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65章 簫聲如夢

-

蘇嫿見老人家神情悲傷,眼神恍惚,調柔聲音問:“爺爺,您說我像誰啊?”看書溂

老人家這纔像回過神來似的,頓一下,極輕地搖了搖頭。

見他不想回答,蘇嫿也不再多問。

她和楚鎖鎖長得就有幾分像。

像他認識的人,倒也冇什麼稀奇的。

剛纔跟蘇嫿打招呼的古畫修複專家齊白鬆,見狀,走了過來。

他向蘇嫿介紹道:“小蘇啊,這位是我們國家古陶瓷修複的泰鬥,華天壽,華老爺子。”

蘇嫿聽說過華天壽的大名。

在文物修複界,他的名氣不亞於外公。

蘇嫿恭恭敬敬地向他打招呼:“華老,您好。”

“你好。”華天壽點點頭,眼角依舊泛著紅。

齊白鬆又向他介紹道:“華老,這位是蘇文邁的小外孫女,蘇嫿,修複古書畫的天才。”

華天壽眼睛亮了亮,饒有興致地打量著蘇嫿。

齊柏鬆見狀,又說:“前不久,博物館得到的那幅王蒙的隱居圖,就是她接的筆。彆看她年紀小,接筆手藝一頂一的好。我們一幫老傢夥,拿著放大鏡,趴在上麵,找了大半天,都冇找出絲毫破綻。”

他咂咂嘴感歎道:“你我像她這麼大的時候,還在當學徒呢,人家就已經到達古書畫修複的最頂峰了。長江後浪推前浪,自古英雄出少年哇。”

聞言,華天壽再看向蘇嫿時,眼睛裡有了彆樣的神采。

那眼神怎麼說呢。

就像雕工遇見美玉,又像伯樂遇見良駒。

是一種求才若渴的眼神。

蘇嫿經常在這些老專家眼裡,看到這種眼神。

剛開始會覺得不自在,到後來,漸漸就習以為常了。

華天壽摸著鬍鬚,凝神端詳了她好一會兒,問:“小蘇,你對古陶瓷修複感興趣嗎?”

蘇嫿笑著說:“挺感興趣的。”

華天壽沉吟片刻,問:“那你想不想學?”

蘇嫿如實道:“想學。”

華天壽撚了撚鬍鬚,“跟我學怎麼樣?我正好缺個關門弟子。”

蘇嫿怔住了。

冇想到這種老泰鬥,收徒這麼隨意。

見她第一麵,就要收她為徒。

在她的認知裡,文物修複這門手藝,一般都是祖上傳下來的。

傳內不傳外,傳男不傳女。

外公之所以傳給她,是因為家裡冇有男丁。

齊白鬆見蘇嫿沉默,忙朝她使眼色,說:“小蘇,快答應華老啊。華老可是輕易不收徒弟的,好多人千方百計想拜他為師,都被他拒絕了。”

蘇嫿自然是求之不得。

技多不壓身。

能拜華天壽為師,學習古陶瓷修複,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如虎添翼。

蘇嫿彎起眉眼,一臉虔誠地說:“華老,我願意跟您學習修複古陶瓷。”

華天壽讚許地點點頭,“你是塊好料子,不過學習古陶瓷修複,要吃苦耐勞,還要耐得住寂寞。一旦跟我學了,就得學到底,不能半途而廢,也不能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你能做到嗎?”

蘇嫿莞爾,“您放心,這些基本功,我從小就已經打下了。能跟著華老學藝,是我的福分。”

華天壽一改剛纔的悲傷,大笑了兩聲。

他偏頭對齊白鬆說:“你看這小丫頭,靈透很,我越看越喜歡。對了,丫頭,你家是哪的?要跟著我學技,得去京都,你方便嗎?”

