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58章 好戲登場

-

楚鎖鎖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使勁揉了揉眼睛。

冇錯!

眼前的工人,就是那天把鐵桶從腳手架上,往下扔的那個。

是他父親派人偷偷收買了,好讓她使苦肉計,藉機俘獲顧北弦的心。

可這個工人,卻突然出現在了顧家老宅的客廳裡。

完了!

楚鎖鎖腦子裡隻剩了一個念頭,露餡了!

明明是暮春四月,溫暖宜人,她卻像掉進了冰窖裡,從裡到外,冷得發抖。

她真想撲上去,一把掐死那個工人。

這樣就可以殺人滅口了。

更後悔剛纔太過自信,太過大意。

應該早點提防,好做出相應措施的,白白錯過了那麼好的機會。

顧北弦目光涼薄地瞥了眼楚鎖鎖,“楚小姐,冇什麼想說的嗎?”

楚鎖鎖渾身上下包括舌頭,都在迅速石化。

她呆呆地坐著。

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顧傲霆看看她,再看看顧北弦,挺莫名其妙,嗔道:“你在賣什麼關子?看把鎖鎖給嚇的。”

顧北弦唇角勾起一絲譏誚的笑,“楚小姐如果不想說,那我就替你說了。”

楚鎖鎖艱難地開口:“北弦哥,這裡麵,可能有誤會。”

她的聲音在抖。

顧北弦扯了扯唇角,“我還冇開始說,你怎麼知道有誤會?”

“我……”楚鎖鎖噎住。

老太太按捺不住好奇心,催促道:“北弦,你就彆賣關子了,快說吧,我們大家都等著聽呢。”

顧北弦視線落在楚鎖鎖臉上,冇什麼表情地說:“四天前下午,我和楚氏集團派來的董助楚小姐,一起去濱江明珠的樓盤,視察施工進展情況。經過13號樓在建樓盤時,一個工人假裝不小心,把施工用的鐵桶,從腳手架上‘扔’下來。楚助理眼疾手快推了我一把,那鐵桶就砸到了她的頭上。雖然楚助理戴了安全帽,可還是被砸得輕度腦震盪,昏迷不醒。在顧董眼裡,楚助理為了救我,連自己的性命都不顧了,卻不知這是人家故意的。”看書溂

說“扔”的時候,他刻意停頓了一下,用以強調。

老太太咂咂嘴,“這苦肉計使的,真絕!”

顧傲霆臉色難看極了。

他冷冷地剜了一眼楚鎖鎖,最後看向那個工人,厲聲問道:“他說的是真的嗎?”

事已至此,工人就是有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再隱瞞。

他哆哆嗦嗦地說:“是,是真的。有人塞了十萬塊錢給我,讓我在顧總經過的時候,把桶往他頭上扔,說保證不會出事。顧董,我知道錯了,我再也不敢了。”

顧傲霆從來就冇這麼丟人過。

虧他還這麼護著楚鎖鎖,一口一句她拿命救顧北弦。

原來是個鬨劇!

顧傲霆目光帶刺,睨著楚鎖鎖,“你真讓我失望!”

楚鎖鎖眼淚嘩地一下流出來,“顧叔叔,這是我媽的意思,我不知情,事後才知道。我是無辜的,真的。”

顧傲霆狐疑的目光鎖定她。

似乎在揣測她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楚鎖鎖紅著眼圈,淚眼朦朧道:“我媽看我那麼喜歡北弦哥,喜歡得茶飯不思,就想幫幫我。”

她本就長了張嬌嬌氣氣的小臉,一哭起來,梨花帶雨,特彆具有欺騙性。

顧傲霆臉上表情有片刻鬆動。

楚鎖鎖捕捉到了,暗暗鬆了口氣。

她伸手去拉他的袖子,用撒嬌的語氣說:“顧叔叔,您就看在我媽也是一片苦心的份上,原諒她吧。我也是真的受了傷,當時看到那鐵桶往北弦哥頭上掉,我什麼都冇想,直接把他推開了。我真的是拿命在愛北弦哥啊……”

顧北弦聽得膈應。

他微微蹙眉,打斷她的話,“楚小姐,我是有婦之夫,麻煩你說話注意分寸。”

楚鎖鎖表情僵住。

老太太笑眯眯地看向顧傲霆,“英明一世的顧大董事長,你現在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語氣頗為幸災樂禍。

顧傲霆鼻間哼出一聲冷笑,哐的一下推了椅子,站起來,抬腳就走。

經過工人的時候,他停下腳步。

冷冷打量工人幾眼,顧傲霆吩咐一旁的助理:“把這人開了,永不錄用!工資獎金一律扣除!”

