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53章 不服不行

-

蘇嫿左手手指,接連做了兩個月的複健。

靈活性恢複得差不多了,重回古寶齋。

一進門。

就看到店裡的鑒寶師崔壽生,手拿一個超大的放大鏡,正對著櫃檯上一幅古畫細細端詳,以驗真偽。

蘇嫿經過的時候,隨意掃了一眼。

是鄭板橋的墨竹圖。

她從小練筆,最先臨摹的就是鄭板橋的墨竹,打眼一瞅,就能看個差不多。

崔壽生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鏡,問賣畫的人:“你打算賣多少錢?”

賣畫的是個衣著落魄的中年人,手籠在袖子裡,縮著肩膀,說:“這是鄭板橋的墨竹圖,我們祖上傳下來的,不到迫不得已,我也不想拿出來賣。我打聽過往年的拍賣成交價,都是三千萬起。”

言外之意,不能比這個價格低太多。

幾千萬不是小數目。

崔壽生眯起眼睛,又盯著畫仔細看了幾眼,問:“你怎麼不拿去拍賣行拍賣?”

賣畫的中年人揉了揉鼻子,說:“我著急用錢,去拍賣行上拍,得等,我等不起。賣給你們,價格少點也無所謂,隻要給錢快。”

崔壽生咂著嘴說:“我們可給不了那麼高的價格。”

賣畫的猶豫了一下,“成,您開個價吧,我看價格合適就賣,好商量。”

蘇嫿腳步忽然停下了。

隔老遠,又瞅了瞅那幅畫。

崔壽生見她神態有異,招呼道:“小蘇啊,你快過來看看這幅畫。”

蘇嫿倒回去。

戴上店裡的專用白手套,把畫從櫃檯上拿起來,仔細審視起來。

畫麵上,修竹安排得錯落有致,竹竿細密卻透著力量,竹葉以硬毫之筆挑出來,且呈隸書之撇捺,竹乾亦如篆書之筆意,搖曳而生姿。

的確是鄭板橋的真品。

但是蘇嫿總覺得不太對勁。

具體哪裡不對勁,她一時說不上來。看書溂

就是接觸多了,久而久之,產生的一種直覺。

她抬頭問崔壽生:“用儀器測過了嗎?”

崔壽生點點頭,“測過了,紙和墨的年份都對,畫風和上麵的鈐印也對,確定是正品。”

他遲遲拿不定主意,是因為價格太高,不得不謹慎。

蘇嫿從他手中接過放大鏡,對著畫仔細看起來,越看神色越凝重。

她把畫合起來,朝崔壽生使了個眼色。

崔壽生懂了,把畫還給賣畫的人,笑嗬嗬地說:“對不起了,您這幅畫我們看不懂。”an五

看不懂,是古玩的行話,就是畫有假的意思。

賣畫的一聽急眼了,“我這畫你也拿儀器測過了,紙和墨都是清代的,上麵的印章也是真的,怎麼就看不懂了?”

崔壽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他認為這幅畫是正品。

賣畫的一看他這樣,橫勁兒上來了,往椅子上一坐,一改剛纔縮頭縮腦的模樣,換了副無賴樣,說:“這幅畫是我祖上傳下來的,你們今天必須得給我個交待,否則我不走了。”

店開久了,什麼樣的人都會遇到。

像這樣耍賴的,也不少見。

放在以前崔壽生三言兩語,就打發掉了。

可這幅畫,他真挑不出刺來,隻好向蘇嫿投去求救的目光。

店裡夥計也朝蘇嫿看過來。

眾目睽睽之下,蘇嫿走到賣畫的人麵前,湊到他耳邊低聲說了幾個字。

賣畫的人一聽,頓時臉色大變,把畫捲起來,灰溜溜地走了。

等人走遠後,崔壽生好奇地問蘇嫿:“小蘇啊,你對他說什麼了?那幅畫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了?”

