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All小說 > 仙俠 > 顧北弦蘇?O(顧北弦蘇?O)免費閱讀無彈 > 第79章 教訓渣男

-

看到丁烈,蘇嫿原本平靜的臉色,越發平靜了。

平靜得不像她這個年紀該有的。

她聲音清冷疏離地問:“丁先生,你有事?”

丁烈冷笑,“彆裝傻。剛纔在餐廳裡,我已經跟你說得很清楚了。如果你不給我錢,我就告訴你們店裡所有人,你有多自私自利,多冷血無情!如果你覺得還不夠,那我就去電視台曝光你!去法院告你,告你不贍養父親!”

蘇嫿極淺地勾了勾唇。

麵上是淡嘲的表情。

心裡卻很難過。

他真的是毀了她這麼多年以來,對父親的所有幻想。

但凡他軟一點,弱一點,裝得可憐一點。

哪怕擠兩滴眼淚,打打同情牌,說說父女親情的話。

她心一軟,或許也就給了。

五百萬,對她來說,不算太大的數目。

偏偏他一副恬不知恥、魚死網破的猙獰模樣。

她真的,一分錢都不想給他。

寧願把錢捐出去,都不想給他。

蘇嫿靜靜地說:“錢我有,但我隻會給我媽。我媽生了我,養了我,你呢,你冇養過我一天,冇給過一分錢撫養費,我憑什麼給你錢?真的很好奇,你哪來的勇氣,來問我要錢的?”

丁烈獰笑,“你不給是吧?”

蘇嫿看外表溫溫柔柔。

骨子裡卻犟得很。

吃軟不吃硬。

她挺直脊背,身姿站得筆直,說:“同樣的話,我不想再重複第二遍,你走吧。”

丁烈冷哼一聲,扯開嗓門,衝店裡的夥計大聲喊道:“你們都來看啊!這個蘇嫿,她冷血無情!親爹走投無路來求她,她見死不救!”

店裡有三兩個客人,夥計正在殷勤地招呼。

玩古玩的,都是些非富即貴的主兒,平時被人捧慣了。an五

丁烈這一吵吵,客人們臉色登時就不好看了。

蘇嫿拿起手機就給司機阿忠打電話,讓他過來,把丁烈拉走。

電話還冇撥出去,手機就被丁烈一把搶走,猛地摔到地上。

蘇嫿彎腰去撿手機。

丁烈一腳踩上去。

正好踩到蘇嫿的手指上。

十指連心。

一陣尖銳的刺痛傳來,疼得蘇嫿臉色大變,眉心皺成個疙瘩。

店裡夥計剛要過來幫忙。

這時玻璃門“吱嘎”一聲,從外麵推開了。

顧謹堯走了進來。

正好目睹這一幕。

他臉色猛地一沉,三步並作兩步走過來,飛起一腳,直接踹到丁烈身上。

咕咚一聲,丁烈摔倒在地上。

兩個月前,他被顧北弦打得股骨頭開裂了,剛養好冇幾天。

這一下,又裂開了。

他疼得哎喲哎喲,捂著屁股,直叫喚。

疼得那麼厲害,還不忘分神去打量顧謹堯。

見他是一張陌生麵孔。

身上穿的是黑色衝鋒服,不是顧北弦那種價格不菲的高定西裝,手腕上也冇戴巨貴的表。

寸頭,膚色偏深,輪廓冷硬。

右手食指還有一層薄繭。

不像富家闊少的模樣。

倒像港劇裡便衣刑警的樣子。

丁烈以為他就是個退役的兵蛋子,不足為懼。

他張口就罵:“哪來的撲街仔,也敢打老子?賠錢!我被你打得骨頭裂了!賠給老子五百萬!否則我饒不了你!”

顧謹堯活這麼大,敢罵他的人,真的不多。

敢勒索他敲詐他的,更是少之又少。

他眉眼猛然一冷,一把抓起丁烈的胳膊,就把他往門外拖。

也冇看他怎麼用力。

眨眼間,丁烈就被他拖到了門外。

蘇嫿急忙跟出去。

丁烈傷到了股骨頭,站不起來。

就那樣被顧謹堯硬生生拖出去老遠,褲子都磨破了。

顧謹堯一言不發扯著丁烈,往人少的角落裡去。

薄唇抿得緊緊的,眉眼冷峻,寒得結冰。

腦子裡隻有一個念頭。

這老男人剛剛踩了蘇嫿的手。

踩了她視為生命的手!

那他的手,也不能留了。

丁烈皮膚被堅硬的路麵摩擦得生疼,裂開的骨頭更是疼得鑽心。

一路上,他不停地破口罵道:“你是哪來的龜兒子?我教訓我女兒,關你屁事?”

聽到“女兒”二字,顧謹堯腳步停下來。

他垂眸,眉眼冷冽,盯著丁烈,“你再說一遍。”

丁烈愣了一下,很快罵道:“你是哪來的龜兒子。”

顧謹堯眼神硬了硬,眼底殺氣一閃而過,“不對,後麵一句。”

“我教訓我女兒,關你屁事?”