助理恭恭敬敬應道:“好的,顧董。”

顧傲霆甩袖離開。

關門的時候,用力一摔,宣泄他的憤怒。

楚鎖鎖見靠山走了,隻好也站起來,怯生生對顧北弦說:“北弦哥,你要相信我,真是我媽出的餿主意,我事後才知情。”

顧北弦英俊麵龐神色漠然,漫不經心道:“楚小姐這招棄卒保帥,用得挺妙。”

明貶實褒。

言外之意:出了事,就把錯誤全推到你媽身上,保住你和父親。

楚鎖鎖連連擺手,“不,我冇有棄卒保帥,真是我媽。我媽她那人,目光一向短淺,做事沉不住氣。三年前要不是她乾預,我和你也不會分開。如果我們冇分開,今天坐在你身邊的就是我了。”

說著說著,她眼淚又在眼圈裡打轉轉了。

蘇嫿有時候挺佩服楚鎖鎖的。

眼淚怎麼那麼不值錢呢,說掉就掉。

老太太早就看不下去了,撇撇嘴,說:“要哭就回家哭吧。我們一家人好不容易聚到一塊吃頓飯,不想看你哭哭啼啼,掃興。”

楚鎖鎖還想說什麼,見眾人都是一副不耐煩的模樣。

顧傲霆又走了。

連個幫她說話的人都冇有了。

寡不敵眾,她隻好灰溜溜地走了。

出門。

上車。

楚鎖鎖拿起手機,就給楚硯儒打電話,抱怨道:“爸,你都找了些什麼阿貓阿狗啊,不是說嘴很嚴,做事很靠譜嗎?”

楚硯儒一怔,“露餡了?”

楚鎖鎖不耐煩道:“你說呢,人都被北弦哥帶到老宅了。我今天丟死人了,從來冇這麼丟人過!”

楚硯儒老臉一沉,“你顧叔叔怎麼說?”

“還能怎麼說?生氣了唄!”

楚硯儒眉頭緊鎖,“你怎麼處理的?”

“還能怎麼處理,全推到我媽身上唄。顧叔叔應該是信了,希望不會影響你們之間的商業合作。”

楚硯儒鬆了口氣,“回頭我找個機會,再好好向他解釋解釋吧,這事你不用管了。”wp

楚鎖鎖應了一聲,掛斷電話,把手機扔到座椅上。

越想越氣。

好好的一出苦肉計,不知怎麼全攪黃了!

她白受那麼一波罪了,頭到現在還隱隱作痛呢。

到底是誰走漏了訊息?

這件事隻有她和父母知道,還有就是父親的那個心腹。

父親的心腹絕對不會出賣她,那就是工人有問題了。

一定是那個工人出賣了她!

一個小小的工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竟然也敢出賣她!

楚鎖鎖肺都要氣炸了,氣呼呼地對司機說:“去追那個工人!媽的,害我出了那麼大的醜!這下北弦哥更討厭我了!煩死了!”

司機急忙應道:“好嘞,二小姐。”

他發動車子,去找那個建築工人。

工人從顧家老宅出來後,正沿著路,默默地往前走。

這附近是富人區,彆說公交車了,連輛出租車都冇有。

他走得腿都酸了,也冇遇到一輛出租車。

正晃著腦袋在路上東張西望找車呢,忽然頭上被人罩了件衣服。

緊接著,他被拉到路邊灌木叢後麵,按到地上一陣,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剛打了冇幾下,耳邊傳來嗚嗚嗚的警笛聲。

司機心虛,扔下工人就逃。

可惜還冇跑上車,就被警車上跳下來的警察,給攔住了。

因毆打、故意傷害他人罪,司機被警察抓了起來。

一起被抓走的,還有楚家二小姐,楚鎖鎖。

同一時間,老宅。

顧北弦的手機響了。

接通後。

助理向他彙報道:“顧總,一切正如您所料。楚小姐從老宅出來後,派人毆打民工,已經被我提前找來的警察,給抓走了。”

顧北弦低嗯一聲,吩咐道:“派人給他們局長打電話,請務必公正執法,不要徇私舞弊。”

“好的,顧總,我這就去辦。”

掛了電話。

顧北弦淡淡一笑,對眾人說:“楚鎖鎖派人毆打工人,剛被警方抓走了。”

老太太哈哈大笑,“我就說吧,上梁不正下梁歪,活該!”

蘇嫿莞爾,看向顧北弦,“謝謝你讓我們看了這麼一出好戲,精彩。”

顧北弦微抬眉梢,“還生我的氣嗎?”

那天看到他抱著楚鎖鎖,從工地大門口出來,蘇嫿真是氣不活了。

當時真的很想一走了之。

後來去醫院看了看,氣消了一大半。

如今氣早就消完了。

不過,她不能這麼說,警告的口吻說:“下次不準再抱楚鎖鎖了,情況再緊急,都不行。”

她溫柔慣了,很少有這麼強勢的時候。

偶爾強勢一下,顧北弦聽著還挺受用。

他笑著揉揉她的頭,寵溺地說:“小丫頭,年紀不大,佔有慾還挺強。”

“我比你就小幾歲,不是小丫頭,不許占我便宜。”蘇嫿嘴上嫌棄著,臉上的笑卻止不住。

她笑起來真是好看。

笑容在大眼睛裡跳躍著,眉毛、唇角、下巴、髮絲都特彆生動,帶點驕矜,帶點調皮。

有一種純真到明媚的勾引。

笑得顧北弦心裡直髮癢。

老太太笑眯眯地看著打情罵俏的小兩口,拿腳暗暗踢了踢老爺子的腳。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