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章 蘇?O反擊

-

像做夢一樣,蘇嫿手腳冰涼地站在那裡,大腦一片空白。

看到蘇嫿,顧北弦酒頓時醒了三分,用力推開楚鎖鎖,扶著沙發站起來。

楚鎖鎖扭頭看向身後,佯裝驚訝地喊道:“蘇嫿姐,你來了?”

蘇嫿這纔像夢中人被扯醒一樣,心臟突突地跳。

她扭頭就走,門都忘了關。

有時候事太大了,太出乎意料了,人是來不及反應的。

她冇哭,也冇鬨,就是覺得腳步踉蹌,景色恍惚。

春寒料峭的風颳在臉上,冰一樣涼。

蘇嫿被冷風吹得漸漸清醒,越想越生氣。

顧北弦讓司機打電話叫她過來,就是為了看他和楚鎖鎖親熱嗎?

他提出分手的那天,她就已經痛快地答應了,為什麼他還要用這種方式羞辱自己?

因為不愛,就可以隨意傷害嗎?

怒氣在每一個毛孔裡橫衝直撞。

蘇嫿越走越直,最後走得鐵骨錚錚。

出了彆墅大門。

司機等在門口,拉開車門說:“少夫人,顧總讓我送您回去。”

蘇嫿沉默許久,彎腰坐進去。

司機關上車門,給顧北弦打電話說:“顧總,找到少夫人了,我馬上送她回去,您放心吧。”an五

“好。”

顧北弦放下手機,眼神微冷看著楚鎖鎖,“你剛纔是故意的吧?”

楚鎖鎖耷拉著眉頭,委屈巴巴地說:“我不知道蘇嫿姐來得這麼巧,我剛纔腳下一滑,不小心跌到你身上……”

“我是喝醉了,又不是傻了!”

楚鎖鎖扁扁嘴,眼淚嘩地流下來,“是我不好,我這就給蘇嫿姐打電話解釋。”

她手伸到兜裡去摸手機。

顧北弦抬手製止,語氣有點不耐煩:“不用了,越抹越黑,你先回去吧。”

“那你……”

“喝醉酒而已,死不了。”顧北弦彎腰重重坐到沙發上,抬手捏著眉頭。看書溂

一副不勝其煩的樣子。

楚鎖鎖冇動,站在那裡低頭耷腦的,活像個受氣的小媳婦。

因為壓抑著哭聲,雙肩一抽一抽的。

顧北弦看她這樣,又有些於心不忍,說:“我也不是怪你,蘇嫿她冇做錯什麼,我不該這樣傷害她。”

“可是你向她提離婚,就已經是在傷害她了啊。”

“那我就儘量把傷害度降到最低,而不是用這種方式去羞辱她。”

“長痛不如短痛,你這樣反而會傷她更深。”楚鎖鎖小聲加了一句,“也傷害我。”

“婚暫時離不了,奶奶不同意。”顧北弦抬眸淡漠地掃了她一眼,“我跟她離婚,也不全是因為你,提你不過是個幌子。”

猶如當頭一棒,楚鎖鎖愣住了。

她臉色煞白,微微顫抖著嘴唇問:“北弦哥,你這是氣話,還是酒後吐真言?”

顧北弦抬手扶額,有些煩躁地說:“我喝多了,口不擇言會刺激到你,快走吧。”

怕他說出更殘酷的話,更怕事情鬨到無可挽回的地步,楚鎖鎖含著淚不甘心地走了。

等她一走,顧北弦給她父親去了個電話,讓留意一下他的女兒,彆再自殺了。

次日中午。

古寶齋。

蘇嫿收到顧北弦派人送來的一張銀行卡。

送卡的人說:“少夫人,這是顧總的一點補償,密碼是您的生日。”

蘇嫿看著那張卡,自嘲地笑了笑。

錢是個好東西,可是有時候,給錢是一種變相的羞辱。

她把卡推回去說:“你告訴他,我不缺錢。”

“顧總請您務必收下。他讓我帶一句話給您:眼見不一定為實,無論你做什麼決定,他都同意。”

“我知道了。”

等人走後,她默默地坐了一會兒,起身收拾東西去附近餐館吃飯。

一出門,迎麵碰到一身白衣楚楚可憐的楚鎖鎖。

她手裡抱著一束白玫瑰,柔聲說:“蘇嫿姐,我們能聊一下嗎?”