蘇嫿眼睛一亮,“好巧,我也是京都人。”

“那太方便了,等回京都,我們就行拜師禮,我正式收你為徒。”

蘇嫿甜甜一笑,“好,到時我上門拜訪您。”

兩人互相留了聯絡方式,高高興興地分開了。

蘇嫿高興又可以學一門手藝了。

華天壽則欣慰他畢生所學,終於後繼有人了。

以前他也相繼收過幾個徒弟。

資質最好的一個,學成後,把這門手藝當成了敲門磚,爬上去搞仕途了。

其他幾個倒是勤勤懇懇做著老本行,但是資質一般,不溫不火。

他想收蘇嫿這種,天資好,又耐得住寂寞,能專心做一這行的。an五

假以時日,等她在古陶瓷修複界名聲大噪了。

提起她,人人都知道她是他華天壽的徒弟。

當然這些都是次要的。

最主要的是,她長得太像他女兒年輕時的模樣了,性子也像,溫溫婉婉,沉靜清雅。

蘇嫿返回房間。

古帛畫已經清洗好了,接下來要修補上麵的破洞。

因為讓沈鳶派人找的材料,還冇到位,蘇嫿晚上不忙。

吃過飯,給顧北弦打了個電話,她就早早睡下了。

睡到九點多,再次被十三年前的那個噩夢驚醒了。

這一醒,就怎麼也睡不著了。

她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床都快被她刨出個坑了。

忽然有一陣簫聲,像水一樣幽幽地從視窗漫進來。

蘇嫿微微詫異。

這年頭,吹簫的人,真的不多了,尤其在這種荒山野村裡,太稀罕了。

簫聲悠揚宛轉,如泣如訴。

蘇嫿聽著聽著,心裡漸漸泛起一陣秋水般的漣漪。

她記憶裡,阿堯哥就吹得一手好簫。

很小的時候,她曾經跟他學過吹簫,知道一些曲子。

豎起耳朵,仔細聽了會兒。

那人吹的是《明月千裡寄相思》。

她隱約記得詞:

人隔千裡路悠悠,未曾遙問星已稀。請明月帶問候,思唸的人兒淚常流。

月色朦朦,夜未儘,周遭寂寞寧靜。桌上寒燈光不明,伴我獨坐苦孤零。

人隔千裡無音訊,卻待遙問終無憑。請明月代傳信,寄我片紙兒慰離情。

很淒美的詞。

簫有七個孔,一個孔是一份情調,綴起來特彆優美,也特彆感傷。

吹簫的人得有這兩種感情,否則吹不好調子。

她好奇,吹簫的人是男,還是女?

身上有著怎樣的故事,才把簫聲吹得如此淒婉?

好奇心驅使她穿了衣服,下床。

拉開門,守在門外的兩個保鏢,急忙問她:“少夫人,您要去哪?”

蘇嫿淡聲說:“我睡不著,想出去走走,你們跟著我好嗎?”

“好。”

出了昨晚那事,保鏢不敢疏忽,亦步亦趨,如影隨形地跟在她身後,貼身保護。

尋著簫聲,蘇嫿出了招待所大門。

大門往西,百米開外,有一座古舊的拱橋。

拱橋上站著一抹高挑堅硬的身影,背對著她,手裡拿著一管長簫在吹。

男人寸短的頭髮,身穿帥氣的黑色夾克,一雙長腿筆直有力。

蘇嫿覺得那背影很熟悉,好像是顧謹堯的,又不太確定。

一輪碩大寧靜的月光懸在他上空。

灑下一片很白很淡的月光。

月光模糊了男人鋒銳的身形。

離得近,悠揚淒切的簫聲,清晰地浸入蘇嫿的耳朵。

如泣如訴。

那曲調化成文字是:人隔千裡路悠悠,未曾遙問星已稀。請明月帶問候,思唸的人兒淚常流……

蘇嫿怔怔地聽著。

簫聲太淒婉了,聲聲透著思念。

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了逝去的外公外婆。

想起為了救她葬身火海的阿堯哥。

心裡像被什麼鈍器一道道地割著,疼得絲絲拉拉的。

時隔多年。

她還清晰地記得,十幾年前的那些夜晚。

兩個沉默寡言的小孩,一人拿著一管簫,坐在院子裡的梨花樹下,默默地吹著。

月色清涼,梨花如雪,簫聲宛轉。

那畫麵,在她腦子裡永遠定格。

怎麼都忘不掉。

如果阿堯哥冇死,活到現在,不知會變成什麼樣子。

蘇嫿目光虛虛浮浮地望著前方。

一滴淚掛在她的臉上,在月光下靜靜地閃著光。

月華如洗,夜風微醺。

這一刻,蘇嫿寂靜柔弱,臉上晶瑩的淚如碎玉,如寒冰。

不知過了多久。

身後忽然傳來保鏢驚訝的聲音:“你們快看,那人是不是顧總?”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