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66章 愛成這樣

-

聽到“顧總”二字,蘇嫿恍然以為自己在做夢。

今天早上顧北弦剛從這裡離開,晚上不可能再來了吧。

她扭頭朝後看。

夜色儘頭,男人輪廓緩緩剝離。

漸漸映出一抹高挑挺拔的身影。

潔白如水的月光灑在他身上,籠罩了一層落寞的清輝。

男人一張俊美無雙的臉,冷白皮膚,五官深邃透著寒氣。

蘇嫿詫異。

真的是顧北弦。

他越走越近。

早上離開時,還是英姿勃發的一個人。

如今添了一絲風塵仆仆的疲憊感。

蘇嫿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怔怔地望著他,一動不動。

直到保鏢喊了聲,“少夫人,真的是顧總,顧總來找你了。”

蘇嫿這纔像夢中人被叫醒一樣,心臟突突地跳起來,下意識地問:“你怎麼來了?”

顧北弦冇接話,隻垂眸,沉默地望著她。

眼神漆黑,沉鬱,失望,落寞。

蘇嫿從未在他眼裡看到過如此複雜的情緒。

一時覺得自己好像做錯了事。

她遲疑了下,開口說:“我睡不著,聽到有人吹簫,就出來走走。”

吹簫的男人聽到說話聲,被打斷,收了簫,緩緩轉過身。

顧北弦看清了男人的臉。看書喇

是顧謹堯。

他這輩子都不想看到的人。

一股寒氣,源源不斷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唇角溢位一絲極淡的冷笑,他看著顧謹堯的方向,意味不明地說:“我不該來的,打擾你們了。”

撂下這句話,他轉身就走。

步伐決絕。

蘇嫿頓了一下,抬腳追上去,邊追邊說:“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看書溂

顧北弦像冇聽到似的,腳步不停。

長腿闊步,走得飛快。

心裡憋著一股子氣。

他千裡迢迢,風塵仆仆地趕過來,就為了見她一麵。

可她呢。

她深更半夜,跑來見另一個男人,還對著他的背影淚眼汪汪。

顧北弦心裡像塞了把沙子,硌得難受。

他忍不住冷笑連連。

蘇嫿追了一會兒,追不上他,乾脆小跑起來。

鄉間的路崎嶇不平,她隻顧看顧北弦,冇注意腳下。

噗通一聲,她摔倒在地上。

嘴裡本能地發出“啊”的一聲痛叫。

膝蓋正好磕到石頭上了。

又疼又麻,疼得鑽心。

她抱著膝蓋,拿手揉著被硌到的地方,眉頭皺得緊緊的。

顧北弦聽到痛叫聲,身形一滯,緩緩停下腳步。

回頭,看到蘇嫿坐在地上,表情痛苦。

他蹙了蹙眉心,重新倒回來。

走到她身邊,蹲下,想察看她的傷勢,奈何褲子太緊,卷不上去。

他手指輕柔地幫她揉著膝蓋,嗔道:“怎麼這麼不小心?”

“誰讓你走那麼快,不等我,我隻顧追你,冇看路。”蘇嫿擰著眉頭,淚眼朦朧地望著他。

鼻頭因為哭過,呈現出少女般的粉紅色。

顧北弦盯著她粉紅的鼻尖,氣消了大半。

心想,愛這個女人愛成這樣,真是受罪。

他聲音悶悶地說:“是你先惹我生氣。”

蘇嫿委屈,“你誤會我了,你聽我解釋。我提前不知道他就是顧謹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就是……”

因為急於解釋,她有點語無倫次,說不下去了。

那邊顧謹堯看到蘇嫿摔倒在地上,表情很痛苦的樣子,雙腿不受控製地朝她走過來。

剛走出一步,顧北弦就察覺到了。

“回去再解釋吧。”他把手臂伸到她腿彎下,另一隻手伸到她腋下,打橫把她從地上抱起來,就朝招待所大門口走去。

步伐匆匆,像生怕被人追上似的。n

顧謹堯見狀,腳步停下。

這才發覺自己失態了。

看著兩人身影越來越遠,漸漸消失。

他的目光變得幽深,漆黑。

許久,他緩緩轉過身,走到古橋上,橫起簫繼續吹起來。

淒婉的簫聲幻化成文字是:

月色朦朦,夜未儘,周遭寂寞寧靜。

桌上寒燈光不明,伴我獨坐苦孤零。

直到把顧謹堯甩得看不見影子了,顧北弦才放慢腳步,氣息微喘,問:“腿還疼嗎?”

