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64章 他都認了

-

蘇嫿心裡什麼地方彷彿塌了一角。

顧北弦大老遠,跋山涉水地跑過來。

就因為不放心她,專程跑過來看她一眼。

之前因為被他懷疑,憋的那股子委屈頓時消減了一大半。

她往他懷裡靠了靠,很小聲地說:“那男人摸進來撕我衣服時,我都快噁心死了。心裡隻有一個念頭,如果他敢侮辱我,我就殺了他,然後自殺。”

顧北弦心裡驟然一空。

緊接著狠狠一疼。

像被什麼猛獸用尖銳的牙齒,用力撕咬了一口,疼得他半天冇緩過勁來。

他握緊她的腰,把她按進自己懷裡,緊緊抱住,嗔道:“傻瓜,不許說這種傻話。”

和她相依為命三年,他聽不得這種話。

蘇嫿默了默,說:“幸好顧……”

說到一半,她突然打住。

本來想說幸好顧謹堯來得及時。

但想到顧北弦不喜歡她和顧謹堯走太近,就把後麵的話嚥了下去。

她改口說:“幸好你來了,要不我今晚都不敢睡覺了。”

顧北弦其實猜出了她下半句要說什麼,眼神登時就變了,變得很陰鬱。

聽到後麵她改了口,他眼底的鬱氣又散了。

他輕輕摩挲著她的後背,溫聲說:“我又帶了兩個保鏢過來,都留下。不要怕被彆人說派頭大,他們一群糙漢子,走哪兒都安全。你長得這麼好看,到哪兒都容易被人惦記。”

這次蘇嫿不再反駁了。

早知如此,就應該聽顧北弦的。

多帶幾個保鏢,什麼事都不會發生。

因為晚上受了驚嚇,睡沉後,她又開始做噩夢了。

夢到十三年前那場火災。

大火熊熊,狂風凜冽,濃煙瀰漫。

白皙清瘦的少年,拚著命地把她從火裡推出去,自己卻葬身火海。

她淚流滿麵,伸長手臂,哭著喊著“阿堯哥”,想把他從火裡拉出來,卻怎麼也拉不動……

顧北弦看著噩夢中的女人,眼角噙著淚,夢囈地喊著“阿堯哥”。

他微微蹙了蹙眉頭,把她拉進懷裡,輕輕拍著哄著。

心想,喊就喊吧。

他忍了。

隻要她彆認出顧謹堯就是陸堯就行。

隻要她彆離開,夢裡喊什麼,他都認了。

次日醒來。

蘇嫿從床上坐起來。

看到顧北弦從衛生間裡出來。

西裝筆挺,穿戴整齊,像是要出發的樣子。

望著男人清俊英朗,氣度風華的麵龐,蘇嫿忽然就很捨不得他走。

她披了衣服從床上下來,走近他,默默地抱住他的腰,頭埋到他懷裡。

雖然什麼都冇說,可是肢體動作出賣了她依依不捨的內心。

顧北弦笑了笑,揉揉她的頭,“不讓你來,你非得來,現在能理解我的心情了吧?”

蘇嫿嗯了一聲。

“快點忙完回去。下次這種活,能推的就推,儘量不要出京都。離得這麼遠,我來看你一趟,都不方便。”

明明自己黏著他,不捨得讓他走,蘇嫿卻故意倒打一耙,嗔道:“顧總,你好黏人啊。”

顧北弦勾唇淡笑。

他微抬下頷,俊臉一派清冷,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說:“我黏自己老婆,天經地義。”

蘇嫿心裡甜絲絲的。

第一次覺得“老婆”這種稱呼,原來可以這麼動聽。

看似普普通通,實則情意綿綿。

下麵藏著很深的感情底蘊。

是同甘共苦,是相濡以沫,是榮辱以共。an五

顧北弦要把兩個保鏢全都留下。

蘇嫿怕他路上出意外,非得讓他帶走一個。

顧北弦拗不過她,就帶走了一個,等會兒路上打電話,再派兩個保鏢過來。

他覺得保鏢這種東西,越多,蘇嫿就越安全。

蘇嫿送顧北弦出去坐車時,在樓下碰到了沈鳶。

她昨晚失眠,吃了兩片安眠藥,睡得死沉死沉的。wp

蘇嫿發生的事,她一概不知。

看到顧北弦,沈鳶熱情地迎上來,打招呼道:“嗨,大帥哥你好,你怎麼也來這裡了?”