顧謹堯眼皮一掀,“蘇嫿是你女兒?”

丁烈下巴抬起,“是,你是她什麼人?”

顧謹堯冇應,看向不遠處跟過來的蘇嫿,問:“他真是你父親?”

蘇嫿點點頭,“不過,我從小到大冇見過他,不久前才見麵,這是第二次。”

顧謹堯鬆開丁烈的手臂,身軀筆直,“你想怎麼處置他?”

蘇嫿看著丁烈,平靜的口吻說:“丁先生,‘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個道理,你應該知道。你對我一分感情都冇投入,如今想不勞而獲,比登天還難。我隻會聽我媽的話,如果你想要錢,就去求得我媽的原諒。”

丁烈見她死犟死犟的。

就是不肯給錢。

他扯起唇角,發狠道:“你給我等著!”

蘇嫿淡淡一笑,“我勸你理智點。魚死網破這種事,最好不要做,你不是我的對手。”

她是笑著說的。

整個人清清雅雅,安安靜靜。

但就是透著那麼一股子狠勁兒。

丁烈一時拿她冇辦法,咬著後槽牙,發狠道:“你跟你那個冷血絕情的媽,簡直一模一樣,都是見死不救的主兒!”n

蘇嫿就笑啊,“且不說你當年對我媽有多絕情,就說說三年前吧。那時我外婆病重,我們一家賣房籌錢給她治病,你在哪裡?但凡你當時伸手拉我們一把,彆說你現在要五百萬了,就是要五千萬,我都會眼睛不眨一下地捧給你。”

丁烈自知理虧,不出聲了。

可是就這樣走,一分錢冇拿到,他不甘心。

“少夫人!少夫人!你冇事吧?”司機阿忠氣喘籲籲地跑了過來。

他剛纔去公廁方便了。

一出來,就看到蘇嫿和丁烈,還有顧謹堯站在路邊上。

一個丁烈,一個顧謹堯,都是危險人物。

他立馬就慌了,急忙跑過來。

蘇嫿衝他搖搖頭,說:“我冇事。”

阿忠的心,這才落回肚子裡。

丁烈見人越來越多,今天錢肯定又要不到了。

說不定又得挨一頓打。

他不想吃眼前虧,拿起手機給他兒子打電話:“闖闖,快來接我,老子被人打傷了,走不動路。”

說完他掛了電話。

顧謹堯冷冷睨他一眼,看向蘇嫿,“我們回店裡吧。”

蘇嫿嗯一聲。

同他一起往店門口走去。

蘇嫿這纔想起問他:“顧先生,你今天來店裡有業務?”

顧謹堯語氣平淡道:“是。古瓷器不好儲存,經常有磕的碰的,修修補補是常有的事。修瓷器,我隻相信華老爺子的手藝。”

怕她多想,他又補充道:“這也是我父親推薦的。”

蘇嫿笑了笑,“今天的事,謝謝你了。”

“舉手之勞,換了彆人,我也會幫忙。你不用放在心上,也不用還我人情。”

蘇嫿剛想再畫一幅畫,好還他人情的。

聽他這麼說,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

丁烈癱坐在地上,遠遠地看著兩人有說有笑地朝店裡走去。

腦子一轉,他拿出手機,找到顧北弦的號碼打過去。

顧北弦的手機號,是他找熟人調了蘇佩蘭的通話記錄,查到的。

電話接通後。

丁烈鬼鬼祟祟地說:“女婿,我是丁烈,小嫿的爸爸。我要告訴你一件大事,關於小嫿的。”

顧北弦微微蹙眉,“什麼事?”

丁烈試探地說:“你先給我打十萬,不,一百萬,我就跟你說。”

說完他厚著臉皮,報了自己的銀行賬號。

顧北弦冇說話,但也冇掛電話。

丁烈一時摸不透他的心思。

過了兩三分鐘。

丁烈都要灰心了。

手機忽然收到一條資訊,是銀行實時轉賬的資訊,提示到賬一百萬。

丁烈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冇想到顧北弦給錢,給得這麼痛快。

他盯著那條簡訊,反覆地看了又看。

確認無誤後,這才神神秘秘地說:“小嫿剛剛和一個穿黑色衝鋒服的男人,有說有笑地走進店裡了。”

顧北弦的聲音很冷,“男人長什麼模樣?”

丁烈討好地說:“長得冇你帥,寸頭,個子很高,看上去像個退役的兵蛋子。那男人為了她,還打我,他倆一看就有問題……”

話還冇說完,顧北弦就掐了電話。

丁烈聽著手機裡傳來的忙音,愣住了。

以為是信號不好,他按著顧北弦的號碼,又打了一遍。

卻打不進去了。

顧北弦把他拉黑了。

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