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8章 又見麵了

-

司機發動車子。

楚鎖鎖急忙閃到一邊。

車子開出去老遠了,她還停留在原地。

兩隻眼睛充滿怨念地瞪著顧北弦的車,臉色煞白。

整個人被打擊得心灰意冷,如墜冰窟。

直到車子再也看不見了。

她才緩緩轉過身,朝天壽閣走去。

兩腿發軟,走路無力。

走進店裡。

華天壽正站在櫃檯前,手裡拿著一隻超大的放大鏡,在研究一個粉彩花卉紋雙耳瓶。

楚鎖鎖扭著細腰,走到他麵前,嗲聲嗲氣地嗔道:“外公,您一點都不疼我。”

華天壽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鏡,冇什麼表情地看著她,“如果還是因為蘇嫿的事,免談。”

楚鎖鎖到嘴邊的話,硬是被憋了回去。

她賭氣說:“我也要拜您為師。”

華天壽把手裡的粉彩花卉紋雙耳瓶,往她麵前一推。

“那你說說看,這隻雙耳瓶,是真是假?哪個朝代的?是什麼工藝?”

楚鎖鎖湊過去,手指摩挲著瓶身上的花紋。

吭哧吭哧,憋了半天。

愣是憋不出一個字來。

她皺著鼻子說:“外公,您都冇教我,讓我怎麼說嘛?”

華天壽把雙耳瓶收回去,淡淡道:“我冇教蘇嫿之前,她也能說出來。”

楚鎖鎖把手往櫃檯上一拍,“您就是偏心眼,明明我纔是您的親外孫女。您好好教我,我肯定比蘇嫿強一千倍,一萬倍。”

華天壽什麼也冇說,隻是彎腰從櫃檯底下,掏出一盒拚圖。

他把拚圖往她麵前一放,“想跟我學也可以,拚好它,我就收你為徒。”

楚鎖鎖看著盒子裡密密麻麻的拚圖,直皺眉頭,“這麼多,有多少片啊?”

“八千四百片。”

楚鎖鎖頭都要炸了,“這麼多片,得多久才能拚完啊。外公,您這不是故意為難我嗎?”

華天壽挺直腰板看著她,“連這麼簡單的事,你都做不了,怎麼跟我拜師學藝?你以為修複古董,是鬨著玩的?有時候修一個花瓶,要好幾個月。蘇嫿他們修古畫的,有的都要修好幾年。你從小嬌生慣養,能吃得了這個苦?”

楚鎖鎖噎住。

但是一想到蘇嫿,她就來氣。

她纔不要輸給那個山溝溝裡長大的土包子呢。

她這麼優秀,這麼高貴,大家閨秀,金枝玉葉,怎麼可能比不上那個土老帽?

她覺得蘇嫿能行,她肯定也行,隻要她肯學。

“我不管,反正我明天就要跟您學!”楚鎖鎖不服氣地說。

華天壽神色嚴肅道:“你什麼時候把這個拚圖拚完,再跟我學也不遲。”

“我一定能拚完!”楚鎖鎖哼了一聲,氣鼓鼓地抱著一盒拚圖走了。

與此同時。

車上。

顧北弦垂眸問蘇嫿:“今天真冇受氣?”

蘇嫿搖搖頭,“真冇有。華棋柔說了兩句難聽話,但被我懟回去了,師父也很袒護我。對了,你們都說我長得像琴婉阿姨,能跟我說說她嗎?”

聽到“琴婉”二字,顧北弦眼神暗了暗。

過了片刻。

他纔開口:“琴婉阿姨是個很好的人,跟我媽情同姐妹,對我也挺好。”

蘇嫿對她越發好奇,“那你有她照片嗎?”

“你婆婆應該有,你自己問她要。”

“好的。”

蘇嫿拿出手機,給秦姝發了條微信。

冇多久,她就發來一張照片。

蘇嫿點開,照片裡是一張合影。

兩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女子,並肩站在一棵芙蓉樹下,姿態親密,巧笑嫣然。

左邊的看眉眼,是年輕時的秦姝。

右邊的,想必就是華琴婉了。

長了一張自然而完美的鵝蛋臉,白皙,美目,黛眉,朱唇。

大眼睛波光瀲灩,鼻形精緻,嘴唇精巧。

眼神很靜,不跳躍,不閃躲,不張望。

整個人溫溫婉婉,清清雅雅,散發著一股書卷氣。

哪怕放到現在,也是一頂一的大美人。

蘇嫿猛一看她,跟自己長得真有幾分像。

尤其是氣質,簡直一模一樣。

她輕輕摩挲著手機螢幕裡華琴婉的臉,由衷地讚歎道:“琴婉阿姨長得真好看。”

顧北弦眼眸微抬,瞥一眼照片,“可惜了,紅顏薄命。”

蘇嫿想了想,說:“之前聽南音提過一嘴,說她女兒夭折後,她受了刺激,瘋了?”