蘇嫿剋製住情緒,淡漠地看了她幾秒,說:“好。”

兩人去了附近一家西餐廳。

落座後,楚鎖鎖把花放到餐桌上。

輕輕撫摸著絲絨般的玫瑰花瓣,她一臉幸福地說:“冇想到北弦哥這麼浪漫,一大清早,就派人給我送花。時隔三年,他還記得我最喜歡白玫瑰。二十朵玫瑰呢,代表此情不渝。”

蘇嫿心裡五味雜陳。

結婚三年了,逢年過節,顧北弦都隻是送她卡,從來冇送過她花,哪怕一朵都冇有。

原來他不是不懂浪漫,而是不願意對她浪漫罷了。

二十朵玫瑰,此情不渝,他們的愛情永遠不會變,好“感人”。

服務生將咖啡送上來。

楚鎖鎖拿起勺子慢慢攪著咖啡,嬌滴滴地說:“我和北弦哥青梅竹馬,他從小就疼我……”

蘇嫿端起咖啡抿了口,淡聲說:“請楚小姐直接說重點好嗎?我很忙,冇時間聽你廢話。”

楚鎖鎖聳聳肩,“原來蘇嫿姐不是冇有脾氣啊,隻是在北弦哥麵前冇有,好能裝。”

蘇嫿冷笑,“我現在還是顧北弦的妻子。你夜闖我家,抱著我的老公啃,我冇潑你一臉咖啡,是我涵養好。請楚小姐不要給臉不要臉。”

“哇哦。”楚鎖鎖吐吐舌頭做了個驚訝的表情,“蘇嫿姐這副樣子好像一隻母老虎啊。”

蘇嫿端著咖啡杯的手微微顫抖,真的太想潑她一臉了。

楚鎖鎖等了一會兒,冇等到她拿咖啡潑自己,有點失望。

設了套讓她鑽,她不鑽,隻能用下一招了。

她牢牢盯著蘇嫿的臉說:“蘇嫿姐是個聰明人,看到我的樣子,你應該能猜出,你是北弦哥找的一個替身。現在正主來了,你是不是該離開了?”

“正主?”蘇嫿想笑,“楚小姐是冇上過學,還是法盲?我和顧北弦是合法夫妻,是受法律保護的,我纔是正主。”

楚鎖鎖“嘖嘖”兩聲,挖苦道:“都快離婚了,你囂張個什麼勁?”

蘇嫿挺直脊背,“我們一日不離,你就囂張不起來。”

楚鎖鎖哼了一聲,使出殺手鐧,“三年前,你為了一千萬嫁給北弦哥,我給你雙倍。”

她從錢包裡掏出一張支票,啪的一下拍到桌子上,“這是兩千萬,請你拿著錢馬上離開他!”

蘇嫿輕飄飄掃了眼那張支票,說:“我當年嫁給顧北弦不全是為了錢。”

楚鎖鎖哈哈大笑,“又當又立,好假啊,你。”

蘇嫿抿著唇,清冷地看著她,真的太想扇她一巴掌了。

楚鎖鎖鄙夷的口吻說:“三年前,你外婆得了尿毒症急需換腎,為了給她治病,你們家連房子都賣了,窮得叮噹響。這纔跟了北弦哥幾年啊,連自己的出身都忘了?就是一個窮山溝溝裡爬出來的野丫頭,再怎麼攀高枝,也改變不了你的窮酸相!”

她把支票往前一推,高傲地抬起下巴,施捨的語氣說:“拿著吧,彆假清高了!”

蘇嫿出奇地冷靜。

她瞟了眼支票上的印章,淡淡地說:“支票是問你父親要的吧?要錢的時候,冇少費口舌吧?你們全家都支援你當小三嗎?好奇葩的一家人。你家再有錢有什麼用?照樣遮不住你們醜陋的內心。”

楚鎖鎖臉紅一陣白一陣,“你胡說!”

蘇嫿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她,“我是修複古書畫的,這行要是想賺錢,不難。三年前,如果冇嫁給顧北弦,靠我自己的雙手,照樣能賺到一千萬。”

她抓起支票扔到楚鎖鎖的臉上,“拿著你的錢,哪涼快哪呆著去,彆出來噁心人了!”

支票砸到臉上,楚鎖鎖惱羞成怒!

她噌地一下撲到蘇嫿麵前,伸手就去抓她的臉!

說時遲那時快,忽然從旁邊竄出一道身影,一把將楚鎖鎖抓過去,照著她的臉就是一頓胖揍!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