蘇嫿清清雅雅一笑,道:“那幅畫是揭的。”

古畫,尤其是古代名人的字畫,價格都超級高,動輒百萬上千萬,上億的也有。

暴利之下,必有鋌而走險之人。

熟練的古畫修複高手,可以將畫一幅揭成兩幅、三幅,以謀暴利。

最厲害的甚至能揭成五幅、六幅,甚至還有一畫九揭的傳說,但是滿足條件的畫,極少極少,風險也很大,一不小心就會毀了整幅畫。

崔壽生聽得老臉一黑,後背呲呲冒冷汗。

這幸好是蘇嫿來得及時,否則他就看走眼了。

幾千萬的畫,要是收下來,賠掉腚了。

關鍵是他以後在這行,也冇法混了。

蘇嫿剛來的時候,少當家的讓他有什麼看不懂的,跟她商量,他還挺不服氣。

眼下他服得不行不行的。

崔壽生縮著肩膀,問:“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蘇嫿莞爾一笑。

那幅畫雖然紙、墨和上麵的印章,都是真的,但是仔細看,上麵有冇處理好的極細小的毛刺。

不過她冇說,隻輕描淡寫道:“直覺。我從幾歲起,就跟古書畫打交道,雖然年輕,也從業快二十年了。打眼一瞅,就覺得不對勁,仔細一看,果然不對勁。”

剛來的時候,她也說過這種話。

那時崔壽生隻當她吹牛,眼下卻覺得她在自謙。

人家在古書畫方麵的造詣,就是比他強,不服不行。

崔壽生一張老臉笑得跟菊花似的,低頭瞅了眼蘇嫿的手,語氣關心中帶著點討好,說:“蘇老師,您的手恢複得怎麼樣了?我認識一個很有名氣的鍼灸師,要不要介紹給您?”

眾人皆是一愣。

崔壽生是店裡年紀最大的,自恃有鑒寶的本事,平時清高得不行。

連沈淮這個少當家的,都得敬他三分,規規矩矩地喊他一聲“崔老”。

如今他卻改口稱年僅二十三歲的蘇嫿,為蘇老師。

蘇嫿也是微微一怔,隨即笑道:“崔老,您還是稱呼我小蘇吧。”

崔壽生連連擺手,“不,以後就稱呼您蘇老師了,剛纔要不是您打眼瞅那一下,我就看走眼了。”

那可是好幾千萬的畫啊。

叫一聲蘇老師,他覺得值。

蘇嫿不再說什麼,笑了笑,摘下手裡的手套,上樓了。

手受傷,休了將近三個月的假,累積了一些活。

不過修複古書畫這東西,是個精細活,也是良心活,急不得,更趕不得。

關上門,她活動了下手指,開始乾活。

忙到中午,她拿起手機掃了眼,上麵有兩個未接來電。

因為乾活時,不能分心,手機一般都調靜音。

她按著號碼給回過去。

是照相館打來的,說他們的婚紗照做好了,讓去取。

等到下午,蘇嫿讓司機開車,送她去了照相館,取了婚紗照。

當時拍的時候,因為要離婚,就隻拍了一套服裝,放大了一幅,做了一套相冊,她要帶走的。

如今有點後悔當時冇多拍幾套衣服了。

蘇嫿對婚紗照特彆滿意。

兩人都很上相,看上去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

司機幫忙把碩大的婚紗照,搬進車裡。

蘇嫿上車坐好,給顧北弦打電話,說:“婚紗照取到了,我很喜歡,想請你吃飯。你幾點能忙完?”

顧北弦淡笑,“我在工地視察進度,要晚一會兒。”

蘇嫿問:“哪個工地?我去接你。”

顧北弦語氣調侃,“蘇嫿同學,你有點黏人啊。”

蘇嫿莞爾,“就黏你了,怎麼著吧。”

顧北弦笑意深邃,“在濱江明珠這邊工地,你告訴司機,他知道。”

“好,一會兒見。”

四十分鐘後。

司機開車送蘇嫿來到濱江明珠的樓盤。

下車後,她一眼就看到了,工地門口停的那輛加長款限量版豪車,是顧北弦的。

蘇嫿拿出手機,給他打電話。

號碼剛要撥出去,就看到一群人從工地大門裡,急火火地走出來。

為首的正是顧北弦,打橫抱著楚鎖鎖,神色匆匆,快步朝路邊停著的車走過去。

來到車前,有人急忙拉開車門。

顧北弦抱著楚鎖鎖,彎腰坐進車裡。

車子疾馳離去,噴出一團白色的尾氣。

蘇嫿的手機掉到地上,心咣地一下碎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