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5章 炫徒狂魔

-

休養了一天。

蘇嫿重返天壽閣。

上午華天壽教她基本功,如何清洗古陶瓷。

清洗要用特殊的化學試劑,調配比例什麼的,都要學。

雖然蘇嫿對情情愛愛的,不怎麼擅長,可是對這些東西,卻極有天賦,一點就通。

上帝造人是公平的。

不可能讓人十全十美。

蘇嫿忙忙碌碌一上午。

時間過得飛快。

吃過午飯後,華天壽非要帶她去隔壁的古玩店,串門兒。

師父的話,蘇嫿不敢不聽。

就陪著去了。

一進門。

華天壽就亮開嗓子吆喝:“老楚頭,楚岱鬆,快下來,介紹我徒弟給你認識!”

那聲音洪亮的,樓上樓下都能聽到。

楚岱鬆聽到動靜,從樓上的鑒寶室裡走出來,扶著欄杆,緩緩下樓。

蘇嫿定睛一看。

楚岱鬆年紀和華天壽差不多大,都得八十開外了。

穿一身白色真絲練功服,頭髮銀白。

雖然臉上皺紋很多,但眼睛看人時,卻很亮。

手裡熟練地盤著兩個油光鋥亮的文玩核桃。

等他來到樓下。

華天壽把蘇嫿往他麵前一推,炫耀的口吻,說:“老楚頭,這是我新收的關門弟子,蘇嫿。也是文物‘修複聖手’蘇文邁的親外孫女,天才少女。”

蘇嫿小聲提醒他:“師父,我今年二十三了,不是少女了。”

華天壽瞟她一眼,“在我眼裡,你就是少女,永遠都是小丫頭。”

楚岱鬆笑眯眯地打量著蘇嫿,摸著下巴,讚道:“你這徒弟好,模樣跟琴婉年輕時挺像。”

琴婉就是華琴婉。

華天壽的大女兒。

聽到“琴婉”兩個字,華天壽眼圈微微泛了紅,情緒低了不少。

他歎口氣,說:“可惜了那孩子,要是冇受刺激,現在也是好模好樣的一個人。”

楚岱鬆也唉了一聲,“誰說不是呢。”

華天壽瞥一眼蘇嫿,眼圈更紅了,“琴婉二胎生的那個女娃娃,要是冇夭折,跟蘇嫿也差不多大了,可惜了。”

楚岱鬆也紅了眼圈,“可惜了。”

氣氛一時變得沉重起來。

幾人默默落座。

夥計上茶。

兩個老爺子坐在太師椅上,耷拉著眼皮,沉湎於往事之中,都不出聲。

黑壓壓的沉默,讓整個屋子都壓抑起來。

蘇嫿端起茶杯,遞給華天壽,柔聲說:“師父,您請喝茶。”

見她這般溫柔乖巧,華天壽一改剛纔的沉痛。

從她手中接過茶杯,他慢慢抿了口,對楚岱鬆說:“彆看我這徒弟是修複古書畫的,可是她天資聰穎,連瓷器都能鑒定,不信你就試試。”

這纔是他帶蘇嫿來的真正目的。

炫耀徒弟。

簡稱:炫徒。

彆的同齡老頭老太太,都開始炫重孫子重外孫了。

這些華天壽暫時還冇有,但是他有個值得驕傲的徒弟,可以炫呀。

楚岱鬆不信,喊夥計們拿來幾樣“老”物件。

其中有真正的古董,也有現代工藝品仿冒的偽古董,讓蘇嫿鑒定。

店裡的夥計們一人拿著一樣“古董”,站在蘇嫿麵前,一字排開。

蘇嫿從第一個夥計手中,接過一隻清康熙龍紋瓶。

打眼一看。

她指著上麵的龍,說:“這龍鱗畫得不是太熟練,爪子畫得也有問題。”

言外之意:一眼假。

不是古董。

是現代工藝品做舊的。

華天壽捋捋鬍鬚,得意地瞟了眼楚岱鬆,“怎麼樣,我這徒弟厲害吧?”

“先彆急,有可能是蒙對了。”楚岱鬆意味深長地看著蘇嫿。

他總覺得這麼個小丫頭片子,哪有那麼厲害。

肯定是華老頭在吹牛。

蘇嫿從第二個夥計手中,接過一隻天青色的蓮花碗。

隻瞅了一眼。

她就說:“這碗是北宋汝窯的款式,卻做了哥窯的開片。”

意思是:假貨。

華天壽嘖嘖稱讚。

瞄了眼楚岱鬆,他得意洋洋道:“小丫頭昨天才拜我為師,我就隻教了她如何清洗瓷器。你看她,啥都懂,連汝窯、哥窯都知道。”

蘇嫿莞爾,“我外公家有許多這種藏書,我從小愛看,就記下了。”

楚岱鬆咂咂嘴,“老華頭,你得意個啥?那是人家蘇文邁的功勞,關你什麼事?”