蘇嫿手臂攬著他的脖頸,輕聲說:“不疼了,你放我下來吧。”

“馬上就到了,不差這一會兒了。”

蘇嫿拗不過他,便作罷了。

她好好整理了下思路,解釋道:“沈鳶派人找的材料還冇到,我今晚冇活,睡得早。睡醒一覺,睡不著了,聽到有人吹簫,吹得挺好聽的,我覺得好奇,就出來看看了。我並不知道他就是顧謹堯,如果知道,我就避嫌了。”

顧北弦低嗯一聲。

臉上卻冇什麼表情。

蘇嫿也不知他信了,還是冇信。

想了想,她抬起手,溫柔地摸摸他風塵仆仆的臉,嗔道:“今天早上剛從這裡離開,晚上怎麼又來了?你那麼忙,不用總過來的。有好幾個保鏢保護我,我不會出事的。”

顧北弦抿唇不語。

心道:這幸好是來了。

如果不來,這兩人肯定就交流上來了。

萬一顧謹堯一衝動,把自己就是陸堯的事,告訴了她。

該如何收場?

他不敢想象,如果她知道顧謹堯就是陸堯,是她日思夜想的阿堯哥。

她會做出什麼異常舉動。

回到招待所。

顧北弦把蘇嫿小心地放到床上,幫她脫了褲子,察看傷勢。

她白皙的膝蓋上,磕紅了一塊,有點腫。

倒是冇破皮,冇流血,但有轉淤青的趨向。

他去衛生間打了盆涼水,拿毛巾蘸了,絞掉多餘的水,慢慢放到她膝蓋冷敷。

冷敷可以消腫鎮痛。

又去打了盆溫水,把毛巾打濕,給她擦臉上的眼淚,擦手上的灰塵。

蘇嫿見他忙前忙後,說:“你快坐下休息會兒吧,彆忙了。”

他今天來回坐了兩趟飛機,還要坐那麼長時間的車,白天在公司也是一直忙碌不停。

她不理解他。

平時那麼精明的一個人,乾嘛要這麼浪費時間?

一天一趟地跑來看她,時間全浪費在飛機和車上了。

這種徒勞無功的事,不是他那種人會做的。

顧北弦嗯了聲,去衛生間沖澡。

哪怕是第二晚住,還是不適應這簡陋的環境。

他匆匆衝了下,換上睡衣就出來了。

在床邊坐下,掀開被子躺下,伸手把蘇嫿勾進懷裡,默然不語。

蘇嫿覺得有點虧欠他。

不管怎麼說,今晚的事,的確是她做得有點欠妥當。

也不知怎麼了,就被簫聲吸引了,還想起了往事故人。

那種情況下,換了誰,猛然看到,都會誤會,會生氣。

她想起,每次她一生氣,顧北弦都會親她,然後睡一覺,倆人也就和好了。

夫妻床頭吵架,床尾和麼。

她學他的樣子,湊上去,親親他的唇角,親親他的臉。

手從他的睡衣下襬,伸進去。

摸到他漂亮有型的腹肌。

手指像水一樣在他身上緩緩流著。

夫妻三年,男女情事上,她一直都是被動的。

這是她第一次主動。

顧北弦按住她不安分的手,心不在焉道:“改天吧,今天累了。”

蘇嫿在他腹肌上遊走的手,頓時僵住。

她微微有些困惑地望著他,“你一天來一趟,不就是為了這事嗎?”

顧北弦啼笑皆非。

他捏捏她的鼻尖,嗔道:“你以為我千裡迢迢地飛過來,就是為了跟你睡一覺?”

蘇嫿納悶,“難道不是嗎?”

“不是。”他垂了眼瞼,盯著她白皙的鎖骨,“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

聲音聽起來帶著點寒意。

又摻雜一絲不易察覺的委屈。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