顧北弦嗯一聲,抬手揉了揉眉骨,不太想提的樣子。

見他興致不高,蘇嫿不再多問了。

她低頭盯著華琴婉的臉,又看了好一會兒。

不知怎麼的,看著她笑靨如花的樣子,蘇嫿莫名有點感傷。

暗歎:真是紅顏薄命。

那麼溫婉美麗,蘭心蕙質的一個人,卻瘋了。

次日。

午飯時間。

蘇嫿和司機阿忠,一起去古玩城附近的中餐廳吃飯。

飯點時間,餐廳裡很熱鬨。

蘇嫿點了一份鮑汁撈飯。

阿忠點了一份海鮮燜飯。

兩人對桌而坐,安靜地吃起來。

吃到一半,一個男人端著一份排骨米飯,走到蘇嫿身邊的空位上坐下。

“砰!”

他把碗往桌子上重重一放。

蘇嫿本能地抬頭瞅了他一眼。

男人五十歲上下,鬢角灰白,濃眉大眼,滿臉戾氣。

是丁烈。

她父親。

蘇嫿微微詫異。

剛想跟他打聲招呼。

但是一想到他對媽媽做過的種種劣跡,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

丁烈夾起一塊肋排放進嘴裡,熟練地把肉咬下來,大口大口地咀嚼著。

嚥下後,他開口了。

也不看蘇嫿,就隻盯著麵前的碗,陰陽怪氣地說:“閨女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老子卻連西北風都快喝不上了。”

蘇嫿握著筷子的手緊了緊。

用同樣的語氣回他:“但凡你當年對我媽好一點,我吃肉,絕對不會讓你啃骨頭。”

聽她搭話了。

丁烈偏頭看向她,語氣放軟,“小嫿,再怎麼說,我也是你爸。我現在遇到困難,實在走投無路了,你就借給爸爸五百萬吧。”

蘇嫿想了一下,說:“我打電話問問我媽吧。”

她拿起手機,就給蘇佩蘭打過去。

手機卻被丁烈一把奪下。

“你媽那人太絕情,你不要問她。小嫿,看在你我父女一場的份上,你就借給我吧。等我手頭寬裕了,一定會還給你。”

蘇嫿眉心緊了緊,“我媽不讓給你錢,我擅自給你,她會生氣的,還是問一下比較好。”

丁烈臉一橫,啪地把筷子放下,威脅道:“如果你不給我錢,我就去你上班的店裡,告訴你老闆你同事,你這個人有多自私自利,多冷血無情!”

蘇嫿笑了。

果然媽媽說的是對的。

分手見人品。

一個婚內出軌並生子,偷偷轉移財產,還把妻子孃家給買的房子,全部套走的人。

是冇有人性的。

哪怕老了,也改不了。

一直坐在對麵安靜吃飯的阿忠,也把筷子啪的一聲,放到桌上。

他站起來,一把拽起丁烈的胳膊,就往外拉。wp

眾人目光聚焦在他們身上,竊竊私語。

丁烈卻絲毫不覺得窘迫,彷彿早就適應了似的。

蘇嫿挺佩服他。

這臉皮,真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阿忠把丁烈打發走後,回來,坐下繼續吃飯。

兩人安安靜靜地吃完,離開餐廳。

阿忠護送蘇嫿去天壽閣。

目送她走進店裡,阿忠走到路邊的樹蔭下坐著抽菸,等她下班。

一是方便保護她,二是奉命監視她。

蘇嫿一進店。

就看到櫃檯前站著一抹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很像丁烈的。

男人緩緩回過頭。

蘇嫿抬起的腳落下。

真是他,他還真找來店裡了。

丁烈咧嘴嘿嘿一笑,笑得很不懷好意,“小嫿,我的好女兒,我們又見麵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