語氣頗為不屑。

華天壽被他的不屑激到了。

他猛一拍桌子,“我不管!反正蘇嫿現在是我的徒弟,有這麼優秀的徒弟,我驕傲,我自豪!”

蘇嫿忍不住笑出聲。

冇想到華天壽是這樣的性格。

外向,張揚,強勢,頗有點像老頑童。

和她外公的低調內斂,嚴謹肅穆,截然不同。

蘇嫿從第三個夥計手中,接過一隻清乾隆時期的長頸葫蘆瓶。

都冇仔細看。

她就指著上麵的圖案,說:“這上麵的油彩是現代化工彩。”

倒過來,看了看瓶底。

“底款上的字,太機械了,是列印上去的。”

楚岱鬆眼裡的神色變了。

不再是瞧不起,懷疑那種眼神。

而是讚賞。

蘇嫿又從第四個夥計手中,拿起一隻明清時期的青瓷釉小水盂。

水盂,在古代稱為“水注”。

主要作用是為了給硯池添水。

小巧精緻,觀賞性極強,又稱文房第五寶。

蘇嫿打手一摸,眼睛亮了。

她說:“這個是真正的老物件,手感很潤。年代久了,這瓷都玉化了。”

楚岱鬆眼裡頓時放出異彩。

他豎起大拇指,連聲稱讚道:“好,好,這姑娘太有靈性了,比鎖鎖強。那丫頭成天就隻知道飛巴黎,飛倫敦,去看時裝展。名牌衣服和包,買了一堆又一堆。讓她跟我學修古董,學鑒寶,她死活不肯學,說這都是糟老頭子才乾的活。”

冷不丁聽到“鎖鎖”二字。

蘇嫿心裡咯噔一下。

這才意識到楚岱鬆,就是楚鎖鎖的爺爺。

如果楚鎖鎖知道,她爺爺背後這麼說她,估計能氣個半死。

一晃眼。

兩個多月過去了。

這天,華天壽又拎著蘇嫿,去楚岱鬆那裡串門兒了。

說是串門兒,其實還是為了炫徒。

自從拜了華天壽為師後。

蘇嫿除了學技,還要隔三差五地配合師父,去各個古玩店裡串門兒。

她抱著一隻剛修複好的五彩梅紋玉壺春瓶,慢騰騰地在走在後麵。

心裡百般不情願。

她從小跟在外公身邊長大,養成了低調內斂的性子。

實在不想跟著師父,到處去炫耀。

奈何他老人家興致勃勃,蘇嫿不敢違抗師命。

兩人來到楚岱鬆的岱鬆軒。

楚岱鬆正坐在窗邊喝茶。

華天壽指著蘇嫿懷裡抱著的玉壺春瓶,說:“老楚頭,這是我徒弟修複的第一隻春瓶。碎成十九瓣,硬是被她修複得完好無瑕。才學了短短兩個月,就能做到這種程度,你那些徒弟一個都做不到吧?”an五

被接連碾壓了兩個多月。

楚岱鬆都習慣了。

抬了下眼皮,冇吭聲。

過了一會兒。

他拿起茶杯,慢悠悠地抿了口茶,對蘇嫿說:“丫頭,我擅長修複青銅器,你要是感興趣,等出師了,就來找我,我手把手地教你。”

蘇嫿還冇開口呢。

華天壽就急忙阻止道:“那不行,嫿兒是我徒弟。老楚頭,你太不厚道了,竟然敢跟我搶徒弟。這麼缺德的事,你也能乾出來。”

楚岱鬆撇了撇嘴,懶得搭理他。

隻許他華老頭搶人家蘇文邁的高徒,就不許他收徒了?

“吱嘎!”

玻璃門忽然被推開。

走進來一個花枝招展的年輕女人。

女人穿一身名牌高定服飾,腳踩十厘米高跟鞋,手裡拎一隻巨貴的鴕鳥皮包。

人還冇到近前,一股子甜膩膩的名貴香水味兒,就飄了進來。

蘇嫿扭頭朝後瞟了一眼。

是楚鎖鎖。

她極淡地勾了勾唇。

楚鎖鎖扭著細腰,朝茶案旁走過來,嬌滴滴地喊道:“爺爺,外……”

視線落到蘇嫿身上時,楚鎖鎖登時就愣住了,剩下的話噎在嘴裡。

好半晌。

她才發出聲音來,“蘇,蘇嫿?你怎麼會在這裡?”

華天壽站起來,拍拍蘇嫿的肩膀,笑眯眯地衝她介紹道:“來,鎖鎖,外公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兩個多月前新收的關門弟子,天才少女,蘇嫿。”

“咚!”

楚鎖鎖手裡的包掉到了地上。

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