顧北弦冷冰冰地睨了她一眼,目光鋒利。

一張俊臉,陰沉得像寒冬臘月的雪。

一言不發地走過去了。

渾身氣壓低到離譜。

他覺得蘇嫿來這裡,都是被她挑唆的,把人叫來了,也不關照好。

昨晚蘇嫿出了那麼大的事,她麵都不露一下。

沈鳶熱臉貼了個冷屁股,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她一把拉住蘇嫿,問:“顧大帥哥這是怎麼了?剛纔看我那一眼,好嚇人。”

蘇嫿急著送顧北弦,隨口說:“他性格就那樣,習慣了就好。”

“這樣啊。”沈鳶遲疑了下,鬆開她。

送走顧北弦,蘇嫿返回房間。

想了想,給顧謹堯去了個電話,向他致謝。

昨晚顧北弦忽然來了,她都冇來得及好好向他道謝。

聽完她的謝言,顧謹堯隨意道:“不用客氣。你這種難得一遇的人才,人人見而護之。”

聽他這麼說,蘇嫿暗暗鬆了口氣。

幸好他對自己冇有男女之情。

否則她都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了。

她不想欠他人情,便說:“你父親不是喜歡八大山人的畫嗎?他還缺哪幅,我幫他臨摹一幅。”

“不用了。昨晚的事,舉手之勞,換了誰,我都會救,你不用放在心上。”顧謹堯輕描淡寫道。

蘇嫿想了想,“那我看著臨摹了。”

顧謹堯拗不過她,便說:“他還缺一幅枯木寒鴉圖。”

“好,等我回京都再畫好嗎?這裡冇有合適的古宣紙。”

“不急,慢慢畫。”

掛電話後,蘇嫿繼續修複古帛畫。

忙到下午,隱約聽到外麵變得熱鬨起來,好像來了很多人。

蘇嫿正好累了,舒展了下腰身,放下手裡的活,推開門走出去。

看到好幾個白髮蒼蒼的老人,被一群人簇擁著走進來。

想必是參與此次戰國墓挖掘的專家們。

一次大型考古,需要地質學家、曆史學家、文學家和文物修複專家等全力合作。

有個蘇嫿認識的古書畫修複老專家,也在裡麵。

姓齊,叫齊柏鬆。

蘇嫿一出門,齊柏鬆就看到了她,頓時眼前一亮。

隔得老遠,他就笑嗬嗬地打招呼:“蘇家小孫女,你也在啊。聽人說這次考古,來了個天才小姑娘,我一猜,就是你。”

他笑聲爽朗,嗓門又大。

一開口,所有人都齊刷刷地朝蘇嫿看過來。

蘇嫿被看得有點難為情,微笑著回道:“您好,齊老。”

齊柏鬆哈哈一笑,連聲說:“好,好,你好。”

兩人互相打過招呼後,蘇嫿剛要回屋。

察覺人群中有一道炯炯有神的目光,正盯著她看。

蘇嫿順著那道目光看過去。

是一個鬚髮皆白,身材魁梧的老人家。

看年紀,得有八十開外了吧,穿深藍色真絲唐裝,臉上皺紋很深,一雙眼睛卻銳利如鷹。

他的目光太直接,也太複雜了,看得蘇嫿一頭霧水。

緊接著,那老人大步朝她走過來。

步伐矯健得和他那個年紀極不相符。

離蘇嫿二十米開外,老人家緩緩停住了腳步。

他盯著她,一個勁兒地端詳。

不知怎麼的,眼角就慢慢變紅了。

半晌,他蠕動著乾皺的嘴唇,喃喃自語道:“像,像,太像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