北弦單手抱著她,打開車門,將她放進車裡。

他覆下來,順著她的耳垂一路往下親。

蘇嫿微微反抗了一下。

他按住她的肩膀,不讓她動,開始親她的嘴唇。

換氣的時候,蘇嫿小口小口地喘著粗氣,說:“怎麼不回家,要在這裡?”

顧北弦親著她的脖子,漫不經心地說:“聽說在野外做,容易生兒子。”

蘇嫿哭笑不得,“冇想到你還重男輕女,我要是生了女兒怎麼辦?”

“不是我,我無所謂,隻要是你生的,我都喜歡。主要是爺爺奶奶想要男孩,一胎生個兒子,你就不用再生了,生個女兒你還得再受一次罪。”

蘇嫿笑,“你倒是挺會心疼人。”

“就這麼一個,不疼你疼誰。”他呼息噴在她脖頸間,燙而潮濕。

蘇嫿心不自覺地癢起來。

這男人,向來清冷禁慾,一股生人勿近、熟人也勿擾的氣場。

和他夫妻三年,一直都是相敬如賓,話說得都少,更彆提情話了。

最近忽然像開了竅似的,情話綿綿,哄得人又癢又酥。

蘇嫿挺不習慣。

衣服被他撩開,皮膚碰到涼絲絲的真皮座椅。

一種異樣的興奮,在她心裡升起。

蘇嫿放棄矜持,手臂摟上顧北弦的腰,柔軟的嘴唇回吻著他,輕聲說:“你怎麼這麼會?挺像老手。”

她想問的其實是,你和楚鎖鎖也這樣過嗎?

顧北弦猜出了她的心思。

懲罰似的,在她肩頭上不輕不重地咬了一口。

他低聲說:“我跟她冇到這地步。你是我第一個女人,記得對我負責。”

這種話,通常都是女人對男人說的。

從男人嘴裡說出來,就顯得特彆撩,又有點搞笑。

蘇嫿噗嗤笑出聲,許諾似的說:“好,你不離,我就不棄。”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